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0月27日 星期六

2012年10月27日 星期六

【轉載】YOSHIKI的名言集


「やってやれないことはない。やらずにできるはずがない」 

“只要去做,就沒有做不成的事情。也沒有不去做就成功的事情。”



     YOSHIKI的解釋:不管怎樣,絕不可以首先就想這個我做不到。因為不去做而說做不到是非常可笑的。也許可能,從這個窗口飛出去而不會掉下來,在天空中飛翔。不去做的話,就不會知道。一開始就抵制它,這種想法是錯的。這會限制你的思想。







 「たがが努力じゃないですか。努力すればできるんですよ。じゃあ、努力すればいいじゃないですか。」

 “不是在拼命的努力嗎?努力的話,就會成功。那麼,努力去做的話,不是很好嗎?”



     YOSHIKI的解釋:對鼓、英語和公司經營都有著強烈的學習慾望,而以努力的態度對待著。但是作曲,只有這一樣,再努力,也沒有辦法。其他的,比如英語和打鼓,只要你努力了,就會變的出色。所以,拼命努力吧! 







「本當に素晴らしいものならば、國境、人種、時代、性別、世代……全ての壁を壊すことができると想う。」 

“說到真正珍貴的東西,我想是能打破國家、人種、時代、性別、世代……這些所有的牆壁。”



     YOSHIKI的解釋:完全體現我的想法原則的話。這個想法是支持我成為“YOSHIKI”的一個根本邏輯。換句話說,這是支持我的信仰。打個比方,就好像是佛教,伊斯蘭教,基督教中“唯一存在的真神”一樣的東西。相信可以打破所有的牆壁,就好像,不論有多苦,我相信自己的旋律是永遠,永遠珍貴稀少的存在,存在下去,並可以持續創作。







 「何十年の平凡な毎日よりも1日でも1時間でもいいから圧縮された密度の濃い時を過ごしたい」 (市川哲史著「ART OF LIFE」92年刊より) 

“與其過幾十年平凡的生活,我還是想過一日甚至一小時,轟轟烈烈的生活。”
 



     YOSHIKI的解釋:激烈高速的生活。雖然認為非常完全意義的時間也是需要的,但是非常討厭不徹底的無意義的時間。 







「安定が嫌い。」 (市川哲史著「ART OF LIFE」92年刊より) 

“討厭安定。”



     YOSHIKI的解釋: 不管怎樣,我討厭不能一直一直向上。不願看見自己掉下來。一個月中掉下來一天,或是一天中掉下來一個小時,這個是可以的。但是還是認為剩下的29天,或是23個小時,還是要不停做向上的事。







「俺は本當に気合いが入ってるんですよ」 (市川哲史著「ART OF LIFE」92年刊より) 

“我是真的全力以赴啊。” 



     YOSHIKI的解釋: 膽小的人和弱小的人不是用全副盔甲來裝飾自己的身心嗎?這是因為內心有不安的緣故吧。當然,我自己也有這樣的地方。有時覺得自己真的是勇敢的人,想起來,還真沒有什麼令我害怕卻步的事。







 「本當に素晴らしいメロディの永遠を信じる」 

“我相信有永遠不會褪色的完美的音樂。” 



     YOSHIKI的解釋: 像巴哈、貝多芬和莫扎特的曲子,經過200年,現在依然被聆聽著。這真的是可以做到的事情啊。真的是非常完美,我想再過100年,200年,還是會被繼續聆聽吧。







「音楽に國境はない」 

“音樂無國界。”





「音楽って音なんです。ただ鳴っている音なんです。そこには何の制約も決まり事もいらないんです」

 “音樂就是聲音。就只是可以發出聲音的音。這個是沒有任何約定成俗被限制的事情。”



     YOSHIKI的解釋:況且音樂有各個流派不是也很好嗎?我是什麼都聽的。古典、搖滾、龐克、爵士、等等等等,不管是什麼流派,只要是喜歡,就會用心去聆聽感受。雖然不是沒有原則的什麼都喜歡,可是這樣不也不錯嗎?我只喜歡音樂這一樣東西啊。







 「誰に何と言われても妥協したくない」 

“不管是誰說的什麼話,我都絕不會妥協。” 



