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月25日 星期四

2007年1月25日 星期四

YOSHIKI 讓TOSHI哭了【Dahlia tour final】


在Crucify my Love曲畢之後

TOSHI開始講話

這時YOSHIKI彈起哀傷美麗的琴聲..



http://www.youtube.com/watch?v=rDMqvUhbUQA



"大致上"的對話是:



今年也發生了許多的事,在這樣的歲月中,與你們大家在一起...

(Yoshiki開始彈琴)



...

並且,在這樣一個美妙的結尾

(Yoshiki走下來擁抱Toshi)



現在,在這樣一個美妙的結尾,站在東京巨蛋的舞台,再一次和我生命中相當重要的人,Yoshiki

在這裡唱歌,和你們大家一起唱著歌...

和Yoshiki、和Pata、和Heath、和Hide、還有你們大家!!!!

我們是如此的幸運!!!



謝謝!!!



大家總是那麼支持我們~

接下來這首歌,請你們發自內心~

讓我們一起唱它!!!!!!!


2007年1月18日 星期四

2007年1月18日 星期四

【歌迷活動轉貼】“最愛(high)DTR”有獎徵文活動


1.      寫下你對DTR的專輯或單曲的任何感受,字數不限

2.      WORD
附加檔方式,寄至emillytaiwan@gmail.com

3.      2月11日截止收件

4.      2月18日公佈得獎名單

5.      2月25日X FAN活動版版聚公開頒獎(不克前來者, 郵寄)


6.      優勝三名,音風專輯+DVD


7.      佳作五名,(TAIJI親筆簽名照, DTR海報, DTRT-SHIRT, DTR浴巾, TAIJI明信片等五樣,    依投稿序可先選擇)


8.      參加獎,TAIJI & HIDE 紀念PICK









來源網址:

http://www.wretch.cc/blog/trackback.php?blog_id=nicesoup30&article_id=3929156


2007年1月16日 星期二

2007年1月16日 星期二

【轉貼】HIDE — 狂人,沒有再見。


原作者不詳 





     1998年5月2日,對於每個Visual Rock樂迷而言,絕對是一個傷痛的日子,因前X Japan吉他手Hide(松本秀人)於當天被發現死於家中。



     這五年間,於日本的Visual Rock界有著不少的改變,整體來說,整個圈子的發展仍算得上「蓬勃」,畢竟,在市場需求的大前提下,一隊又一隊的Visual Rock樂團應運而生,然而,今天當各位迷哥迷姐聽著Dir en Grey、Malice Mazer、Penicllin、Pierrot 聽得搖頭晃腦之時,可有想過其師兄X JAPAN、Hide早在十多年前早已有著過之而無不及的輝煌成就呢?



     Hide是樂團成員當中最積極參與自己Solo Project 的一員。在僅有的三張個人專輯中,我們可看到是Hide那近乎狂人的創作意念與膽量,由Hide Your Face(1993)中的DICE、SCANNER、OBLAAT,然後是一張天馬行空,實驗性頗高的PSYENCE(1996)。以至於「遺作」JA,ZOO(1998),他為我們所展現的,就是一種他自稱為Cyber Rock的風格(遺憾的是他在離世前只能完成當中六首曲目)。在僅有的三張專輯中,我們可看到的,是「彈而優則唱」的Hide,銳意於個人發展中,捕捉自樂團 X 以外的一種聲音之餘,也憑著天賦的才華,樹立起強烈的個人樂風。



     Hide所為我們帶來的,豈止是一個吉他手所能作的?由昔日於樂團X中的「驚駭」造型,到後期個人發展後變得簡約,但仍不忘其潮流視覺的打扮,以至創立公司LEMONed,以販售自己親手設計服飾為己任,為日本街頭文化注入新元素之餘,也讓觀眾能從欣賞他於台上服飾,轉化成為自己衣著、生活的一部分。另外,從兩個個人演唱會中(Film The Psychommunity REEL 2 及 Psyence A Go Go),我們可感受他與一班子弟兵(後期Spread Beaver 的雛形)如何「反轉」整個演出、如何將場地佈置成遊樂場一般,在大放煙火之餘,也不忘與(觀)眾同樂,與其說這是個精彩的演唱會,倒不如說這是個視、聽兼而有之的「嘉年華會」更好。的確,無論從音樂、潮流文化,以至感官的層面,Hide為我們帶來,是一個靡爛、繽紛的「萬花筒」。在這裡,我們可找到五彩繽紛的舞台設計,色彩斑斕的髮型、服飾,玩味十足的音樂鋪陳,以及玩世不恭的生活態度。



     今天當我看到樂壇上一隊又一隊「市場導向」的商業化Visual Rock樂團時,總會令我更懷念Hide。夜欄人靜偶爾聽著Bacteria,我會覺得這是他於黑暗中向我的呼喚,我想,他並沒有離開……他在音樂上的追求、執著,與義無反故為整個90年代的Visual Rock/J-Rock開闢了另一片更廣更闊的天地,這是一種完全屬於90年代的Sound。Hide雖然死了,但他的精神卻永遠長存,雖然這句話有點老梗。5年的日子不容易過,要懷念並不一定要以悲天憫人的情懷與筆觸,要是唱盤上播著Hurry Go Round、Tell Me 之時,或許,你仍可在這裡重遇你的老朋友……



     「身軀會腐朽,回憶的碎片歸向大地,就會變成花兒,like a merry-go-round & round,又會在春天相會了」 --Hurry Go Round









原文轉載於:
http://blog.sina.com.cn/u/4aeeeda801000703

2007年1月13日 星期六

2007年1月13日 星期六

Miscast 中譯歌詞


曲:hide                  詞:hide 





犧牲選出「此刻」的主角

容易瞭解是商品的價值

時光的流逝靜靜的

用純棉將你綁住啊



帶著偽善笑著招手 

戲弄是預定的行動

被擺佈之類的事情

不在意嗎?不想知道嗎?



