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9月21日 星期五

2012年9月21日 星期五

【轉載】與YOSHIKI本人共進晚餐的義賣,以約300萬日幣結標






BARKS 2012-09-22

http://www.barks.jp/news/?id=1000083344


     YOSHIKI捐給慈善團體「Points of Light(光明基金會)」、並在該組織主辦的表揚儀式<Changing Lives Through Service>中宣布、美國時間9月7日早上8點開始的慈善義賣「在洛城或東京與YOSHIKI共進晚餐的權利」,已於9月21日日本時間早上10點結標。


     就如字面所示,這個能享受與YOSHIKI共進晚餐的權利,地點是東京或洛杉磯,時間是1年之內。總共出價次數是112次,最後是2位參加者一對一的競爭,由yu*******o以$37,100美金得標,取得這次的晚餐權。


     雖然日幣三百萬圓這個金額本身相當高,但考慮到這原本是無論花多少錢都無法實現的夢想,能抓住這個機會的人,會覺得像是得到了夢一般的幸運吧。


     擔任光明基金會會長與理事長的尼爾.布希(美國前總統喬治W.布希)之弟表示,「跟超級搖滾巨星YOSHIKI共進私人晚餐的權利,是非常罕見的拍賣品。光明基金會能讓YOSHIKI為幸運的得標者們提供這樣的機會,感到十分光榮。YOSHIKI的晚餐是最酷的拍賣品。」


     「這次真的非常謝謝大家的支持。能參加這次的慈善活動我也感到非常光榮。同時也非常感謝能為需要協助的這些人提供援助的義工。如果沒有我最愛的歌迷們的支持,也無法實現這個企劃。真的非常感謝。」--YOSHIKI


     本次的慈善義賣,另有聯合公園(LINKIN PARK)所捐贈的「VIP歌迷體驗」、老布希前總統捐贈的「簽名著作選集」等等各式各樣的拍賣品。拍賣的收益將當作光明基金會的運作基金使用。



翻譯by YXL

譯文網址:

http://blog.roodo.com/yxl/archives/21040412.html


2012年9月9日 星期日

2012年9月9日 星期日

YOSHIKI MOBILE的YOSHIKI獨家專訪【2012-09-07】


詳文請點選下方連結

http://blog.roodo.com/yxl/archives/21011790.html



翻譯by yxl



(節錄)

YOSHIKI:「每次都覺得無論是變成怎樣都好,以『即使今天是人生的最後一天,也不要留下遺憾』的心情去開演唱會。因為有舞台,歌迷們也都在,沒有甚麼好怕的。也還是因為歌迷們一直支持著我,所以才能努力地這樣繼續前進。這種感謝的心情,我無時不敢或忘。」




2012年9月8日 星期六

2012年9月8日 星期六

【轉載】YOSHIKI,今後將「賭上音樂人生一決勝負」


產經體育報 2012.9.9

http://www.sanspo.com/geino/news/20120909/oth12090904050010-n1.html


     X JAPAN的團長YOSHIKI於美國華盛頓時間9月7日(日本時間8日),以來賓的身分出席全美國最大的義工組織的活動,並義賣自己的「共進晚餐權」。


     YOSHIKI也提到了今後的活動。宣稱「從年底到明年,想要賭上音樂人生一決勝負!」


     他表明之後活動不會侷限於樂團,興致勃勃地說:「就算是樂團也不一定是X JAPAN。因為增加了與許多不同的音樂人之間的交流,所以逐漸看到未來的方向。想要繼續做各種不同的事情」。並充滿幹勁地表示「雖然身體狀況正在朝向毀滅,但是想要以不拘泥於形式的音樂家身分再繼續努力」。





翻譯BY YXL

譯文網址:
http://blog.roodo.com/yxl/archives/21011672.html


【轉載】YOSHIKI和TOSHI的童年時代


翻譯BY饅頭



【作為X的中心而存在的YOSHIKI和TOSHI兩個人】



    一個是用優雅致極的姿容彈著鋼琴,也能有力地狂擊著鼓的YOSHIKI;另一個是搖動著聳立金髮一邊吼唱的TOSHI。



     他們兩人的出身地是千葉縣館山市,從東京坐特快車兩小時就可以到了。YOSHIKI家到TOSHI家的距離,騎腳踏車大約十分鐘的路程。「從幼稚園的紫羅蘭組時代開始就是好朋友了。 」如同TOSHI本人說的,從幼稚園到高中兩人一直在一起。



     從他們的故鄉館山市作為起點,去接近他們隱藏在妝容下的素顏。







【安靜孩子】和【淘氣孩子】







     YOSHIKI,本名林佳樹。有一個弟弟。



     家裡是開和服店的,YOSHIKI小學的時候父親去世。由母親一手養大。



     「是無論怎樣都很安靜的孩子,從他媽媽那裡聽說他在學鋼琴。那孩子和周圍的孩子們雖然在同一間教室裡,但感覺他卻截然不同。 」(鄰居主婦· A女士)



