2016年4月10日 星期日

2016年4月10日 星期日

《權力的遊戲》影集中最貼近原著角色的人物

     小說想要拍成影集有很多地方需要調整。能夠很好的完成作者筆下人物的使命,塑造小說中描述的形象,演技和外貌共存,每一面都展示良好,是相當不容易的。

     以下數人,是最成功減低原著年齡差、表演精準、外型與氣質都非常符合原著的人物。但又不完全靠臉,而是靠演技貼近角色的人。



注意以下有劇情雷
還沒看又準備要看的人請迴避吧~以免破壞了觀賞的驚奇感




「少狼主」  羅柏·史塔克
理察·麥登(Richard Madden)飾演

     羅柏是男一號的長相氣質。他和原著年齡有一點差距,但他還是成功演出了那份從安逸少年成為北境領袖的轉變。號召群雄的一場戲,眼神之酷、語調之穩,一個英武的北境之王,讓他立刻在人們心中佔住狼爸死後男一接班人的地位。可惜,他也死的有點快。整個劇情中他沒有機會表現更深刻的情緒。



「篡奪者」  勞勃·拜拉席恩
馬克·阿迪(Mark Addy)飾演

     小說中的年輕勞勃,一個為戰爭而生的傳奇狂戰士,驍勇善戰力壓群雄。當了多年國王後的他,反而因天生野性的靈魂被束縛,逐漸判若兩人。要在縱情酒色的外表下保留那曾經耀眼銳利的眼神,非常不容易。這個角色更是影集一切故事的開端,絕對需要功力十足的演員來詮釋。

     演員本人在戲外看來總帶著一份喜感,完全和小說中的勞勃形象沾不上邊,但他一穿上戲服,那股霸王氣息立刻席捲而來,著實令人驚訝。勞勃的戲份並不多,早早就殞命了,但透過短短幾場戲,那位書中描述的國王,豪邁直爽、愛恨分明、談吐粗野,時而開懷大笑、時而高聲咒罵的大漢,已被演員活靈活現的從紙上搬了出來。



「弒君者」  詹姆·蘭尼斯特
尼可拉·科斯特-瓦爾道(Nikolaj Coster-Waldau)飾演

     白馬王子分兩種,一種就是羅柏·史塔克和百花騎士那種傳統印象的;另一種就是詹姆、奧柏倫親王這種比較帶邪氣的。詹姆的角色因為編劇的原因,影集中並沒有完整的心路歷程。比如對小惡魔的兄弟情誼,對布蕾妮態度的轉變、從行為墮落的弒君者轉為擁有騎士精神的男人等……都因為編劇的大量刪減造成我們產生錯覺。

     一個大混蛋怎麼越來越正義了?一個搞自己姐姐的人怎麼越來越讓人喜歡了?一個把史上最美正太布蘭摔殘廢的王八蛋怎麼越來有觀眾緣了?這就是劇本和小說的差距。但沒辦法,影集的篇幅無法滿足這一切。但我們還是可以從詹姆的表演身上找到很多合理的解釋。

     小說中的弒君者,英俊挺拔、驕傲強大、利如刀鋒的笑容、充滿力與美的男子,演員恰如其分。感情上,對姐姐的愛、對弟弟的愛、對父親的尊重和畏懼、對不實汙名的自暴自棄、對榮譽的隱隱渴望,演員都展現了出來。我並不認為這個角色難度有多大,但演員確實很適合。



「馬王」  卓戈
傑森·摩莫亞(Jason Momoa)飾演

     完美身材、狂躁的氣質,實在是猛男中的猛男、王者中的王者。他出現的鏡頭,霸王氣場四溢,光是坐在後面就像一尊武神。月下瘋狂騎龍女時,加上機位和燈光的配合,完美詮釋出小說中描述的類似金剛與少女的交合場面。