     YOSHIKI的解釋:錄音時因無法有一點妥協而無限的延長錄音時間。我是那種在最後的100個小時裡,誰都不能理解一遍一遍的錄有什麼區別,但即使這樣,還會全力去試著做的人。







「これだけやったんだから???雲々なんて一切ない」 

“因為只做這個,所以其它的等等等等,什麼都沒有。”



     YOSHIKI的解釋:為了這個目標,努力,再努力……我自己認為這樣很好。 







「音楽は人生のすべてです」 (月刊カドカワ92年1月號)

 “音樂是我人生的全部。” 



     YOSHIKI的解釋: 我所有的想法都是以音樂為出發點的。如果可以全身心的做音樂的話,其他什麼我都不想去做。







「ただ、破壊してるんじゃないんです、創造の為に、破壊するんです」 

 “破壞是為了創造、而不是破壞本身。” 


     YOSHIKI解釋說:嘿嘿,偶爾也會做一些無意義的破壞啦(笑)之所以破壞是因為它們都是障礙啊。妨礙到了創造新東西,我要打破陳舊的觀念再創造。 



「本當にやろうと思ったら挫折なんてありえないその人の人生に死という幕が下りるまで」 

 “一旦下定決心去做一件事,挫折是不可能讓這個人的人生落下死亡幃幕的。”


 


「狂ってしまったとしても、それはそれでいいんじゃないかと」 

“即使是發瘋、也可以是另一種好事。”


     YOSHIKI解釋說:想要溺水來看看。就算是發瘋,也未必不是好事。什麼事都逃避的話,是不會有任何進展的。逃避還會衍生撒謊。


 


「きっとね、精神力さえあれば大丈夫なんだよ」 

 “只要有精神力量就一定沒問題。”


     YOSHIKI解釋說:(由於從事創作和超負荷打鼓而搞壞了身體)全部都是想像的世界啊。光是靠肉體支撐太辛苦了,跟不上。


 


「愛するだけ愛して、それでいい。」 (「SHOX'X」97年3月號yoshiki interview(P39)星子氏關於戀愛觀的問題) 

 “愛我所愛、那就行了。”


     YOSHIKI解釋說:因為不是人云亦云的性格,所以只愛自己所愛。對待音樂也是這樣的。錄音的話也會全力以赴做到最好而不會人云亦云。愛我所愛,那就行了。







    「100マイル先でゆがんでいた夢が

 今はっきり見える

 モノクロームの混乱に包まれていた心が

 今は鮮やかに透き通る

 人が人を愛すように

 僕は音楽を愛している

 そんな簡単なことが解らなくて

 僕は何年も苦しんだ

 人は純粋になろうとしても

 純粋にはなれない

 純粋という色に近づこうとしても

 心と言葉の距離には白と黒の溝が生まれる

 なぜなら・・・

 誰もが透き通る心のままで生きてきたはず

 きっと・・・そのままでいい・・・

 例え傷が赤く染まっても

 悲しみの夜が青色を帯びても

 僕の貴方(音楽)への想いは

 いつも透き通っている

 僕は貴方(音楽)を愛している

 だから・・・

 どんなことにも耐えられる

 どんなことにも・・・

 100マイル先でゆがんでいた夢が

 今ははっきり見える

 僕はこのまま夢を追う・・・・・・」



 “   我現在可以清楚的看到,在100單位前的歪曲的夢,被單色的混亂包裹的心,現在卻可以透徹的看穿。

      就像人愛著人一樣​​,我愛著音樂。這麼簡單的事情不明白,我沒有明白,苦惱了那許多年。

      人想變得純粹,但是,已經不能習慣純粹。

      就是想接近純粹這種顏色, 但是,在心和語言的距離中會產生黑與白。

      任何人在剛出生的時候,都有一顆純潔的透明的心,但一定會被染上顏色。

      比如受傷會變成紅色,悲傷會成為藍色。

      但我對我的愛(音樂)的思念,將永遠是純淨的透明色。

      我愛你(音樂),所以我可以為你忍受任何事情,我就這樣追逐著我的夢想。  ”