     YOSHIKI很早就對音樂抱有興趣,從5歲的時候開始學鋼琴,小學的時候擁有了自己的鼓。和常來家裡玩的TOSHI一起像遊戲似的演奏玩樂。







     另一邊,TOSHI的本名是出山利三,出生於1965年10月10日。是兄弟三人中最小的孩子。在兩個哥哥的環境下長大。從小時候,就受哥哥的影響開始彈吉他。同時在身為鋼琴老師的媽媽影響下,對鋼琴也非常熟悉。



     雖然這樣,卻也是一個帶著巨人隊的帽子四處奔跑的調皮男孩。



     「TOSHI是個健康的少年喲!」這個是來自於館山市北條小學的同學B先生的證言。



     「他很明朗活潑,在同學中人緣超好呢。而且他的成績非常好。小學六年級的時候也當了班長。還有,打掃偷懶的時候他就跑去音樂教室,鋼琴彈得很好喲。歌也唱得非常好,尤其最擅長演歌了。」(同學B先生)



     喜愛演歌的少年TOSHI第一次上舞台是小學四年級。在全校師生面前,演唱了十八番的二葉百合子的《岸壁之母》。還特地穿了和服,戴著假髮有點僵硬的樣子。還有,TOSHI非常地喜歡祭禮。高中時向老師請求【暫停一下練習】而想跑去祭禮,對著不同意讓他去的老師哭訴著「除了生命,祭禮對我來說是最重要的東西。所以請讓我去吧。」就是這麼喜歡祭禮。







【不良足球少年】和【認真的棒球少年】



     兩個人最初組樂團是在初中一年級的時候。YOSHIKI擔任鼓手,TOSHI擔任吉他手。後來因為校內學生太多,部分學生轉學到新學校,樂團的成員就分散了,樂團活動也暫時中止。



     轉入新開的館山市第三中學的YOSHIKI和TOSHI,YOSHIKI加入了足球社。YOSHIKI本人的採訪中曾數次提到,自己的成績是TOP CLASS,絕對是認真的少年。那麼,真實的狀態是……。



     當時的玩伴C先生的證言「他是所謂的不良少年啦。不過和我們差不多,自覺是普通中學生而已。因為他頭腦很好,所以即使是不良也是有等級的。不是一般常識中的不良少年。沒有惹過警察的事件。(笑)話說…那個傢伙抽煙被老師看見要被剃成光頭,那個時候雖然反抗了,但是最後他還是被剃成光頭了啦。」







     從那個時候起,YOSHIKI就建立了自己的美學。另一方面,曾在小學的作文中寫“想成為職業棒球手”的TOSHI加入了棒球社。



     「DEYA cyo(TOSHI的暱稱)雖然入社很晚,但是因為運動神經發達,在先發成員的選拔中脫穎而出了。一直都是他激發著隊伍的鬥志呢。」同隊隊員D先生這麼回憶著。



     還有,當時的棒球社的教練也懷念地說著:「他肩膀很有力,是個很認真的好選手呢。總是全力以赴,特別是跑動的方式都是很認真的。而且,別的選手都用的是金屬球棒,只有這個孩子堅決使用木質球棒,很固執吧。」



     當然,在課業上TOSHI也非常認真。「升高中的考試之前,我,DEYA cyo還有另一個人,我們3個一直在課業上比賽。常常說“我昨天到幾點都還在努力K書呢”,真的是這樣和對方比賽。」(同學B先生)








 【X誕生】







     通過了入學考試,進入館山升學名校『千葉縣立安房高校』的YOSHIKI和TOSHI,迅速開始了真正的搖滾樂團活動。



    YOSHIKI,不是幹別的,而是個“時髦的不良少年”:成績優異卻又常打架,立刻成了出名的風雲人物。而加入排球社的TOSHI,頂著短髮一邊忍受著連日的訓練一邊努力著。即使過著截然不同生活的兩個人,樂團活動也總是在一起的。活動的場所先是體育館的舞台,然後也在縣內的比賽中上台表演了。



     高中二年級的時候,YOSHIKI提議說「暫且決定正式的樂團名稱吧。」於是樂團的名字變成了X。雖然是個臨時的名字,但是因為和別的樂團有著強烈的不同,周圍的人都稱讚「很好」,於是就變成了正式的名字,直到現在。



     高中三年級的時候在文化祭的舞台,聚集了周邊高校的全體師生,有這麼多的人集中,體育館都變得很擁擠。



     「感覺那天的歡呼聲還在耳邊一樣。那是第一次在幾千人面前演奏,非常熱烈呢。那時候想著『啊,我不能停下來了。』還有『站在人們面前的舞台上真是感覺非常好啊,真想去東京表演看看。』」(來自【X】ROCKIN' ON的TOSHI的發言)



     畢業後YOSHIKI和TOSHI兩個人決定前往東京,繼續去做樂團。TOSHI也是在那個時候第一次染了金髮。他懷念起那個時候「被東京的傢伙們刺激得一定要全力以赴呢。」(《JUNON》93年2月號)







