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2月20日 星期四

2012年12月20日 星期四

【新聞】YOSHIKI新曲將於全球111個國家發售,並捐出所有收益(產經體育報)


產經體育報 2012.12.21



     搖滾樂團X JAPAN的團長YOSHIKI於20日在日本東京召開記者會,宣布個人作品也將在全世界首次發售。明年1月16日起,將透過iTune Store,對全球111個國家提供自己為美國的電影大獎「金球獎」作曲的主題曲的數位下載。所有收入都將捐贈給公益團體。



     雖然X JAPAN在去年6月已經以「JADE」完成世界出道,但很意外地個人作品方面這還是頭一遭。「我覺得很光榮,表現好萊塢的樂曲,寫起來很有挑戰性。(美國的)大家也都跟我說很棒。頭銜從日本搖滾明星變成金球獎主題曲的作曲者了。」他開心地表示。



     這首曲子長約5分鐘、是以弦樂與鋼琴為主體的演奏曲,在金球獎1月的頒獎典禮中,已經初步公開,3月在洛杉磯舉行的試聽會上,應相關人士之邀請,開始準備世界發售事宜。另外,他於明年1月15日(譯註:應為13日之誤)也預定將出席金球獎的頒獎典禮。



     他在本月7日的活動中,也已公開了自己的音樂組合「VIOLET UK」將在明年以專輯出道的預定,關於今後的活動方面,他笑著說:「在樂曲發售後,更拓展了到世界各國舉行巡迴的可能性,但如果要巡111個國家可會沒命。」更表示「現在還不知道型態,但日本一定會開演唱會。錄音方面會是個人作品與樂團活動並行。」將會積極地進行活動。









翻譯BY YXL

譯文網址:

http://blog.roodo.com/yxl/archives/21254466.html


2012年12月18日 星期二

2012年12月18日 星期二

【新聞】hide博物館,將於單飛20年紀念復活(產經體育報)






產經體育報 2012.12.19



     傳說的吉他手.hide,將於明年、後年大活躍!!


     於1998年驟逝、搖滾樂團X JAPAN的吉他手hide先生(享年33歲),將為了迎接2013年的單飛20年紀念,以及2014年的50歲誕辰舉行紀念活動。以睽違8年的紀念館「hide museum」的復活開始,舉行影片演唱會與音樂節「hide memorial summit」等一連串的豪華企劃,從明年一開始就揭開"hide慶典"的序幕。



     本月8日舉行的hide birthday party中,突然在螢幕上打出「hide ROCKET DIVE 2013~2014 ~20th solo works & 50th of birth anniversary~」的字樣。透過產經體育報記者的採訪,於18日得知這是為了慶祝hide先生於2013年將邁入單飛20周年,並在2014年慶祝50歲誕辰所舉行的紀念活動計畫。



     其中最受矚目的活動內容之一,就是睽違8年之久的紀念館「hide museum」即將復活。根據相關人士表示,將於明年夏天在東京、初秋在大阪進行期間限定的展覽活動。後年也會照樣舉行,展覽的地點並已經決定。「2013年是以單飛活動為主,2014年是以與他的成長歷程有關的物品進行展示,會更換展品的內容。」展場內外也會以hide的色系來佈置。



     Museum曾於2000年在hide先生的故鄉--神奈川縣橫須賀市開張。包括23把吉他、舞台裝、愛車凱迪拉克到中學時代的成績單等,展示了上千件遺物,本來預定3年就要關門,但因參觀者一直沒減少所以延長到5年。到2005年閉館時共有40萬人前往參觀。海內外歌迷也有許多人一直表示希望能重新開設。



     另外,在明年5月2日逝世當日會在東京都內附近的數處舉行影片演唱會,海外也正在計畫。已經與預定地點進入最後協調的階段,如果實現的話,對於hide來說將會是"海外solo出道"。



     前年在東京.築地本願寺舉行的13回忌法會共有約3萬5千人前往參加,排隊排了2公里長,證明hide先生現在仍為許多歌迷所愛。這次也將在記憶中留下新的傳說。





翻譯BY YXL

譯文網址:

http://blog.roodo.com/yxl/archives/21251060.html


【新聞】hide豪華企劃!露天演唱會&致敬專輯(產經體育報)






產經體育報 2012.12.19



     本報記者於18日得知消息,1998年驟逝的搖滾樂團X JAPAN的吉他手hide先生(享年33歲),將於2013年迎向單飛出道20周年,2014年迎向50歲誕辰,已在進行紀念活動。



     2008年5月曾在東京.味の素體育場舉行露天演唱會「hide memorial summit」也將在2013年以1萬人規模、2014年以數萬人的規模來進行。已經決定舉辦地點,並正在篩選演出人選。



     另外,明年會發售多張睽違14年之久的致敬專輯,也正在進行以2014年播映為目標的電影計畫。



     計畫的詳細內容將會隨時在hide official site (
www.hide-city.com)公布。





翻譯BY YXL

譯文網址 :

http://blog.roodo.com/yxl/archives/21251104.html


2012年12月13日 星期四

2012年12月13日 星期四

【新聞】13日是X JAPAN「hide生日」 YOSHIKI、布袋寅泰、SUGIZO、GLAY等人均向其祝賀(J-CAST NEWS)


J-CAST NEWS 12月13日(四)13時7分


     搖滾樂團X JAPAN的吉他手hide的生日是12月13日,而在2012年的這一天,歌迷與樂手們,都為他獻上生日祝福。


     不只是同一代的樂手,連晚輩都有留言。雖然在他1998年驟逝之後,這已經是第15次的生日了,更讓人感受到他存在的重要性。


     「Happy birthday to 紅髪的ALIEN in heaven」


     X JAPAN的團長・YOSHIKI先生是寫下了「I miss you…誕生日おめでとう…hide!!」的訊息,在facebook貼了X時代的照片。吉他手布袋寅泰先生則是在Twitter寫下「Happy birthday to紅髪的ALIEN in heaven」。


     被認為是X JAPAN師弟團的LUNA SEA,吉他手・SUGIZO先生則是在facebook上,以「今天是老哥第48次的生日。在那邊的世界也一樣地喝,一樣像把很棒的玩具箱一股腦地倒出來般地在ROCK'N'ROLL嗎?」這樣的問題當開頭,寫了長長的文章,希望能讓他看到自己現在重新開始活動的情形。


     另外一位也同樣被認為是師弟團的GLAY,主唱・TERU先生與吉他手・HISASHI先生,也都寫了生日賀詞。


     HISASHI先生是邊抱歉說「如果被罵的話會馬上刪」,邊以「為所有偉大的Guitarists致上感謝之意」為題,在YouTube上傳了他自己在GLAY演唱會的獨奏段落翻唱hide先生的曲子「ROCKET DIVE」的影片。


     另外,以景仰hide先生的樂團為首,年輕世代的樂手們也有留言祝賀。


     受到X JAPAN影響的視覺系樂團,Nightmare的柩先生也在Twitter上寫下:


     「今天是我的HERO,我的夜空中第一顆閃亮的明星,我最景仰的人的生日。他也是讓我體認到『崇拜』與『目標』不同的人。我衷心向你獻上祝福。我愛你」做了如上的大告白。


     其他,Twitter也出現了「#hide_bd」「#HappyBdayHIDE」等HUSH TAG,共有超過3000條以上的歌迷祝賀文。


     hide是1964年生於神奈川縣橫須賀市。1989年以X JAPAN的吉他手身分出道。他頂著招牌的紅色頭髮,以華麗的舞台表演著稱,受到許多歌迷們的瘋狂崇拜。「視覺系」這個名詞,一般也認為是從hide先生為X JAPAN寫的宣傳詞中轉化而來。1997年X JAPAN活動停止後,他仍有十分活躍的單飛活動,也在海外獲得相當高的評價。除了ROCKET DIVE之外,他還寫了PINK SPIDER等大受歡迎的曲子傳世,但卻在1998年5月2日,被發現死在家中。


     他現在仍有許多忠實歌迷,2010年在築地本願寺舉行的13回忌,總共有3萬5000人前往參加,排隊等待追悼的隊伍最長時曾排到2公里,也成為話題。





翻譯BY YXL

譯文網址 :

http://blog.roodo.com/yxl/archives/21244372.html


2012年12月8日 星期六

2012年12月8日 星期六

【情報】HIDE新款高階復刻琴FERNANDES MG-380S 即將上市(預約訂貨制)






http://www.fernandes.co.jp/products/artist_model/hide.html



規格配制與MG-380GH相同





MG-380S 

本体価格 ¥380,000 (税込価格 ¥399,000)









SPEC.

NECK :Honduras Mahogany(With / Head Angle14°)V Shape

SCALE:628mm

FINGERBOARD:Rosewood, 24F, 300R

NUT(width):41.5mm

FRET:2.7mm,

TUNER:Schaller M6

JOINT:Through Neck

BODY:(TOP)Selected Maple 5mm (BACK)Honduras Mahogany 37mm

PICKUPS:(Neck)FERNANDES CD-100F+Dummy Cover (Bridge)DiMazio DP-100

CONTROLS:1 Volume, 1 Sustainer Volume 3-Way Toggle-Switch(PU Select SW.)2-Way Mini-Switch(Direct SW.) Sustainer ON/OFF SW., Mode Select SW.

BRIDGE:GOTOH GE-103B-T / GE-101Z-T

COLOR:HY(HEART YELLOW)

FEATURES:FERNANDES SUSTAINER with HARDCASE




2012年12月7日 星期五

2012年12月7日 星期五

【新聞】YOSHIKI音樂組合,明年出道(產經體育報)






產經體育報 2012.12.8



     搖滾樂團X JAPAN的團長YOSHIKI,7日在東京出席了自有品牌珠寶「Yoshiki Jewelry」的宴會,並提到今後預定的活動內容。 



     他已經有一年之久的時光未在日本出席公開活動,這次是以播放影片的方式, 公開明年會發售「Violet UK」專輯的事情。另外也有為其他團體(沒有提到名稱)寫新歌,也已經錄音完成,並用鋼琴彈了一點那首歌的旋律。講好: 「明年應該會以某種形式發表。會在日本活動?是的。」











翻譯by YXL

譯文網址 :
http://blog.roodo.com/yxl/archives/21234190.html

2012 LOUDWIRE音樂獎 網路投票活動(X JAPAN入圍)








投票網址:

http://loudwire.com/most-devoted-fans-2012-loudwire-music-awards/





入圍的有:


☑ Avenged Sevenfold

☑ Black Veil Brides

☑ Dir En Grey

☑ Falling in Reverse

☑ Iron Maiden

☑ Metallica

☑ Suicide Silence

☑ Slipknot

☑ Tool

☑ X Japan





無須登入,立即可投。每小時可投一次。





投票截止時間:
2013年1月15日晚上11:59(美國東部時間)








2012年11月24日 星期六

2012年11月24日 星期六

【轉載】《X JAPANの謎》第一章 —— X JAPAN的現在與未來






《X JAPANの謎》



THE MISTERY OF THE GROUP X‐JAPAN その「過去」「現在」「未来」。YOSHIKIとTOSHIはどこへ行くのか。

1997/8/25出版   158 頁



     前言



     X JAPAN於1989年出道以來,在極短的時間裡就得到了全國性的高人氣,專輯一發表,就衝破了不管是作為銷售商,還是硬派搖滾樂團都為之驚嘆的百萬枚的銷量。從出道後用最短時間發展到在武道館公演,並為首次日本人團隊在TOKYODOME三夜連續演出,更有被稱為驚嘆中的驚嘆——在國營電視節目 《紅白歌合戰中》出場,而且在僅僅八年之間就有數次。然而,創造了這些神話的X JAPAN,卻以1997年跨年夜的《THE LAST LIVE》閃電般的突然解散告終。



     “非全,則空”“非生,則死”,X JAPAN一直體現著這種思想生存過來,一解散,也就意味著希望了斷了這一切。然而這也成為了不可思議的“傳說”,解散公告發表後,再發售單曲《FOREVER LOVE》,和古典樂界造詣深厚的YOSHIKI所創作的X JAPAN的敘事聲樂曲,僅僅收集了這兩曲的專輯——《BALLAD COLLECTION》,在解散公演後,依然銷售長紅。



     然後,是當初並沒有單曲發售預定的最後的一曲:《THE LAST SONG》,也因為歌迷們的熱切希望,同時添加的LIVE映像、歌曲目錄分類表單等等,製作成CD-EXTRA盤,外加超過三十分鐘長度的大作《Art of life》的珍貴現場版,於3月18日再發售。之後,各成員在開始單獨活動之時,5月2日早上8點52分,約一周前剛從洛杉磯錄音室回國的hide,在33歲的年輕時節急逝。X JAPAN的謎和傳說也變得更加深不可測。
 







 第一章 —— X JAPAN的現在與未來 



     解散,然後再見,hide 



     hide,松本秀人的通夜儀式在5月4日,於東京築地本願寺舉行。有包括親屬,關係者等兩百人到場。原X JAPAN的成員當然也軀身到場。YOSHIKI和TOSHI是在解散後,初次再碰面。然後是PATA,HEATH。後輩LUNASEA的RYUICHI,SUGIZO也到場,但是始終都沒有抬起頭過。



     “曾多少次,多少次地想喚醒他來,但他卻無聲長眠著……”致上追悼發言的YOSHIKI,聲音沒辦法繼續下去。被墨鏡掩藏的YOSHIKI雙眼溢出了淚水,順著臉頰落下。在用手帕捂上眉頭的瞬間,YOSHIKI轉過身子背對著媒體席。從下午6點40分開始,十分鐘左右的短致辭,YOSHIKI全身黑西裝,站到了準備在築地本願寺南門的麥克風前,面對報導媒體約百餘人的陣席,取出一張紙,像是要把一字一詞都咬住似的念了起來。



     請讓我們介紹一下那段追悼發言吧。



     『這次突然聽到他的死訊,我非常震驚,到現在感覺上都還是無法相信。現在hide以非常美麗的容顏睡著了,雖然不斷的想要把他叫起來 ,但是他一直睡著.......  hide在X JAPAN也是可以最冷靜的考慮各種事情的人,對於身為團長卻急性子又衝動的我,常常都可以給我確實的有幫助的建議。』



     『當然他在各式各樣的壓力之中他也是會有他自己迷惘的時候,但是他都會打電話給我。不論是關於樂團的事,或是人生的事,或是歌迷的事,什麼事都可以彼此討論。有時候像哥哥一般,有時候又像弟弟一樣。又,歌迷說的話和感覺,一直都是他向我轉達。 』



     『無法很詳盡的用言語描述,但是他真的是一個很理性很冷靜思考的人。偶爾在喝酒的時候會互相吵架,但是第二天,他一定會跑來說「YOSHIKI,昨天我做了什麼啊?抱歉啦,我什麼都不記得了。」這類的話。』



     『但是這次他什麼都沒說,就這樣永遠睡著了。 歌迷也是、他的朋友也是、大家都覺得很混亂。但是,我自己也沒辦法用言語描述這種悲傷的心情。我們在這種狀況之下,也只得不得不努力的接受現實。』



     『以他的父母為首,他的家人、他的朋友、現在大家都很努力(的活著),X JAPAN的團員們也非常努力。所以,也請歌迷們要好好努力,對於一直支持我們、鼓勵我們的hide,現在在我們和所有的歌迷的力量之下好好的送他走吧!請以溫暖的心守護著他的長眠。』



     X JAPAN團長YOSHIKI追悼文的最後以《X JAPAN團長YOSHIKI》結尾,一定也是因為YOSHIKI想告訴我們,就算是解散,樂團成員們的羈絆也將是永恆的吧。在7日的告別式上,YOSHIKI彈起鋼琴,TOSHI演唱了《Forever Love》,在播放著hide演唱的《GOODBYE》之中,催人淚下的出棺式開始了。



     在7日告別式當天就有4名FANS自殺。hide的死,令人想起X JAPAN的解散,到底是為何?是YOSHIKI身體的界限?是作為音樂人的末路?還是YOSHIKI病態般的完美主義沒能進行下去?或者是進行單獨SOLO活動的活躍化引起了其他成員的不和?當然,在這之外也一定有各種各樣的理由。



     圍繞著X JAPAN的所有的傳說,我們希望利用音樂相關者所透露的、相當有限的的情報,得以解答。









     YOSHIKI和TOSHI兩人單獨談話的TOKYODOME休息室



     1996年12月30和31日,兩天連續舉行的TOKYO DOME演唱會上,在充滿戲劇性場景的X JAPAN歷史上,也算得上是最感人的一頁了。在這九個月之前,YOSHIKI曾在名古屋倒下了。因為還在巡迴演出行程進行到剛好一半的地方,還沒等到福岡DOME、橫濱Arena等行程,就統統取消掉了。



     “今天,能看見X-JAPAN嗎?”第一天的30日是《復活之日》。第二天的31日是《無謀之日》。能將寫著這個標題的入場券拿在手上的幸運人們,大家都是盡力抑制著狂熱跳動的心,走向TOKYODOME的吧!