2012年10月25日 星期四

2012年10月25日 星期四

【轉載】YOSHIKI提供「在YOSHIKI的鋼琴伴奏下演唱X JAPAN歌曲權」進行義賣






http://www.barks.jp/news/?id=1000084220


     於2012年迎接成立20周年紀念的普通財團法人日本喜願協會(Make a wish of Japan),目前正在舉行慈善義賣,並公布了YOSHIKI透過Yoshiki Foundation America,捐出「在YOSHIKI的鋼琴伴奏下演唱X JAPAN歌曲權」義賣之事。


     普通財團法人日本喜願協會,是世界最大型的「實現願望」義工團體的日本分部,也是YOSHIKI長期贊助的公益團體之一。這是因為已故的HIDE在生前一直與罹患絕症的少女持續交流,他繼承遺志所進行的活動。


     在東日本大震災發生之後,為了響應賑災,YOSHIKI將自己在演唱會中使用的水晶鋼琴捐出拍賣,並向好萊塢名人募得許多物品,在網路上舉行義賣,不但至今仍持續不斷地從事公益活動,以往也曾經捐贈鋼琴給阪神淡路大震災災區的中小學,也為了中國四川大地震受災的孩子,捐贈樂器與音樂教室等,實際上進行了許多媒體並未報導的活動。


     YOSHIKI在2012年9月,才剛捐贈給光明基金會(Point of Lights)「共進晚餐權」,這次的「在YOSHIKI的鋼琴伴奏下演唱X JAPAN歌曲權」,更具備了與音樂人YOSHIKI直接合作的意義。共進晚餐雖然很吸引人,能讓YOSHIKI為了自己彈琴、在本人的伴奏下唱歌,這也可說是夢幻到了極點的事情吧。這次的義賣是透過日本Yahoo!拍賣進行,從日本與海外都可參加。


     「因為在美國住了超過15年,這裡的公益活動已經融入日常生活中,也越來越讓我覺得這些事與自己關係十分密切。我對喜願協會的宗旨"讓孩子們完成心願"很有共鳴,至今為止也一直努力協助相關的活動。今後也希望能繼續略盡我的棉薄之力,來支持他們的目標。」──YOSHIKI


     「在YOSHIKI的鋼琴伴奏下演唱X JAPAN歌曲權」



     實施地點:東京或是洛杉磯

     實施時間:結標日起的1年內有效

     規定及注意事項:

     ・曲子僅限YOSHIKI為X JAPAN作曲的歌曲

     ・僅限1曲

     ・在錄音室裡錄音,以CD的形式做成禮物

     ・如果得標者不想唱歌,也可以純鋼琴演奏

     ・可以有1人同行

     ・得標者不得將權利轉讓給其他人

     ・前往實施地點的交通費、住宿費由得標者自行負擔

     ・實施地點是依照得標者方便前往的地點,由提供者準備。

     ・實施時間是依照得標者方便的時期,由提供者指定日期與時間。

     ・拍賣開始日期:2012年10月26日(星期五)17:30(日本時間)

     ・拍賣結束日期:2012年11月2日(星期五)17:30(日本時間)


http://page3.auctions.yahoo.co.jp/jp/auction/c372518589





翻譯BY YXL

譯文網址:
http://blog.roodo.com/yxl/archives/21137572.html


2012年10月6日 星期六

2012年10月6日 星期六

【轉載】《週刊文春》X JAPAN的前團員真的是自殺嗎?女友首次公開TAIJI橫死之謎






     週刊文春10月4日號



     女友首次公開的橫死之謎



     X JAPAN的前團員真的是自殺嗎?



     搖滾樂團X(現在的X JAPAN)的原貝斯手TAIJI(本名澤田泰司,享年45歲)離世,是去年7月17日的事情。



     死因是被這樣報導:「根據相關人士表示,TAIJI先生是在14日的晚上,於拘留所使用床單試圖上吊自殺。」(日刊體育報,2011年7月18日報導)



     1998年,X JAPAN的吉他手hide(享年33歲)也同樣是(被報導)上吊自殺,所以當時成為話題的中心。



     但是,有一個人,在TAIJI死後已經超過了一年的現在,仍對他的"上吊自殺"這件事感到非常疑惑。



     TAIJI生前的女友,赤塚友美小姐(33歲),這次決定以本名公開表態。赤塚小姐至今為止仍獨自調查此事,並對TAIJI死亡前後擅自使用他的手機、並偽裝成本人、要求赤塚小姐付款的某位女性以「詐欺未遂」的罪名提出刑事訴訟。