【自己負擔舞台服飾的苦難時代】







     滿懷志氣而前往東京的兩個人,樂團活動還沒有踏上正軌。



     「X的成員頻繁變動。說是音樂性的差異也有,但是說來很可笑的是,也有因為“不是金髮”的原因。不知道為什麼有著“X的成員必須是金髮”這個不成文的規定,所以像我這樣黑髮的人就不行了」(音樂關係者)



     不知道為什麼YOSHIKI在和別人成為朋友之前,一定會和別人吵一架,然後才變成好朋友……。



     在酒席上有很多插曲,「YOSHIKI發狂將啤酒瓶一個個打碎」「涉谷的居酒屋有一段時間,見到金髮的人群上門會先問”沒有一個叫YOSHIKI的人吧”然後再放行入店。」「進行巡迴的時候,不准金色長髮的人進去消費的店增加了」等等這樣傳聞的事情,但是真相不明。



     「X的確有著恐怖的評價(笑)但是,YOSHIKI就算吵架,都有著讓人頗為仰慕的魅力。」說話的是從那個時候起就和X很熟悉的記者大島小美姊。「從第一次見到X的時候,直到現在都一直在思考著。首先有著視覺上的衝擊,然後音樂也有著朗朗上口的旋律,覺得X是在目前為止的HARD ROCK樂團中是最暢銷的吧。」



     但是,直到出道前X還是苦難不斷。雖然想要出唱片,但是無法獲得賞識。



     “想要更多人知道”抱著這個想法參加了電視節目的錄製。



     在節目中,X為中野一家新開的餐館做開幕演出。在快餐店門前噴火還有進行演奏。TOSHI在店內對著顧客喊的樣子,還有主持人會打著拍子大笑,這些都是被抗議過的。沒有地方出唱片的X勉強成立了自己的唱片公司,然後發行了自己的唱片。



     「最初發行唱片的時候連封面都是自己做的,幾乎什麼都是自己去做的。即使再辛苦,他們還是有著“我們自己來做”的強烈意識。」(大島小美)



     那個時候,朝向大阪做巡迴的他們,用僅有的錢去做了貼紙。貼紙和樂器一起放在後面的卡車裡。在高速公路上的時候,不知道為什麼卡車的後門開了,貼紙被風吹走。焦急的成員們急忙停下車,在路上慎重地一張張地撿著貼紙。所剩無幾的貼紙上有很多都被車輪弄髒了。但是,他們就一張一張地檢查【這張還能用】【這張完蛋了】,就這樣把能用的挑出來。



     這就是沒有金錢的時代。連衣服都是自己做的。在東急手創館買皮革,打上鉚釘,做出HARD ROCK風格的上衣。在LIVE結束之後,脫下衣服,身上都是鉚釘磨出來的傷。就這樣辛苦堆積著,終於要踏上正軌的X,不知為何遭遇了成員退團的事件。那是1986年的事情。



     那個時候,YOSHIKI第一次吐露了洩氣的話「停止吧」。



     「但是,說不定是我們的方法錯了」TOSHI就這樣激勵著YOSHIKI。



     TOSHI這樣說著兩個人的關係「很少有平常人應該有的問題。覺得他真是個很好的傢伙。但是非要用什麼詞語來形容的話,所有詞都不適合。特別是X的成員之間的關係真的是無法用任何詞語來形容的。“朋友”啊“友情”啊“親友”啊之類的全部不適合,沒有任何東西可以和我們的關係相提並論。」(【X】Rockin' on刊)







【X JAPAN 朝向世界!】







     但是,不久之後就到了他們展翅高飛的時刻。



     覺得“X很強”而在LIVE HOUSE中聚集的死忠FANS越來越多。然後,在1989年4月21日發售的正式專輯【BLUE BLOOD】在公信榜上初登場成為第六位。



     1989年11月22日在涉谷公會堂的LIVE之後,YOSHIKI因為【過勞性神經循環無力症】倒下。巡演取消。



     半年後復活。並在1992年1月在東京巨蛋舉行公演,成為第一位在此連開3日的藝人。在這之後,活動暫時休止。8月23日,以【X JAPAN】之名決定在全美出道。1993年的秋天,活動再開。



     「當年去喝酒時,DEYA cyo說著【一定要出道】的時候,我沒有在意。但是,真的覺得這是應該的。在KTV聽的時候,再次覺得“好厲害!”雖然DEYA cyo已經因為職業化而變得富有,但還是覺得很高興。」(同學B先生)



     成名後,TOSHI也沒有變。還是和館山的朋友們有著緊密的聯繫。去年的初中同學會也收到了來自TOSHI的訊息”因為工作不能前來“。



     YOSHIKI也變裝訪問過館山的朋友家。「大約3年前,那個傢伙,戴著假髮變裝,來到我這裡。因為覺得金髮實在太惹人注目了。他很低調,戴著普通的短假髮。」(玩伴C先生)