     演出當天,X JAPAN的5名成員都是各自來到會場,再分別到自己的休息室。從前還在小場地演出的日子,5個人都是一起行動的,住在同一個旅館,整天也總是面對面度過的。但是X JAPAN發展到現在這麼龐大,成員各自有了SOLO活動的情況下,連經紀人和樂器擔當的Rorde也有各自要處理的事,即使說大家都成了SOLO音樂人也不為過了。常常舞台預設完備,樂器調音也結束之後,在開場幾小時之前的彩排才會在會場碰面。



     這天的碰面,也是彩排時的事了。按照YOSHIKI決定的歌單,一首一首精細的開始演奏調音。舞台周圍,圍著的是一臉擔心的工作人員們。燈光人員照實際演出打燈確認效果,音響人員則確認舞台中央的鼓是否還有音場死角。一般的搖滾樂團的話,大多在這時已經是成員們各自開始演奏,並且開始用很高的集中力在調整出場情緒了。



     但是X卻是:成員大家都拿著樂器,只花能奏出聲音的最低限度去準備而已。吉他、貝斯、鼓手、主唱,在各自的部分都完美構築起樂曲,成員也都將自己的部分照著樂譜掌握透了。當然,YOSHIKI的身體也是有個極限的。TOSHI的聲音要唱出那個高音來,充其量一天也就能持續兩個小時左右。對於要將體力、精神消耗到極限臨界點的演唱會來說,也沒有去逐一排練的理由。



     這天也沒有站在大舞台上排練的氣氛,平平淡淡的就結束了。



     成員們回到休息室,在演唱會開始之前看看雜誌、樂器的最終確認等等,漸漸把情緒準備起來。就在那個時候,發生了一件TOKYO DOME後台僵持的事情。YOSHIKI把TOSHI叫到了自己的休息室。然後,被YOSHIKI命令把傳話到TOSHI休息室去的那個工作人員、聽到這句傳話的TOSHI、還有TOSHI的經紀人、相關人員、親友們……都一臉驚訝,朝YOSHIKI休息室走去的TOSHI的那種緊張感,瞬間傳到了周圍的所有人的臉上。









     要在今天結束嗎?茫然呆立著的相關人員們



     從TOSHI進到YOSHIKI的休息室二十幾分鐘過去了。



     緊閉的門後,到底怎麼了呢?樂團團長和主唱兩人的單獨談話。要是一般樂團的話,這倒也不是什麼稀奇的事情。但是X JAPAN的情況則不同。正如我們所知道的,所謂X JAPAN,就是以YOSHIKI的絕對領導而存在的樂團。從作詞作曲,然後到專輯封面、到發售後的行銷策略、演唱會日程……在X JAPAN名下所發生的一切的事情,就是YOSHIKI來決定的事情。YOSHIKI在X JAPAN裡就是神的存在。



     從X JAPAN的歷史開始以來,在久違的大會場演唱會開演前突然密談。越是接觸X JAPAN得越久的人就越是知道這種事情的重大性。不知不覺。緊張感蔓延了整個後台,成員們各自的經紀人、錄音的相關人員、承辦者、在場所有的人都嘎然沉默的凝固了。開演時間一點一點的緊逼,YOSHIKI休息室的門卻久久未開。時間越是等得久,在場的人胸中的凝重就越是開始傳染蔓延。



     “解散?”   



     就在這個過於異例的團體中的STAFF們都開始作好這個覺悟的時候,YOSHIKI休息室的門開了。 TOSHI走了出來。無論什麼時候都不會太激動的TOSHI,表情也浮現出了相當的緊張感。到底在裡面有過怎樣的一番談話?雖然誰都迫切的想知道,但是誰也不敢開口問。察覺到周圍緊張氣氛的TOSHI,在回到自己的休息室途中,對著周圍微笑了一下,這才一下子緩和了緊張的空氣。



     YOSHIKI休息室的門在TOSHI出來之後再一次緊緊的關上了。TOSHI也似乎出了什麼事一樣,都沒有和任何人說話,好像沒發生過事的準備著而已。YOSHIKI和TOSHI之外,誰也不知道,他們到底說了什麼。



     就這樣,一直到演唱會開演的時間來臨。聽說,相關人員大多在猜想,在演唱會中會不會有什麼爆炸性的發言。但是,到最後都沒有進行任何發言。戲劇性的演唱會和往常一樣,成員們盡心盡力地演出著,直到最後一場演出。然後舉行了一個比平時都要熱鬧的慶功宴,成員們就各自回住處去了。



     然而,那次兩個人的對話已經過去了半年了。直到這次開始寫這本書,我們最想知道的,就是那時YOSHIKI和TOSHI的對話內容。透過了多方面的取材,盡了全力試著去從相關人員那裡問出些線索來,但是卻沒透露給我們半點情報。



     雖然絕大多數的相關人員都很在意,但是關於內容卻無人所知。因為是很反常的事件,在當時應該是相當重要的談話吧。但是內容卻誰也不知道,除了YOSHIKI和TOSHI兩個人。









     YOSHIKI在五年間為何將活動據點搬到了LA?



     那我們開始對這五年的分析。



     首先從YOSHIKI開始。他轉移到LA,最短都要半年才回日本一次。從那開始的五年。不管是商業活動還是音樂創作都全部在LA進行,回日本來也只是演唱會出場和唱片行銷而已。X JAPAN的所有重要活動都是在LA進行的。



     在音樂媒體圈裡,已經將X JAPAN當作國外音樂人對待,他們到日本來的活動有時候甚至被稱作“訪日”活動。YOSHIKI對這種說法也沒有表示異議。移轉LA,最早要從1992年,X JAPAN和《WARNER MUSIC Interation(MMG)》簽下唱片約的時候說起。在那之前,X JAPAN的簽約對象一直是《SONY MUSIC Entertainment》。



     從名字我們已經能知道,《WARNER》是國外的公司,《SONY》是日本本地的公司。和《SONY》完約的時候,YOSHIKI首先考慮的是進軍海外。1989年和《SONY》簽下契約之後的三年間,對X JAPAN來說,是往日本搖滾界領袖地位攀登的時期。他們在這期間發行了兩張專輯,兩張銷量都突破了百萬大關。並在1991年出場了《紅白歌合戰》,在一夜之間成長為全民認可的日本最大搖滾樂團。在一夜之間日本制霸後,接著就是簽新合約的時期。YOSHIKI抓住了X JAPAN進軍海外的絕佳時機。



     對日本搖滾樂團來說,能取得海外的市場就可說是最終極的目標了。YOSHIKI潛在的強大野心和挑戰精神使他抬頭遠望,最後,選定了擁有強勁海外關係網的《WARNER MUSIC Interation(MMG)》。當然,那時也有數家日本唱片公司提出了很好的簽約條件。



     但是,一想到把進軍海外做為第一目的,對X JAPAN來說,就非華納莫屬了。進軍海外,字面上看起來簡單,但是這對日本音樂人來說,卻是我們連想像都想像不到的艱辛歷程。



     在過去,單身渡洋到海外,成為了外國知名樂團成員的日本人倒確實存在。例如70年代,就有日本的貝斯手加入英國FREE搖滾樂團的先例。在最近,同樣在英國,人氣搖滾樂團Simply Red也吸收了一個日本人鼓手。雖然在日本並非很有人氣的Simply Red,在英國和歐洲的人氣可是相當了得的。如今,他們在只有英國國家級資深樂團Rolling Stones等級才能完售的Uembri運動場舉辦了演唱會,而且觀眾比Stones還要多。當然,在那場演唱會中擔任鼓手的就是日本人的鼓手。以他來作為成功範例,就已經相當足夠了吧。



     但是,由日本人作詞作曲、演奏、演唱的團體性成功的先例,只有Loudness。YOSHIKI在和華納簽下合約之際,也相當清楚那種重大性。即使如此,YOSHIKI還是選擇了去衝擊海外,去走那條長滿荊棘的道路,而非守著在日本的領袖位置繼續活動。就是在那時,將一直使用著、僅以一個字母〝X〞為名的團名改為了現在的〝X JAPAN〞。



     YOSHIKI在簽下合約的時候,到底在考慮什麼呢?只要成功,將會成為舉世英雄。但是,如果失敗……就算是要去破壞自己的身體,也要守護那種絕對性,幾乎病態的完美主義者:YOSHIKI,為了成功進軍海外,不假思索地選擇了移居到LA。









     YOSHIKI住的LA是個怎樣的地方?



     LA,也就是洛杉磯。位於美國西海岸,加勒福尼亞州的這個地區,以氣候溫暖適宜居住而為人們所知。位置和東海岸的紐約相水平,也是美國的中心都市。紐約季節溫差劇烈,夏天酷熱,冬天大量的降雪,降至零度以下也毫不為奇。



     對日本人來說,是個異常嚴峻的環境,也是出名的治安不好。但是和紐約比起來,LA倒是在人們印象中比較好的一類。像是轉播洛杉磯道奇隊野茂英雄的比賽時,場內球迷明朗的笑容,也提升了LA在人們印象中的好感。



     但是,日本人如果真到LA走一趟,實際和印象之差便會不由得“啊!?”的叫出聲來。首先,治安惡劣。現在盜竊殺人犯罪的數量,在數年前就超過了紐約,在美國成為了有決定性犯罪數量“優勢”的榜首。移民大量湧入,非法偷渡人口也不在少數。其中也有許多夢想在美國取得成功,但是一天天失去忍耐和信心,敗下陣來的人。天氣倒確實是晴天的日子較多,但也常常因為密集的交通廢氣而弄得全城陰霾。LA的實際景象,是和我們的印象甚難聯繫的。



     但是選了LA的YOSHIKI,則是因為那裡是全世界音樂商業中心地。全球型的國際唱片公司總部大多集中在LA,為此而設立的錄音室也非常多。為追求機遇和刺激的音樂人們有多數都盼望能居住在LA發展,沒錢的新人則轉移到貧民街稍微簡陋的租屋。成功人士便在高級住宅區建豪宅。



     80年代後半,從這個地方橫空出現,在一夜之間名震世界的Guns N' Roses,大家都知道吧!成員絕大多數是生長於LA,Guns N' Roses正是在唱著LA的本色。歌詞中既讓人們劃清黑人、白人、西班牙人的種族界線、相互歧視的歌詞,也有犯罪、毒品和死亡,他們正是這樣唱著LA的真實樣子。



     當時YOSHIKI就是美國的無名新人,破例選擇了LA為進軍地。YOSHIKI在紐約洛克斐勒中心進行簽約發表記者會後,和成員們一同乘專機抵達LA。之後,他包下了能容納兩萬人入場的Length Beach Arena大會場,並進行了宣傳用的錄影。還和搖滾樂團——QUEEN的鼓手:Roger Taylor一起耗資數千萬製作費拍攝了宣傳影片。僅僅這樣,就能夠讓美國人大叫“Crazy!”了。



     實際上在不久之後,LA的多數音樂記者就給X JAPAN蓋上了〝執坳〞的印章。接著又發生了一件驚動美國音樂記者的事。他們竟然把錄音用的錄音室買下來。錄音室名稱是《One On One Studio》。不光是剛才提到Guns N' Roses,而且也是鞭擊金屬權威團Metallica的愛用工作室。收購費用據說超過兩億,YOSHIKI如此大手筆的行為,也體現了他進軍海外的堅定決心。事到如今,YOSHIKI已經算是一腳跨進再也回不到日本的狀況了。



     真是令人恐懼的決心。



     YOSHIKI在LA的生活,也就像是X JAPAN的演唱會,突然不留後路的攻擊再開一樣。







     YOSHIKI在LA最先所做的事情是?



     雖然一句進軍美國已經說出口,做出好的音樂,也不一定非要賣得好來作為保證。借間房子,就開始在LA生活的YOSHIKI,也充分感覺到了這件事。



     就是要在美國、在全世界成功。



     為了這個目標,最少得滿足兩件事。首先,是能創作優秀音樂作品的藝術家才能。然後,是能將好音樂亮眼行銷的的經營者才能。在美國、在全世界要成功,這是兩點最低要求的必要條件。但是,僅僅有這兩點也當然是行不通的。還需要好運氣。雖然稱為運氣,但也是滿足上述兩點條件後的事。



     YOSHIKI對X JAPAN的曲子有著絕對信心。的確,像X JAPAN這樣,歌曲有著相當高的音樂性,同時也有獨特個性的搖滾樂團,翻遍世界也不是那麼簡單就找得出來的。YOSHIKI的自信絕對不是自大。要成功的第一條件:作為優秀藝術家的才能,已經通過。



     那第二條件又怎樣呢?作為經營者的才能,不管怎麼說,這始終是經驗優先的才能吧。要是沒有經驗的話,那在這點就很難達成。



     音樂藝術家,只要對將靈感孕育成音符的挑戰不斷努力,任何毫無經驗的人也沒有問題。但是經營者要熟知市場,並要有充分經驗為前提。若是挑戰國際市場話,那更是需要堅強的人脈關係。在所知的過去,成功的搖滾樂團都必定有一個優秀的經紀人。



     最有名的例子,就是Beatles的Brian Epstein了吧。他才是將Beatles創作的音樂傳到了全世界的功臣。在Beatles的演唱會會場,一定能看到穿著一身黑西裝,像影子一樣跟在樂團成員們身旁的Brian。 



     「比起任何條件,更需要一個有能力的經紀人。」YOSHIKI一定也清楚的知道這一點。



     實際上,可以說X JAPAN到那時為止,都還不曾有一個固定經紀人。早在地下創作時期,X JAPAN的所有事物都是YOSHIKI一人全權完成。像怎樣的專輯,要多少錢出售,廣告行銷要怎麼執行,演唱會行程要做成怎麼樣等等,決定這一切的都是YOSHIKI。雖然確實在以前,X JAPAN也有過經紀人,但不是國外經紀人,而是日本人,只是在旁邊照顧事務的經紀人。很遺憾,那種經紀人在海外市場一丁點作用都沒有。



     因此,YOSHIKI考慮親自調查各個樂團,去僱用一個有高能力的外國經紀人。被打上第一個標籤的,是一個叫Doc McGhee的男人。







     據說只要提到他經手過的樂團,就能了解到他的能力。Mötley Crüe、Bon Jovi、Guns N' Roses、KISS、Skid Row、The Front、Hootie & the Blowfish、Scorpions等等。只要有聽歐美搖滾樂的人,應該都知道其中幾團吧。都是實力和人氣一流的樂團。



     1993年,YOSHIKI和這個叫Doc McGhee的人打了照面。經過交涉,總算是成了X JAPAN的經紀人。事到如此,X JAPAN也站在進軍海外的起跑線上了。但是,這只是開始而已。



     YOSHIKI也可以說是從這一刻,開始了他痛苦的開端。









     YOSHIKI的痛苦是?



     “首先是早上起床咯。或者說,是英語老師來叫我起床哦。UCLA的教授。然後半睡半醒的聽兩三個小時的課,然後……一般是到律師或者商業經紀人或經紀人的地方去,做簽約等等工作。然後,到了傍晚開始錄音,一直到晚上11、12點。”(節自YOSHIKI的採訪:《音樂與人》1994年3月刊)  YOSHIKI在LA定居以後,每天幾乎就是這樣。



     YOSHIKI不光是錄音工作室和經紀人,其他的工作人員也都只選用一流的成員。像在採訪時一樣,為了能將英語完美掌握,英語學習也是從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UCLA)請來教授進行家教。雖然不能涉及過深,但就採訪中提過的律師、商業經紀人、經紀人也都是相當有能力的人士。



     住在LA以後,以前在日本每天都喝的酒也戒了。不對,與其說是戒掉了,或許說是連喝的時間都沒有。



     1992年的後半到1993年,YOSHIKI每個月連打個電話給最喜歡的媽媽,都不容易。這種與一流人士碰面的生活,就算是有YOSHIKI這樣的才能,不付出相當的努力去持續奮鬥的話,也是會被淘汰的。在這樣的日子裡,YOSHIKI最費心的,就是簽約的相關工作。



     雖然說是簽約,在那個時候,當時YOSHIKI必須親簽的合約非常多:和經紀人Doc McGhee的合約、和辯護律師的合約、和商業經紀人的合約,當然,還有和唱片公司的合約。據說YOSHIKI對這種合約的簽署,向來都是親自處理。在美國的音樂商業世界裡,像這種合約書都寫得相當詳盡。



     比如和Doc McGhee的契約,X JAPAN在演唱會時所得的收益要怎樣分配、利益的百分之幾屬於X JAPAN、百分之幾歸Doc McGhee的收入。McGhee自己將全部工作安排完善,或是叫其他包辦人處理。情況不同,分配的比例也不一樣。合約中寫的是列不完的細緻取擇條款。而且還是和不同人之間的合約。而且,合約書也理所當然全是英文。雖然YOSHIKI掌握英語的速度相當驚人的快,不過要是遇到法律專詞,還是相當辛苦的。合約書寫滿連美國人都不完全懂的法律單字。



     YOSHIKI持續著一天天的細讀。



     話說回來,讀者們應該很難想像這樣比起做音樂,又一頭扎進法律契約的YOSHIKI呢?明明還是音樂人呢,怎麼會讀起法律來了?應該是有這麼想的人吧。但是那是錯的。在非日本的海外職業音樂人看來,這是再理所當然不過的事情。要是忽略了這件事,會在事後吃相當大的虧。



     在以前,一度成為世界焦點的樂團成員,如今淪落到身無分文的流浪漢的也非常多。也有在看合約書時很粗心,而喪失專輯發表機會的音樂人。曾是英國的搖滾二人組合WHAM團長的George Michael也曾因為合約事故而一度無奈停止了音樂活動。