     這個詐欺未遂案件的詳情容後再述,在此先從赤塚小姐的證言來回顧TAIJI先生死亡的經過。



     赤塚小姐抵達TAIJI留醫的塞班聯邦綜合醫院(CHC)加護病房的時間,是去年7月17日的凌晨。



     「因為收到病危的通知所以急忙趕往塞班,向護士表明我是未婚妻身分之後,獲准進入加護病房,與他面對面。雖然一直對他說:「我來了,已經沒事了」但是完全沒有反應。因為聽說是上吊自殺,所以脫下外衣檢查,但脖子完全沒有任何痕跡。當時心裡很驚慌,但是為了想要知道到底發生了甚麼事情,所以來回檢查了很多次,但真的沒有傷痕。但是胸口卻有明顯的橫向棒狀紅色的痕跡。」(赤塚小姐談)









     只能拔掉維生系統




     去年7月11日,由於TAIJI在前往塞班的達美航空DL298班機上動粗,而被FBI逮捕。抵達當地後雖然被起訴,但是14日傍晚卻在塞班警局的拘留所之內試圖上吊自殺。



     TAIJI的家屬接到日本外務署的通知,也在自殺未遂的三天之後,也就是17日的清晨抵達CHC醫院。他的母親看到兒子不忍卒睹的模樣,與赤塚小姐也產生了同樣的疑問,她發現脖子上並沒有"勒痕",也當場詢問相關人員,作為證物的床單到底到哪裡去了。但是,得到的回應,只有英文的「我不知道」。赤塚小姐繼續說:



     「我和家屬被帶到小房間,由醫師進行說明。『因為已經腦死了,所以只能拔掉維生系統』,沒有說明任何具體的身體症狀,也沒有給任何拔掉維生系統之外的選項。孝子女士(TAIJI先生的母親)不能接受拘留所內竟會出現上吊的狀況,問了醫師許多問題,但醫師只是反反覆覆地說『因為已經腦死了』。」



     在醫師的說服之下,母親只好接受拔除維生系統的決定,而讓TAIJI先生永不復回--。



     TAIJI是千葉縣出身。從高中起致力於樂團活動,1986年在YOSHIKI(46歲)的邀約之下加入X。雖然以神級貝斯手的身分成為鎂光燈下的焦點,但是1992年退出X,之後在LOUDNESS等各式各樣的樂團中活躍。2010年參加了X JAPAN的演唱會,與YOSHIKI在睽違18年之後同台演出。



     原本是芭蕾舞團員的赤塚是在2009年與TAIJI認識,並立刻開始交往。兩人同居並承認彼此關係,也受到身邊人的認可。兩人開設個人辦公室,赤塚小姐擔任經紀人,協助他進行工作。



     「我現在還是無法相信他是自殺。因為我在他身邊,完全沒有任何這樣的徵兆。」(赤塚小姐談)









     丈夫經營渡假村



     為什麼被認為是上吊自殺,但脖子上卻沒有勒痕?TAIJI被拘留的期間,到底發生了甚麼事情?一開始到底是發生甚麼事情,讓TAIJI在飛機上暴走到會被逮捕的程度?本誌的記者為了探究這個"充滿謎團"的事件真相,特地搭機前往塞班。



     首先,從當地警察手中取得了死亡意外報告書。報告書中所記載的TAIJI上吊時刻,是當地時間7月14日17時6分,報告書中也有TAIJI在入境時所填寫的「緊急連絡人」電話號碼。打這個電話號碼的結果,竟然是韓僑經營的撲克遊戲店。問他們是否在一年前有接到警察通知死亡案件的相關聯絡電話,他們的回答是「沒有,我們也完全不認識那個人(TAIJI)。我們店裡從五年前就是這個號碼,可能是你打錯號碼了吧。」難道這份報告書是杜撰的嗎?



