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5月14日 星期三

2008年5月14日 星期三

【轉貼】X JAPAN 2008 攻擊再開場刊【The Last Live後訪問HIDE】


非常感謝辛苦的翻譯者:小映(enigma800706

轉載自【X FAN 活動版】
http://tw.club.yahoo.com/clubs/xfan-play/









── 首先,請問你對97年12月31日所舉行的“THE LAST LIVE ~最後之夜~”有什麼感想呢? 



HIDE: 在演唱會之前,有篇在FAN CLUB會報中要用的訪問,那是篇在東京巨蛋前面要發給大家的會報。我在裡面說的大概是:「我可不想要辦那種哭哭啼啼的演唱會喔」以及「要沉浸在過去是你自家的事情,我完全沒有那個打算」;我想要的是「大受好評的樂團在各地巡迴演出後回到東京、巡迴的終點站」這樣子的感覺。不過,我也知道實際上可能沒辦法這樣,總之是先這樣期望啦!然後呢,到了演出當天究竟會是怎樣的心情呢?讓我想起了少了TAIJI的東京巨蛋演唱會(92年1月2日~7日),當時只有我們五個人知道這件事,來聽演唱會的5萬聽眾完全不知道;所以聽眾們會覺得奇怪:“台上的五個男的是在哭什麼啊?”算是相當特別的情況,所以也無法預想THE LAST LIVE當天會有什麼感觸。但是,實際上跟想像的完全不一樣。雖然在THE LAST LIVE的錄影哭了,但是並不是X JAPAN就在此結束了那樣的感覺在作祟;我也完全沒有“今天就是X JAPAN結束的日子”的壓迫感。所以呢,在演奏完『THE LAST SONG』時,既不是悲傷,也不是喜悅…是很多感覺混在一起的一種微妙的感覺。而之後,我們在沒看過(最終演出後上映的)『VTR Tears』的狀態下就去參加了NHK的『紅白歌合戰』。 





── 是包含了X JAPAN改名之前的各種現場演出的映像的VTR吧?



HIDE: 嗯。是部以LAST LIVE為名、用意相當好的套裝VTR。不過,在LAST LIVE當天沒有立即看到還真是太好了呢(苦笑)。 





── LAST LIVE的演奏曲目是怎麼決定的呢?



HIDE: 呃,沒有特別想耶。不過,倒是早就有打算要做『THE LAST SONG』的了。 





── 在X的歌曲裡面最喜歡的是哪一首呢?



HIDE: (不加思索即答)最喜歡『Stab Me In The Back』,雖然是我入團之前就有的曲子。該怎麼說呢?乍聽之下就有種“”哇!”的感覺。 





── 但在這幾年來,幾乎都沒在演唱會中演奏這首曲子耶。



HIDE: 是啊。在THE LAST LIVE的時候也脫口而出了“來做吧”(吹了聲口哨)很有趣哩。雖然知道不可能,還是說了“來做這首歌”;但結果最後演出的曲目還是跟29日一樣。 





── 自發性的”複習”嗎?



HIDE: 是啊,就像在複習一樣。然後呢?想說既然這樣應該已經很熟練了吧?那就在曲子跟曲子之間的空間彈一下;結果其實並沒有多餘的空間啊!





── 關於LAST LIVE,其他的成員也有當作Final Tour來做的打算嗎? 



HIDE:呃,該怎麼說呢,完全沒有談論過。就像往年一樣,也沒有像樣的預演(笑),說到底,雖然在(發表解散宣言的)記者會的時候,腦子裡就有想到了,但基本上是沒有考慮很多的演唱會。 





── 啊,是這樣子的啊? 



HIDE: 嗯,就像一刀兩斷似的從FAN那邊把X奪走,雖然一路這樣任性走來,X JAPAN的一貫作風是蠻橫+暴亂,但也說不定也會讓人覺得很酷呢。不管是X跟YOSHIKI,我喜歡的是他們的純粹。譬如說:任性就是任性、遲到了就遲到、知道風險之後就把他轉成積極繼續往前的力量等等;這也是我尊敬X跟YOSHIKI的地方。另外,也討厭「為了唱片宣傳而必須上電視的各種節目」這類的事情,畢竟想要利用媒體的話是會反而被媒體利用的啊。 





── 在演唱會中,有沒有令你回想起從前的種種呢?