     YOSHIKI正是清楚知道這些種種先例,才將音樂後置,轉而在合約審閱上全力奮鬥。









     《ART OF LIFE》之謎



     在狂熱摸索經營領域的日子裡,YOSHIKI也把《ART OF LIFE》錄音慢慢的進行著。《ART OF LIFE》,被稱為是描述YOSHIKI半生的大作,其實1989年就開始著手製作了。



     1989年11月2、3日,《ROSE BLOOD TOUR》的進行中,YOSHIKI倒下了。醫生診斷為過勞性神經循環無力症。靜治療需要絕對性的安靜,也不得不被迫暫時離開樂團的活動。那時正是樂團風調雨順的時期。



     這次昏倒事件對YOSHIKI來說,算是最初的危機了。橫躺在床上的YOSHIKI,到底想了些什麼呢?對不能按計劃進行音樂活動的焦急、對自己即將崩跨的肉體的苛求。據說人都會在大病一場的時候,對自己人生仔仔細細的思考。絕非平凡,而是在狂怒波濤中激烈晃動著、大風大浪走過來的這半輩子。



     《ART OF LIFE》正是有這樣人生的YOSHIKI,有如泉湧一樣洶湧而出。美如古典演奏旋律的譜間、激比火箭飛速擊奏的鼓間。用組曲的形式持續三十分鐘的演奏,簡直就是X JAPAN的、YOSHIKI的人生表現。



     YOSHIKI曾在很多地方發言說:「因為《ART OF LIFE》,讓我有了一年痛苦的人生。」



     但是將它聽過一遍的人,誰都能肯定這份價值。《ART OF LIFE》的錄音,最花時間的,就是演唱的部分。



     TOSHI正是吐著血,進行整天的錄音。實際上,一天能完成的錄音,最多也就一句歌詞左右。從YOSHIKI來看,歌詞正是他對人生的反思最重要部分。不管是什麼事,只要不完美,心裡就不會順暢的YOSHIKI,即使是對演唱者也絕不妥協。



     於是,關於這篇歌詞,我們來思考一下吧。



     首先,是在可以稱為第一樂章前半部分,表現YOSHIKI置身所在的絕望狀態。那裡就是一片〝沙漠〞,感受不到任何生命的地方。雖然YOSHIKI渴望逃離這個地方,但卻毫無去處。



     接下來的中間部分,是帶著讓人明顯感受到〝瘋狂〞的單字:〝destroy me mind〞、〝madness〞、〝insane〞。在充斥著絕望之中,YOSHIKI內心越發清晰的〝瘋狂〞開始萌芽。因恐懼〝瘋狂〞戰慄的YOSHIKI。



     在持續這股〝瘋狂〞的不協和音鋼琴即興演奏之後,出現的是讓人感受〝夢〞和〝真實〞的歌詞。在YOSHIKI被徹底追逼到盡頭的時候,而發現了希望。不對,說發現應該不對。應該說是:創造了希望。



     所謂《ART OF LIFE》,簡單翻譯就是《人生的藝術》,但是在這裡,我們不得不去考慮更深一層的意義。 〝LIFE〞這個單字從宗教的角度考慮,其意為〝超越肉體死亡的靈魂”,或者是〝新生,重生〞。也就是說,YOSHIKI在新中萌生這個作品,然後完成它的期間,已經死去,然後重生了。在歌詞最先和結尾出現的〝ROSE〞,當然肯定是指YOSHIKI的分身。在這部曲的錄音後不久,YOSHIKI剪掉了一直引以為傲的美麗金髮,留了一頭不能再短的頭髮。這也意指在製作《ART OF LIFE》後YOSHIKI的重生。



     《ART OF LIFE》。在美國最先完成的這部作品,正隱藏著如此的秘密。









     外國人經紀人所帶來的工作是?



     從YOSHIKI開始,X的成員們陸續搬到LA定居,已經是第五年了。這也全都是為了進軍海外。但是很遺憾的是進軍海外,也絕不是嘴巴說說那麼簡單。



     「真是被詛咒的海外進軍。」



     最先從成員、到相關人員之間傳出這樣的話,已經過了一些日子了。連無論何時都是一口強硬的YOSHIKI,也在最近一改強烈的口吻,只是答說:「進軍海外我可沒放棄,我想就算是剩我一個人還是會去做的。」而已。 



     但是海外的進軍,到底是為什麼遲遲盼不到決定性的成功呢?就像我們說過的一樣,X JAPAN在準備進軍海外之際的簽約對象是實力、人際關係、經驗都是無可挑剔的經紀人,肯定不是他只顧著玩。理所當然,Doc McGhee也是有一段時期非常積極在策劃和準備X JAPAN的事情。



     雖然可能已經是比較久之前的事了,在知名樂團KISS的專輯一曲《Black Diamond》中,YOSHIKI還參與鋼琴的演奏,也是因為Doc McGhee堅實的人脈關係。然後,客串Queen的鼓手,和Roger Taylor共同演出,也是Doc McGhee創造的。1994年,在奈良舉行的的EVENT《GME '94~21世紀への音樂遺產を目指して~AONIYOSHI》上,日本的FANS們終於能親眼見到YOSHIKI和Roger Taylor同台共演。







     但是YOSHIKI最早和Roger Taylor見面,卻是在一年多前。



     聽了YOSHIKI的試音帶,立刻完全肯定其實力的Roger Taylor,主動和YOSHIKI首次共同製作了單曲《Foreign Sand》。這部作品在英國的流行音樂排行榜上,也升了一般的位置。接下來是錄製兩人共演的宣傳影片。



     但是現在想起來,這部宣傳影片對YOSHIKI來說,貌似就是進軍海外的不祥開端。那是狂熱FANS們建議的電影導演:David Richards製作的影像。對於喜好一流的YOSHIKI來說,也一定是無可厚非的優秀技術設定。



     但是,在影片的高潮部分,YOSHIKI在斷壁懸崖上彈鋼琴的場景發生了意外事故。載有機組成員的直升機在攝影過程中,竟然墜落了。發現前兆的YOSHIKI下意識自己跑開了,沒有受傷。但是被直升機墜地爆炸所波及的一個工作人員卻當場死亡。雖然誰都沒有惡意,但是在攝影過程中不幸發生這種事,卻成了麻煩的事情。圍繞著死亡的工作人員,實際攝影的機組人員方,和雇用他們的製作方都請來了律師,開始對峙談判的局面。



     機組人員方以「是否欠缺對安全性的周全考慮及強制執行?」來質問製作方的管理責任。要是運氣不好,會演變成持續數年的官司,而且還有可能因此被對方起訴賠償巨額賠款。自然這種情況下,雙方也相當深入了歸咎管理責任的談話。



     因此,YOSHIKI也就因為此事件而捲入之中了。結果在這件事之外,Roger Taylor和YOSHIKI的Album製作,也因為日程問題而流產了。耗費了巨額資金,還發生了事故。而且最後還落得這個結局,難怪被工作人員們稱之為  「被詛咒的海外進軍。」。



     在起初表現出高漲幹勁的海外經紀人Doc McGhee也因為這次事故而一再延期X JAPAN、YOSHIKI個人的新作計劃而漸漸失去了信心。Doc McGhee最近還苦笑著完全束手無策地說:「如果X JAPAN連拿來賣的東西都沒有了,那就什麼辦法也沒有了。」









     鼓手——YOSHIKI



     Roger Taylor和YOSHIKI。我們所能目睹的部分雖少,但是這兩個人的合作,卻確是一個非常有意思的組合。



     因為這兩個人有著許多的共通點。



     首先,就是兩人都是鼓手。然後,儘管身為鼓手,卻掌握並擔任作詞作曲,都是樂團中的核心。這兩個人都是非常有才能的鼓手。



     因團長兼主唱的Freddie Mercury死於愛滋病這衝擊性原因,而差點被迫解散的Queen,從還是人氣樂團的時候開始,Roger就已經發表了數張SOLO、ALBUM。著手過數首Queen的代表曲目,而且Queen的經點歌曲《Radio GA GA》作曲都是他。



     然後就是兩人的美形,僅靠這一點,就已經能得到不少FANS追捧的魅力。雖然現在已經發胖,外表美貌也不及當年的Roger Taylor,在當初Queen到日本來的70年代前半,可是大紅大紫的名團。在英國當地還沒有走紅之前,他們就已經在日本爆人氣了。



     許多雜誌都以Roger為中心的Queen做封面。其中還有要閉刊的搖滾雜誌,因為讓Roger登上封面而揀回一條命的插曲。曾經從一個有經驗的老音樂人那聽過,在搖滾樂團當中,能最冷靜注視樂團的就是鼓手。經常有樂團狀況不佳,氣氛怎樣也搧不起來的時候,只因為鼓手的一個動作而立刻恢復的例子。



     就算在舞台上,鼓也是絕對的中心位置。因樂團不同,設置也各異,也有將鼓設置得最不起眼的。但是因為舞台的設計限制,無論任何樂團,幾乎都是將鼓手放在中心,因為鼓手代表著樂團的心臟。資深樂團之所以不會輕易解散的理由其中之一,就是大多數情況下,在精神緊張的成員之間,鼓手就像潤滑劑一樣。



     例如Rolling Stones。無論人氣還是實力,在當今都算是世界級資深樂團。正如我們大家所知,樂團中心是主唱Mick Jagger和吉他手Keith Richards。但是樂團相關人員卻都異口同聲的認為鼓手Charlie Watts才是整個樂團中最最重要的成員。



     相反的,因為鼓手的脫離而消亡的樂團也不少。這當中算有名的就是The Fools和Led Zeppelin了吧。



     The Fools的鼓手Chris Pedrick、Led Zeppelin的鼓手John Bonham。這兩個樂團都以罕見的壓倒性天才鼓手為中心,以如火砲般爆發力的合奏而著稱。但是Chris Pedrick和John Bonham都在70年代後期死亡。The Fools,Led Zeppelin剩下來的成員,都毫無餘地選擇了解散。兩個樂團都曾說過:「也想過去尋找鼓手(將樂團)繼續下去,但是要是那樣的話,我們也就成了別的樂團了。」越是好的樂團,鼓手的存在就越重要。



     長年以超極限的激烈演奏著鼓,YOSHIKI的身體也已經開始出現損壞了。是要繼續敲下去,還是冒弄壞脊椎半身不遂的險。









     YOSHIKI與外國音樂人的交流



     除了Roger也有很多音樂人在YOSHIKI定居LA後都與他保持聯繫。其中最讓我們吃驚的,就是他和George Martin爵士(英國唱片製作人、編曲、作曲家、指揮家、音頻工程師。被譽為「有史以來最偉大的唱片製作人之一」)的相識。由倫敦愛樂交響樂團演奏,收錄YOSHIKI創作曲目的專輯《Eternal Melody》。在此專輯中擔任製作人的就是George Martin。身為The Beatles的製作人而聲名大噪的George Martin,給了The Beatles豐富色彩的音樂。

     例如就算不是搖滾迷,也眾所皆知的名曲《Yesterday》。這雖然被說是Paul McCartney首次在沒有John Lennon的合作下獨自寫成的名曲,但是給了這首曲子:〝將弦樂四重奏重合。〞的意見的,就是George Martin。再比如《Eleannor Rigby》,和《Yesterday》一樣,是一首給人美妙旋律印象的樂曲。這首曲子,則是由George Martin負責整弦。而且,The Beatles是在搖滾界第一個完全使用管弦樂器演出而出名的。而這,也毫無可疑地要歸功於George Martin提出的種種建議。可以說就是他,讓音樂性本來就寬廣的The Beatles,進而發展開來的推浪人。







     身為演奏者,The Beatles的幾首代表作中,他也擔任了鋼琴演奏。最有名的,就算是《In My Life》了。在這首樂曲的間奏中,出現了一段只聽一遍的話,很難分辨出是鋼琴還是洋琴的鍵盤樂器演奏。據說這其實是George Martin用鋼琴慢慢的彈一遍後,拿聲帶快速播放而成的。他曾提出過許多成員們想都想不到的點子。有許多人評價說George Martin是「The Beatles的第五位成員」,我們重新審視一下的話就會發現,那也不一定是誇大其辭。George Martin在遇到The Beatles之前,在英國本來就是相當有名的古典樂製作人。而在邂逅了The Beatles這群優秀人材之後,便一舉成為了世間注目的焦點。


     The Beatles解散以後,他失去了對搖滾的關注,又重返古典樂製作的工作了。而在這之後,就是和The Beatles一樣,遇上擁有古典樂元素的X JAPAN。這個合作消息剛傳到日本的時候,一時之間,讓人感到是個十分錯誤的搭配。但是,現在重新回首往事,便會發現那其實是非常巧合的命運造化。YOSHIKI為了製作這張專輯而和George Martin住在一起的日子,據說才短短十天左右。但是,即使很短,也一定可以學到很多的東西。



     談到和George Martin合作時, YOSHIKI這麼回想著說「即使在錄製的只是一個小段落,也要審視全體。作曲和錄音的工作,本來就是無論如何都要以段落來抉擇的工作,但不從整體流程來看也不行。」雖然是在《ART OF LIFE》已經快錄製完成時相遇,但是恐怕從George Martin的製作理念中,YOSHIKI學到的東西也不少吧。



     如果帶著這樣的思考去聽《ART OF LIFE》,可能會有什麼新的發現也說不定。 







翻譯 BY electRa



【轉載】《X JAPANの謎》第二章 —— YOSHIKI與TOSHI






《X JAPANの謎》



THE MISTERY OF THE GROUP X‐JAPAN その「過去」「現在」「未来」。YOSHIKIとTOSHIはどこへ行くのか。

1997/8/25出版   158 頁







 第二章 —— YOSHIKI與TOSHI 



     YOSHIKI是獨裁者嗎?(1)



     作詞家、作曲家、編曲者、製作人、鼓手、鋼琴家。身為X JAPAN成員,YOSHIKI有如此多樣的身份。「因為我擔任鋼琴和鼓兩個部分,所以我的出場費是兩倍。」YOSHIKI理所當然的說。



     一般的搖滾樂團,演唱會和電視通告,都是全體成員將出場費平均分配。



     但是X JAPAN卻是YOSHIKI一直分得為其他成員兩倍的金額。雖然是擔任鋼琴和鼓兩樣,但同時演奏兩樣樂器是不可能的。在其他的樂團中,同時擔任鍵盤和吉他,或者吉他和手風琴等等,在舞台上擔團兩種或以上樂器的成員也不少。而且,要是真像YOSHIKI說的那樣,那如果TOSHI在舞台上彈了吉他,那不是就可以以主唱和吉他雙重擔任,來和YOSHIKI一樣拿兩倍的出場費了嗎。但是卻從沒聽過X JAPAN因出場費分配問題而被其他樂團說過閒話。



     如果能接納這種費用分配方式的話,那X JAPAN不就是YOSHIKI的獨裁樂團了嗎?答案既是,也否。



     X JAPAN是一個不可思議的樂團,YOSHIKI也是一個不可思議的人。以形式來講,儘管重要的角色都由YOSHIKI在擔任領袖,是一個相當夠嗆的獨裁樂團,但是其決定其實是用民主的方法在進行的。YOSHIKI在做重大決定的時候,據說他一定會試探著去問其他成員。在開會的時候,他也絕不會用強硬粗魯的口氣去詢問。



     例如 「我是這麼想的,你們覺得呢?」 「這裡應該是這樣吧?」這樣禮貌慎重的口氣去接觸大家。成員們也漸漸吃他這一套了。而且,就算有不同的意見出現的時候,他也不會去強行地改變別人,而是聽完對方的徹底想法,再慢慢試著協調或說服。



     當然,這並不是說成員們就願意妥協自己的意見。只是一點一點的,對方的意見開始慢慢的接近了自己的想法。然後在最後「大家一起來決定吧!」之後,多數贊成。其他的成員們聽完之後,再慢慢將其說服的YOSHIKI,已經沒有去理論異議的餘地了。就算持有反對意見的人,最後也將會贊成的。



     YOSHIKI經常被說成是國王、天皇之類的。在X JAPAN之中的YOSHIKI,也能讓一切事物以自己的想法而改變。但是國王或者天皇和YOSHIKI所不同的是,能否絕對地聽取對方意見,然後再去改變事物這一點。



     在民主制中的絕對權利者——YOSHIKI。X JAPAN之所以不能算獨裁樂團的原因,首先,就要算這個了。









     YOSHIKI是獨裁者嗎?(2)




     雖然團隊交流還算是透徹,但即使如此,還是將X JAPAN視為獨裁樂團的人,應該還是很多吧。確實,從已述事實還無法說明YOSHIKI拿兩倍的出場費而其他團員都不吭聲的事。但是,X JAPAN絕不是一般被領袖統治的獨裁樂團,而且YOSHIKI的絕對權力還是在成員中得到完全認同的。



     要說明並詮釋這樣一個特異樂團的話,我想就該舉一下第二點事例——“X JAPAN成員的更換次數相當之少”



     X JAPAN從地下獨立製作時期、一直到出道走紅以來,僅僅只有一次成員更換。如果YOSHIKI也跟其他的獨裁樂團的團長一樣,只是把成員當成樂團中的零件的話,那他肯定會更加頻繁地去更新成員。而且,加上在LA那種地方,正如前面所提到的,那是優秀音樂人夢寐以求而聚集的地方。如果有意要找新成員,LA是個再方便不過的地方了。雖然X JAPAN的成員都是十分優秀的,但是卻也不能客觀的說是全世界最強。



     在X JAPAN的工作中,不光是作詞作曲,連編曲都是由YOSHIKI完成以後,再讓成員們來演奏。要是這樣的話,就更應該是吉他、貝斯等等,讓擅長各個樂器的專業音樂人來演奏,這樣才更有YOSHIKI製作方法的效率。這樣老是艱難的錄音過程,也一定能更快完成的吧。但是,就算這樣,YOSHIKI還是對選擇樂團成員有所拘泥。YOSHIKI如果真的想做他所創作的音樂,那X JAPAN就非得是現在的成員不可。



     音樂人中有兩種,一種是能照樂譜所寫,完整完美演奏出來的人;另一種是對樂譜演奏的完美程度不優秀,但是卻能發揮除了他之外、任誰也無法演奏出相同感覺的人。



     X JAPAN的成員對YOSHIKI來說,都有他們自己的顏色和韻味。所以,對現在的成員,他絕對不會去試圖,而且也做不到像一般的獨裁樂團那樣完全自己領導。對了,關於YOSHIKI拿兩倍出場費,而且為什麼成員們都毫無意見的原因,讓我們從成員各自的方面去考慮吧。



     如果作為樂團成員,首先將有十分徹底的對話。X JAPAN被認為是民主的樂團。而且,YOSHIKI對成員的拘泥,也會讓他們對自己的實力有自尊心。但是,從同一個民主性來看,為了X JAPAN,YOSHIKI和他們自己所耗費的精力和時間又是怎樣的呢?這個答案是十分明確的。恐怕其他成員為X JAPAN所耗費的、無論是精力還是時間都還不及YOSHIKI的一半。如果能親眼看看,全部的身心靈都傾注在樂團工作上的YOSHIKI,應該誰都不得不理解其中的道理吧?