     素顏的兩個人,說不定是非常害羞的呢。





http://tieba.baidu.com/p/676379157


2012年9月7日 星期五

2012年9月7日 星期五

【轉載】YOSHIKI為美國義工組織捐出共進晚餐權拍賣


2012-09-08 BARKS

http://www.barks.jp/news/?id=1000083027&p=0





▲光明基金會會長、前美國總統喬治.布希之弟尼爾.布希先生與YOSHIKI相談甚歡。


     2012年9月7日,YOSHIKI出席了由世界最大型的美國志願服務組織「Points of Light(光明基金會)」,於日本大使官邸主辦、題為《Changing Lives Through Service(以服務改變人生)》的慈善餐會。


     光明基金會是美國前總統老布希(George Herbert Walker Bush)所發起的志工組織。由於2011年3月21日召開的《All Together Now: A Celebration of Service(合而為一:志願服務的慶典)》活動中,柯林頓、卡特、老布希與小布希等歷任前總統都應邀出席,而使此組織聲名大噪。這次的儀式是為了表揚以志願服務讓世界變得更好,有著特殊貢獻的志工所召開。


     如各位所知,YOSHIKI於日本震災之後,捐出了許多自己的用品,包括水晶鋼琴在內供義賣,同時也透過自己的基金會YOSHIKI FOUNDATION AMERICA,請有交情的好萊塢名人協助為災區募款,一直為公益活動盡心盡力。為了向他積極的做法表示感謝之意,日本的藤崎大使直接邀請YOSHIKI參加此次活動。


     在餐會前於官邸舉行的VIP招待會,是以YOSHIKI的古典樂專輯『Eternal Melody II』當做背景音樂,讓氣氛十分鬆弛。藤崎大使在儀式開始時發表演說,提到YOSHIKI在東日本大震災之後,在美國為了復興所付出的各項努力,現在也為公益活動提供非常大的貢獻,並表示感謝之意。在儀式結束前,負責義賣的工作人員,也提到YOSHIKI已募得超過八千美金,當場響起了如雷的掌聲。事實上現在已經超過一萬美金。


     光明基金會為了募款,與儀式同時進行慈善義賣。YOSHIKI是透過自己經營的YOSHIKI FOUNDATION AMERICA,捐出「在洛杉磯或東京與YOSHIKI本人共進晚餐的權利」。與YOSHIKI的私人晚餐,條件與規定如下:


.地點是洛杉磯或東京

.時間約為90分鐘左右

.可攜伴參加,以1人為限

.如果得標者未滿十八歲,須由監護人陪伴

.前往晚餐地點的交通費與其他所需費用由得標者負擔

.得標者不可轉移權利

.晚餐的地點.日期是從結標日起的12個月內確定


     拍賣於美國時間9月7日早上8點開始,結標是9月21日當地時間晚上10點,為期約2周。雖然競標金額是以美金(USD)計價,但是從世界各地都可以出價。只要符合上述條件,你當然也可以參加。


     這次的儀式招待了約250名來賓,出席的貴賓包括YOSHIKI在內,還有美國前副總統丹.奎爾,前NBA球員迪肯貝.穆湯波(Dikembe Mutombo Mpolondo Mukamba Jean Jacque Wamutombo),前奧林匹克花式溜冰金牌選手克麗斯蒂.山口(Kristine Tsuya "Kristi" Yamaguchi Hedican)等熱心公益活動的知名人士。而義賣方面另有出品聯合公園(LINKIN PARK)所捐贈的「VIP歌迷體驗」以及老布希前總統捐贈的「簽名著作選集」等等。





翻譯BY YXL

譯文網址:
http://blog.roodo.com/yxl/archives/21010782.html


2012年9月4日 星期二

2012年9月4日 星期二

【轉載】我眼中的重金屬樂團四大樂器



     所謂『重金屬樂團四大樂器』,指的就是貝斯(Bass)、爵士鼓(Drums)、電吉他(Guitar)和鍵盤(Keyboard),這四個樂器在重金屬樂團中的重要程度是完全等同的,缺一不可,但是它們各自的作用卻各不相同。和其他一些獨奏樂器不一樣,這四者永遠都是互補關係的,一首樂曲中少了他們中的任何一個,那麼音樂效果就會截然不同。 關於四大樂器的關係可以從創作演奏這兩個角度來表示:

     從創作的角度來說,可以用一幅畫像來形容他們之間的關係:每幅畫像都要有畫框,而每首樂曲中,鍵盤就是畫框,它是整首樂曲的一個大體的框架,限制了歌曲的範圍。在框架內部依次是吉它、鼓和貝斯,這是一個由淺入深的過程。先是吉它將由鍵盤構成的大體旋律發揮到極致,再是通過複雜的鼓點來使音樂更加富有變化性,最後則是貝斯來真正使音樂活起來。因此,從『創作』的角度來說貝斯是絕對的核心樂器。