HIDE: 完全沒有,尤其是這次。剛才我也說過,我是以“巡迴演唱的最終站” 的心情站在舞台上的。我這個人不會講圓滑的話,但是我必須說:不只我,X全部的成員都變得很奇怪;大家也都知道TOSHI辭掉了X的主唱一職,所以TOSHI在演唱會中的所說的“積極地表演吧”、YOSHIKI在想什麼呢?PATA在想什麼呢?HEATH在想什麼等等,這些我都覺得有什麼地方不太對勁。 





── 這些不對勁的地方是從一開場的時候就有了嗎?



HIDE: 嗯,從一開場後就一直存在著,直到安可曲『Forever Love』才消失,總覺得很想要元氣十足地表演,但那卻好像是假的、硬裝出來的。到場的歌迷們還是如往常地給了我們很多的能量,實際上在那樣激烈的搧動下,產生的卻只是“個人與歌迷”之間的呼喚與回應…。全盛時期的X,是5個人vs100人、5個人vs5萬人的呼喚與回應,所以現場的鼓動是很驚人的。基本上,X呢,是不太注重跟舞台間的完美配合的,所以要嘛超成功,要嘛徹底失敗,之間的起伏是非常大的。這一點在那一天特別明顯。 然後呢?不知從何時開始感到內疚的TOSHI、把”他我”拋到腦外,我想大概是在『Forever Love』的時候吧。而那時候我也捨棄了”他我”, 禁不住掉下了眼淚。那時候,大家可能會認為TOSHI抱著YOSHIKI只是在演戲,但是我知道那其實是TOSHI又回復成以前那個能夠感動5萬人的主唱了啊,果然TOSHI還是很厲害的。“這麼情緒高亢、這麼令人感動”要這麼想或是寫在雜誌上的人是他家的事,我並不想管。對於實際上在演出的我們而言,場子其實熱不起來,這也是我最討厭的。雖然「擅於塑造戲劇性的X,在最後的表現也是這麼戲劇化,這樣不是很好嗎?」也有這樣子的意思。在那天裡,有非常多的感情交錯著。 





── 有關『紅白歌合戰』成了X JAPAN的最後舞台這件事,請問你的看法是? 



HIDE: 因為從東京巨蛋到NHK都一直呈現放空狀態,所以完全沒有記憶;除了 "為什麼非得在這麼清醒的傢伙們面前表演不可呢"的想法、及使用了150%能量的TOSHI的聲音聽起來蠻可憐的等印象之外,其他的什麼都不記得了。只是,對於2分鐘內票就完售的東京巨蛋場來說,果然還是有很多FAN沒辦法看到演出,所以就這層意義上來說,電視上的這場倒是可以作為X最後的演出而能夠對大家有所交代,且YOSHIKI在最後所說的「謝謝大家」也可以作為最後的道別,我個人覺得還蠻不錯的。 





── X成軍17年、正式出道也有8年了,這期間的活動中最令你印象深刻的事是什麼呢? 



HIDE: 最初與X相遇時,應該是在橫濱的LIVE吧。之前是聽過這個名字,在電視上看到X的時候,我心想”這些傢伙在幹什麼啊”,也聽過一堆不好的傳聞;結果實際上見到的時候”跟聽到的完全不一樣嘛!”,實際上還蠻有趣的。當我見到還沒喝酒的YOSHIKI時,第一印象是”怎麼會有如此有禮貌、端正的青年!”而開始有一些接觸…。我那時已經跟別人組了團,去看了他們演出後,眼睛就離不開了”這就是傳說中的X啊”。在不知不覺中,我也成了X的一員。 





── (笑)那麼,成了X一員後,最大的衝擊是? 



HIDE: 與其說是衝擊,倒不如說X是個容易親近的團。以我自己到那時為止所堅持的狹隘的搖滾樂而言,X的音樂就像運動會一樣令人有新鮮感。該怎麼形容呢?就像在自我封閉的人際關係裡面可能總覺得自己所封閉起來的世界最酷,但是X卻把它打開了。來者不拒,逝者不追,以眼還眼,對方用牙齒的話就用機關槍還擊--這才是X。有仇必報的這個部份,嗯…,我個人覺得是很棒的,我大概就是因為這一點才會喜歡上X的吧。 





── X 也有”被冷落的年代”呢。 



HIDE: 嗯。還有啊,說到搖滾樂這種東西,其實是非常曖昧的啊,雖然這也是他酷的地方。尤其是日本的搖滾樂,完全沒有身為”SHOW BUSINESS”的責任感;這是包含我自己在內的一般論喔。但是X就完全跳脫了這種感覺。 





── 這麼說來,是從那個時候起感受到X的純粹的嗎? 