不論是誰  都閉上了眼睛

連自己的影子也看不見 

當看見慾望邊際之時 

已經來不及了嗎 被選中的MISCAST



太遲了  太遲了

舔舐你的傷口

來回舔著傷口



太遲了  太遲了

自己舔舐吧

已經來不及了



表演必須繼續

在鏡中跳舞

雖然沒有主角



遊戲結束 遊戲結束

裝作英雄的樣子

MISCAST 你被開除了



理想在現實的墳墓中

一直被嘲笑著 閉上眼睛

不知道這是默劇

一直說話 這是小丑的本性嗎?



無法辨識 無法覺醒

安息是洗腦的旋律

嘲笑著忘掉台詞的喜劇演員的下場 

持續墮落的MISCAST



遊戲結束 遊戲結束 

沒派上用場就死了

遊戲結束 遊戲結束

笑著朽壞的終點(徒然死去)

MISCAST 你是失敗的演員 







作者:YXL

所有版權屬於yxl,請勿用作商業用途或任意轉載,謝謝。



轉貼自:http://blog.roodo.com/yxl/archives/6047623.html

2007年1月7日 星期日

2007年1月7日 星期日

【轉貼】2002「FILM GIG」實況報導




X-Japan  ~FILM GIG








       X-Japan的全國tour「FILM GIG」,是從1月13日於大宮Sonic City開始,一直舉行至1月27日在東京國際Forum A Hall那一場為止。



       在「FILM GIG」公演前,各會場均有EXTASY LABEL的artist首先舉行live,將會場氣氛提升了不少。而最終日在東京國際Forum的嘉賓更是十分豪華——26日那天的live 有BEAST和LADIES ROOM,在MC時段的嘉賓更是久未露面的TAIJI;27日的live是PICK 2 HAND和專程為了這次而來日本表演的Abadoned Pools、司儀則是被GEORGE(LADIES ROOM)邀請來的PATA和HEATH。其後在encore時段,YOSHIKI也出現在舞台上,讓會場內的Fans們頓時進入情緒異常高漲的狀態中。





       現在就來為PATA、HEATH和YOSHIKI也相繼登場的27日公演作個報導吧。當天首先由附屬於EXTASY的新進band——PICK 2 MAND演奏了首歌曲,接著便由前一天也曾站在台上的GEORGE拿著mic出來,並叫PATA和HEATH。最初他們二人都很害羞的向觀眾問候,但當GEORGE開玩笑地表示「沒有這麼隆重的嘉賓嘛!」後,PATA像是聽不懂似的,拿mic說「請大家一直慢慢享受這場live到結束為止啊!」



       當時大家都能看到PATA和HEATH微笑對看的畫面呢。接著有YOSHIKI播出的PV作為Opening時的影像,再來是Abandand Pools的出現。當他們的live結束後,螢幕上放映著hide MUSEUM的Video。雖然這段Video很快就播完了,但卻有電影預告片的效果,也充分能夠利用影像和旁白來表達出hide的個性。





       接著就是萬眾期待的X-Japan「FILM GIG」正式開始,以「紅」那充斥著哀愁感的吉他作為背景音樂,螢幕上也同時播出1987年時member們的珍貴片段。那時全員都留著長長的頭髮和化著濃粧,那是正式出道前的X。



       這次的「FILM GIG」主要以97年12月31日在Tokyo dome舉行的THE LAST LIVE為中心,再加上過去的影像和後台的花絮,內容可說是非常豐富。當沉靜的Opening完結後,突然開始播出「RUSTY NAIL」時,舞台上就如真正的live那樣噴出火柱。舞台的中央位置有一個巨大的螢幕,周圍有很多螢光燈照射著。



       這次的FILM GIG也跟上次一樣,無論音響設備、燈光、特技效果等等,全部都是滿足真正的Concert而製作的。可是,僅管剛開始便以「RUSTY NAIL」這首極富速度感的快歌為首,但會場內的氣氛卻是不夠活躍似的。回憶從90年12月一直舉行至93年的FILM GIG那種能跟真正Concert比美的高漲氣氛,這次確實在感覺上有著很大分別。然而,當我看見那群像是在困惑著的觀眾時,立即想像到這次的FILM GIG跟以前不同的理由——因為他們大部分也未曾實際的接觸過X-Japan的Concert,正努力地親身尋找著最佳的投入方式。



       這證據也能從FILM GIG的後半部分看到,當FILM GIG步入中段後,觀眾們已隨之擺脫了最初的生硬,如同舊日的Fans那樣放任由身體在音樂中搖動,大家拼命的對著螢幕所映出的member發出狂烈的歡呼聲。剛開始的前幾首歌曲結束後,二樓的觀眾席已經進入了瘋狂搖晃的狀態呢。X-Japan的CD直到現在也是十分暢銷的,而且時常有新的Fans增加,這次能夠親眼目睹這情境,實在是很驚訝啊。



       「~ X-Japan的軌跡」的內容還凝聚了87年以來11年間的X-Japan歷史。舞台上的鼓座被燃燒著,這是代表了88年那場在京都Sport Volley所舉行的傳說live;另外,在95年的DAHLIA tour首日,YOSHIKI在山形的Sport Center的舞台上突然在第一首歌的途中砸毀了鼓座,live因而中止。由於member們對這事情毫不知情,HIDE在休息室內訝異的說「真是大吃ㄧ驚啊!」這一幕珍貴的片段也能在FILM GIG的螢幕上看到呢。還有,YOSHIKI在阪神大地震的慈善Live用鋼琴彈出「white Christmas」的鏡頭、member在休息室裡十分難為情的穿著紅色聖誕老人裝的鏡頭,都一一能在螢幕上欣賞到。



       96年,YOSHIKI在名古屋那場live的途中暈倒,被擔架抬進救護車的片段播出時,在場有些Fans連忙用兩手遮著雙眼,因為他們不能正視這一幕令人心痛的鏡頭啊。另外,赤裸著上身的TOSHI和YOSHIKI在台上用水互相從頭淋下去的和睦鏡頭;YOSHIKI在encore時背著HIDE跑向舞台花道、HIDE掉過來背著YOSHIKI奔跑的鏡頭也有收錄在內。在這次的FILM GIG,實在有太多令人感到驚喜萬分的片段了,觀眾能夠有機會看到絕對難得一見的後台花絮,甚至平時看live時疏忽了member們那些細微的動作也能清楚地欣賞到。換句話說,這次的FILM GIG可說是一篇X-Japan的歷史,而且是一篇濃縮以往X-Japan眾多Beast Show的珍貴影片。