     從演奏的角度說,則可以用一個球體來形容他們之間的關係:Drums在最內部,負起指揮的作用,任何樂器都必須跟著鼓點走才不會亂。在鼓周圍依次是貝斯、鍵盤和吉它,這是一個由靈魂到外表的過程。先是由貝斯在鼓的基礎上將“節奏集團”發揮到極致,再是通過鍵盤來做“旋律集團”的鋪墊,同時具有過渡兩大集團的作用,最外層則是由吉它來做最後的裝飾。一個球體最先吸引你的就是它最外層華麗的外表,然後才能注意到它的內部構造,注意到它的本質、他的靈魂。同理可證,一首樂曲中,最引人注目的就是吉他,然後才能一次注意到鍵盤、貝斯和鼓。因此,從『演奏』的角度來說鼓是絕對的核心樂器。



     下面對這四個樂器進行詳盡的分析:



     貝斯(Bass)


     貝斯在創作中是是絕對的核心樂器,也是重金屬樂團四大樂器中筆者最喜歡的一個,在筆者剛開始接觸搖滾的時候,這四個樂器中留下最好印象的就是它,但直到現在才真正明白bass的作用以及喜歡貝斯的原因。



     貝斯在樂團中的主要作用有4個:



     與鼓配合,使樂曲更加震撼,這是貝斯最基本的作用。貝斯的聲音很特別,每撥一下弦都給人一種很厚重的感覺,和吉他相比要震撼許多。 正是由於這個特點,它才能和鼓完美配合,共同擔當起使樂曲更加震撼的任務。



     在鼓的基礎上,充分運用貝斯所特有的演奏技巧,使樂曲的節奏聲部呈現出流動感,進而推動樂曲的情緒變化。雖然貝斯和鼓一樣聽起來很震撼,但由於它是有音調的樂器,因此在旋律上的處理明顯比鼓更好。 感覺大多數搖滾樂團都是只注意到了上一點而忽視了這點,國外許多精心編排的bass在樂曲中聽起來給人一種很特別的感覺,能夠很好地帶動起聽者的情緒。



     第三是渲染氣氛,使樂曲更有意境。 貝斯的聲音有一點點夢幻的感覺,這種聲音能讓聽者浮想聯翩,而不僅僅注意到音樂本身。除了以上3個作用之外,Bass還有一個客觀的作用就是連接鼓和吉他,使其融合在一起,而不是給人一種各忙各的感覺。由於鼓和吉他是處於“球體”的兩個極端,因此當它們同時出現在一首樂曲中的時候難免給人一種差異過大而無法融合在一起的感覺,但一旦加入貝斯就可以避免這一點。貝斯的聲音介於兩者之間,它既擁有鼓的震撼感,音調又和吉他有些類似,因此用它來連接鼓和吉他是再合適不過的了。



     另外,雖然貝斯較吉他相比是不太用效果器的,更是很少使用失真音色,但適當的使用效果器或做出失真效果也能產生很好的效果,給人一種變化多端的感覺。



     很多人都不了解貝斯,認為它的用處並不大,這實際上是一種錯誤的觀點。從以上的分析中不難看出,一個樂團如果沒有貝斯,那麼音樂就會少了很多東西。人們之所以會忽視貝斯,很大程度上是因為能夠將貝斯發揮到極致的樂手太少了,更有一部分樂手學習貝斯是動機不純的。這種動機不純的貝斯手分三種:一是先學吉它,發現吉它很難後再轉貝斯;二是由於吉它技術是樂團裡最差的,被逼著改學貝斯;三是抱著「貝斯是低音樂器,就算演奏時出錯了也很難聽出來」的心態學習貝斯。這種貝斯手幾乎不可能學好貝斯,更不用說將貝斯的作用發揮到極致了。這也就是為什麼大多數貝斯手都只能做到前兩點,有一部分甚至連第二點都做不到,只知道不停“嘣嘣嘣”,幾乎一個小節就一個音重複8下。



    正由於貝斯不被人們所重視,所以現在很多樂團都只是單純注意到了音樂本身,而沒有好好利用貝斯讓音樂真正活起來,更沒有延伸出音樂的意境,這些也導致了在搖滾樂壇中吉他手的影響力是遠遠大於貝斯手的。 因此,想要讓人們重視起貝斯,就必須出現一些優秀的貝斯手。





     爵士鼓(Drums)


     鼓是在演奏中是絕對的核心樂器,一個樂團沒有鼓就相當於人沒有骨架。 作為核心樂器,鼓的作用是顯而易見的:



     為整首樂曲作鋪墊,使音樂更加震撼,這是鼓最基本的作用。 鼓是一首樂曲中最底層的樂器,其它樂器都必須圍繞它進行發揮,因此它負起了為整首樂曲作鋪墊的作用。此外,由於鼓是通過鼓槌敲擊鼓面來發聲的,因此它的音色是四種樂器中最具震撼力量的。