HIDE:是的。





── X的正式出道是在HIDE桑加入之後2年的89年4月吧?關於正式出道最令你開心的是什麼呢?



HIDE: 我呢,一直以來都沒有自己的家、在女人的住處之間轉來轉去,就是時下常見的那種小公寓,心裡想”要在這種地方待下來了嗎”。在正式出道後,最高興的應該是有了薪水吧。心想”啊,終於,可以還給照顧過我的女人一些人情了”,結果不久之後就被甩了。





── 啊怎麼會…但是隨著X的FAN持續增加,世間也颳起了”X旋風”吧…



HIDE: 啊,有嗎? 





── 有吧,街坊男女老少都X、X地喊著。



HIDE: 我好像沒有這種感覺耶。不是只是在『SHOXX』雜誌上自顧著地自嗨而已嗎?(一同爆笑) 





── 才沒有呢。



HIDE: 嗯,因為樂團規模逐漸擴大,所以一邊跟很多不同的人相遇、一邊也和很多不同的人產生了關連呢。 





── 請問會有被周圍的聲浪所淹沒、隨波逐流的危機感嗎?



HIDE: 節目,在上電視節目時會有這種感覺。我跟YOSHIKI及TOSHI最大的不同之處在於,我的警戒心非常強;儘可能地在摸清楚對方底細之後才會開點門縫讓他進來。在這之中,也有”這傢伙的目的是為了錢吧”的念頭,在理性的大腦思考之前,皮膚就警戒地先起雞皮疙瘩了。不過最後呢,因為判斷的人還是X的成員、是X的團長,之前所有的不安就煙消雲散了。





── X最大的事件是什麼呢?



HIDE:說到大事件,在雜誌上應該刊過很多了…在TAIJI還在的時候、還沒成為X JAPAN的X曾經在地方的旅館大暴動、製造各種事件、動不動跟人幹架等等,常被人說:X走過的地方連草都長不出來;雖然會有人說這太誇張了,但實際上比這些人說的更驚人!事後回想起來就很像漫畫一樣,並不是為了製造話題什麼的,是真的非常認真地跟人家幹架啊。聽到有人說團的壞話時,總是血氣上湧地衝上去:”你這傢伙算哪根蔥啊!?”之類的,總之是很認真地在生氣喔(笑)。





── 那是因為想要解開誤會嗎?



HIDE:沒有想那麼多啦,只是很本能地反應而已。



現在突然想到,是在越後湯澤(新瀉)參加一個活動(好像是1989年7月30日的『POP ROCKET』的樣子?)時發生的,印象非常深刻。在X還沒加上JAPAN的時候,跟另一個叫做”ZIGGY”的團一起表演,演出的音樂人都住在同一間旅館裡面,發生了暴動事件,連FAN都牽連進來了…起因好像是我跟YOSHIKI吧,兩個人都喝醉了,醉到連身旁有FAN都忘記了,一邊說著「太麻煩了再去喝吧」一邊往外面走去,結果有很多的FAN就跟在後面也出來了。然後,等我發現時馬上跟YOSHIKI說「糟了!YO-將,快跑啊!」就跟YOSHIKI兩個人在一片黑暗的路上跑了起來,當然,那些FAN也跟在後面追上來了,而且還追得很緊!於是我一邊叫「糟了!糟了!」一邊盡全力在像田埂一樣的小路上跑著。



說時遲那時快,我的旁邊有一輛車「嘎-」的一聲停住了,「請快點上車!」我們就跳上了車的後座,一邊說著「真是太好了啊,YO-將!」的同時,看到前座的駕駛竟然也是FAN!(一同爆笑)心想著” 咦,這是要去哪呀?”,YOSHIKI就開口了:「不,已經沒關係了,就開車吧」結果呢?「那麼,就回東京吧」。



隔天明明就要正式上場演出的,結果,我跟YOSHIKI卻跟著兩名FAN在往東京的路上…而且再過不久就是早上了。





── 某種程度上來說,其實是恐怖的事件呢。



HIDE:我跟YOSHIKI都醉得差不多了,所以其實並不清楚事態有多嚴重…(笑)。





── (笑)那麼,正式上場演出的事情怎麼樣了呢?