       當那11首如同真實concert般激烈的歌曲結束後,舞台便隨之變得漆黑一片,會場頓時響起「encore」的聲音。最初的encore播出了YOSHIKI的drum solo和「THE LAST LIVE」那令人深深感動的「FOREVER LOVE」。接著第二次的encore,終於播出了被喻為「不演奏這曲的話,就不是X-Japan的concert!」的兩首名曲「X」和「ENDLESS RAIN」。播著「X」時,全部觀眾當然也不斷地「X JUMP」,以致會場也為之震撼起來,而大家更大聲合唱「ENDLESS RAIN」直到螢幕上的演奏播完為止呢。



       最後,螢幕中的YOSHIKI從鋼琴的長椅站起來,並在Tokyo dome的歌迷大合唱之下消失於舞台上的那一瞬間,令人意想不到的事情終於發生了——螢幕捲起後,真正的YOSHIKI竟然出現在舞台上啊。在白煙之中,YOSHIKI用水晶鋼琴彈奏著「ENDLESS RAIN」。而觀眾更跟隨著音樂合唱,大家也沉醉在這虛幻化為現實的魔法之中。



       彈奏完一曲後,YOSHIKI便拿著mic獨自站立在舞台的中央位置,他忍住眼淚向大家表示「其實我本來已經預先想好很多話要跟大家說的,可惜全部忘記了。」他繼續強忍著淚水,拼命地將至今的心情告訴觀眾。



       「雖然X的周圍確實布滿著很多障礙,但我認為那樣衝動的我們必定能克服任何困難的。就算已感到精疲力盡也好,最後仍然能夠超越。可是,我們在4年前終於遇上了一個怎也跨不過的障礙。去年我在編輯THE LAST LIVE和FILM GIG的那段時期,曾經哭了無數次之多。自己也是第一次哭得這麼厲害的——然而,我覺得自己的心靈像被所流過的淚水洗過一樣。現在我能夠這樣繼續地進行各種活動,其實也是由於有X的member和Fans們的支持所致。我會一直珍惜著他們的,請今後也要繼續支持X的member啊,我也會充滿幹勁地努力下去的。」



       最後YOSHIKI更真誠地發出以下宣言「今年我會重返我生存的地方——舞台!」一直以來都有數以萬計的歌迷期待著YOSHIKI的復活,現在這願望可說是在不久的將來得以實現了。4年前在「ENDLESS RAIN」這首作品演奏後消失而去的YOSHIKI,4年後的今天,也是連同「ENDLESS RAIN」重返舞台。正如歌名的意思「無盡的雨」那樣,YOSHIKI要面對的挑戰也是永無休止的……今後也會一直持續著。 







注:本文轉載雜誌「music rock vol.28」相關報導













原文轉貼自:X-Japan的部屋

http://virshock.diy.myrice.com/band/x/xjp.htm



《以上內容純做分享用;如有侵權之處煩請告知》


【轉貼】2002「FILM GIG」YOSHIKI 特別採訪


     1997年12月31日,X-Japan在Tokyo Dome舉行了「The last live ~最後の夜」為樂團活動畫上了句點。事隔4年的2002年1月,這場傳奇性的live終於以film concert形式重新出現在期待已久的歌迷面前。最初的4場公演獲得極大迴響後,在1月16日的大阪那場,人在L.A.的YOSHIKI竟透過電話向現場觀眾問候,以及訴說心聲。10月後在東京國際Forum的首天公演,還有TAIJI的出現;到了這次film GIG的最終日,更有PATA和HEATH參與其中……來到encore時段,令fans們驚喜萬分的事情陸續降臨——YOSHIKI突然現身於大家的眼前!翌日,YOSHIKI更在原宿Astrohall舉行了一場名為「YOSHIKI PRESENTS EXTASY NIGHT」的live,他除了根LADIES ROOM和BEAST演出外,還向Fans透露將會以「Violet UK」的身份展開活動。這次訪問特輯包括了2大部分——YOSHIKI親自剖析FILM GIG的秘辛、PATA和HEATH對於這次FILM GIG的感想,最後是「FIML GIG」。







YOSHIKI — 特別採訪



越過悲泣的「城牆」 





     2002年1月27日,東京國際Forum。YOSHIKI突然在舞台上出現。在觀眾那震耳欲聾的悲鳴和歡呼聲中,他以熟練的指法在水晶鋼琴的鍵盤上彈奏出X-Japan的名曲「ENDLESS RAIN」,觀眾席也同時傳出大家的歌聲。在這期間,YOSHIKI偶爾會停下琴聲,凝望著繼續唱下去的觀眾和對自己復出苦候多年的歌迷。相信他必定已看透了大家的心底,於是便又再開始彈奏著那些能夠令大家淨化心靈、包容、確認、喚醒以往記憶的美妙旋律……當天,YOSHIKI和歌迷們確實是跨越了一個大大的障礙。



     1月28日,原宿Astro hall。在「Extasy Night」的會場內,YOSHIKI突然在舞台上飛跳起來。在充滿著掌聲和歡呼的空間中,他那柔軟的身體在全場all Starding的觀眾心中飄動著。跟著,Beast演奏出極為激烈的節拍,YOSHIKI亦表現得很快樂、幸福、孩子氣、興奮,並將自己交給了Fans們……那時,YOSHIKI和Fans們重返到昔日那「YOSHIKI世界」……











——回到久違的日本,覺得怎樣?(笑)

YOSHIKI: 這次能夠在Fans前出現,實在感到十分高興呢。



——大家的確是苦候了很久。究竟當初製作這次「FILM GIG」的契機是什麼?

YOSHIKI: 應該是Fans letter吧……還有在YOSHIKI NET上的留言。



——有很多在X-Japan解散後才成為Fans的人,是未曾看過你們的Live啊。

YOSHIKI: 是的。我也吃了一驚。



——是否收到很多Fans letter和E-mail,表示很希望欣賞X的live?

YOSHIKI: 是呢。除了日本的Fans letter外,還有從韓國、台灣、香港、法國、歐洲等地方寄來的信。



——外國的歌迷從什麼途徑得知X的?