     之後,與負責此事件的當地人士,也就是北馬里亞納群島(美國屬地)刑事局犯罪課主任的普雷斯特利先生取得聯繫。記者向普雷斯特利先生表示「有人證表示脖子上沒有勒痕」,對方的反應是眼睛瞪得老大,之後表情變得很凝重。記者進一步詢問「有可能在拘留所內自殺嗎?」時,對方搖頭嘆息,表示「一般來說是不可能的,無法理解。」



     另外,採訪逮捕TAIJI的FBI時,只有取得公開的審訊資料。根據這份公開資料顯示,TAIJI在飛機預定降落塞班機場的三十分鐘前,對「B乘客」暴怒,當場被制伏,以「爭執導致妨害飛行與空服人員工作」的理由逮捕。FBI特別搜查官柯普先生,對於TAIJI在暴怒時的狀態做了如下的記載。《根據空服員的說法,從商務艙傳來了非常激動的罵人聲音,以及敲打物品的聲音。該空服員前往座位查看時,乘客TAIJI SAWADA與B乘客正在激烈地爭執。B乘客手臂環著SAWADA的身體,SAWADA則是邊大叫邊踢椅子》。



     這位據說與TAIJI爭執的「B乘客」,到底是誰呢?雖然「B乘客」這個稱呼好像是不相干的外人,但實際上是一位名叫早川利子(假名),當時的頭銜是TAIJI經紀人的女性。實際上這位早川小姐,就是赤塚小姐以「詐欺未遂」提告的對象。



     2009年11月TAIJI在演唱會結束後,在大廳有一位TAIJI先生與赤塚小姐都不認得,年約四十餘歲的女性前來搭訕。她就是早川小姐。這位早川小姐宣稱「我先生在經營塞班規模最大的渡假村。當地雖然有價值約兩億元的音樂設備,但不知如何使用,要不要跟我們合作看看呢?」而且初次見面就請吃豪華大餐並支付旅館費。之後就以跟TAIJI討論事情為由,從2010年底開始關係變得十分密切。



     「早川小姐一開始畢恭畢敬,又給我們看她與名人的合照,顯示她很有辦法,而我們竟然相信了。」(赤塚小姐談)



     實際上,根據認識早川小姐的相關人士表示:「早川是一個喜歡名人的超級追星族,經常很得意地表示自己跟長州力、藤波辰爾等職業摔角的相關人士,以及深田恭子、三船美佳.高橋George夫婦關係都很好。」



     上述名人的事務所對他們與早川小姐的關係做了如下表示:



     「雖然經常去她先生經營的渡假村住宿,她也派車接送,但自從TAIJI的事情發生之後,就保持距離」(長州力事務所)



     「雖然曾在塞班機場被搭訕並應邀一起吃飯,但並沒有特別深入的接觸。」(藤波辰爾夫人談)



     深田恭子、三船美佳.高橋George夫婦的事務所則表示「這是他們的私事,我們不清楚」。













     不想再跟早川一起工作了



     結果在2011年春天設立了名叫YOU PRODUCTION的藝能事務所,早川小姐以經紀人的身分開始照顧他。



     「如果可能的話,我想跟TAIJI結婚之後專心當家庭主婦就好,所以就把經紀的事務交出去。現在回想起來,那就是錯誤的第一步。」(赤塚小姐談)



     從此時開始,事態轉向奇怪的方向。



     首先,有一位深受早川小姐信賴,名叫「神谷繁夫(假名)」的50餘歲男性,開始擔任該事務所的顧問。早川小姐曾說「一切就交給神谷了」,但是這位自稱是專業顧問的神谷先生,同時也是全日本有數百人"信徒"的通靈者。認識早川小姐與神谷先生的人是這麼說的:



     「早川小姐稱呼神谷先生為『大神』,什麼事都交給他判斷。神谷身材高大,但給人熱衷於追名逐利的印象。」



     早川小姐講好會支持TAIJI與赤塚小姐的結婚生活,並提出要在塞班舉行婚禮的計畫,實際上,在2011年5月,早川小姐也帶TAIJI前往塞班。



     但是,從這個時候開始,早川對兩人的態度出現了180度的大轉變。雖然不知道態度轉變的理由,但變成了「總而言之就是一直說人壞話的人。」(赤塚小姐談)