     成員們大家一定都在想。「肯定沒傢伙能像YOSHIKI那樣熱愛X JAPAN了。」那以出場費來說,也就是理所當然的了。越是因為民主的運作,對照看起來不盡情理的兩倍出場費,就越能理解X JAPAN是民主的樂團。連現在成員各自都進行著SOLO活動的X JAPAN,YOSHIKI都沒出過正式的SOLO發行,成日只在錄音室一遍遍製作X的音源。這比什麼都更能體現出YOSHIKI對X JAPAN的熱情。



     從這個事實延伸,YOSHIKI拿了兩倍的出場費,誰也沒有怨言。









     YOSHIKI音樂以外的工作是?



     到X JAPAN的演唱會現場去詢問熱心的FANS們,他們通通都認為,延後發表新專輯是沒辦法的事情。大家應該知道,YOSHIKI是在縮短自己壽命似的在不斷努力創作作品的嗎?  



     在FANS中,甚至還有位女性笑著這樣說「上次,《Jealousy》專輯發售的時候,我還單身呢!但是《DAHLIA》發售時,我都已經結婚生小孩了。明年小孩都要上幼稚園大班了。」「我已經決定一輩子聽X JAPAN了,所以YOSHIKI也不必急著去趕製專輯的。就是人生的際遇,讓我邂逅了X JAPAN,因為我真的感到很幸福……。」



     YOSHIKI也對翹首期盼著新專輯的FANS們衷心的表示感謝。但是,在FANS當中,也有這樣一個聲音:「專輯晚點出就晚點吧,但是除此以外的事……。」彷彿咬著苦水一般,想抱怨卻又無從開口的人也的確不少。FANS們所說的〝這除此以外的事〞是:YOSHIKI牌的香水和女性內衣,然後是人偶,甚至X牌避孕套等等大肆商品化現象。



     不管對於什麼事,只要一旦開始,便絕對會傾投全部精力的YOSHIKI。只要是FANS的話應該都知道的。







     其實,在涉及香水的事情以前,聽說YOSHIKI就對其有所關心,甚至讀了好幾本關於香水的歷史和成分調和的書。並自己去試著調了多種香水。他還在發售之際,趕往了香水之都巴黎,去聽各個專家的感想,還曾幾度去致力研究調和過程。如此熱情和傾注的精力,和在音樂方面簡直一樣了。



     女性內衣方面,也是一樣。一般的女性內衣是symmetry(左右對稱)設計作為基礎的。但是,YOSHIKI卻出奇地做了左右形狀各異的設計。這樣的動作,也是將金錢視作第二,傾注的是大量的時間。而音樂人的身份,則這只是打工性質,騰出單手的工作,這也是熱心過度的原因。但也是因此,才讓FANS們感到如此遺憾的吧。



     「要是連那種事都這麼熱心,也把時間多花點在音樂上啊!」對於多數的FANS來說,他們還是希望YOSHIKI做音樂人就好。



     另一方面,不知道是對FANS們的心情有所了解還是毫不知情,YOSHIKI則認真地強調:「這是有相當意義的。女性內衣也好香水也好,只要這幾樣發展下去,我知道,那是和音樂有著不可分割的聯繫的。」順便一提,香水和女性內衣都是以《Larme》這個法語單字來命名的。這是法語中〝淚〞的意思,這也許和X JAPAN的《Tears》有些許關聯。據說置身在種種活動中的YOSHIKI,打算在將來的某天將這一切大白於天下。









     所謂TOSHI與YOSHIKI的奇蹟是? 



     在搖滾界,有許多著名的團體。那些名團和名人,在一個時代中,用奇蹟的形式出現在這個世界上。就算是在不同時期,有著不可言喻的才能,在年輕的時候相遇,然後兩個人開始了搖滾,讓越來越多的人為之傾倒。這就是搖滾界裡名團的產生方式。



     比如披頭四中的John Lennon和Paul McCartney。這兩個有著奇異個性的天才,偶然地出生在同一個城市,英國一個叫Liverpool的地方,意氣相合,便開始組了樂團。這不得不被稱為奇蹟。Rolling Stones的Mick Jagger和Keith Richards也是如此。再比如KISS的Gene Simmons和Paul Stanley也是搖滾界的著名搭檔之一。還有YOSHIKI和TOSHI吧。



     X JAPAN的團長兼鼓手和主唱。這兩個人在同一年出生在同一個城市,還一起開始了搖滾,就從現在X JAPAN絕頂的成功來看,誰也得承認,這算是一個奇蹟。特別是,這兩個人的際遇,可以說是比其他任何的邂逅都要更加完美的戲劇化吧。



     為了音樂的話,哪怕是削減自己的生命,也絕無怨言的完美主義者YOSHIKI;和無論怎樣的艱辛,都能平靜一笑,讓人感受到胸懷寬廣的TOSHI。任性到甚至給人可怕印象的YOSHIKI;和只要見到一次,就會被人青睞的TOSHI。如果把YOSHIKI比做棒球投手的話,那他必定會是個能投出誰都做不到、那種完美華麗高速魔球的選手吧!



     相對的,TOSHI就是不管何時,都爽朗地鼓勵著投手,就算將自己打死,也一定要支持對方到最後的捕手吧。就算皮手套接不住魔球,也要將球穩穩停住。就算讓球打到自己的身體,也絕不會露出半點苦色。默默的將不懂控制力道的投手的球,一直穩穩的接下去。X JAPAN轉到LA之後,YOSHIKI之所以能繼續追求完美主義,也是因為搭檔的是TOSHI吧。如實體現了這兩個人的關係的,還要算是《ART OF LIFE》錄音過程當中的事。YOSHIKI嘗試著將自己的半生經歷用這首歌來完整講述。在構想出三十分鐘的超長作品計劃時,據說YOSHIKI在腦海之中,已經有明確的細緻形式在迴響了。但是,在錄音室中要將其展現出來,卻是一個讓人相當迷茫的工作。



     在其中,最為艱辛的,就是主唱TOSHI了。



     要說唱歌,是誰都會唱的。所以在搖滾樂團中的主唱,也很容易被大家想得比較簡單。但是,不管其他樂團怎樣,在X JAPAN,那絕對不適用。吉他也好貝斯也好,所謂樂器,就一定有其能發音的幅度存在。比如吉他,不管怎樣費盡心思去彈,第三八度音也就算是極限了吧。要發出在那之上音域的聲音,在只有六根弦的物理條件前提下,就是不可能。



     但是,人類的聲音不同。據說藉以鍛煉聲帶,不管怎樣的音都能發得出。



     因此,TOSHI就必須去將迴響在YOSHIKI的腦海中,那幾乎存在於極限邊緣的聲音,用《ART OF LIFE》來實現。









     《ART OF LIFE》的錄音地獄



     TOSHI在《ART OF LIFE》錄音過程中的生活,簡直如同地獄一般。日復一日為了錄音往錄音室跑。但是,卻不一定能錄得成。在YOSHIKI看來,精神的投入比什麼都要重要。因此,如果情緒氣氛稍不合格,錄音就不會開始。所以,TOSHI經常是好不容易抽身跑去錄音室,卻什麼也沒做成就回去了。例如YOSHIKI精神狀態不好的時候..等等期間,甚至往往長達一周。



     但是TOSHI一到錄音室就得做發音練習,不管何時都在待命,因為YOSHIKI只要一開口,就得投入到製作中。TOSHI為了能在任何時候開始錄唱,在每天的自我調整上就花了過人的精力。一邊每天迎合YOSHIKI的狀態,TOSHI一進隔音房,先是把當天的錄音曲目通通唱一遍,然後著手於一段詞上。



     在前面也有提到,《ART OF LIFE》是在YOSHIKI的腦海中,種種印象細節都已經是完成的。YOSHIKI對於將印象製作成為實際的歌曲,而需要怎樣的音、怎樣的情緒,他自己是非常的了解。但是,這並不包括TOSHI。一次又一次,要將一段詞的感覺唱到YOSHIKI滿意為止,TOSHI重複的唱著。



     X JAPAN的曲子,KEY都是迎合著TOSHI的聲音設定的。但是在這時,要求超出TOSHI最努力的聲音還要高出許多的歌詞,卻出現了好幾段。



     當然,YOSHIKI是不會考慮將KEY降一個音的。要是一直這樣的話,理想中完美的《ART OF LIFE》就不能完成了。因此,TOSHI的選擇是,透過醫學,強行將發音提高。請醫生注射擴張聲帶的藥。這種注射,據說是直接打進喉嚨的。藥劑的成分,我們並不清楚。據說在注射後不久,短時間頭腦會是一片空白的感覺。醫生在錄音室待命,注射後,再繼續錄音。



     這種注射一天被限定在三次以內。實際能有效發聲的,最多也就三個小時。過了這個時間,就一點聲音也唱不出來了。如果沒能唱好,幾天後還得重新來一遍。其實這個藥劑,雖然總算是讓要求的聲音出來了,但其卻還有許多不為所知的副作用。就算是TOSHI,也一定對不久之後可能襲來的未知副作用而相當害怕吧。每次注射的藥物,都可能給嗓子相當大的傷害。但是,TOSHI除了注射藥物,也別無他法。



     而且,YOSHIKI也是摧殘著疲憊破損的身體在打鼓,精神幾乎都熬成了病態。那樣的YOSHIKI,注視著自己,寫下的曲子。沒理由只去愛惜自己的身體。簡直是不知道是先倒下還是先完成的錄音過程。環望錄音室裡,大家都是神色沉痛。









     TOSHI的痛苦是?



     在西方語境中,形容詞「西西弗斯式的」(sisyphean)代表「永無盡頭而又徒勞無功的任務」。X JAPAN的錄音工作對TOSHI來說,肯定也就如西西弗斯的勞動一樣。



     在一句「還是不行吧……」的嘆息後,又得從頭做起。在這種場合,YOSHIKI也是從不讓步的。「為什麼還是不行?聲音要是出不來,就在聲帶上更加把勁!」總是敲著桌子,來回搖著椅子,甚至有時還一臉平靜地說些不好聽的話。就算是總以YOSHIKI為中心在唱歌的TOSHI,在被命令去反反覆覆地做同一件事情的時候,精神壓力也會倍增。



     錄音室實際上是一個非常不可思議的空間。為了能在不混有雜音的狀態下錄音,錄音室被塑造成了一個相當完美的人造理想空間。室溫全年均一,當然,是沒有窗戶的。既沒有陽光射進來,也沒有風吹進來。是個完全隔絕了外部刺激的環境。在這種空間中,人類的意識很容易閉塞模糊。對TOSHI來說,錄音室本身不就像是一個精神病醫院的存在嗎。



    被緊張逼迫的TOSHI,自言自語說:「我到底為什麼非得去把它做下去啊。」在這種狀況下,結局還是將其忍受到最後,這也就是TOSHI的堅強之處吧!據說在錄音結束的時候,像是重新領悟了一樣,他這麼說: 「是我自己選擇了……」



     人類越是在痛苦的狀況下,就越是要去歸咎他人的責任。但是,就算如此,TOSHI卻還是沒有反去怨恨YOSHIKI,這應該就是他了不起的地方吧!



     在《ART OF LIFE》錄音的日子裡,對工作人員們,TOSHI總是這麼說: 「我心裡有準備。」



     對TOSHI來說,那錄音也是他對自己半輩子來的重大回顧。









     TOSHI的真正面貌是?



     X JAPAN = YOSHIKI的藝術。應該沒人對這個公式有意見吧。那TOSHI就真的100%是YOSHIKI的嗎?從現在我們所觀察到的來看,再加上錄音工作的狀況,我們恐怕不得不這麼去想。但是,從關係密切的人那裡,卻比較能聽到這樣的意見:「YOSHIKI平時看來是握著主導權的人,但卻是一個有寬大胸懷與氣度的人。」TOSHI和YOSHIKI的關係,也正是那樣的感覺。



     經常有人說:YOSHIKI是在利用TOSHI,不,是在使用TOSHI。但是我想事實也許並非如此。那讓我們再思考一下這兩個人的關係吧!要是我們以這樣的辨證關係來想,思路也許就會清晰一些了。



     所謂X JAPAN的魅力,不管怎麼說,都完美融合了神秘、戲劇化的音樂和高水準激烈演奏。那麼,就讓我們來從現在的X JAPAN中,找找哪些是可以替換掉的部分吧!



     首先是兩個吉他手,都不愧是X JAPAN的成員,各自有著相當深厚的技術和個性。但是,X JAPAN的曲子幾乎都是由YOSHIKI一人完成到譜面部分。hide和PATA兩個人的工作,就是將那譜面展現出來。當然,也不能否定其中加入了他們兩人自己的風格,但吉他是相對旋律樂器,沒有非他們二人不可的必然性在裡面。然後是貝斯手HEATH,他也完全是同一個立場上的。



     雖然是個很冷的說法,但就算是他們突然要放棄樂團不做了,單就X JAPAN製作作品來說,也還不會發展到絕對滅亡的危機。



      然後是鼓和鋼琴。



     這兩樣都是YOSHIKI在擔當的部分,但是說老實話,就算YOSHIKI不能演奏了,只要有譜面在,也還是能讓其他的工作室音樂人來代替演奏的。對於鼓來說,更是連使用活生生的演奏者的必要都可以省略的。那是可以用電腦來替代演奏的。其實,在1996年的《DAHLIA》中,就有部分是使用電腦演奏。



     那麼,主唱是怎樣的呢?寬廣的音域,特別是伸縮的高音,然後是英日語雙方感情投入的完美演唱力。這樣的主唱,非TOSHI不可,他一個人就代表了X JAPAN的風格和音樂範疇,包括全部樂器的旋律、節奏都是圍繞主唱進行發揮的。如果TOSHI的嗓子唱不出聲了的話…… 那種不安,在X JAPAN裡是常有的。



     如果回顧一下他們的專輯:首張專輯《BLUE BLOOD》1989年6月;第二張專輯《Jealousy》1991年7月;然後《DAHLIA》是第三張專輯。雖然在第二張和第三張專輯之間發表過之前所講的《ART OF LIFE》(1993年5月),但是這5年半的間隔還是沒有完整的專輯。(還有一件事,這也是說老實話,終於能將《DAHLIA》捧在手中的FANS們,真正高興得起來的,估計也沒那麼多。因為那張專輯的收錄曲目裡面,已經發表過單曲的竟然有6首之多。) 



     作曲、作詞、製作人,就算YOSHIKI擔負著這幾個重要地位,最終卻是靠TOSHI,將X JAPAN的龐大規模支撐起來。
  









     TOSHI是為何開始了SOLO 活動的?