YOSHIKI: 不知道啊。當我收到裝滿Fans letter的紙箱打開一看,發現外國的信件比日本的還要多呢(笑)。他們大多用英文寫來的,並寫著「想再次欣賞X的演出」、「就算只是Film concert也想看」等等的心聲。



——「FILM GIG」的副標題是「X-Japan的軌跡」,這是否意味著要作出有別於純粹是「THE LAST LIVE」映像的感覺啊?

YOSHIKI: 是啊。最初是由Staff向我提議「再次上映以前的FILM GIG如何?」然而我總覺得若是跟「THE LAST LIVE」如出一徹的話,並不怎麼有趣,所以便跟Video director商量,決定「FILM GIG」會以「THE LAST LIVE」為中心,因為音樂方面(CD)已完成了,現在還差影像的編輯仍未辦妥……其實我本應必需再回日本前將它們全部編輯好的,但最後還是來不及完成……這項工作已經做了一年以上了。



——是否殘存著很多過去的影像?

YOSHIKI: 現在共有1300卷以上的錄影帶(笑)。只是「THE LAST LIVE」當天已設置了30台攝影機呢,在live上30台攝影機可說絕無僅有(笑)。本來只是處理「THE LAST LIVE」那些影像也沒有什麼大不了的,但由於我想在「FILM GIG」內加入一些昔日的片段,所以便託日本方面寄來很多不同的影像給我。湊巧我也一直在製作著「YOSHIKI documentry video」這企劃,但是不會對外發行的(笑)。因此,我便在當中選出影像交由video drector編輯,而我則只需要負責檢查……



——「FILM GIG」的歌曲順序是由YOSHIKI親自決定的嗎?

YOSHIKI: 當然是,但我也有參考歌迷的投票結果呢。最令我感到困擾的是「Silent Jealousy」和「SCARS」這兩首作品。其實我真的很想將這兩首曲子加進去,可惜來不及編輯(苦笑)。呀,不知到會不會舉行追加Concert?到時候可能來得及吧……(笑)



——換句話說,追加公演的內容會更豐富啊。另外,這次「FILM GIG」的歌曲順序是根據實際live的image作出編排,或是根據影像整體的image而編排的呢?

YOSHIKI: 基本上是以影像的image去決定的。我跟Video director商談時,曾提議「FIML GIG」必定要具有喜怒哀樂的元素,既希望有歡笑的一刻。我對影像方面的要求就只有這些罷了(笑),反正我主要是負責音樂製作的。在「FILM GIG」內,我加入了很多來自不同時代的音色……例如那些club music感覺的音樂是附加在攝影機上那mic所發出的。還有一些在Tokyo Dome時未曾發表或未經混音的作品……我所負責的工作便是要將那些original tape的音色重整新整理過。而我最受不了的工作便是跟engineer一起將tape中的multi音色配合「THE LAST LIVE」的感覺去混音。



——就是將一般Video內的Zch音到 48ch的multi音,全部集結於「THE LAST LIVE」上吧。

YOSHIKI: 對。我正想製作出這樣的音色呢。這次在歌迷的問卷調查中,雖然有不少意見是關於在「FILM GIG」中難以聽到歌曲之間的說話部分,這其實是由於當時用的是普通的攝影機、mic也是放在有點遠的地方。因此,我們利用了壓縮機來清除周圍的噪音,務求讓大家聽得較為清楚。另外,TOSHI的MC、我在休息室的談話內容和HIDE的聲音等,均被劃分為數十track,再加上其餘五花八門的片段以營造出電影的效果。這方面的工作實在頗為吃力呢。



——何時開始進行製作的?

YOSHIKI: 正式開始行動是在聖誕節前……不、應是11月底左右吧。完成了「THE LAST LIVE」的部分後,便開始編輯「FILM GIG」。



——這麼說也對呢。發表tour會場的地點時正好是那時嘛。

YOSHIKI: 對。發表後才下定決心去實行啊(笑)。雖然我在美國的Studio已有一台Video編輯機,但Video director認為只靠這台機器來做是絕對來不及公演的,所以就多借了兩台回來,而且一共有4位Video engineer參與製作,以致於Studio那段期間變的像Video編輯室一樣(笑)。



——最初開始製作時,才驚訝發現這項工作的艱難嗎?(笑)

YOSHIKI: 實際上真的吃了一驚(笑),現在說也無妨吧,我覺得又是一段充滿奇蹟的故事(笑)



——有再創造出奇蹟嗎?(笑)

YOSHIKI: 在編輯影像的階段,我同時還要兼顧Violet UK的錄音工作。所以,我只好輪流在不同的Studio工作——在一樓的A Studio則編輯「FILM GIG」的音樂部分。當然在這個Studio內也有engineer把守著啊。而2樓和大廳都分別放置了兩台和一台編輯機,以便進行「FILM GIG」的影像編輯。由於Violet UK正是活躍時期,我也不想停止任何一方的工作,因此我在那段日子真的是不斷地於各Studio間團團轉呢。甚至平安夜那天也一直工作到天亮為止,聖誕和元旦也仍在工作,完全沒有休息過一下啊。僅管如此,仍是差點來不及公演……我因為並非實際地編輯影像,就算是在檢查時也只會特別注意音樂部分,所以最後也只能等待負責編輯的Staff完成後才再由我去處理。促使大家徹夜不眠地苦幹至體力極限。可惜的是……首場於大宮公演的前一天……其實還未完成的啊!



——蛤!這是怎麼一回事?

YOSHIKI: 當時有幾位Staff專程從日本飛來L.A.等著拿Video的master回去上映的。最初本是預計11日離開L.A.,12日到日本。到13日後在大宮正式公演的呀。可是11日那天根本仍未完成,所以只能取消原定計劃……大家便繼續在這危機感非常重的狀態下拼命地編輯,而我則進行檢查,還一直做到12日的早上呢。每天都有4班飛機從L.A回日本的,我知道最早起飛的是日本大阪的航空在早上9點出發的班機,所以我就吩咐Staff先去預訂大韓航空的機位,在下午2點在日本登陸後(公演當天),便直接將錄影帶從機場送至大宮會場(笑)。但當時已經是早上7點,怎樣也來不及坐大韓航空那班機了。於是我便決定改為11點出發的聯合航空……此外,錄影帶本鷹全部為4盒的,當在這急切的情況下,總之先將已完成的第一盒帶回去再說(笑)。



——換句話說,那時首先將第一盒錄影帶利用聯合航空帶回日本的嗎?