     在老婆差點被暗殺,他憤怒的宣布決定帶領大軍衝擊鐵王座時,那張狂、野性、如同舞蹈般走位的大段獨白演出深入人心(這部分在小說中原本只有半頁的簡短描述)。



「小狼女」  艾莉亞·史塔克
麥茜·威廉士(Maisie Williams)飾演

     首次演戲的童星,一出場就是個生動、討人喜愛的角色:活潑機靈、個性剛烈、骨子裡是個小男孩。相信大多數觀眾都很喜愛這個角色,她的演出完全不像大戶人家的女兒,不想踏上淑女的道路,有勇氣又有想法,天不怕地不怕。

     角色於第二季開始亡命天涯後更加昇華,心境上有快速的成長,前後差距相當大。為了復仇,她的天真無邪消失了,變的心狠手辣。她的鏡頭一直都是影集亮點,有時只靠一個眼神,就能讓螢幕前的觀眾深深感受到角色的冷與恨,演員把艾莉亞詮釋得非常棒,令人折服。



「狼媽」  凱特琳·徒利
米歇爾·費爾利(Michelle Fairley)飾演

     赤褐色的頭髮,藍色的眼睛,正直而誠實,衣著樸實卻顯得比任何女人優雅高貴。她對丈夫的忠誠、對私生子的厭惡、對親生孩子的呵護拿捏準確。當她放下善良的臉,喝斥雪諾時絲毫不覺得跳戲。面對丈夫的離去,她在森林裡短暫的哭泣;面對兒子的獨立,她眼神中閃爍的憂慮;面對小惡魔,在酒館裡激情四射的號召,都讓人難以忘懷。

     時而堅強的超越男人,時而軟弱的心碎慈母,時而衝動的放掉人質,時而冷靜的面對敵人,將狼家女性典範的形象完美融合一體。血色婚體的驚悚,主要就靠這個角色的演技來支撐,她臨死前的哀號、絕望的嘶吼足以劃破所有人的心,相當具有感染力。


「屁孩國王」  喬佛里·拜拉席恩
傑克·格里森(Jack Gleeson)飾演

     表演能力超越他的臉龐。無論多麼殘暴,他的屁孩感都沒有脫離,演技了得。凶悍的眼神、囂張的口氣,那份變態、那份殘暴、那份驕縱、那份胡作非為、那份止不住的得意、還有那沒有膽識的孬樣,在這張原本英俊的臉上若隱若現。歪起嘴角的冷笑,手舞足蹈的暴怒,語言表情和肢體完美融合。讓人輕而易舉的看出這個情緒化幼稚而又瘋狂殘忍的王者。

     欺軟怕硬、膽小如鼠、愚蠢與殘暴合一的"極品",和書中有何差別?!沒有!好演員!據說私下他是個有文化的優良青年!

     作者馬丁曾寫信給喬佛里的演員,在信中告訴他:恭喜你有如此傑出的表現,現在每個人都恨死你了。



「婚禮屠夫」  瓦德·佛雷
大衛·布拉德利(David Bradley)飾演

     看看這張劇照。這一瞬間一切都很清楚了。狡詐、狹隘、脾氣暴躁、報復心極強自信下的自卑、偽善下的陰險。他坐在椅子上張開嘶啞的嗓音時,演技便足夠了。

     他的台詞功夫深不見底。我不熟悉這位演員,但我相信他一定是演話劇或舞台劇出身的硬底子。原著小說中對此人的描述甚至遜色於影集演員的表演。那麼多華麗的詞彙描述的眼神,不如這劇照中輕描淡寫的一瞥。



「小剝皮」  拉姆斯·波頓
伊萬·瑞恩(Iwan Rheon)飾演

     剝皮人,怎麼能忘了他。剛出場時他如同正義的使者一般拯救養子席恩。結果話鋒一轉,他成了噩夢。切雞雞,切完雞雞在你面前吃大香腸,然後告訴你這不是你的雞雞。如果不是編劇有病,這個角色將會有更多發揮。殘酷野蠻、不受管教、以折磨他人為樂,他的獨白如同平穩深沉的吟唱,時時刻刻讓你感受到狡詐和病態。

     一個並非瘋狂的變態,他的殘酷完全不同於喬佛里,是令人無法直視的恐懼和戲謔,角色難度極大,他游刃有餘。好角色,好演員。據說他原本試鏡的角色是瓊恩·雪諾呢!