     利用複雜的加花使音樂更富變化。一個鼓手不可能永遠打基本節奏,必須要運用大量複雜的加花來使音樂更富變化。在這點上,日本X Japan的鼓手YOSHIKI做得非常好,他的鼓點節奏分明,不但很有層次感,適時出現的加花更是讓人聽了無比震撼,在《Week End》、《Silent Jealousy 》等歌曲中甚至出現了連續十小節左右的複雜加花。



     利用鈸片渲染氣氛。 我覺得幾乎所有鼓手都只發揮出了前2個作用而忽視了這個作用。某些鈸片的音色很特別,如果運用得當的話能夠很好的渲染氣氛。 比如日本Dir En Grey樂隊的《The Final》,這首歌的前奏中鈸片運用地就非常出色。 但有一點不可否認,那就是與其它樂器相比,鈸片渲染氣氛的效果實在不是很強。



     除了以上3個作用之外,鼓還有一個客觀的作用就是取代交響樂團中指揮的地位。這點在樂團排練的時候最為明顯,每次排練鼓手都必須到場,不然根本就是一片混亂,因為所有樂器都沒有一個速度的標準,導致無法準確的合奏。一首樂曲中每種樂器都是必須跟著鼓點走的,就像交響樂團中所有樂器都必須跟著指揮走一樣。





     電吉他(Guitar) 


     電吉他是搖滾樂迷中人氣最高最受歡迎的樂器,在樂手中來說吉他手的影響力都是最大的。Guitar這麼受歡迎一定有它的道理,這點從它的作用中就能看出來:



     使樂曲更具衝擊力,這是吉他最基本的作用。失真吉他的聲音是很具攻擊性的,在他的影響下音樂也會變得十分具有衝擊力。利用效果器,使音樂聽起來有一種變化多端的感覺。吉他和貝斯一樣,只要使用得當,是可以將音色發揮到極致的,大大增強音樂的感染力。



     除了以上2個作用之外,吉他還有一個客觀的作用:為樂曲披上一層華麗的外衣。吉他是位於球體的最外層的,是一首樂曲中給人的第一印象,如果說鼓是骨架,貝斯是血液,鍵盤是皮膚,那麼吉它就是一層華麗的外衣。假如沒有吉他,音樂就算再震撼、再有內涵,也會遜色許多 —— 就像人不穿衣服一樣。





     鍵盤(Keyboard) 

     在很多金屬樂團中,鍵盤總是最被人們所忽視的一個樂器,但實際上鍵盤作用也很大:模仿其他樂器的音色,這是鍵盤最基本的作用。鍵盤的發聲原理導致了他可以模仿出幾乎任何樂器的音色,這就為重金屬樂團提供了極大的便利性。在一首歌曲中加入弦樂、鋼琴或是其他的一些樂器往往可以使音樂更加完美,但對於大多數重金屬樂團而言是不具備這個條件的,你太不可能為了錄一首歌曲而去請一個交響樂團或一個鋼琴家,這需要很多成本。於是你就可以用鍵盤來模仿這些樂器的音色。

(但凡事都有例外,挪威的黑金屬樂團Dimmu Borgir就找來國家交響樂團和百人唱詩班同台演奏。)



     雖然鍵盤不能將一種音色發揮到極致,但它可以使用一定特效,讓多種音色配合,使音樂更加多元化。



     除了以上兩個作用之外,鍵盤還有一個客觀作用就是連接節奏與旋律,並為吉他的發揮作鋪墊。由於它能夠很好的過渡其他樂器,無論是節奏還是旋律,鍵盤都可以透過改變不同的音色來完成。



     在這裡把前文提到的“四大樂器與人體的關係” 擴展一下。 其實從本質上,就是從演奏的角度來說四大樂器間的關係,只是將它變得更加形象化:在演奏中,鼓是骨架,是最核心的樂器,他掌控著全局,使音樂更穩定;貝斯是血液,他為樂曲注入了生命,並控制著聽眾的情緒,使音樂真正活起來,變得有血有肉;鍵盤是皮膚,是“節奏集團”的保護膜,避免吉它對節奏直接造成衝擊,使音樂更加和諧統一;而吉它是外衣,他使音樂更加華麗、更加豐富多彩,一個人的內在的確很重要,但如果沒有外部的衣物來加以打扮,那麼從整體上看便會遜色許多,音樂也是一樣的道理。其實這也解釋了為什麼吉它那麼受歡迎 —— 因為人們對表面的東西總是最有感覺的。






     以上內容都是單獨的分析四大樂器,下面將從「節奏與旋律」以及「極致與基礎」兩個角度來將四大樂器分類討論:



     相對節奏樂器 & 相對旋律樂器

     所謂「相對節奏樂器」,指的是位於畫像內部的鼓和貝斯,而「相對旋律樂器」自然就是指畫像外部的鍵盤和吉他了,他們分別構成了「節奏集團」和「旋律集團」。當然這裡的節奏和旋律都是相對而言的,不是說貝斯就不能彈旋律了,更不是說吉他就不能彈節奏了,只是他們在伴奏中前者更具節奏色彩,而後者則明顯更具旋律色彩。