YOSHIKI: 雖說如此,但只有一盒也無濟於事呢(笑)。一旦開始公演後,來不及將剩下的錄影帶帶來的話,要怎麼辦才好啊!?所以怎麼也好,我先預定了第3班機的馬來西亞航空和最後一班的新加坡航空,準備將隨時完成的錄影帶送回日本(笑)。因此,大宮那場Concert開演後,大家都為了下一盒帶子何時趕到而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我當時的腦海裡也不斷地想著應該怎麼辦才好,甚至可說已陷入恐慌之中。最後,Staff告訴我如果40分鐘後仍然未能完成便會來不及送至會場,到時「FILM GIG」就會形同廢物一樣。可是「TEARS」的編輯還沒做完,只有一分鐘左右的素材是可供利用……製作反射式字母的時間也不夠,那時真的不知道要怎麼辦才好,Staff們都哭喪著臉……最後我只好致電日本方面表示L.A.那邊不可能及時完成工作,拜託日本方面做點什麼功夫。剛巧那天後藤先生(X的Video drector)在早上4、5點時已到達公司(笑),當他接到我的電話要在一天內將「FILM GIG」完成時,好像非常吃驚似的(笑)。



——接到電話要一天內完成這項工作,任誰也意想不的吧(笑)

YOSHIKI: 和後藤先生商量「TEARS」該怎樣處理時,靈機一動地說「那麼,在螢幕上放映出現場的觀眾吧!大家可能也會喜歡這樣的安排呢!」因此,那idea便在一瞬間決定了。



——最後也能將剩下的錄影帶送到會場嗎?

YOSHIKI: 是(笑)。剩下的錄影帶用第3班的馬來西亞航空運送,到了成田機場後便直接由摩托車送去大宮(笑)。但是……結果卻仍是延後了30分鐘才公演呢。這當然是由於等待錄影帶送來的緣故啊。後來聽說收到錄影帶的一分鐘後便立即開始播出,真的令人難以置信。為何總是這樣急切而行的呢(笑)。而且裡面還有不太滿意的部分,所以在隔天仍要繼續工作下去……



——那麼,tour中曾經改變內容嗎?

YOSHIKI: 將畫面編輯得漂亮點,修改音樂方面的混音……我在大宮公演後的3、4天仍然繼續這樣地工作著。完成後便送去日本,在tour途中頂替那些不算完美的部分(笑)。實際上,我也有因應大宮那場的評語和反應準備了一些需要加入或者替換的部分。



——這麼說,大阪(1/16)的「FILM GIG」那場,因為有一部分是將L.A. Studio和會場用電話來連接,以便播出「YOSHIKI現場通話」的。我確實在正式開場的前一天才知道詳細的情況……(笑)

YOSHIKI: 因我也是突然想到跟主會場通電話的(笑)。那時我偶然在公演的同一時間帶了在Studio檢查最後的on live video。在L.A.的晚上一點左右,我獨自走進Studio,並將燈光關掉,以極大音量跟日本在同一時間觀看「FILM GIG」。所以在通電話時,我所看到的畫面跟當時大阪的觀眾所看到的,是一模一樣的啊。我也感到非常感動……



——透過當時的電話,能聽到那厲害的歡呼聲嗎?

YOSHIKI: 聽得很清楚。而我就是由於聽到大家那麼支持自己,才會想到在東京露一露面的……但我當時仍有「The last live」的工作未完成,真的是感到很煩惱。雖然後來曾認為「FILM GIG」的編輯工作已告一段落,回日本吧……但這樣一來,「THE LAST LIVE」的編輯工作便不能如期完成,就會導致趕不上發表日了。然而,若要在出發去日本前將「THE LAST LIVE」的工作全部辦妥,自己的實力實在無法承擔……因此,跟著的每一天我便煩惱著究竟趕及配合發售日好、還是出現在東京才好。甚至到了出發的前5、6個小時仍舉棋不定,因為覺得怎麼也要完成「THE LAST LIVE」為止。但其實仍有最後的一個可能性——「到日本繼續進行剩下的編輯工作」,實際上日本方面也預備了一部編輯機以便我到時利用的。然而,當我想到就算在L.A編,只要稍有差池便趕不及發售日的時候,在這情況下根本不適合回日本,所以便決定放棄回去(笑)。怎知到了早上7點,我突然表示「到底還是回日本較好!」。當時大家可說立即驚慌失措起來(笑)。僅管這樣,我們在出發前的一刻仍繼續拼命地工作著啊。之後到了機場,在飛機上睡覺時,我曾懷疑自己可能就這樣睡到不能醒來……在到日本前,我的身體真的到了精疲力盡的境界,已經不知道自己在幹什麼了(笑)。



——在東京國際Forum的登場方式,是怎樣決定出來的?

YOSHIKI: 我只想著「回去後再決定吧!」(笑)。以X的情況來說,時常看似經過周詳的計劃,但其實是完全未經過計劃的。



——Staff們也經常配合得很好呢(笑)。

YOSHIKI: 大家都明白到時常會有突發事件出現(笑)。他們真的是非常優秀的Staff!