「狼爸」  艾德·史塔克
西恩·賓(Sean Bean)飾演

     這位大叔簡單講,他就是典型的一身正氣。

     好丈夫、好爸爸、好領主、還是國王的好哥們,不會背叛、不懂心機、不爭權奪利、愛人民就像愛他自己的孩子,重榮譽、有風度、受人尊敬、品格高尚又宅心仁厚,他就是個徹頭徹尾的好人。

     演員那張充滿安全感、正義感、堅韌穩重的臉頰、柔中帶鋼的瞳孔,已經完美詮釋了這個角色。作為第一季的假第一男主角,他成功的騙到了所有人。男一的氣質,男一的行為,男一的長相,男一的魅力。他不死,哪有驚呼的觀眾?

     任何觀眾看到他被斬首都會對喬佛里、瑟曦恨之入骨,對他子女的復仇拍手大聲叫好。他的死,代表了人性、善良、正義、榮譽和道德感被邪惡謀害。看到整個北境上下為他出師報仇,觀眾都能明白是為什麼,這就是他成功的演繹。

     他含蓄的笑、含蓄的走、含蓄的表演。沒有大張大和、沒有聲嘶力竭,但演員本身的力度已經足夠撐起整部影集,即便他只有演出第一季,但往後的好幾季,觀眾仍一心一念的希望其他角色能為他的英靈報仇。

     整部戲,角色有幾十位、故事線錯綜複雜、劇情走向千變萬化。對,真的很好看。但幾季下來,其實觀眾一直等的、心裡一直最期盼的,就是想看到艾德的正義被伸張,其狼族重振王威,不是嗎?



「囧恩」  瓊恩·雪諾
基特·哈靈頓(Kit Harington)飾演

     任何編劇和作家都會下意識的將自己的英雄寫得悲苦,這是神話、戲劇和文學故事裡通用的英雄旅程公式(好萊塢最愛用這套,根本是聖經)。瓊恩·雪諾,便走著經典男一的步伐,只屬於英雄的旅程:

     沒有地位的私生子(平凡)→加入守夜人(歷險的召喚)→被分派為事務官而非遊騎兵(拒絕召喚)→狼爸、班揚、斷掌、總司令、伊蒙學士的教導(師傅)→獲准與斷掌科林深入塞外偵查(跨越第一道門檻)→滲透進野人部落(試煉.盟友.敵人)→面對塞外之王(進逼洞穴最深處)→重回守夜人身份、長城防衛戰(跨越第二道門檻)→愛人死去、被自己人捅死(苦難折磨)

     他長相雖俊俏,但不如哥哥的英氣。他更適合用俊美來形容。表情永遠那麼無辜、那麼癡呆、一臉什麼都不懂,眼神總帶著善意、正義、溫和、憂慮。即使他在野人面前一劍貫入「斷掌」科林、看似反叛守夜人時,我們無法從該演員身上看到任何殘暴的身影。

     他的勇氣、正直、榮譽感、善於作戰、悲天憫人的好心腸、完全低能的政治敏感度,在權力角逐中總是一臉傻樣,跟狼爸完全一個模子刻出來的,還多了點年輕人的衝動和身世的自卑,演得好!難怪第五季被捅,跟狼爸一樣悽慘。

     我猜第六季他一定會以某種奇幻的方式回歸,因為觀眾不需要再死一個狼爸了。他的師傅們一個個已完成使命,北境已沒有老師可教他了,現在他正來到英雄公式裡的苦難折磨。一個進化版的史塔克、一隻真狼,不再憨直,被刺死過而學會王者該具備的狠勁和氣魄,這戲才會好看。