     在聽到TOSHI將要開始SOLO活動的新聞的時候,相信一定有不少人大吃了一驚吧!明明有X JAPAN在了,為什麼還要去SOLO?而且,TOSHI著手於SOLO活動的時期還是在1991年的後半年。



     是X JAPAN至今為止活動最鼎盛的時期。



     在這年7月的第二張專輯《Jealousy》發售後的半年之間,樂團開始全心投入到了專輯推廣宣傳和巡迴演唱會的征途上,還破了硬派搖滾樂團的一大天荒——在紅白歌合戰登場!繼而又在1992年的1月成功完成了國內藝人首次在TOKYO DOME的三天連續演唱會。在這目不暇給的種種活動中,TOSHI決定用自己SOLO的作品繼續完成下去。然後,在1992年10月發售了SOLO單曲《made in HEAVEN》。11月同名專輯發售。



     這次被FANS們熱情支持的SOLO活動中,單曲在排行榜上獲居首位,專輯也升到了最高第二位的成績。但是,在才聽到《made in HEAVEN》的FANS們,應該是有過相當的不安的。一個讓人從X JAPAN的TOSHI很難聯想到的原聲音樂的世界。



     「比起紮下根去做,我覺得倒是只要做得開心就好。」



     作為專輯的意見,TOSHI這麼說到。只是,要是提及TOSHI作為一個音樂人,他的本質是屬於哪一種,似乎正是這種原聲音樂。雖然在X JAPAN的錄音裡不曾使用,但其實TOSHI第一次摸到吉他的時間意外地早,竟然是在小學的時候。作曲也是受了當時流行的Folk影響後便立刻開始的。和YOSHIKI一起開始X JAPAN以來,雖然不能用自己的作品發表,卻也就那樣一直持續著創作。



     在大團隊當中某個成員發表了SOLO作品的話,有時候會是一部與團隊風格相差甚遠的作品。雖然不是要故意想單飛而發表的作品,但這樣的SOLO作品也往往會成為一個團隊團結的裂痕。雖然這也說不上是TOSHI的算計。TOSHI從孩童時期就一直是個誠實開朗的孩子。也是一個比起城市的喧囂來,更加親和於大海高山等等自然環境的類型。而在參加X JAPAN以後,卻得一直唱著一個完全和自己相抵觸的世界。



     當然,TOSHI願意加入X JAPAN,也是因為喜歡它的緣故吧。但是,那卻不是所有。X JAPAN發展的越大,TOSHI的個人世界也一定變得更加遼闊。所謂要表現的事物,不是去創作不存在的,而是將自身內在發揮出來,再使其成型。大家這也就明白了為什麼YOSHIKI拼命地去完成《ART OF LIFE》了吧。







     從《made in HEAVEN》的成功中抬起頭來的TOSHI,在後來也與X JAPAN的活動一起,繼續開展著SOLO活動。1994年第二張專輯《MISSION》;1995年第三張專輯《GRACE》;到1997年專輯《碧い宇宙の旅人》發表之時,TOSHI的SOLO專輯數已經是反超了X JAPAN的四張專輯了。漸漸地,內容開始變成有反省性,效果也變成了感覺獨特的原聲音效。進而在他們演唱會上,更是以不知道X JAPAN的FANS佔了大半的場面。音樂評論家也評價「真是好美麗的療癒性音樂啊!」。還有許多其他業界相關人員的絕好評價。



     TOSHI含含糊糊地持續著那句:「我只是唱著自己喜歡唱的而已」 然後,YOSHIKI也以「真是很了不起呢!」 一言給了TOSHI獨特的世界莫大的認可。



     對TOSHI來說,所謂的SOLO作品,就和YOSHIKI在X JAPAN所做的一樣,是身為藝術家無論如何都不可或缺的。











翻譯 BY electRa

【轉載】《X JAPANの謎》第三章 —— X JAPAN為何珍稀之謎






《X JAPANの謎》



THE MISTERY OF THE GROUP X‐JAPAN その「過去」「現在」「未来」。YOSHIKIとTOSHIはどこへ行くのか。

1997/8/25出版   158 頁







 第三章 —— X JAPAN為何珍稀之謎  



     YOSHIKI和TOSHI的出身是個怎樣的地方?



     之前也有提到過,這支叫做X JAPAN、在日本搖滾史上留下深刻影響的兩個中心團員YOSHIKI和TOSHI,是偶然在同一年,而且是在相距很近的同一城市出生的這件事,應該將其稱為奇蹟。擔任過鼓手和團長,擁有稀有才能的YOSHIKI,和能唱出包羅萬象像天籟之聲的TOSHI。要是這兩個人沒相遇,那將不會有今天的X…… 



     一想到這裡,我們怎麼也感謝不完這個讓他們兩人邂逅的奇蹟。



     那麼,讓我們來說說這兩個人少年時代的事情吧!



     那裡也正是埋藏著兩人音樂天分的種子,和開啟X JAPAN魅力之謎的鑰匙。而且,也無疑是用來預示將來的重要材料。



     雖然TOSHI並沒有刻意的迴避,但YOSHIKI卻是一直將自己的過去深埋在黑暗之中。好像其中一個原因和目的是為了保持作為X JAPAN團長和身為藝術家的神秘性,而另一個原因,據說是因為YOSHIKI有著一個自己不願提起的過去。



     YOSHIKI曾向自己信得過的幾個記者說過關於自己過去的事,但是同時,他們也約定在YOSHIKI自己能接受之前不會發表。不過有人,背棄了和當事人的約定,在女性雜誌上,以半搞笑的輿論形式將YOSHIKI的過去曝光了。



     那麼,我們就在此將以前已知的,和對預示X JAPAN的未來有所幫助的地方再寫一遍吧。



     YOSHIKI和TOSHI都是在1965年出生,地點是在千葉縣館山市。



     這個叫做館山市的地方,是房總半島上最突出太平洋的地方。從東京站轉乘特急的話,花上兩個小時左右就能到達館山市。但是在半島中也有很多被稱為角落的都市,城市環境的整理改善、開發等等都十分的遲緩,和大都會的距離是很難從地圖上能想像得到的田坎鄉村。東北嚴寒的土地,孕育出人的剛強堅韌。在像九州一樣工業發達,生存競爭激烈的地方,人們便會活出一種不拘泥於外表,自強矯健的性格。這就是為什麼東北多出演歌歌手,而九洲能出像鬱金香、甲裴BAND、海援隊一樣的新音樂先驅者的充分原因了。



     那麼,千葉這個地方怎樣呢?



     千葉一帶本來就是漁業中心,生存競爭也不是特別的激烈。氣候溫暖,大的天災、災害等也是比較少的。在這種環境中,要是有體育或者藝術的才能的話,自然比較容易發光發熱。要是說起千葉出身名人的話,就得算是職業棒球讀賣巨人的長島茂雄教練了。雖然天資英才,能平靜地做出很別人根本無法想像的事,並讓大家看到了那出奇的集中力,然而相反的,卻有許多孩子氣的地方。也因此很擅長討大家歡喜。而且,也不是很執著計較於金錢方面。



     如何?難道不覺得有很多共同於YOSHIKI和TOSHI的地方嗎?



     雖然YOSHIKI很注重《情緒》,卻能在集中力上讓我們看到他的能力。另一方面,在大比賽中絕對能活躍於賽場,比起記錄,更留在觀眾記憶中的那個,曾經比任何人都執著於《情緒》的長島選手。



     當X JAPAN在讀賣巨人的據點主場TOKYO DOME舉辦得意演唱會之際,也許也是因為是有著相同千葉出身因緣的關係吧。







 

    YOSHIKI從不提及的個人秘密是?



     YOSHIKI的本名是:林佳樹。出生在富裕的和服商家庭,有一個弟弟。據說YOSHIKI在小時候哮喘比較嚴重,身體也很弱,是個不怎麼起眼的老實孩子。相貌和YOSHIKI十分相像的母親從YOSHIKI五歲開始讓他學鋼琴。雖然那時的YOSHIKI還是個不喜歡外出遊玩,而總喜歡關在家裡的孩子,卻聽說從那時他就對音樂表現出很強的興趣。不光是鋼琴的練習,YOSHIKI還熱衷聽音樂,古典音樂和搖滾樂的錄音帶也開始不斷買回家。



     在YOSHIKI十歲那年,發生了一件影響並支配了他此後人生的事情。



     父親上吊自殺了。



     而且,YOSHIKI還是親眼目睹了自己父親已斷氣的淒慘死狀。據說YOSHIKI的父親是一個很有漁業之鄉氣息的男子。喜好豪華奢侈。開著引人注目的轎車,也十分地沉迷於賭博。但是對錢卻沒有絲毫的緊張感,不管是贏是輸,結局都是平平靜靜地走開而已。但是,因這愛賭之僻而築起的債台卻將他避到了自殺的田地。對十歲的少年來說,親生父親的自殺是個太過沉重的事實了。揮之不去的,令人恐懼的殘酷現實。



     從那天之後的日子,對YOSHIKI來說,這個世界從此不再是他所經歷的那個世界了。
 



     《自己是個特別的人》為了接受父親自殺這個現實,YOSHIKI一定在努力地讓自己這麼去想。漂泊在海上也好,攀登在高山也好,自己要去的地方,就一定有風暴在等待著。自己的人生,已經不再是平凡地活著,再平凡地死去了,從那天開始YOSHIKI便漸漸地深信著那就是自己的人生。



     《瞬間的美學》,這是YOSHIKI經常提起的一個詞。



     背負著親生父親自殺這沉重現實長大的YOSHIKI,應該比普通人能更真實地、臨近地感受到死亡。無論什麼時候突然地死去,也沒有什麼可奇怪的。在做大的行動之前,他一定在這麼想著的吧。



     一般的人生計劃,對將來的打算什麼的,要是平凡人,恐怕是誰都會很自然地去考慮的事情,在YOSHIKI看來,卻已經是不能平平常常地去嚮往的事情了。相反的,對於活在現在的這件事,卻更加深刻的意識到。



     在跑馬拉松的時候,不管是誰,都會先考慮到42.195公里的距離,應該怎樣分配體力才能去完成。而且,也不會有人為此而勉強自己的身體的。不對,應該說是有份保護自己身體的潛意識在暗中將自己的底線體力保留著。



     但是,YOSHIKI卻完全沒有這種想法。



     隨著起跑的信號,就釋放自己所有能量去衝刺。不管有多難受,都堅持全力地跑下去。就算心臟開始尖叫,體力撐破了極限,YOSHIKI的意識都是在全力衝刺著的。要是體力再也撐不下去了,就在那個時候倒下就好…… 。



     在別人眼裡只被看成胡亂勉強自己的行為,對YOSHIKI來說,卻是唯一的辦法。其原因,是因為他一直都認為,自己在什麼時候死去都不足為奇。



     那就是YOSHIKI所說的《瞬間的美學》。













     YOSHIKI的母親是個怎樣的人



     正是因為父親的自殺,YOSHIKI的母親便向兒子傾注了異常充分的呵護和關愛。得自己一手打理和服店生意的母親,還得一手撫養YOSHIKI和弟弟。也許是因為沒有充分的時間陪在兒子身邊,才使得母親這樣溺愛YOSHIKI的吧。只要是YOSHIKI想要的東西,不管是什麼都肯買給他。在進中學以前,家裡就已經擺了一組鼓了。



     現今,一組鼓的價格已經下降了許多,也能夠比較輕鬆買到了。但是在當時卻是相當昂貴的設備。而且,那一套還是YOSHIKI當時十分崇拜的鼓手——搖滾樂團KISS的Peter Chris所使用的同一款鼓。就中學時代的樂團來說,這算是奢侈過頭的器材了。



     唱片的話,用充裕的零用錢可以將喜歡的都買回來。其他樂器更是只要是想要的,想買多少就買多少。其結果是,母親的溺愛,給YOSHIKI創造了更加埋頭沉迷於音樂的環境。只要是有去參加或者組過樂團的人都會知道,像YOSHIKI這樣得天獨厚的音樂創作環境簡直是誰都會羨慕死的。



     一提到組團,就是花錢。



     光是弄一把吉他,一套鼓就已經是相當費力的了。而且吉他的弦斷了的話,還得去買新的來換。鼓棒敲斷的事,也是經常會有的。如果還想升級樂器,那可就是上萬的單位在燒錢。就算想靠樂團來賺錢,那也是會經常入不敷出。



     以前就曾有位資深民樂歌唱家說起過,其實自己是想做搖滾的,就是因為沒錢,實在沒辦法了,這就才成了民樂歌手的。



     母親對YOSHIKI在金錢上的援助,直到他到東京來以後都一直持續著。練習工作室的房租,還有支撐埋頭於音樂的YOSHIKI的生活費。這些錢,母親都當理所當然在支付著。



     在X JAPAN出專輯之前,總算是能夠在LIVE HOUSE登場之際,和YOSHIKI那令人不可思議的激烈擊鼓演奏同時,這個樂團豐富的資金支持也成為了流傳在各個樂團之間的一大奇聞。YOSHIKI也對給予了自己如此厚愛的母親,以更加埋頭專注於音樂的形式予以回報。



     也許,那也是失去父親的艱辛,和再也無法得到父愛的寂寞感吧。



     YOSHIKI一進中學就參加了管弦樂隊部。和TOSHI一同很快就組了樂團。在初中二年級的時候,首次在別人面前演奏。是翻唱KISS的曲子。



     在最開始的時候,老是翻唱當時很走紅的硬派搖滾樂:Led Zeppelin和Deep Purple的曲目。但據說他們卻不是就那樣按原樣一貫地翻唱,而是進行了一些加工後演唱的。有看過當時的演出的人說:「總之就是有氣勢。有時候甚至到了觀眾不知道在演奏什麼的程度。比起說是技術,那種爆發式的能量給人留下了很深的印象。當然,鼓手擊鼓的頻率太過激烈快速也是破壞掉合拍節奏的原因之一吧!」 



     正是有著母親充足的關愛做為基礎,YOSHIKI在中學時代就已經開始不滿足於只翻唱別人的曲子,而開始了獨創性的發揮。













     TOSHI的成長過程



     TOSHI的本名是出山利三。正如名字之中有個三字,家裡加上兩個哥哥,一共是三個大男孩。據說父親是國家公務員。母親是個喜愛奢華打扮的人。



     TOSHI在小時候是個非常老實的孩子,只是,在自從上小學而喜歡上運動之後,就變成了個淘氣少年了。在班上也是很有人緣的,也有過多次被女同學們推選當了班長的事情。對於音樂的興趣也是在少年時期就有了感覺的。在小學的時候就開始了彈吉他,因為母親是鋼琴教師,所以也能聽聽鋼琴課。



     但是,最能發揮他才能的,果然還是歌唱方面。



     雖然也有過在全校師生面前表演演唱演歌的經歷,但是比起從小就沉浸於古典樂與搖滾樂的YOSHIKI,TOSHI在音樂方面還沒有那麼具體的發展方向。搖滾以外,TOSHI也喜歡像吉田拓郎和井上陽水那樣的通俗歌手,一般歌謠的話,只要是還算流行,便都能唱得出來。雖然是很有人緣的人,但據說TOSHI也是絕對不會以此得意的那種類型的,這倒是很符合他的性格。



     在中學時代的棒球部裡,擔任了三壘手,燃起球隊氣氛性的人物。然後,如果要將TOSHI做為一個人的溫柔表達出來的話,還是得提他積極地和YOSHIKI交流這件事。



     和上同一所幼兒園時,在對事物的認知之心還沒成熟之前、就已經是朋友的YOSHIKI,其父親自殺事件發生以後,就算只是以一顆幼童之心,TOSHI也還是察覺到了朋友的孤獨,從此,TOSHI開始比以前還要積極地主動找YOSHIKI一起玩了。



     在田舍農村,自殺要算是大事件了。本無心的近鄰們也開始漸漸傳起了不好的傳言。本來就身體不好,又愛關在家裡的YOSHIKI,這下連出次門還得被周圍投來的好奇眼光射得無處可藏,更是加深了他心中的傷痛。在那次事件發生了一段時間以後,YOSHIKI還開始經常性地請假不去上學了。每當他請假不去學校的時候,跑來家裡玩的總是TOSHI。然後兩個人一起聽日本來演出的外國樂團的音樂,並一起演奏。



     對YOSHIKI來說,本來就是唯一的朋友的TOSHI,這簡直就像是自己的天使一樣在守護自己一般吧。



     但是直到中學和YOSHIKI一起組了樂團,TOSHI也還不是完全沉浸於音樂的。在棒球部和排球部的活動還是在照常繼續,而且據說成績也是在班上前幾名。TOSHI隨著YOSHIKI發現音樂是自己的未來,是在高三文化祭的時候。



     已經取名為X,也出場過千葉縣縣內的音樂演出的樂團,得到了擠滿體育館的眾多觀眾的大聲歡呼。



     「這簡直就像KISS在武道館的演唱會一樣啊!」



    這一刻, TOSHI將自己的前途決定在職業音樂人上的興奮,曾出現在許多他的採訪中。











翻譯 BY electRa
 

2012年11月10日 星期六

2012年11月10日 星期六

【新聞】PATA率Ra:IN開演唱會慶生(太陽報)






     曾經以日本殿堂級樂團X JAPAN身份多度訪港的吉他手PATA,前晚率領其另一搖滾組合Ra:IN於九展開唱,接受本地傳媒訪問時表示未曾遊覽香港,希望私底下再來觀光,適逢本月4日是他47歲生日,他說巨人隊贏得日本職棒賽總冠軍是最佳的生日禮物,自己則沒有特別慶祝。其實團員早已準備驚喜,在長約兩小時的演出中,Ra:IN大都以純音樂演奏為主,PATA和貝斯手Michiaki邊喝酒邊展示高超造詣,又不時說廣東話「多謝」,後者更彈至跪地往台下噴酒,直到安可曲Michiaki突然奏起生日快樂歌,帶領全場合唱並捧出蛋糕,壽星PATA掩面,多次鞠躬以示感謝。


     尾聲時Michiaki和Tetsu一起推倒台上的鼓,又大送鼓棒和吉他Pick。演出期間一度有三名警員到場,視察一輪後離開,未清楚原因。



http://the-sun.on.cc/cnt/entertainment/20121111/00476_003.html




2012年11月7日 星期三

2012年11月7日 星期三

【轉貼】眾多名人對HIDE的評價與讚美






十年前,日本音樂界痛失一位音樂奇才。

光陰飛逝,日本音樂界現今又是另一種局面。

然而,hide依然活在尊敬他、崇拜他的人們心裡。

JaME謹此向所有協助籌備這次採訪的人員致謝。









9GOATS BLACK OUT



已經十年了。

您永遠活在欣賞您音樂的人心裡。

我們活在同一個地方,同一個時代。

hide總是以言語和音符來衝破界限。

希望您永遠不會改變。

我們喜愛您的音樂。感謝您。









ビリー(Billy)
 