——提到「突發事件」,在Forum的第一場,TAIJI到舞台上向大家問候也令人十分驚喜啊。

YOSHIKI: 哈哈哈,是啊。原本並沒有這樣的打算呀。後來Staff聯絡我關於此事時我還說「TAIJI也出現了,我也露露面啊!」(笑)。TAIJI的出場時間是在BEAST的演奏前吧,Staff便急促地為他預備所需事宜,而我則苦思著TAIJI應該在哪一刻出現才好。剛好GEORGE給我電話,並提議TAIJI不如介紹一下LADIES ROOM也好,我就答鷹說「呀,如果TAIJI也OK的話,那也不錯呢。」因此,結果便是大家所知的(笑)。另外,我不是在第二天舞台上出現了嗎?當天我很早……約2點半就到了會場。其實當我知道HEATH也會來看時,便說「PATA和HEATH也一同出現吧!」(笑)。



——蛤!那兩人的出現也是當天才決定的嗎?(笑)

YOSHIKI: 嗯(笑)。商量在哪一段時間出現後,我們本來是決定在「ENDLESS RAIN」一同出現在舞台上的,可是卻來不及準備。於是我便向他們表示「那麼在昨天TAIJI出場的同一時段出現吧,請在6點前來哦!」(笑)怎知到了6點後,PATA和HEATH還在路上,所以便不能趕上Opening的一刻,繼而決定在encore時段出現。當原本的所有安排變更後,他們竟在Opening的5分鐘前趕到(笑)。



——呀,我在後臺也看到這一幕呢,YOSHIKI在員工出口迎接他們兩人,並說著「上來,上來!」(笑)便直接帶他們到舞台上去。(笑)

YOSHIKI: 是啊(笑)。由於完全沒有事先商量過,所以PATA那時十分不知所措(笑)。



——在未經事先商量的情況下,進入會場後便立即被帶到舞台「是,正式開始」便要馬上走到舞台上(笑)。

YOSHIKI: Opening完了後,我們連喘一口氣的時間也沒有,因為Staff向我們報告「小泉首相來了!」(笑)。



——那時,電梯也必需改為首相專用,所以若當PATA和HEATH跟小泉先生同時抵達的話,他們兩人就要走樓梯了(笑)。而隔璧的房間也用作招待記者,Staff在那天真是非常吃力呢。首相好像從公演前幾天才決定來看「FILM GIG」的吧?

YOSHIKI: 是啊,公演前一天才知道嚴先生(國土建設大臣)也一同到這來觀看的。



——公演前,你曾和首相在別的房間裡談了一陣子。究竟談話內容是關於什麼事情呢?

YOSHIKI: 由於這次談話是自從雜誌訪問以後首次再見面的,所以我們都互相問候對方「很久沒見呢。你好嗎?」之後我還恭喜小泉先生成功就任首相一職,雖然是遲了很久才向他祝賀……還有,小泉先生主動向我表示「我很感謝你能讓我利用你的作品,在自名党的廣告上播出。其實我本來是希望使用TEARS這首歌的,但因為TEARS的意思是眼淚,所以被其它人反對而放棄了。」



——哇,原來有這樣的事呀?

YOSHIKI: 嗯。他還向我透露「我最喜歡TEARS這首作品。」,「能夠出現像X-Japan這樣集結著動人ballad的樂團真好呢。」



——另外,經歷過那麼困難重重的工作後,終於能在「ENDLESS RAIN」的時段在舞台上出現。被感激的歡呼聲包圍著,並一邊跟觀眾呼應、一邊彈奏著鋼琴,當時的心情是怎樣的呢?

YOSHIKI: 其實在螢幕後面Stand-by時,從最初聽到自己的聲音那一瞬間,我已淚流不止……雖然我想著「不應該這個樣子的呀!還沒在大家面前出現已經這樣哭是不行的啊!」但在布幕還沒打開前,我已在後面哭個不停地彈著鋼琴啊……最初,跟小泉先生完成記者拍照後,我因為想著Opening的部分,所以便在舞台旁看了一會「RUSTY NAIL」。當我看見Fans們在哭泣時,我也不禁哭了起來。後來回到休息室看monitor所放映出的舞台……那時應該播著「Longing」吧,我又不停地掉下眼淚來。那天我本來是化了一次妝的,但由於回到休息室後不斷地流淚,因此妝也花掉了(笑)。然而在這情形下,就算再化妝也補救不了,所以在正式出場前才再次化妝。後來,我在舞台上彈著鋼琴預備出現在大家面前,當布幕打開的一瞬間,自己的腦海裡立刻變得一片空白……那歡呼聲能由我獨自一人地去克服,希望跟大家一同跨越向前……



——雖然用了4年的時間去整理自己心中那個無形的障礙,但現在是否終於感到將它克服了呢?

YOSHIKI: 編輯「THE LAST LIVE」的期間,我很不可思議地一直也懷著「FILM GIG」而能夠回頭看著自己的過去。編輯「THE LAST LIVE」時所流過的淚、跟編輯「FILM GIG」時所流的淚是有著變化的……那時真的感到自己的心靈也被眼淚洗滌過一樣……淚水也隨之化為快樂的眼淚……後來,我還越發覺得「自己到底仍是希望活在舞台上、想繼續站在舞台上的!」其實從很久以前我已知道了自己這個想法呢……僅管我以Violet UK的身份不斷地作曲,甚至已到了不用再作的地步,但在自己的心裡仍藏著站在舞台的心願啊……





——你曾讓我聽過的歌曲,足夠作出一張專輯呢。(笑)

YOSHIKI: 現在的歌曲數量更足夠3張專輯之用啊。接著還想再作多一曲半就行了(笑)。況且繼續不斷地作曲也不是辦法,所以我便覺得先作一了結。現在已剛剛開始了歌唱錄音的工作,我反過來被這項工作激發了呢。



——那麼,你從那天所流的眼淚可說是正面、積極的眼淚吧。

YOSHIKI: 「FILM GIG」果然很了不起啊。而「THE LAST LIVE」卻只是充滿著淚水……實在太厲害了……



——只是Film concert而已,卻也能吸引5000多名觀眾前來呢。

YOSHIKI: 由於我在出場前曾向Staff要求「我想看看觀眾席,請在我出場時將燈光調得較明亮一點!」所以我彈鋼琴時能清楚地看見Fans們的樣子啊。當我看見大家這樣不離不棄的支持自己,心中立即深為感動……沐浴在那令人感動的歡呼聲那一刻,我的記憶彷彿返回昔日那場Tokyo Dome的情境似的……當時甚至感到不知自己身在何處,昔日跟現在的時差也像是消失掉似的,心中只是滿載著感動的情緒。彈完鋼琴後,雖然我拿著mic向大家說話……但那時其實覺得自己已經感動到說不出話來了啊。



——那段說話的內容是否在事前想好的?