「小指頭」  培提爾·貝里席
艾丹·吉倫(Aidan Gillen)飾演

     他的長相氣質是非常接近原著的。極為合身的衣服,讓他挺拔、紳士、氣度非凡。而或游離或凝視的小眼,和皮笑肉不笑的表情非常傳神。他的台詞,表面上看起來似乎沒有多少,其實難度不遜色於瑟曦。將萊莎推下月門深淵時、將匕首放在狼爸脖子時,你都無法從他平靜的臉上看到邪惡、看到興奮。很明顯,他隱藏著自己藐視眾人的情緒,因為這個演員清楚的知道,自己的角色什麼時候才會是開酒慶賀、真正展露笑顏之時。

     某段戲碼最令人印象深刻,就是他在自己開的妓院中,對旗下一位因情緒影響工作效率的妓女,予以威脅和恐嚇,但語氣卻無比的溫柔平靜,十足的演技啊!

     原著中,七國上下沒有任何人清楚他到底想要什麼,就連已經位在上帝視角看戲的觀眾也是摸不清他的底牌。因為他吃透了每個對手的性格和弱點,即使他口中念著有條有理的台詞,就連我們都看不出是真心還是假意,他的嘴角雖然泛起笑意,那雙眼睛卻沒有笑。有時波瀾不驚的內斂表演,要比手舞足蹈的張狂難得多。他做到了。



「老獅子」  泰溫·蘭尼斯特
查爾斯・丹斯(Charles Dance)飾演

     泰溫,這個演員再次讓我們感受到男性年老時的張力和魅力。他出場第一場戲,正在解剖一頭鹿(小說中是沒有的,這是編劇的亮點,暗示獅家對鹿家的陰謀)。在解剖這個動物的過程中,演員要準確的完成台詞、眼神和表情演出,難度很大,尤其不是一個專業屠夫。而這位德高望重的老演員嚴絲合縫的將這場戲控下來。我敢打賭,他一定對這次解剖進行了長久的訓練。試想一下,讓一個不會彈鋼琴的人,一邊彈琴一邊背出3頁台詞該多麼困難。一場戲,你就能看到演員的敬業。

     泰溫的冷酷無情、精於謀算、不怒而威、不苟言笑的肅殺、對家族極強的支配慾和對權力的執著表演更是可圈可點。角色和原著相當符合,威儀萬分,你只要一看到泰溫的眼瞳就會不寒而慄,不需台詞就渾身是戲。某種程度上,這位演員提升了劇本中該角色的魅力。



「臭佬」  席恩·葛雷喬伊
阿爾菲·艾倫(Alfie Allen)飾演

     原著小說中描述的席恩,嘴角莫名其妙的笑,他從第一集就帶給我們了。那份驕傲自大裡又帶著家族的自卑、那份玩世不恭裡又帶著猶豫,時時刻刻伴隨著演員的臉部。

     太精準的表演了,他的表演在於細節,尤其是臉部細節。讓人討厭的微笑、對船長女兒的玩弄、對姐姐的猥褻、無人認同的心結、恩將仇報的舉止、自我欺騙假裝凶狠的眼神、在臨冬城神經病一樣的演講...等,各場戲將這個猥瑣的小流氓演繹的淋漓盡致。

     巨大的轉變在於臨冬城被俘。他悔恨背叛狼家的淚水、驚慌膽怯的眼神,因恐懼而瑟瑟發抖的軀體,以及任何時候都準確拿捏的那份心底的善良,都讓人難忘。被小剝皮虐待閹割之後,編劇沒有很好的敘述他徹底淪陷的歷程,而演員靠自己的演繹完成了。眼神、四肢、語言。演員無時無刻注意著身體每一個細胞來配合角色的展現。