HIDE:結果就醉醺醺地上場了啊。不過,因為前天把旅館搞得亂七八糟,所以旅館的老闆也就亂七八糟地生氣了。一樓(暴動的現場)的地毯全得換新的之類的…好像蠻嚴重的。雖然好像是常有的事件,但那是我記憶中覺得最有趣的一件。





── 雖然有亂七八糟的一面,不過X的成就也是很可觀的呢。請問你覺得X最了不起的成就是什麼呢? 

HIDE: 雖然不是什麼偉大的事蹟,不過在飯店的黑名單上,X可是榜上有名喔。 





── 我說的不是這個啦(笑)。那麼,對X來說,有所謂“能流傳下來的東西”嗎?



HIDE:這個的話,應該有很多吧。包括到海外演出…還有X JAPAN全國巡迴演唱的事也是。 





── 只有這樣嗎?



HIDE: 因為,從成了“X JAPAN”以後,完整的專輯只出過『DAHLIA』而已啊。在這“DAHLIA TOUR”的中途不是有停頓過嗎?雖然總算是到了最終站,但是畢竟沒有去“拜碼頭”啊!





── 最後,有沒有什麼話是想對X的其他成員說的?



HIDE: 沒有什麼是絕對會發生的,也沒有什麼是絕對不會發生的;我會說:“可能會再以X、或是以X JAPAN的身分再度站在舞台上,到時會再相見也不一定“以及”感謝大家一路走來的支持”,我個人的意見是,並沒有”啊,已經結束了” 的感覺啦。



文字取自SHOXX(採訪:渡邊Fuzuki ) 







── 舉例來說,在錄音時是5個人各自作業,這時就會覺得並不是一個BAND,而是一種像企業的東西;對X JAPAN而言是怎樣的情況呢?



HIDE: 我只是從某一角度來看而已,像這樣分別作業是很難控制的,YOSHIKI也沒辦法決定一切。但是,在跟YOSHIKI講話的時候,“這個人果然很有趣哪”心裡的這種感覺應該是不會變的吧。不管是說話的方式也好,做事的方式也好,都是頭尾一貫的。就算FAN跟周圍的人不這麼認為,但是跟YO一起做事的人清楚就行了。就算被人責怪“完全沒出新專輯嘛!”也會正面面對。正因像這樣的事情全都知道,才能一直跟他一起玩音樂。 





── 你認為在X的成員5人之中最重要的是誰?



HIDE: 我認為YOSHIKI就是X;就因為這樣,所以雖然我跟YOSHIKI在曲風上差異很大,但還是一起做音樂。雖然自己這樣說自己的團很怪,但是能將演藝圈的搖滾樂界中的一些既成風息給破壞掉的,除了YO之外沒有別人了。一直堅持著自己心中的信念(或可說是靈魂)在做音樂的應該也只有他了。所以細微的部分就讓我來吧。當然在他面前我是不會說這種話的啦。不過我真的這麼認為,尤其是最近。 







文字取自UV(採訪:加藤Yusuke ) 









松本的獨白



HELLO!



話先說在前面,

我們沒有所謂失不失去的,

也沒有所謂喪失「創造的力量」或是「跨越前方的力氣」之類的。



大將說「這就是人生啊…」

是的,就是這樣。



對我而言是這樣,

對有關的人員也是這樣。



然後呢,人生還是繼續往前進。並沒有因此中斷。



將空間同步化的話,

就又突然可以抱著樂器乗著旋律去遨遊了。



人生不如事十之八九,

碰上了的話,只要再試試看就行了。



知道了嗎?

我們還站在這片土地上,呼吸著空氣啊。

然後,什麼也不會改變地,人生一樣地運轉著。



…事出必有因

任何事情都可能會發生,也可能不會發生。



就算是現在,

誰都沒辦法說怎樣才是真實的事情,

反正一切都只不過是大減價預告DM上的流言而已。



但是,有一件事是絕對真實的:

這個從鄉下來的寡言胖小子我現在正嘴巴一張一合地在大家的面前說著話。



不管什麼事情,都會找到答案的…。



我現在心還是撲通撲通地跳動著,

明天又會是怎樣的跳動法呢?心理這樣想著。



如果不是這樣的話,寫到昨天為止的日記就沒有下文了。



……THANX!同時也要說聲HELLO!



就這樣,前進吧!踩足油門全速前進吧!

把那些拒絕搭乘的傢伙也載去! 





文字取自松本的獨白(Team Psyence M&M) 







全篇完

非常感謝翻譯者:小映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