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8月5日 星期日

2007年8月5日 星期日

【轉貼】YOSHIKI 2007年7月28日接受雜誌訪談(關於X的重組)


原文轉貼自"蒼血的微笑" http://tw.club.yahoo.com/clubs/VanishingX/



顯然YOSHIKI真的很無助,不知所措。因為hide不在了...



本來約在2000年要重組,但是LAST LIVE之後hide突然走了,X沒有一個結局。



YO說現在就算重組也只是為了替X畫上句點。



很想念hide...




——最近YOSHIKI自己突然提到“X JAPAN”這個傳奇的KEYWORD,我直接了當的問,我們可以當作你將開始行動了嗎?



YOSHIKI:這個……說來話長,先大致說一下。去年TOSHI突然找我,打電話到我LA的錄音室去……因為最近認識的人裡還有別的叫TOSHI的,我就問錄音室的工作人員“到底是哪個TOSHI?難道是那個TOSHI?不可能吧”。然後就想打回去看看,於是撥了電話,原來真是那個TOSHI。就問問他“還好不好?在做些什麼?”之類的話……那時候我們有7、8年沒說過話了,一下子覺得很感傷。



——有7、8年這麼久?



YOSHIKI:恩。HIDE的葬禮之後一直沒說過話,我也沒話跟他說。



——剛剛那句話,就這樣寫沒關係吧?



YOSHIKI:沒關係。當時就在這種久別的感覺下聊了起來,突然很感傷。然後去日本的那一點點時間裡,和他稍微碰了面。那時候我真的很忙,不過還是想辦法空出時間。就是那次談到了X JAPAN的演唱會,但當時還沒考慮得很詳細。之後又通了電話,原來TOSHI知道我替HIDE寫了首歌。



——就是FILM GIG上公開了PACKING和歌詞的那首"WITHOUT YOU"吧。



YOSHIKI:恩。但是剛才也說了現在我事情很多。他就透過經紀人跟我說可能會來LA,我想如果他真的來的話那天就空出來。可是後來他過來的時候,雖然說了很多話,但感覺我們的想法怎樣都合不太起來……不過還是想請他唱唱看那首歌,他一口就答應了。就在我的鋼琴伴奏下唱了,但是……當然聲音還是一樣動聽。但想到X,聽他唱的瞬間,我有點猶豫這首歌究竟該不該做出來……



——嗳————



YOSHIKI:當時周圍的人和我提過不僅這首歌,X本身也可以……。如果,我只是說如果,如果再結成的話,也只是意味著給X劃上休止符。……不管怎麼說,我和HIDE約定過2000年的時候要讓X重組。但他已經不在了…………我不知道該怎麼辦,一直在黑暗裡彷徨……所以,如果重組的話,並非以後又要以X的名字開始活動了,只是想給它加上結局而已。



——原來如此。



YOSHIKI:不過我也很理解FANS的心情,“沒有HIDE的X不再是X。”不用他們來說,那是當然的,我比誰都清楚。但另一方面也有很多“等我長大懂事的時候X已經解散了,我想在死之前看一次演出就足夠了,拜託了……”這樣的信寄過來,這樣的話要做也確實只有現在能做了,前提是如果真的重組的話。我心裡還沒決定到底要不要做,不過拖到10年後再做那也不可能,而且也許我也活不了那麼久,至少趁現在我還活著……X對FANS來說可以說是他們的人生了,也是我的人生。如果能給自己的人生親手劃上休止符,劃清界線的話……如果能讓這種無處發洩的痛苦稍微遠離一會的話……那也許做了會比教好呢……HIDE去世以後我一直持續著迷惘的狀態……現在說歸說,心裡還是一片混亂……FANS的意見也是完全對立。“希望X在我人生中以傳奇的形式終結”,這種心情我很理解,“只要讓我看一次X就算去死也無所謂”這種我也明白。但……那我的人生算什麼呢?



——我想這個才是最重要的。X的存在是全靠自己一路走來成為傳奇的,諸多意見能聽取的儘量聽取,那樣當然也好,不過最後還是要看YOSHIKI自己想做什麼,我覺得這樣就行了。



YOSHIKI:這幾個月一直有各種想法從四處傳達過來,聽了以後心裡很亂,不過,正像你說的,我自己到底想做什麼呢?……X是大家的人生,但它確實也是我的人生。對我來說,如果真做的話,就只是想劃上休止符。可能是僅止一天的LIVE,也有可能是巡迴……要按團員們的情況來定。朝著那個方向的想法還在成型中,結果消息出去就一下子變成“X重組!”這樣的新聞了……



——不過YOSHIKI的複雜想法……想劃上句點這種心情我理解。我只是隨便猜測,是否你和HIDE的約定也是一大原因?



YOSHIKI:2000年重組這個約定。不過,當時說的再結成主唱不是TOSHI,是想找別的主唱的。



——這樣啊



YOSHIKI:主唱並不是非TOSHI莫屬,我們是想在2000年重組之前找新的主唱,到時候也許會再度邀請TOSHI也說不定,不過實際上HIDE也提出了很多候補名單。



——很積極的感覺嘛



YOSHIKI:當年解散的時候……TOSHI和我說要退出的時候……確實……相當低落。我是裝得很冷靜……但心裡很亂,還說過不想做LAST LIVE那種東西。但是別人說應該做最後還是決定做了,然後和HIDE一起考慮X接下來該怎麼辦,當時還是很積極的。



——那7、8年後重逢,聽了TOSHI的歌聲感覺如何?



YOSHIKI:很美。他果然有一副好嗓子。



——但是想法怎麼都搭不起來……?



YOSHIKI:和現在的TOSHI嗎?老實說我也不知道。



——這樣啊……如果為了和以前劃清界線開LIVE或者巡迴演唱會,會以什麼樣的陣容呢?



YOSHIKI:HIDE的部分一定會放些他的影像之類,嘉賓的部分我想請傾慕HIDE的音樂人來會比較好,感覺有點像EVENT。不過還沒想好,心裡還是很亂。想過這樣的IDEA,反之我也考慮過,讓TOSHI唱"WITHOUT YOU",只發表那首歌也可以。如果那樣能在自己心裡劃上休止符的話……但現在還是很不明白,為什麼這個時候大家的提議都突然不可思議地冒出來,對此我也考慮了很久。像“做X的LIVE的話就只有現在了?……以後就不可能了?”這種問題。



——那PATA和HEATH呢?



YOSHIKI:如果真做的話他們會來的。現在我自己還沒下決心要做,所以什麼都沒跟他們說,不過還是和經紀人還有團員們碰面談一下比較好。反正我是想讓它結束,劃上句點,劃上休止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