     筆者是喜歡節奏樂器勝於旋律樂器的,因為節奏和旋律其實是一種基礎與極致的關係。任何一首樂曲在創作的過程中必然是先有旋律後有節奏的,也就是說由鍵盤和吉它主導的旋律集團構成了一個大體的框架,而真正將音樂發揮到極致的則是以鼓和貝斯主導的節奏集團,因此任何旋律都是因為節奏的存在才聽起來更加完美。







     從某種角度說,節奏與旋律實際上是正反面兩種角度的限制關係。



     旋律構成了一個大體的框架,限制了節奏發揮的範圍,可是從另一個方面來說,它自己又不能將這個框架發揮到極致,在這點上沒有節奏自由;而節奏真正將旋律發揮到了極致,可從另一個方面來說它的發揮是在旋律的基礎上的,需要時時考慮到與旋律是否合得起來,在這點上沒有旋律自由。然而,自由並不代表一切,有時候禁錮才是真理。當你被禁錮在一個空間中的時候,你卻可以將這個空間內的物體發揮到極致,這才是真正意義上的自由。



     節奏樂器的自由度,一方面表現在上一段中所說的創作中,另一方面這點在樂器的形像上也有著微妙的體現:吉他弦與弦之間、鍵盤琴鍵與琴鍵之間的距離都是很小的,而貝斯弦與弦之間、鼓與鼓之間的距離較旋律樂器而言要大了許多,這在無意中就很形象的顯示出節奏樂器於旋律樂器的關係。



     當然,旋律樂器也有著很多的優點。最明顯的一點就是:一首樂曲中旋律永遠要比節奏更引人注目,而且真正能決定一首樂曲的風格以及意境也是旋律而非節奏。







     極致樂器 & 基礎樂器

     無論是節奏集團還是旋律集團,都是由兩個不同性質的樂器組成的,他們一個是基礎樂器,另一個則是將基礎發揮到極致的樂器。在兩大集團中,鼓和鍵盤是基礎樂器,而貝斯和吉它則是極致樂器。



     基礎樂器替「極致樂器」做了一個很好的鋪墊作用,使他們能在基礎上更加自由的發揮,而且如果沒有鼓和鍵盤做鋪墊,那麼貝斯和吉它的聲音就會顯得很突兀。但從另一個角度來說,極致樂器讓樂曲真正活了起來——吉它讓旋律集團活了起來,而貝斯讓節奏集團活了起來,另外由於節奏集團是使整首樂曲活起來的,因此不難得出貝斯才是讓整首樂曲活起來的樂器的結論。



     基礎樂器屬於那種在音色上比較全面的樂器,而極致樂器屬於那種能夠將一種音色發揮到極致的樂器。比如說:鍵盤擁有上百種音色,但由於其發聲原理的限制,每種音色都不夠完美,都無法發揮到極致,頂多做出一兩個特效;鼓可以將不同大小的鼓和鈸片自由組合,然後按照敲擊的次序,來打出變化多端的節奏,但是,由於每個部件的音高都是固定的,所以你很難將其中某一個部件發揮到極致,只有當他們完整的排列起來的時候才能組成完美的節奏。



     與之相對的,吉他和貝斯就算是同一根弦,如果撥弦的工具、方法、位置、力度發生了改變,那麼音色也會發生改變,假如你借助了效果器,那音色就更是千變萬化了,而這種種的變化,全部是建立在樂器本身那根弦上的,除了撥片和效果器之外完全不需要使用任何外界工具。在這一個音的變化基礎上,完全可以就靠這根弦來完成一段樂曲,其他的幾根弦僅僅是擴展了音域、提高了演奏速度而已。



     正是由於貝斯和吉他能夠將他們的音色發揮到極致,因此他們也是最適合solo的樂器,但Bass solo與Guitar solo卻是兩種截然不同的風格。Guitar solo重視的是旋律本身,大多數Guitar solo不是非常華麗就是非常優美;但Bass solo更多的是重視旋律所延伸出的意境,因此Bass solo往往比Guitar solo聽起來震撼得多,並有一種很夢幻的感覺,在氣氛的渲染方面也比吉他做得更好。





     另一方面,基礎樂器是帶有一點限制性的,而極致樂器則沒有限制。鍵盤在這方面最為明顯——品牌不同、型號不同都會導致鍵盤的演奏方式發生變化,比如說不同品牌的鍵盤,其自動和弦的指法會有一定差異,而不同型號的鍵盤其音色種類也各不相同。這就導致了同樣一首樂曲,也許你在你自己的鍵盤上能演奏得很完美,但假如換了另一台不同型號的鍵盤,演奏的效果就沒有那麼完美了。