YOSHIKI: 那天的確曾想到要說什麼話才好呢……是啊,曾經打算談談Violet UK的事情呢,可惜最後卻全部忘得一乾二淨(笑)。另外,在編輯「FILM GIG」的階段時,我已深深地感到我們一直以來所前進的道路都布滿著各種不同的障礙,但我則盡量以有趣的方法將它克服……每當跨過障礙後,前面又會出現另一個更大的障礙等著自己……我由於回憶起這些事情,才會在舞台上說出那段獨白吧(笑)。當時我想說的是……這次的障礙並不只是沉痛的眼淚罷了。但「FILM GIG」則充滿著歡笑,所流的盡是懷念和感動的眼淚。我當時還感到「能夠真的再次站在舞台上,自己的心血確實沒有白費過!」(笑)。



——另外,在場的歌迷也非常了不起呢,他們的熱烈支持深深地感動著你,這也是你常時哭起來的原因吧。究竟他們所穿的cosplay服裝是從哪裡得來的呢(笑)?

YOSHIKI: 就是啊(笑)。



——「FILM GIG」的隔天,你也在原宿那邊EXTASY NIGHT出現了,並突然大跳起來呢(笑)。

YOSHIKI: 呀哈哈,我仍然是很年輕的呀(笑)。「FILM GIG」完結後,我便一直開著會,那天也是開會直至天亮為止呢。雖然我曾經為自己去不去看EXTASY NIGHT也無所謂的,但後來始終想著看看以往才能細心欣賞的Band,況且到時必定會有很多Fans去的,所以最後還是決定去看(笑)。我大約從Pick 2 Hand的中段開始看的。原本我只打算在完結前到台上打招呼而已,可是當我在後台的monitor看到BEAST的演出時,覺得十分不錯,那時我其實正在商量有關「FILM GIG」追加公演的事情啊,但我卻仍然不顧一切的說「我去一下就回來!」接著就衝到台上去了(笑)。之後在台上,我還將MUDGUY拋向觀眾席那邊,然後他很快便拋回來。由於我覺得這好像很有趣似的(笑),所以便毫不考慮地飛向觀眾席中(笑)。



——在開會途中,而且正在演的歌曲亦仍未唱完,你這「去一下就回來!」的想法也真是十分厲害呢(笑)。

YOSHIKI: BEAST的member們也好像吃了一驚啊。我突然出現,又一下子跳向觀眾席中(笑)。當時我的血液已經沸騰了(笑)。雖然跳下去時我受了點輕傷,但因為我已經習慣了,身體也經過鍛鍊……我反而非常擔心前排的女孩子啊,還冷靜的問她們「沒事吧,沒事吧?」。在人堆中我竟然能說出普通的話來(笑)。究竟我的心是怎麼想的呢(笑)!?



——那時是否覺得「YOSHIKI已完全復活,心情也重回X時代」嗎?

YOSHIKI: 我原本已沒有什麼改變的啊。正巧常在美國那邊,做著Violet UK和其它很多的事情罷了。然而,當我回到舞台這地方,又會立即變回「YOSHIKI」呢(笑)。



——後來在舞台上出現了很多次吧。

YOSHIKI: 首先,我很擔心大家有否受傷,因此便向觀眾席道歉一番。後來在LADIES ROOM表演前,我向GEORGE開玩笑說「如果在曲與曲之間有空隙的話,你來休息室叫我吧,我可能也會到舞台上走走的。」怎知他真的來到休息室找我呢(笑)。



——難得你那麼說,GEORGE當然會來找你的嘛(笑)。

YOSHIKI: 可他們當時正在表演途中的呀(笑)。之後在祝賀會上,跟高松喝酒時,他跟我說「YOSHIKI已經很久沒有像今天這樣把LADIES ROOM的Live弄得亂七八糟了,歌曲次序也也被改過來。剛開始我們真的有點不知所措啊。」(笑)



——呀,你的確曾說「這首歌不行,唱些更有投入感的歌吧!」這些建議,而且在舞台上馬上就改變歌曲次序呢(笑)

YOSHIKI: 但最後他們也跟我說「很開心啊,以前從沒試過這樣的。」……



——是嗎?當天的Fans們和表演者也很像昔日「EXTASY」的感覺吧……

YOSHIKI: 毫無條理?(笑)



——是呀(笑),相信大家都一直等待著這樣「Rock的樂團」啊。

YOSHIKI: 因為那時的「EXTASY」是為了在舞台上得到快樂而舉行的呢(笑)。而這次的「EXTASY NIGHT」中,我也曾說出「不如以無敵band的形式來表演吧!」



——哇,如果真的實行就好了。

YOSHIKI: 是啊。但當時實在太急促了,所以便決定下次才算(笑)。



——很期待下一次的表演呢(笑)。此外,Violet UK就快要正式活動了。

YOSHIKI: 已到達了這地步啊,我也覺得自己的速度很快呀。



——返回L.A.後,便會立即完成VUK嗎?

YOSHIKI: 不,首先要將「THE LAST LIVE」完成才行。但是,實在很不可思議呢……Violet UK和「THE LAST LIVE」這兩個代表著「未來」及「過去」的工作,我現在要同時進行……真的感到很不可思議……



——從X時代開始,你已很著重「世界的流失」這主題,而現在可說是正處於時間的流動中呢。

YOSHIKI: 僅管身處在同一間Studio內,也會分別有著兩個代表著「未來」和「過去」的門啊。進入其中一道門後可能會淚流滿面……再到另一間房後,又會笑個不停呢(笑)。







  將會以Violet UK身份出現於未來的YOSHIKI,在哪時候正式活動,以什麼形象露面,到了現在仍然全是秘密。但「那一刻」的來臨並不會太遙遠,我們一直以來都渴望著YOSHIKI快點復活,相信很快就能親眼目賭他所帶來的全新、卻讓人感到有點懷念的「音樂」和「空間」……





注:本文轉載雜誌「music rock vol.28」相關報導















原文轉貼自:X-Japam的部屋

http://virshock.diy.myrice.com/band/x/xjp.htm



《以上內容純做分享用;如有侵權之處煩請告知》


2007年1月3日 星期三

2007年1月3日 星期三

Junk Story 中譯歌詞


hide生前就錄製好但來不及發行的單曲之一



直到2002年7月24日才發行




詞/曲:hide





想看的東西像山那麼多

不知不覺看到了那樣漂亮的景色

機械化的、接近未來的都市裡

鳴響著霸王龍彈奏吉他的聲音

如果巨大的少女在大廈之間

把星星的耳釘刺入乳房的話

已經扭曲的達利的鍾就會溶化



一到了25點,Sid Vicious(註*)就開始跳舞

滴溜溜轉動的黑色唱片們

總是將夢境顯現

好像腦子壞去的吉他聲

引領著,繼續不停地講

俯視的那處

就是你曾經嚮往的地方

讓我思念了很久的你

忘記了要說的話語

在這裏唱些什麼呢?