Baku:永遠崇拜您。仰慕您。

Mine:他依然繼續影響各地的創作人。我終於明白何謂“永遠長存” 。

Takuma:您的存在留下永恒的影響力。

Tsubuku:因為您的啟發我才開始組樂團。非常感謝您。

Hiroshi:每一次聽他的歌曲都覺得太棒了。我會繼續聽這些歌。









D: Ruiza


hide是一位非常成功的吉他手、音樂人和藝人,至今仍然很有影響力。

我和其他人一樣,從開始接觸音樂的時候便受到他的影響,從他身上得到啟發。

他的音樂改變了音樂界,跨越時代,永不褪色。

我慶幸有機會聽到hide創作的歌曲。

我衷心為hide禱告。









D’espairsRay


十年過去了。

hide留下來的東西無庸置疑已傳承到其他樂團上。

他的影響力是如此巨大,讓人不由得奢想他依然活著,並帶領這個派系邁向國際。

如果可以與你相見,那怕只可以見一面,我就已經無憾了。

我們相信受hide影響的樂團今後會繼續湧現。希望您在天上護蔭像我們一樣追隨您的人。









DaizyStripper


hide在電視上出現的情景,我們至今記憶猶新。

那時候受到的衝擊就像是電流從身上走過一樣,相信hide第一次接觸搖滾時,也有同樣的感覺。

他的音樂到現在還是非常新穎,我們仍然從他的音樂上吸取養份,他獨有的構思和風格也影響著我們。

hide在各個方面都非常有魅力,我們尊敬他為人,為音樂人。他在舞台上雖然相當神氣,卻同時是一個受人愛戴的好好先生。

我們希望繼承他對音樂的熱情,還有看顧他珍視的樂迷。

請繼續關注DaizyStripper。









DEATHGAZE:Naoto


認識hide後我便開始接觸吉他!他永遠不會褪色!您為我們帶來非常棒的音樂和吉他表演,非常感謝您。









DuelJewel:Shun


接觸吉他後,我發現能夠駕馭X JAPAN的吉他技巧是對吉他手實力的肯定。

hide對我們所有人都有很大的影響,我無法言明一切。

作為同一個派系的音樂人,我會繼續努力繼承hide為我們開拓的。









Everlasting-K


十年前,在Laputa巡演期間聽到hide的死訊。

我現在是一個獨立音樂人,對我來說,不論是作為歌手,作為吉他手或是作為表演者,hide永遠都是我的目標,我永遠無法超越他。










GaGaalinG:Jun


hide是……

總是拉攏各界朋友挑戰新的事物。

他愛與朋友一起搞音樂。

《HIDE YOUR FACE》上的“FROZEN BUG'93” 震撼了我。

感謝您為我帶來的衝擊。









GALNERYUS:Syu


hide和X給我帶來的衝擊難以言傳。

我是因為hide而投身金屬吉他的。

他是世上最棒的!

hide在solo期間創作的歌曲,與X的歌曲完全不同,一聽便知道是hide的歌。

我到現在還是特別喜​​歡ROCKET DIVE時期的歌曲。

我忠於視覺的態度影響了我,他的魅力讓我無法抗拒。

我希望成為像他一樣的音樂人,一個備受尊敬而又平易近人的音樂人。

hide與他的音樂永遠長存!

我熱愛他的音樂!









葉×隠~ハガクレ~ (Hagakure):かや (Kaya)


hide離世已經十年了。 時間過得真快!

我不曾見過這樣一個可以稱得上是完美的人。

直到現在,對我來說他的存在是那樣的虛無飄緲。

雖然hide已經離去,只要我在做音樂,我仍然能時刻感受到hide的力量,他的音樂,還有他的人格。

hide的傳說永遠不會磨滅,直到永遠。









heidi.


Yoshihiko(主唱):當我站在台上,我便明白到hide的偉大!

我們很榮幸能在Memorial Summit上演出,

希望這會是最棒的MEMORIAL DAY。


Nao(吉他) :我從hide身上學會音樂的自由。

他是最棒的音樂人,會永遠受人景仰。


Kousuke(貝斯) :我依然記得第一次看到hide時所受到的衝擊。他太棒了! 他是我永遠的偶像。


Kiri(鼓手) :我們將會在Memorial Summit上演出,我會讓hide,我的偶像,向我們微笑。









hurdy gurdy:SEIZI KIMURA(ex. ZEPPET STORE)


我不曾認識一個如比受人愛戴的人。

我不曾認識一個如此有才能的人。

我不曾認識一個如此感性的人。

hide是如此偉大,永遠無人能及。

我創作的音樂能讓我稍為靠近他一點。









lynch.:Reo


有多少人因為崇拜hide,受到到hide的影響而組樂團?我是其中之一。

hide一直為我們帶來啟發,就算說整個日本音樂界也是受到hide影響也不為過。

hide離去已經十年了,他會永遠活在我們心裡,永遠不會被遺忘。hide是我們的原點,是宇宙的原點。









MUCC:Miya


沒有hide,就不會有我們的音樂人生。

是他讓我認識搖滾樂,是他教會我日本音樂也可以搖滾。

吉他天才hide的存在對我們意義重大。









Nightmare:Hitsugi


自那天以來已經十年了。

我還是初中生時,因為hide而接觸音樂。

彈吉他的樂趣,組樂團的快樂,音樂的重要,全都是從hide身上學會的。

因為他與他的成就,驅使我繼續向前。

縱使從來未曾相見,也請你保佑我。









Sel’m:Tsubaki


十年過去,hide的音樂仍然留在人們心中。“monkeypod” 吉他和紅髮是我的開始。









SKULL


我們在不同的年齡階段遇上hide;那時我們還初中生或是高中生。

我們從來未曾接觸過那樣的音樂和那種華麗的服裝,他震憾了我們。

之後,我們開始收藏X和hide的唱片和各種造型照片。

每次他們有新的作品,我們都受到新的衝擊,並且渴求更多。

我們永遠尊敬hide。

他的音樂與表現依然讓我們振奮,永遠不會褪色。

感謝您驅使我們組樂團。

我們,SKULL,會以您為目標努力。









Sugar:SIZNA


十年前,在hide離去後,我才認識他。

我不聽音樂,也不彈吉他,但我每天在電視裡看到那些哀悼hide的樂迷。他的影響力著實嚇了我一跳。

那想候,我就想有一天要像hide那樣,成為具影響力的音樂人。









THE UNDERNEATH


十年前,當我們以transtic Nerve的名義活動時,hide把我們帶到大舞台上。那是樂團組成初期的一大步,hide給予我們一個很好的機會。

當遇上困難時,我們仍然堅持下去,我們知道hide在看著我們,絕對不可以放棄。我們會永遠追隨hide。hide的精神永遠長存。hide,謝謝您。









Versailles:HIZAKI


hide是其中一個驅使我彈吉他的人。

他向我們示範了吉他手的潛力,並掀起一場革命。不只是在音樂界,而是全世界的。

我永遠尊敬他和他的音樂,請讓我向他說一句“感謝”。









Versailles:TERU


我記得我第一次認識他的時候;我真的是非常震驚。

直到我成為音樂人,不斷探索自我,我終於明白到其中的真義。

他是脫俗不凡的。

我尊敬hide。 與此同時,我會不斷成長,不斷挑戰自我。









Vidoll:Jui


hide創造出來的東西是他獨有的。

他總是站在潮流與音樂的先端。

我從hide身上獲益良多,很受他的影響。

我每天都會努力,吸受並活用他的藝術。 






以上轉貼至:http://www.jame-world.com/cn/

http://disqus.com/forums/jameworldzh/hide_jame/trackback/







Panther(The Cycle,EX-Sex machineguns)


有一個人,對現在STAGE上的我帶來了最重大影響的人,給了我夢想的人物。

倒豎的金髮,艷麗的化妝,艷麗的衣裳,艷麗的吉他,站在名古屋的LIVE HOUSE裡。

那時的衝擊現在還記得,或者說,想忘也忘不掉。

結果我現在也是倒豎著金髮,穿著艷麗的服裝,畫著艷麗的妝,拿著艷麗的吉他站在舞台上。是不是完全一樣呢,嘿嘿!

雖然再也無法相遇,但那個人仍然繼續生存在我心裡。

我不會說"繼承你的靈魂'"這類大話,18年來我一直都守著你的影響站在舞台上,如果你在天堂看到的話,也一定會笑吧!













2012年10月27日 星期六

2012年10月27日 星期六

【轉載】YOSHIKI的名言集


「やってやれないことはない。やらずにできるはずがない」 

“只要去做,就沒有做不成的事情。也沒有不去做就成功的事情。”



     YOSHIKI的解釋:不管怎樣,絕不可以首先就想這個我做不到。因為不去做而說做不到是非常可笑的。也許可能,從這個窗口飛出去而不會掉下來,在天空中飛翔。不去做的話,就不會知道。一開始就抵制它,這種想法是錯的。這會限制你的思想。







 「たがが努力じゃないですか。努力すればできるんですよ。じゃあ、努力すればいいじゃないですか。」

 “不是在拼命的努力嗎?努力的話,就會成功。那麼,努力去做的話,不是很好嗎?”



     YOSHIKI的解釋:對鼓、英語和公司經營都有著強烈的學習慾望,而以努力的態度對待著。但是作曲,只有這一樣,再努力,也沒有辦法。其他的,比如英語和打鼓,只要你努力了,就會變的出色。所以,拼命努力吧! 







「本當に素晴らしいものならば、國境、人種、時代、性別、世代……全ての壁を壊すことができると想う。」 

“說到真正珍貴的東西,我想是能打破國家、人種、時代、性別、世代……這些所有的牆壁。”



     YOSHIKI的解釋:完全體現我的想法原則的話。這個想法是支持我成為“YOSHIKI”的一個根本邏輯。換句話說,這是支持我的信仰。打個比方,就好像是佛教,伊斯蘭教,基督教中“唯一存在的真神”一樣的東西。相信可以打破所有的牆壁,就好像,不論有多苦,我相信自己的旋律是永遠,永遠珍貴稀少的存在,存在下去,並可以持續創作。







 「何十年の平凡な毎日よりも1日でも1時間でもいいから圧縮された密度の濃い時を過ごしたい」 (市川哲史著「ART OF LIFE」92年刊より) 

“與其過幾十年平凡的生活,我還是想過一日甚至一小時,轟轟烈烈的生活。”
 



     YOSHIKI的解釋:激烈高速的生活。雖然認為非常完全意義的時間也是需要的,但是非常討厭不徹底的無意義的時間。 







「安定が嫌い。」 (市川哲史著「ART OF LIFE」92年刊より) 

“討厭安定。”



     YOSHIKI的解釋: 不管怎樣,我討厭不能一直一直向上。不願看見自己掉下來。一個月中掉下來一天,或是一天中掉下來一個小時,這個是可以的。但是還是認為剩下的29天,或是23個小時,還是要不停做向上的事。







「俺は本當に気合いが入ってるんですよ」 (市川哲史著「ART OF LIFE」92年刊より) 

“我是真的全力以赴啊。” 



     YOSHIKI的解釋: 膽小的人和弱小的人不是用全副盔甲來裝飾自己的身心嗎?這是因為內心有不安的緣故吧。當然,我自己也有這樣的地方。有時覺得自己真的是勇敢的人,想起來,還真沒有什麼令我害怕卻步的事。







 「本當に素晴らしいメロディの永遠を信じる」 

“我相信有永遠不會褪色的完美的音樂。” 



     YOSHIKI的解釋: 像巴哈、貝多芬和莫扎特的曲子,經過200年,現在依然被聆聽著。這真的是可以做到的事情啊。真的是非常完美,我想再過100年,200年,還是會被繼續聆聽吧。







「音楽に國境はない」 

“音樂無國界。”





「音楽って音なんです。ただ鳴っている音なんです。そこには何の制約も決まり事もいらないんです」

 “音樂就是聲音。就只是可以發出聲音的音。這個是沒有任何約定成俗被限制的事情。”



     YOSHIKI的解釋:況且音樂有各個流派不是也很好嗎?我是什麼都聽的。古典、搖滾、龐克、爵士、等等等等,不管是什麼流派,只要是喜歡,就會用心去聆聽感受。雖然不是沒有原則的什麼都喜歡,可是這樣不也不錯嗎?我只喜歡音樂這一樣東西啊。







 「誰に何と言われても妥協したくない」 

“不管是誰說的什麼話,我都絕不會妥協。” 



     YOSHIKI的解釋:錄音時因無法有一點妥協而無限的延長錄音時間。我是那種在最後的100個小時裡,誰都不能理解一遍一遍的錄有什麼區別,但即使這樣,還會全力去試著做的人。







「これだけやったんだから???雲々なんて一切ない」 

“因為只做這個,所以其它的等等等等,什麼都沒有。”



     YOSHIKI的解釋:為了這個目標,努力,再努力……我自己認為這樣很好。 







「音楽は人生のすべてです」 (月刊カドカワ92年1月號)

 “音樂是我人生的全部。” 



     YOSHIKI的解釋: 我所有的想法都是以音樂為出發點的。如果可以全身心的做音樂的話,其他什麼我都不想去做。







「ただ、破壊してるんじゃないんです、創造の為に、破壊するんです」 

 “破壞是為了創造、而不是破壞本身。” 


     YOSHIKI解釋說:嘿嘿,偶爾也會做一些無意義的破壞啦(笑)之所以破壞是因為它們都是障礙啊。妨礙到了創造新東西,我要打破陳舊的觀念再創造。 



「本當にやろうと思ったら挫折なんてありえないその人の人生に死という幕が下りるまで」 

 “一旦下定決心去做一件事,挫折是不可能讓這個人的人生落下死亡幃幕的。”


 


「狂ってしまったとしても、それはそれでいいんじゃないかと」 

“即使是發瘋、也可以是另一種好事。”


     YOSHIKI解釋說:想要溺水來看看。就算是發瘋,也未必不是好事。什麼事都逃避的話,是不會有任何進展的。逃避還會衍生撒謊。


 


「きっとね、精神力さえあれば大丈夫なんだよ」 

 “只要有精神力量就一定沒問題。”


     YOSHIKI解釋說:(由於從事創作和超負荷打鼓而搞壞了身體)全部都是想像的世界啊。光是靠肉體支撐太辛苦了,跟不上。


 


「愛するだけ愛して、それでいい。」 (「SHOX'X」97年3月號yoshiki interview(P39)星子氏關於戀愛觀的問題) 

 “愛我所愛、那就行了。”


     YOSHIKI解釋說:因為不是人云亦云的性格,所以只愛自己所愛。對待音樂也是這樣的。錄音的話也會全力以赴做到最好而不會人云亦云。愛我所愛,那就行了。







    「100マイル先でゆがんでいた夢が

 今はっきり見える

 モノクロームの混乱に包まれていた心が

 今は鮮やかに透き通る

 人が人を愛すように

 僕は音楽を愛している

 そんな簡単なことが解らなくて

 僕は何年も苦しんだ

 人は純粋になろうとしても

 純粋にはなれない

 純粋という色に近づこうとしても

 心と言葉の距離には白と黒の溝が生まれる

 なぜなら・・・

 誰もが透き通る心のままで生きてきたはず

 きっと・・・そのままでいい・・・

 例え傷が赤く染まっても

 悲しみの夜が青色を帯びても

 僕の貴方(音楽)への想いは

 いつも透き通っている

 僕は貴方(音楽)を愛している

 だから・・・

 どんなことにも耐えられる

 どんなことにも・・・

 100マイル先でゆがんでいた夢が

 今ははっきり見える

 僕はこのまま夢を追う・・・・・・」



 “   我現在可以清楚的看到,在100單位前的歪曲的夢,被單色的混亂包裹的心,現在卻可以透徹的看穿。

      就像人愛著人一樣​​,我愛著音樂。這麼簡單的事情不明白,我沒有明白,苦惱了那許多年。

      人想變得純粹,但是,已經不能習慣純粹。

      就是想接近純粹這種顏色, 但是,在心和語言的距離中會產生黑與白。

      任何人在剛出生的時候,都有一顆純潔的透明的心,但一定會被染上顏色。

      比如受傷會變成紅色,悲傷會成為藍色。

      但我對我的愛(音樂)的思念,將永遠是純淨的透明色。

      我愛你(音樂),所以我可以為你忍受任何事情,我就這樣追逐著我的夢想。  ”





2012年10月25日 星期四

2012年10月25日 星期四

【轉載】YOSHIKI提供「在YOSHIKI的鋼琴伴奏下演唱X JAPAN歌曲權」進行義賣






http://www.barks.jp/news/?id=1000084220


     於2012年迎接成立20周年紀念的普通財團法人日本喜願協會(Make a wish of Japan),目前正在舉行慈善義賣,並公布了YOSHIKI透過Yoshiki Foundation America,捐出「在YOSHIKI的鋼琴伴奏下演唱X JAPAN歌曲權」義賣之事。


     普通財團法人日本喜願協會,是世界最大型的「實現願望」義工團體的日本分部,也是YOSHIKI長期贊助的公益團體之一。這是因為已故的HIDE在生前一直與罹患絕症的少女持續交流,他繼承遺志所進行的活動。