     舉例來說,早川小姐一方面一直為自己與渡假村老闆結婚、麻雀變鳳凰,讓父母引以為傲的事情沾沾自喜,另一方面卻反覆攻擊赤塚小姐以前芭蕾舞者的工作。



     TAIJI也對於早川小姐感到不滿,說她「講話出爾反爾」「只活在自己的世界裡」。另外,早川小姐雖然帶著TAIJI到處跑,但卻沒付半毛錢薪水。



     在這樣的情況下,TAIJI與早川小姐也不斷出現爭執。



     「最後要去塞班,當然也是因為工作的緣故,在出發前他跟早川大吵一架,也說了『我再也不想去了』。因為他跟早川小姐斷絕聯繫,所以早川小姐發了簡訊給我,說『請在上飛機的兩小時前與我聯絡』,已經吵到無法修復的程度。但因為神谷先生居間調停,所以最後還是去了,不過他也說了『這次是最後了,以後不跟早川一起工作了』。」(赤塚小姐談)



     結果,TAIJI在塞班被逮捕、拘留,甚至離開了人世,其間發生了太多令人無法理解的事情。



     赤塚小姐會知道TAIJI被逮捕並自殺的事情,是因為收到在塞班與早川小姐一起行動的神谷先生的簡訊。MAIL的日期是7月15日16時20分,已經是TAIJI"上吊"之後過了快24小時的時候。



     《報告,TAIJI君11日在飛機裡施暴,並被FBI逮捕,原因是與阿友(注:赤塚小姐的小名)吵架,打算去死所以才發狂的。其後在受審期間,試圖在拘留所自殺,目前昏迷不醒,也無法見面。》



     赤塚小姐對當時的狀況仍十分印象深刻。



     「到底發生了甚麼事?完全無法理解,腦海中一片茫然。我絕對沒有跟他吵架,而且他去塞班之前剛好是我生日,也一起慶祝。所以,讓我感到驚慌的是,因為我在TAIJI到塞班之後,仍頻繁的與他通簡訊,當然他的簡訊裡完全沒有提到發生意外的事情。」










     意識不明的本人傳來簡訊




     在赤塚小姐最為震驚之時,竟然從理論上是陷於昏迷狀態的TAIJI手機,傳來了簡訊。



     《這樣嗎?請查過之後寄給我。請打利子小姐在塞班的手機》(7月15日16時58分收訊)



     赤塚小姐因為「泰司不是陷入昏迷了嗎?」「神谷先生的訊息是錯誤的嗎?」而感到一團混亂。而接下來,又來了早川小姐傳來的簡訊《信用卡來了77萬日圓的請款,已經好幾次了,友美小姐生氣了嗎?》



     本雜誌記者徵得赤塚小姐同意,確認她的手機上由TAIJI的手機發送的大量簡訊內容。



     從去塞班之前的簡訊來看,一直到出發當天上飛機之前,都是男女朋友關心彼此的普通的對話。但是在TAIJI被逮捕的12日之後,簡訊很明顯地令人感到這不是同一個人寫的內容。不但用了以往從來沒在用的彩色表情符號,還有像是《雖然利子小姐沒說,但大神來了。麻煩妳匯款,請開個戶頭。如果有其他的也一起打電話給大神,我們遭到天罰了。要打電話跟大神道歉,拜託了》之類的令人覺得看不懂的簡訊。雖然大家應該都知道,不過他在這個時候已經被FBI所逮捕與拘留了。



     本雜誌記者向塞班的多名警察與司法相關人員詢問,在拘留所內的被告是否能以手機與外部人士接觸,但他們都異口同聲地說「不可能讓他拿著手機」。



     但是赤塚小姐當時還不知TAIJI被逮捕,以為那些簡訊是TAIJI本人寫的,所以儘量答應他的要求,也很擔心他的狀況。



     這些對話主要是TAIJI為了要歸還早川小姐所提供的信用卡支付的費用,所以要趕快把用掉的錢還給早川小姐。前面提到早川小姐的簡訊裡所說的「77萬日圓」也就是這件事。



     最早的"假裝TAIJI簡訊"是抵達塞班的翌日12日的9點23分收到的。《禮物:是在哪裡用信用卡付款?》。雖然是很突兀的內容,回信之後,收到《因為是利子小姐的卡,所以請還錢。其他也刷了很多,要是被告的話就會變成犯罪》。



     「一開始就是在早川小姐的許可下刷卡,為什麼突然變成會犯罪,我覺得很奇怪。而且油錢都是跟事務所支領的。」(赤塚小姐談)