     鼓也有類似的地方,不同的筒鼓、鈸片、大鼓的數量或擺放的位置都是有影響的,也許同一段鼓點你在你自己的鼓上能夠演奏得很完美,但假如換了另一套鼓,也許就因為少了幾個筒鼓而限制了發揮,或是因為多了幾個筒鼓而使自己受到干擾,甚至因為筒鼓、鈸片的位置改變而敲錯方向。



     與之相對的,貝斯和吉他就不存在這些限制,任何一把貝斯或吉他你拿到手就能彈,頂多會因為沒有效果器而無法發出你最喜歡的音色,或是因為弦及品格的數量不同而改變音域,但較基礎樂器相比,極致樂器在演奏方面受到的限制要小得多了。



     不僅如此,基礎樂器與極致樂器在定音上也是完全不同的。鼓沒有音調,故不予討論,剩下的樂器中,鍵盤的音是按C大調音節排列的,而貝斯和吉它則是不同的弦不同的音高,而同一根弦上的音完全按照半音來劃分。這就導致了在鍵盤上一個音永遠只有一個鍵與之對應,而在貝斯和吉它上同樣一個音可以出現在多個地方,這樣在演奏時就更為自由了。此外,如果要演奏非C大調音階,鍵盤如果不使用自動移調功能的話就必須改變指法,而貝斯和吉它則只需上下移動相應品格就行了,並不需要改變指法。



     其實,這種限制性在樂器的造型上也有著微妙的體現。鼓和鍵盤基本上都是龐然大物,不僅攜帶不方便,演奏時還要固定在原地;而貝斯和吉他的體積都較小,都可以背在身上,想以什麼姿勢演奏都可以,能夠配合著琴做出各種瘋狂的動作,攜帶起來也方便,可以輕鬆的帶到任何地方去彈。此外,在演奏基礎樂器是你總有一種置身於音樂中的感覺,你是被音樂所控制的;而在演奏極致樂器時你卻會產生一種音樂處在你的身體中的感覺,好像音樂是被你所控制的。這也是由基礎樂器與極致樂器的造型差異導致的。




     最後說明一點,儘管筆者比較喜歡極致樂器,但基礎樂器並不是不如極致樂器,相反,他們正如開頭所說是互補的關係。如果沒有基礎樂器來做鋪墊,那麼極致樂器的聲音就會顯得很突兀;而如果沒有極致樂器,那麼基礎樂器聽起來就會很單調。


     以上分析中不難得出一個照應開頭的結論 —— 重金屬樂團四大樂器永遠都是互補關係的,一首樂曲中少了他們中間的任何一個,那麼音樂效果就會截然不同。 這四個樂器中除了鍵盤,幾乎沒有一個是可以完美的完成獨奏任務的,而鍵盤的聲音由於是電子合成,因此特點並不鮮明,並不能像專業獨奏樂器(如鋼琴)一樣給人留下很深的印象。除非樂團之中有專精鋼琴的成員,如X Japan的鼓手YOSHIKI同時也是古典鋼琴演奏家,他就藉由鋼琴的音色讓作品大放異彩。



     正是由於這四大樂器的特性各不相同,因此不同性格的人可能會喜歡上不同的樂器。通常情況下,貝斯手是最沉穩的,鼓手是最狂放的,吉它手是最張揚的,而鍵盤手是最具古典氣質的(因為有不少鍵盤手都是從小學習古典樂,長大後才迷上搖滾的)。當然這只是通常情況,超級活潑的貝斯手不是沒有,超級內向的吉他手也有不少,而且,也有超級狂野的鍵盤手。




      另外還有一個關於搖滾真正的標誌性樂器的問題,如果要說的話,筆者會說是貝斯。因為鍵盤經常被用來演奏古典樂,肯定不能作為搖滾的標誌,而吉它和鼓的種類繁多,吉它除電吉他外還有古典吉他、民謠吉它,鼓的種類更是多到不行,這些都不能被作為搖滾的標誌。唯有貝斯,彷彿是為搖滾而生的 —— 其他種類的貝斯不是沒有,但相去不遠,因此貝斯才是搖滾真正的標誌性樂器。



     當然,一個重金屬樂團裡不可能只有這四樣樂器,還會有一個很重要的角色 —— 主唱(Vocal)。關於主唱與四大樂器,從創作上說是畫像框架之外的更大的框架,因他限定了整首樂曲的範圍(包括風格等),這四大樂器全部是圍繞主唱進行發揮的。而從演奏上說這是一個小球和大球之間的關係,主唱自身是一個小球,圍繞著由四大樂器所組成的大球旋轉,游刃有餘的融合各種音色。



     最後說明一點,筆者自己是貝斯手,另外以前學過鍵盤,因此對這兩個樂器是最了解的,所以對其它樂器的理解難免會出現一些偏差,還請大家見諒。除此之外,這篇文章還會很明顯的偏向於貝斯,因為這才是我心目中最好的樂器。 正如文章標題所說,這只是“我眼中的重金屬樂團四大樂器”,我相信每個人都會有自己獨特的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