     在東日本大震災發生之後,為了響應賑災,YOSHIKI將自己在演唱會中使用的水晶鋼琴捐出拍賣,並向好萊塢名人募得許多物品,在網路上舉行義賣,不但至今仍持續不斷地從事公益活動,以往也曾經捐贈鋼琴給阪神淡路大震災災區的中小學,也為了中國四川大地震受災的孩子,捐贈樂器與音樂教室等,實際上進行了許多媒體並未報導的活動。


     YOSHIKI在2012年9月,才剛捐贈給光明基金會(Point of Lights)「共進晚餐權」,這次的「在YOSHIKI的鋼琴伴奏下演唱X JAPAN歌曲權」,更具備了與音樂人YOSHIKI直接合作的意義。共進晚餐雖然很吸引人,能讓YOSHIKI為了自己彈琴、在本人的伴奏下唱歌,這也可說是夢幻到了極點的事情吧。這次的義賣是透過日本Yahoo!拍賣進行,從日本與海外都可參加。


     「因為在美國住了超過15年,這裡的公益活動已經融入日常生活中,也越來越讓我覺得這些事與自己關係十分密切。我對喜願協會的宗旨"讓孩子們完成心願"很有共鳴,至今為止也一直努力協助相關的活動。今後也希望能繼續略盡我的棉薄之力,來支持他們的目標。」──YOSHIKI


     「在YOSHIKI的鋼琴伴奏下演唱X JAPAN歌曲權」



     實施地點:東京或是洛杉磯

     實施時間:結標日起的1年內有效

     規定及注意事項:

     ・曲子僅限YOSHIKI為X JAPAN作曲的歌曲

     ・僅限1曲

     ・在錄音室裡錄音,以CD的形式做成禮物

     ・如果得標者不想唱歌,也可以純鋼琴演奏

     ・可以有1人同行

     ・得標者不得將權利轉讓給其他人

     ・前往實施地點的交通費、住宿費由得標者自行負擔

     ・實施地點是依照得標者方便前往的地點,由提供者準備。

     ・實施時間是依照得標者方便的時期,由提供者指定日期與時間。

     ・拍賣開始日期:2012年10月26日(星期五)17:30(日本時間)

     ・拍賣結束日期:2012年11月2日(星期五)17:30(日本時間)


http://page3.auctions.yahoo.co.jp/jp/auction/c372518589





翻譯BY YXL

譯文網址:
http://blog.roodo.com/yxl/archives/21137572.html


2012年10月6日 星期六

2012年10月6日 星期六

【轉載】《週刊文春》X JAPAN的前團員真的是自殺嗎?女友首次公開TAIJI橫死之謎






     週刊文春10月4日號



     女友首次公開的橫死之謎



     X JAPAN的前團員真的是自殺嗎?



     搖滾樂團X(現在的X JAPAN)的原貝斯手TAIJI(本名澤田泰司,享年45歲)離世,是去年7月17日的事情。



     死因是被這樣報導:「根據相關人士表示,TAIJI先生是在14日的晚上,於拘留所使用床單試圖上吊自殺。」(日刊體育報,2011年7月18日報導)



     1998年,X JAPAN的吉他手hide(享年33歲)也同樣是(被報導)上吊自殺,所以當時成為話題的中心。



     但是,有一個人,在TAIJI死後已經超過了一年的現在,仍對他的"上吊自殺"這件事感到非常疑惑。



     TAIJI生前的女友,赤塚友美小姐(33歲),這次決定以本名公開表態。赤塚小姐至今為止仍獨自調查此事,並對TAIJI死亡前後擅自使用他的手機、並偽裝成本人、要求赤塚小姐付款的某位女性以「詐欺未遂」的罪名提出刑事訴訟。



     這個詐欺未遂案件的詳情容後再述,在此先從赤塚小姐的證言來回顧TAIJI先生死亡的經過。



     赤塚小姐抵達TAIJI留醫的塞班聯邦綜合醫院(CHC)加護病房的時間,是去年7月17日的凌晨。



     「因為收到病危的通知所以急忙趕往塞班,向護士表明我是未婚妻身分之後,獲准進入加護病房,與他面對面。雖然一直對他說:「我來了,已經沒事了」但是完全沒有反應。因為聽說是上吊自殺,所以脫下外衣檢查,但脖子完全沒有任何痕跡。當時心裡很驚慌,但是為了想要知道到底發生了甚麼事情,所以來回檢查了很多次,但真的沒有傷痕。但是胸口卻有明顯的橫向棒狀紅色的痕跡。」(赤塚小姐談)









     只能拔掉維生系統




     去年7月11日,由於TAIJI在前往塞班的達美航空DL298班機上動粗,而被FBI逮捕。抵達當地後雖然被起訴,但是14日傍晚卻在塞班警局的拘留所之內試圖上吊自殺。



     TAIJI的家屬接到日本外務署的通知,也在自殺未遂的三天之後,也就是17日的清晨抵達CHC醫院。他的母親看到兒子不忍卒睹的模樣,與赤塚小姐也產生了同樣的疑問,她發現脖子上並沒有"勒痕",也當場詢問相關人員,作為證物的床單到底到哪裡去了。但是,得到的回應,只有英文的「我不知道」。赤塚小姐繼續說:



     「我和家屬被帶到小房間,由醫師進行說明。『因為已經腦死了,所以只能拔掉維生系統』,沒有說明任何具體的身體症狀,也沒有給任何拔掉維生系統之外的選項。孝子女士(TAIJI先生的母親)不能接受拘留所內竟會出現上吊的狀況,問了醫師許多問題,但醫師只是反反覆覆地說『因為已經腦死了』。」



     在醫師的說服之下,母親只好接受拔除維生系統的決定,而讓TAIJI先生永不復回--。



     TAIJI是千葉縣出身。從高中起致力於樂團活動,1986年在YOSHIKI(46歲)的邀約之下加入X。雖然以神級貝斯手的身分成為鎂光燈下的焦點,但是1992年退出X,之後在LOUDNESS等各式各樣的樂團中活躍。2010年參加了X JAPAN的演唱會,與YOSHIKI在睽違18年之後同台演出。



     原本是芭蕾舞團員的赤塚是在2009年與TAIJI認識,並立刻開始交往。兩人同居並承認彼此關係,也受到身邊人的認可。兩人開設個人辦公室,赤塚小姐擔任經紀人,協助他進行工作。



     「我現在還是無法相信他是自殺。因為我在他身邊,完全沒有任何這樣的徵兆。」(赤塚小姐談)









     丈夫經營渡假村



     為什麼被認為是上吊自殺,但脖子上卻沒有勒痕?TAIJI被拘留的期間,到底發生了甚麼事情?一開始到底是發生甚麼事情,讓TAIJI在飛機上暴走到會被逮捕的程度?本誌的記者為了探究這個"充滿謎團"的事件真相,特地搭機前往塞班。



     首先,從當地警察手中取得了死亡意外報告書。報告書中所記載的TAIJI上吊時刻,是當地時間7月14日17時6分,報告書中也有TAIJI在入境時所填寫的「緊急連絡人」電話號碼。打這個電話號碼的結果,竟然是韓僑經營的撲克遊戲店。問他們是否在一年前有接到警察通知死亡案件的相關聯絡電話,他們的回答是「沒有,我們也完全不認識那個人(TAIJI)。我們店裡從五年前就是這個號碼,可能是你打錯號碼了吧。」難道這份報告書是杜撰的嗎?



     之後,與負責此事件的當地人士,也就是北馬里亞納群島(美國屬地)刑事局犯罪課主任的普雷斯特利先生取得聯繫。記者向普雷斯特利先生表示「有人證表示脖子上沒有勒痕」,對方的反應是眼睛瞪得老大,之後表情變得很凝重。記者進一步詢問「有可能在拘留所內自殺嗎?」時,對方搖頭嘆息,表示「一般來說是不可能的,無法理解。」



     另外,採訪逮捕TAIJI的FBI時,只有取得公開的審訊資料。根據這份公開資料顯示,TAIJI在飛機預定降落塞班機場的三十分鐘前,對「B乘客」暴怒,當場被制伏,以「爭執導致妨害飛行與空服人員工作」的理由逮捕。FBI特別搜查官柯普先生,對於TAIJI在暴怒時的狀態做了如下的記載。《根據空服員的說法,從商務艙傳來了非常激動的罵人聲音,以及敲打物品的聲音。該空服員前往座位查看時,乘客TAIJI SAWADA與B乘客正在激烈地爭執。B乘客手臂環著SAWADA的身體,SAWADA則是邊大叫邊踢椅子》。



     這位據說與TAIJI爭執的「B乘客」,到底是誰呢?雖然「B乘客」這個稱呼好像是不相干的外人,但實際上是一位名叫早川利子(假名),當時的頭銜是TAIJI經紀人的女性。實際上這位早川小姐,就是赤塚小姐以「詐欺未遂」提告的對象。



     2009年11月TAIJI在演唱會結束後,在大廳有一位TAIJI先生與赤塚小姐都不認得,年約四十餘歲的女性前來搭訕。她就是早川小姐。這位早川小姐宣稱「我先生在經營塞班規模最大的渡假村。當地雖然有價值約兩億元的音樂設備,但不知如何使用,要不要跟我們合作看看呢?」而且初次見面就請吃豪華大餐並支付旅館費。之後就以跟TAIJI討論事情為由,從2010年底開始關係變得十分密切。



     「早川小姐一開始畢恭畢敬,又給我們看她與名人的合照,顯示她很有辦法,而我們竟然相信了。」(赤塚小姐談)



     實際上,根據認識早川小姐的相關人士表示:「早川是一個喜歡名人的超級追星族,經常很得意地表示自己跟長州力、藤波辰爾等職業摔角的相關人士,以及深田恭子、三船美佳.高橋George夫婦關係都很好。」



     上述名人的事務所對他們與早川小姐的關係做了如下表示:



     「雖然經常去她先生經營的渡假村住宿,她也派車接送,但自從TAIJI的事情發生之後,就保持距離」(長州力事務所)



     「雖然曾在塞班機場被搭訕並應邀一起吃飯,但並沒有特別深入的接觸。」(藤波辰爾夫人談)



     深田恭子、三船美佳.高橋George夫婦的事務所則表示「這是他們的私事,我們不清楚」。













     不想再跟早川一起工作了



     結果在2011年春天設立了名叫YOU PRODUCTION的藝能事務所,早川小姐以經紀人的身分開始照顧他。



     「如果可能的話,我想跟TAIJI結婚之後專心當家庭主婦就好,所以就把經紀的事務交出去。現在回想起來,那就是錯誤的第一步。」(赤塚小姐談)



     從此時開始,事態轉向奇怪的方向。



     首先,有一位深受早川小姐信賴,名叫「神谷繁夫(假名)」的50餘歲男性,開始擔任該事務所的顧問。早川小姐曾說「一切就交給神谷了」,但是這位自稱是專業顧問的神谷先生,同時也是全日本有數百人"信徒"的通靈者。認識早川小姐與神谷先生的人是這麼說的:



     「早川小姐稱呼神谷先生為『大神』,什麼事都交給他判斷。神谷身材高大,但給人熱衷於追名逐利的印象。」



     早川小姐講好會支持TAIJI與赤塚小姐的結婚生活,並提出要在塞班舉行婚禮的計畫,實際上,在2011年5月,早川小姐也帶TAIJI前往塞班。



     但是,從這個時候開始,早川對兩人的態度出現了180度的大轉變。雖然不知道態度轉變的理由,但變成了「總而言之就是一直說人壞話的人。」(赤塚小姐談)



     舉例來說,早川小姐一方面一直為自己與渡假村老闆結婚、麻雀變鳳凰,讓父母引以為傲的事情沾沾自喜,另一方面卻反覆攻擊赤塚小姐以前芭蕾舞者的工作。



     TAIJI也對於早川小姐感到不滿,說她「講話出爾反爾」「只活在自己的世界裡」。另外,早川小姐雖然帶著TAIJI到處跑,但卻沒付半毛錢薪水。



     在這樣的情況下,TAIJI與早川小姐也不斷出現爭執。



     「最後要去塞班,當然也是因為工作的緣故,在出發前他跟早川大吵一架,也說了『我再也不想去了』。因為他跟早川小姐斷絕聯繫,所以早川小姐發了簡訊給我,說『請在上飛機的兩小時前與我聯絡』,已經吵到無法修復的程度。但因為神谷先生居間調停,所以最後還是去了,不過他也說了『這次是最後了,以後不跟早川一起工作了』。」(赤塚小姐談)



     結果,TAIJI在塞班被逮捕、拘留,甚至離開了人世,其間發生了太多令人無法理解的事情。



     赤塚小姐會知道TAIJI被逮捕並自殺的事情,是因為收到在塞班與早川小姐一起行動的神谷先生的簡訊。MAIL的日期是7月15日16時20分,已經是TAIJI"上吊"之後過了快24小時的時候。



     《報告,TAIJI君11日在飛機裡施暴,並被FBI逮捕,原因是與阿友(注:赤塚小姐的小名)吵架,打算去死所以才發狂的。其後在受審期間,試圖在拘留所自殺,目前昏迷不醒,也無法見面。》



     赤塚小姐對當時的狀況仍十分印象深刻。



     「到底發生了甚麼事?完全無法理解,腦海中一片茫然。我絕對沒有跟他吵架,而且他去塞班之前剛好是我生日,也一起慶祝。所以,讓我感到驚慌的是,因為我在TAIJI到塞班之後,仍頻繁的與他通簡訊,當然他的簡訊裡完全沒有提到發生意外的事情。」










     意識不明的本人傳來簡訊




     在赤塚小姐最為震驚之時,竟然從理論上是陷於昏迷狀態的TAIJI手機,傳來了簡訊。



     《這樣嗎?請查過之後寄給我。請打利子小姐在塞班的手機》(7月15日16時58分收訊)



     赤塚小姐因為「泰司不是陷入昏迷了嗎?」「神谷先生的訊息是錯誤的嗎?」而感到一團混亂。而接下來,又來了早川小姐傳來的簡訊《信用卡來了77萬日圓的請款,已經好幾次了,友美小姐生氣了嗎?》



     本雜誌記者徵得赤塚小姐同意,確認她的手機上由TAIJI的手機發送的大量簡訊內容。



     從去塞班之前的簡訊來看,一直到出發當天上飛機之前,都是男女朋友關心彼此的普通的對話。但是在TAIJI被逮捕的12日之後,簡訊很明顯地令人感到這不是同一個人寫的內容。不但用了以往從來沒在用的彩色表情符號,還有像是《雖然利子小姐沒說,但大神來了。麻煩妳匯款,請開個戶頭。如果有其他的也一起打電話給大神,我們遭到天罰了。要打電話跟大神道歉,拜託了》之類的令人覺得看不懂的簡訊。雖然大家應該都知道,不過他在這個時候已經被FBI所逮捕與拘留了。



     本雜誌記者向塞班的多名警察與司法相關人員詢問,在拘留所內的被告是否能以手機與外部人士接觸,但他們都異口同聲地說「不可能讓他拿著手機」。



     但是赤塚小姐當時還不知TAIJI被逮捕,以為那些簡訊是TAIJI本人寫的,所以儘量答應他的要求,也很擔心他的狀況。



     這些對話主要是TAIJI為了要歸還早川小姐所提供的信用卡支付的費用,所以要趕快把用掉的錢還給早川小姐。前面提到早川小姐的簡訊裡所說的「77萬日圓」也就是這件事。



     最早的"假裝TAIJI簡訊"是抵達塞班的翌日12日的9點23分收到的。《禮物:是在哪裡用信用卡付款?》。雖然是很突兀的內容,回信之後,收到《因為是利子小姐的卡,所以請還錢。其他也刷了很多,要是被告的話就會變成犯罪》。



     「一開始就是在早川小姐的許可下刷卡,為什麼突然變成會犯罪,我覺得很奇怪。而且油錢都是跟事務所支領的。」(赤塚小姐談)



     其後,也繼續跟"假裝的TAIJI"繼續傳簡訊,但是在據稱TAIJI試圖自殺的14日起,內容出現劇烈的變化。一開始是9點49分收到的《請查市川老家的住址告訴我》,接下來15封由TAIJI的手機傳來的簡訊,都是要求找出親人的聯絡方式的內容。



     同樣在14日的19點35分,收到早川小姐傳來的《這篇文章是澤田先生給我的》長信。後來查證之後,發現這封信也同時寄給赤塚小姐之外的第三人。



     信件內容是TAIJI表示,TAIJI與早川小姐在這段期間所發生的問題,TAIJI完全都認同早川小姐的說法,而責任是在自己與赤塚小姐身上。



     次日,赤塚小姐收到神谷先生的簡訊,知道"上吊自殺"這件事之後,一直想要打電話與早川小姐聯絡,但卻完全沒有回應。另一方面雖然簡訊有回,但是早川小姐只提到要如何應付媒體以及付款金額的事情。



     當天深夜,早川小姐終於打電話給赤塚小姐。



     「我對早川小姐說『雖然收到他昏迷的聯絡,但TAIJI到傍晚都還有傳簡訊來』,她好像感到很困擾,沉默了一陣子。她跟身邊人小聲地商議之後,回答說『SOFT BANK有時候因為收訊的緣故,簡訊會隔天才到』,但是簡訊明明一直都是持續對話狀態,不可能是這樣的。