     其後,也繼續跟"假裝的TAIJI"繼續傳簡訊,但是在據稱TAIJI試圖自殺的14日起,內容出現劇烈的變化。一開始是9點49分收到的《請查市川老家的住址告訴我》,接下來15封由TAIJI的手機傳來的簡訊,都是要求找出親人的聯絡方式的內容。



     同樣在14日的19點35分,收到早川小姐傳來的《這篇文章是澤田先生給我的》長信。後來查證之後,發現這封信也同時寄給赤塚小姐之外的第三人。



     信件內容是TAIJI表示,TAIJI與早川小姐在這段期間所發生的問題,TAIJI完全都認同早川小姐的說法,而責任是在自己與赤塚小姐身上。



     次日,赤塚小姐收到神谷先生的簡訊,知道"上吊自殺"這件事之後,一直想要打電話與早川小姐聯絡,但卻完全沒有回應。另一方面雖然簡訊有回,但是早川小姐只提到要如何應付媒體以及付款金額的事情。



     當天深夜,早川小姐終於打電話給赤塚小姐。



     「我對早川小姐說『雖然收到他昏迷的聯絡,但TAIJI到傍晚都還有傳簡訊來』,她好像感到很困擾,沉默了一陣子。她跟身邊人小聲地商議之後,回答說『SOFT BANK有時候因為收訊的緣故,簡訊會隔天才到』,但是簡訊明明一直都是持續對話狀態,不可能是這樣的。



     另外,早川小姐還問我『妳跟泰司吵架了事吧?』這種完全轉移焦點的問題。我回答說『並沒有』,她又陷入沉默。還說『泰司說妳父母很糟。好像有很多問題吧』,我說『我們感情很好』,她就連再見也不說,直接掛電話了。」(赤塚小姐談)









     神奈川縣警受理了訴狀



     17日,在趕到當地CHC的赤塚小姐面前,早川小姐與神谷先生與TAIJI家人一起出現。早川小姐一時不知道哪裡去了,而留在現場的神谷先生則是把赤塚小姐請到小房間裡,這樣對她說:



     「就當作是(TAIJI)有點喝太多,作噩夢而在飛機上抓狂吧。這樣就不是誰的責任,只要說他是醉過頭,以避免引起糾紛。」



     對方要求以這樣的方式合口供,也絕對不要跟媒體提。



     問神谷先生實際上到底發生甚麼事,他是這麼說的:



     「TAIJI會在飛機內抓狂,是因為把酒混安眠藥喝,早川小姐也是被害者。法院說是吵架,但那只是因為TAIJI與未婚妻赤塚小姐吵了架之後生氣而抓狂。」



     赤塚小姐無法接受這樣的說詞,所以對神奈川縣警青葉署向早川小姐提出訴訟,並且也由警察受理。早川小姐假裝是TAIJI,傳送騙人的簡訊,想對赤塚小姐騙取金錢,有詐欺未遂的嫌疑。現在已經透過國際刑警組織要求早川小姐應訊,但早川小姐仍不予理會。



     到底是不是早川小姐偽裝成TAIJI呢?還有,關於他的死因,她到底知道些甚麼重要的事情呢?本雜誌記者曾造訪她在塞班的住處,但並沒有直接找到她本人。當場撥她手機,她接電話之後是高聲地說「您從哪裡打的?塞班悅泰飯店?關於TAIJI的事情我不打算說甚麼。各式各樣的人傳出奇怪的謠言,讓我很困擾。雖然我也有事情想說,但我也在演藝圈裡工作,我可清楚得很。總之別來煩我。」



     此時記者詢問她「您是不是目前被起訴了?」,她立刻掛掉電話,之後也不接電話了。



     在此,也訪問了她經營渡假村的先生,竟然得到這樣的答案:「我跟前妻(利子小姐)已經在5年之前就離婚了。我們雖然有生小孩,不過是我在照顧。所以她現在跟渡假村完全無關。關於TAIJI先生自殺這件事情,有很多關於前妻的謠言,我也真的覺得很困擾。我前妻被TAIJI的女友提訴嗎?這件事我不曉得。還希望之後您能告訴我到底是怎樣了。」



     被謎團所包圍的TAIJI的死,能就這樣埋葬在黑暗之中嗎?











翻譯BY YXL

譯文轉自
http://blog.roodo.com/yxl/archives/2107967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