     該角色難度極大,內心混亂、複雜多變,面對不同人展現的不同面極為豐富。在父親面前什麼樣,親姐姐面前什麼樣,兄弟面前,主人面前,姐妹面前,部下面前,敵人面前均要有不同展示。他的出色表演,讓卑鄙齷齪的角色到後面變得令人同情。

     同時他經歷的都是劇烈的大事件,幾乎每一次事件都足以改變一個人的一生。他能在這樣一部劇中獲得如此重要,複雜的角色,必然是導演、作者馬丁、編劇等人無數次面試的結果。

     第一季剛拍時演員看起來還是個稚嫩大男孩,但現在本人像是老了十歲不只,肯定為了角色犧牲不少,面對觀眾的鄙視和嘲笑,演員也有巨大壓力,但你必定涅槃重生。如果說讓我保一個人在冰與火不死,我保你了席恩。



「小惡魔」  提利昂·蘭尼斯特
彼得·汀克萊傑(Peter Dinklage)飾演

     所有美國優秀侏儒演員中,他,最帥。演技,無敵。冰與火的劇組只找了他演小惡魔一角,沒有找過其他人。他是作者、製片和編劇心中飾演提利昂的唯一人選。

     作者喬治·馬丁說:「如果不是彼得來演這個角色,老天爺,這部劇肯定就完蛋了。」只要有提利昂出現的戲,無疑都是極為精彩的。

     你很少能從侏儒身上感受到正義。我並沒有歧視侏儒。但見到所有的侏儒無非兩種,一種面目可憎,另一種就是可愛搞笑。而這個侏儒,眼神中帶著正義,台詞中蘊藏底氣,其貌不揚的外表讓人感到安全,扭曲的行為中帶著優雅,出人意料的聰明機智。他把一個出身最富貴族、卻懂得尊重低下階層的人物演得活靈活現。

     他飾演這個角色的任何場景,哪怕劇本沒有描述,他都會拿起一杯酒淡淡喝下。他的眼神是表演中最優秀的地方。看著對手,看著天花板,看著地板,看著周圍,你僅僅從他目光的方向就能感受到他與對手的關係。很多時候看他的臉就能看到他的內心,無論是對珊莎,還是老姐,還是蜘蛛。

     自信,是演員的基本,而殘缺往往缺乏自信。即使有時出現了自信,你也能感覺到那份自信帶有偽裝。但小惡魔的自信,彷彿與生俱來,他的自信在骨子裡。

     身形雖矮小,但他永遠不卑不亢、字字珠璣,像個當之無愧的巨人。整個原著系列中,與人對白最有看頭的就屬提利昂,不斷的消遣旁人、不斷的頂撞敵人,只用了幾句話就讓對手的氣焰瞬間矮他一截。而演員實在出神入化了,他真把那種獨特的俏皮和圓滑演出了味道,讓螢幕上的提利昂也獨享了小說中應有的目光焦點。他以一己之力,拉高了整部故事的劇情厚度和水準,如同一個鏡片,讓觀眾在貴族和平民的視角中自由切換。

     當他在戰場差點被自家人蓄意砍死、被父親關進大牢、被親生姐姐指控、被自己所愛的女人誣告,小惡魔剩下的最後一點有關於父愛的渴望、對家族的歸屬感因此結束。殺了那個他還是愛著的妓女,殺了自己的父親,遠離君臨,和瓦里斯投奔龍母,那種棄世無奈的失望、那種反抗全世界對他的輕視,全寫在演員的眼神裡。這樣完美的演出,使這齣戲更加栩栩如生。

     演員與角色已經融為一體。用他自己的話來形容,小惡魔是他的升級版,是更為高傲的他。這個特別有空間的角色,遇上他這個特別的演員,碰撞出非凡的燦爛火花。「小惡魔」因他成為冰與火最生動、最真實、最有血有肉的人物。

     偉大的侏儒,偉大的演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