     另外,早川小姐還問我『妳跟泰司吵架了事吧?』這種完全轉移焦點的問題。我回答說『並沒有』,她又陷入沉默。還說『泰司說妳父母很糟。好像有很多問題吧』,我說『我們感情很好』,她就連再見也不說,直接掛電話了。」(赤塚小姐談)









     神奈川縣警受理了訴狀



     17日,在趕到當地CHC的赤塚小姐面前,早川小姐與神谷先生與TAIJI家人一起出現。早川小姐一時不知道哪裡去了,而留在現場的神谷先生則是把赤塚小姐請到小房間裡,這樣對她說:



     「就當作是(TAIJI)有點喝太多,作噩夢而在飛機上抓狂吧。這樣就不是誰的責任,只要說他是醉過頭,以避免引起糾紛。」



     對方要求以這樣的方式合口供,也絕對不要跟媒體提。



     問神谷先生實際上到底發生甚麼事,他是這麼說的:



     「TAIJI會在飛機內抓狂,是因為把酒混安眠藥喝,早川小姐也是被害者。法院說是吵架,但那只是因為TAIJI與未婚妻赤塚小姐吵了架之後生氣而抓狂。」



     赤塚小姐無法接受這樣的說詞,所以對神奈川縣警青葉署向早川小姐提出訴訟,並且也由警察受理。早川小姐假裝是TAIJI,傳送騙人的簡訊,想對赤塚小姐騙取金錢,有詐欺未遂的嫌疑。現在已經透過國際刑警組織要求早川小姐應訊,但早川小姐仍不予理會。



     到底是不是早川小姐偽裝成TAIJI呢?還有,關於他的死因,她到底知道些甚麼重要的事情呢?本雜誌記者曾造訪她在塞班的住處,但並沒有直接找到她本人。當場撥她手機,她接電話之後是高聲地說「您從哪裡打的?塞班悅泰飯店?關於TAIJI的事情我不打算說甚麼。各式各樣的人傳出奇怪的謠言,讓我很困擾。雖然我也有事情想說,但我也在演藝圈裡工作,我可清楚得很。總之別來煩我。」



     此時記者詢問她「您是不是目前被起訴了?」,她立刻掛掉電話,之後也不接電話了。



     在此,也訪問了她經營渡假村的先生,竟然得到這樣的答案:「我跟前妻(利子小姐)已經在5年之前就離婚了。我們雖然有生小孩,不過是我在照顧。所以她現在跟渡假村完全無關。關於TAIJI先生自殺這件事情,有很多關於前妻的謠言,我也真的覺得很困擾。我前妻被TAIJI的女友提訴嗎?這件事我不曉得。還希望之後您能告訴我到底是怎樣了。」



     被謎團所包圍的TAIJI的死,能就這樣埋葬在黑暗之中嗎?











翻譯BY YXL

譯文轉自
http://blog.roodo.com/yxl/archives/21079670.html

2012年9月21日 星期五

2012年9月21日 星期五

【轉載】與YOSHIKI本人共進晚餐的義賣,以約300萬日幣結標






BARKS 2012-09-22

http://www.barks.jp/news/?id=1000083344


     YOSHIKI捐給慈善團體「Points of Light(光明基金會)」、並在該組織主辦的表揚儀式<Changing Lives Through Service>中宣布、美國時間9月7日早上8點開始的慈善義賣「在洛城或東京與YOSHIKI共進晚餐的權利」,已於9月21日日本時間早上10點結標。


     就如字面所示,這個能享受與YOSHIKI共進晚餐的權利,地點是東京或洛杉磯,時間是1年之內。總共出價次數是112次,最後是2位參加者一對一的競爭,由yu*******o以$37,100美金得標,取得這次的晚餐權。


     雖然日幣三百萬圓這個金額本身相當高,但考慮到這原本是無論花多少錢都無法實現的夢想,能抓住這個機會的人,會覺得像是得到了夢一般的幸運吧。


     擔任光明基金會會長與理事長的尼爾.布希(美國前總統喬治W.布希)之弟表示,「跟超級搖滾巨星YOSHIKI共進私人晚餐的權利,是非常罕見的拍賣品。光明基金會能讓YOSHIKI為幸運的得標者們提供這樣的機會,感到十分光榮。YOSHIKI的晚餐是最酷的拍賣品。」


     「這次真的非常謝謝大家的支持。能參加這次的慈善活動我也感到非常光榮。同時也非常感謝能為需要協助的這些人提供援助的義工。如果沒有我最愛的歌迷們的支持,也無法實現這個企劃。真的非常感謝。」--YOSHIKI


     本次的慈善義賣,另有聯合公園(LINKIN PARK)所捐贈的「VIP歌迷體驗」、老布希前總統捐贈的「簽名著作選集」等等各式各樣的拍賣品。拍賣的收益將當作光明基金會的運作基金使用。



翻譯by YXL

譯文網址:

http://blog.roodo.com/yxl/archives/21040412.html


2012年9月9日 星期日

2012年9月9日 星期日

YOSHIKI MOBILE的YOSHIKI獨家專訪【2012-09-07】


詳文請點選下方連結

http://blog.roodo.com/yxl/archives/21011790.html



翻譯by yxl



(節錄)

YOSHIKI:「每次都覺得無論是變成怎樣都好,以『即使今天是人生的最後一天,也不要留下遺憾』的心情去開演唱會。因為有舞台,歌迷們也都在,沒有甚麼好怕的。也還是因為歌迷們一直支持著我,所以才能努力地這樣繼續前進。這種感謝的心情,我無時不敢或忘。」




2012年9月8日 星期六

2012年9月8日 星期六

【轉載】YOSHIKI,今後將「賭上音樂人生一決勝負」


產經體育報 2012.9.9

http://www.sanspo.com/geino/news/20120909/oth12090904050010-n1.html


     X JAPAN的團長YOSHIKI於美國華盛頓時間9月7日(日本時間8日),以來賓的身分出席全美國最大的義工組織的活動,並義賣自己的「共進晚餐權」。


     YOSHIKI也提到了今後的活動。宣稱「從年底到明年,想要賭上音樂人生一決勝負!」


     他表明之後活動不會侷限於樂團,興致勃勃地說:「就算是樂團也不一定是X JAPAN。因為增加了與許多不同的音樂人之間的交流,所以逐漸看到未來的方向。想要繼續做各種不同的事情」。並充滿幹勁地表示「雖然身體狀況正在朝向毀滅,但是想要以不拘泥於形式的音樂家身分再繼續努力」。





翻譯BY YXL

譯文網址:
http://blog.roodo.com/yxl/archives/21011672.html


【轉載】YOSHIKI和TOSHI的童年時代


翻譯BY饅頭



【作為X的中心而存在的YOSHIKI和TOSHI兩個人】



    一個是用優雅致極的姿容彈著鋼琴,也能有力地狂擊著鼓的YOSHIKI;另一個是搖動著聳立金髮一邊吼唱的TOSHI。



     他們兩人的出身地是千葉縣館山市,從東京坐特快車兩小時就可以到了。YOSHIKI家到TOSHI家的距離,騎腳踏車大約十分鐘的路程。「從幼稚園的紫羅蘭組時代開始就是好朋友了。 」如同TOSHI本人說的,從幼稚園到高中兩人一直在一起。



     從他們的故鄉館山市作為起點,去接近他們隱藏在妝容下的素顏。







【安靜孩子】和【淘氣孩子】







     YOSHIKI,本名林佳樹。有一個弟弟。



     家裡是開和服店的,YOSHIKI小學的時候父親去世。由母親一手養大。



     「是無論怎樣都很安靜的孩子,從他媽媽那裡聽說他在學鋼琴。那孩子和周圍的孩子們雖然在同一間教室裡,但感覺他卻截然不同。 」(鄰居主婦· A女士)



     YOSHIKI很早就對音樂抱有興趣,從5歲的時候開始學鋼琴,小學的時候擁有了自己的鼓。和常來家裡玩的TOSHI一起像遊戲似的演奏玩樂。







     另一邊,TOSHI的本名是出山利三,出生於1965年10月10日。是兄弟三人中最小的孩子。在兩個哥哥的環境下長大。從小時候,就受哥哥的影響開始彈吉他。同時在身為鋼琴老師的媽媽影響下,對鋼琴也非常熟悉。



     雖然這樣,卻也是一個帶著巨人隊的帽子四處奔跑的調皮男孩。



     「TOSHI是個健康的少年喲!」這個是來自於館山市北條小學的同學B先生的證言。



     「他很明朗活潑,在同學中人緣超好呢。而且他的成績非常好。小學六年級的時候也當了班長。還有,打掃偷懶的時候他就跑去音樂教室,鋼琴彈得很好喲。歌也唱得非常好,尤其最擅長演歌了。」(同學B先生)



     喜愛演歌的少年TOSHI第一次上舞台是小學四年級。在全校師生面前,演唱了十八番的二葉百合子的《岸壁之母》。還特地穿了和服,戴著假髮有點僵硬的樣子。還有,TOSHI非常地喜歡祭禮。高中時向老師請求【暫停一下練習】而想跑去祭禮,對著不同意讓他去的老師哭訴著「除了生命,祭禮對我來說是最重要的東西。所以請讓我去吧。」就是這麼喜歡祭禮。







【不良足球少年】和【認真的棒球少年】



     兩個人最初組樂團是在初中一年級的時候。YOSHIKI擔任鼓手,TOSHI擔任吉他手。後來因為校內學生太多,部分學生轉學到新學校,樂團的成員就分散了,樂團活動也暫時中止。



     轉入新開的館山市第三中學的YOSHIKI和TOSHI,YOSHIKI加入了足球社。YOSHIKI本人的採訪中曾數次提到,自己的成績是TOP CLASS,絕對是認真的少年。那麼,真實的狀態是……。



     當時的玩伴C先生的證言「他是所謂的不良少年啦。不過和我們差不多,自覺是普通中學生而已。因為他頭腦很好,所以即使是不良也是有等級的。不是一般常識中的不良少年。沒有惹過警察的事件。(笑)話說…那個傢伙抽煙被老師看見要被剃成光頭,那個時候雖然反抗了,但是最後他還是被剃成光頭了啦。」







     從那個時候起,YOSHIKI就建立了自己的美學。另一方面,曾在小學的作文中寫“想成為職業棒球手”的TOSHI加入了棒球社。



     「DEYA cyo(TOSHI的暱稱)雖然入社很晚,但是因為運動神經發達,在先發成員的選拔中脫穎而出了。一直都是他激發著隊伍的鬥志呢。」同隊隊員D先生這麼回憶著。



     還有,當時的棒球社的教練也懷念地說著:「他肩膀很有力,是個很認真的好選手呢。總是全力以赴,特別是跑動的方式都是很認真的。而且,別的選手都用的是金屬球棒,只有這個孩子堅決使用木質球棒,很固執吧。」



     當然,在課業上TOSHI也非常認真。「升高中的考試之前,我,DEYA cyo還有另一個人,我們3個一直在課業上比賽。常常說“我昨天到幾點都還在努力K書呢”,真的是這樣和對方比賽。」(同學B先生)








 【X誕生】







     通過了入學考試,進入館山升學名校『千葉縣立安房高校』的YOSHIKI和TOSHI,迅速開始了真正的搖滾樂團活動。



    YOSHIKI,不是幹別的,而是個“時髦的不良少年”:成績優異卻又常打架,立刻成了出名的風雲人物。而加入排球社的TOSHI,頂著短髮一邊忍受著連日的訓練一邊努力著。即使過著截然不同生活的兩個人,樂團活動也總是在一起的。活動的場所先是體育館的舞台,然後也在縣內的比賽中上台表演了。



     高中二年級的時候,YOSHIKI提議說「暫且決定正式的樂團名稱吧。」於是樂團的名字變成了X。雖然是個臨時的名字,但是因為和別的樂團有著強烈的不同,周圍的人都稱讚「很好」,於是就變成了正式的名字,直到現在。



     高中三年級的時候在文化祭的舞台,聚集了周邊高校的全體師生,有這麼多的人集中,體育館都變得很擁擠。



     「感覺那天的歡呼聲還在耳邊一樣。那是第一次在幾千人面前演奏,非常熱烈呢。那時候想著『啊,我不能停下來了。』還有『站在人們面前的舞台上真是感覺非常好啊,真想去東京表演看看。』」(來自【X】ROCKIN' ON的TOSHI的發言)



     畢業後YOSHIKI和TOSHI兩個人決定前往東京,繼續去做樂團。TOSHI也是在那個時候第一次染了金髮。他懷念起那個時候「被東京的傢伙們刺激得一定要全力以赴呢。」(《JUNON》93年2月號)







【自己負擔舞台服飾的苦難時代】







     滿懷志氣而前往東京的兩個人,樂團活動還沒有踏上正軌。



     「X的成員頻繁變動。說是音樂性的差異也有,但是說來很可笑的是,也有因為“不是金髮”的原因。不知道為什麼有著“X的成員必須是金髮”這個不成文的規定,所以像我這樣黑髮的人就不行了」(音樂關係者)



     不知道為什麼YOSHIKI在和別人成為朋友之前,一定會和別人吵一架,然後才變成好朋友……。



     在酒席上有很多插曲,「YOSHIKI發狂將啤酒瓶一個個打碎」「涉谷的居酒屋有一段時間,見到金髮的人群上門會先問”沒有一個叫YOSHIKI的人吧”然後再放行入店。」「進行巡迴的時候,不准金色長髮的人進去消費的店增加了」等等這樣傳聞的事情,但是真相不明。



     「X的確有著恐怖的評價(笑)但是,YOSHIKI就算吵架,都有著讓人頗為仰慕的魅力。」說話的是從那個時候起就和X很熟悉的記者大島小美姊。「從第一次見到X的時候,直到現在都一直在思考著。首先有著視覺上的衝擊,然後音樂也有著朗朗上口的旋律,覺得X是在目前為止的HARD ROCK樂團中是最暢銷的吧。」



     但是,直到出道前X還是苦難不斷。雖然想要出唱片,但是無法獲得賞識。



     “想要更多人知道”抱著這個想法參加了電視節目的錄製。



     在節目中,X為中野一家新開的餐館做開幕演出。在快餐店門前噴火還有進行演奏。TOSHI在店內對著顧客喊的樣子,還有主持人會打著拍子大笑,這些都是被抗議過的。沒有地方出唱片的X勉強成立了自己的唱片公司,然後發行了自己的唱片。



     「最初發行唱片的時候連封面都是自己做的,幾乎什麼都是自己去做的。即使再辛苦,他們還是有著“我們自己來做”的強烈意識。」(大島小美)



     那個時候,朝向大阪做巡迴的他們,用僅有的錢去做了貼紙。貼紙和樂器一起放在後面的卡車裡。在高速公路上的時候,不知道為什麼卡車的後門開了,貼紙被風吹走。焦急的成員們急忙停下車,在路上慎重地一張張地撿著貼紙。所剩無幾的貼紙上有很多都被車輪弄髒了。但是,他們就一張一張地檢查【這張還能用】【這張完蛋了】,就這樣把能用的挑出來。



     這就是沒有金錢的時代。連衣服都是自己做的。在東急手創館買皮革,打上鉚釘,做出HARD ROCK風格的上衣。在LIVE結束之後,脫下衣服,身上都是鉚釘磨出來的傷。就這樣辛苦堆積著,終於要踏上正軌的X,不知為何遭遇了成員退團的事件。那是1986年的事情。



     那個時候,YOSHIKI第一次吐露了洩氣的話「停止吧」。



     「但是,說不定是我們的方法錯了」TOSHI就這樣激勵著YOSHIKI。



     TOSHI這樣說著兩個人的關係「很少有平常人應該有的問題。覺得他真是個很好的傢伙。但是非要用什麼詞語來形容的話,所有詞都不適合。特別是X的成員之間的關係真的是無法用任何詞語來形容的。“朋友”啊“友情”啊“親友”啊之類的全部不適合,沒有任何東西可以和我們的關係相提並論。」(【X】Rockin' on刊)







【X JAPAN 朝向世界!】







     但是,不久之後就到了他們展翅高飛的時刻。



     覺得“X很強”而在LIVE HOUSE中聚集的死忠FANS越來越多。然後,在1989年4月21日發售的正式專輯【BLUE BLOOD】在公信榜上初登場成為第六位。



     1989年11月22日在涉谷公會堂的LIVE之後,YOSHIKI因為【過勞性神經循環無力症】倒下。巡演取消。



     半年後復活。並在1992年1月在東京巨蛋舉行公演,成為第一位在此連開3日的藝人。在這之後,活動暫時休止。8月23日,以【X JAPAN】之名決定在全美出道。1993年的秋天,活動再開。



     「當年去喝酒時,DEYA cyo說著【一定要出道】的時候,我沒有在意。但是,真的覺得這是應該的。在KTV聽的時候,再次覺得“好厲害!”雖然DEYA cyo已經因為職業化而變得富有,但還是覺得很高興。」(同學B先生)



     成名後,TOSHI也沒有變。還是和館山的朋友們有著緊密的聯繫。去年的初中同學會也收到了來自TOSHI的訊息”因為工作不能前來“。



     YOSHIKI也變裝訪問過館山的朋友家。「大約3年前,那個傢伙,戴著假髮變裝,來到我這裡。因為覺得金髮實在太惹人注目了。他很低調,戴著普通的短假髮。」(玩伴C先生)



     素顏的兩個人,說不定是非常害羞的呢。





http://tieba.baidu.com/p/6763791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