是在敍述那天看到的故事嗎?



在這裏入睡

在這裏醒來

反反複複

在那天的景色裏搜尋將要消失的你

如此腐爛的、堆積成山的寶物

不知不覺看到了那樣漂亮的景色

到紅發的、怪異的頭中

不說的話誰又能明白

讓我發出已經枯萎的聲音

唱著垃圾的歌

懷著七零八落夢想的你

告訴給了喧鬧的花

想要的東西

在這兒找到了嗎?

全部都是做夢般的夢想嗎?

忘記了要說的話語

在這裏找尋什麼呢?

那天的故事忘記了嗎?



俯視的那個地方

是溫暖的吧

聽得見的歌也聽不見了

忘記了要說的話語

我在唱著什麼吧?

那天的故事能夠接得上明天的歌吧

現在也能看見的Junk Story



你之中的Junk Story 

轉啊轉的Junk Story 

我之中的Junk Story

現在也能看見的Junk Story 

你之中的Junk Story 

轉啊轉的Junk Story 

在我之中的Junk Story





以上轉貼自:http://atown.getbbs.com/post/topic.aspx?tid=150&p=2



註:



Sid Vicious  (1957~1979)





龐克之父

性手槍(Sex Pistols)樂團的貝斯手


LEMONed I Scream 中譯歌詞




某天,我漫步在街頭

尋找著任何有趣的事物

就像在雨天裡的尋寶遊戲

然後,這件事突然地發生

我看見,我看見

有個東東它掉落在我腳下



然後,你知道的,它有個尖尖的刺刺

我想去觸摸它

接著我感到一陣疼痛

我的手染著血,但我卻覺得很舒服

沒有人知道原因

但我知道,我明白

我不在乎

就算沒有人喜歡這種感覺,哦耶



因為 啊哈哈哈哈

在我的手中有一股感覺

那是檸檬檸檬充滿著檸檬 - 我放聲尖叫(檸檬冰淇淋)!

喔喔  喔唷唷





某天,我漫步在街頭

尋求著任何好玩的事物

接著,這件事就突然發生

我聽到,我聽到囉!

我才不管呢!

即使每個人是如此的討厭它  討厭它



因為 啊哈哈哈哈

我得到了一塊甜蜜的毒蛋糕

吃了心情就變得高昂

我覺得愈來愈快樂

我有一首甜蜜又富創造力的歌

那就是檸檬檸檬充滿著檸檬 - 而我放聲尖叫 (檸檬冰淇淋)!



我有一部甜蜜令人心碎的機器

但是我就是喜歡它  喜歡它

那是檸檬檸檬充滿著檸檬 - 我放聲尖叫(檸檬冰淇淋)! 耶~

那是檸檬檸檬充滿著檸檬 - 我放聲尖叫(檸檬冰淇淋)! 耶~

那是檸檬檸檬充滿著檸檬 - 我放聲尖叫(檸檬冰淇淋)! ~耶

喔喔  喔唷唷






Rocket Dive 中譯歌詞


作詞 : hide    作曲 : hide





一天又一天  日子一成不變

馬馬虎虎過啦  就這樣OK啦

雖然這麼說著  還是不由自主地嚮往藍天吧

悄悄懷著完美夢想的男孩女孩們

因為被看穿了心情  於是靦腆地笑著

可是  不是真心的  不是那樣的



如果什麼都不做  只是傻傻地等待

那麼無論多少年  也不會有奇蹟從天上掉下來

擁抱你心中的導彈  發射!



SPEED FREAK BABY ROCKET DIVE

你變形的火箭

在電光石火之間高速的飛行

所以 SPEED FREAK BABY ROCKET DIVE

即使什麼都不做  太陽也會照樣升起

那麼就又回到了  只會苦苦等待的昨天



如果在漫長的旅途中

你的引擎在空轉  停留原地

難道不會感到空虛嗎

從一無所有

到擁有一切  肆無忌憚

只要是你嚮往的地方  放心地去吧



出類拔萃的火箭

發射啦  趁它還沒到生鏽的時候

無論多少次失敗  也要發射哦

READY? 3.2.1 GO!



SPEED FREAK BABY ROCKET DIVE

一定要搭上這艘火箭  趁它還沒到生鏽的時候

如果能夠起飛  你就是最完美的火箭

去吧 SPACE AGE BABY ROCKET DIVE

朝向世界未知的另一端  來個漂亮的高空俯衝



新生的星辰  光輝燦爛

SAIL AWAY 向著宇宙的另一端



如果什麼都不做  只是傻傻地等待

那麼無論多少年  我們也不過是宇宙中多餘的塵埃

和你一起  擁抱心中的導彈  起飛啦!



SPEED FREAK BABY ROCKET DIVE

想要跳進  未知的世界

在電光石火的瞬間  高速的飛行

去吧 SPACE AGE BABY ROCKET DIVE

盡情展翅飛翔

傻傻的等待  只能回到  一成不變的昨天



新生的星辰  光輝燦爛

SAIL AWAY  衝向世界未知的另一端吧







資料來源:http://blog.sina.com.cn/s/blog_4aeeeda8010005wh.html

限界破裂 中譯歌詞


詞曲:hide





注視著你讓我心痛

要是不好好保護你 你就會壞掉

雖然你不知道

你是我的藥

大概也只有我會把你給吞下去吧



那個女孩可愛地令人心痛

惡作劇般賤賣著美麗

若你我能更早

相遇 就像這樣

也許就不接吻

也許就不會讓你哭泣



注視著你我胸口好痛

漸漸毀壞的你

看起來真是棒

因為在這裡看著你

啊 笑給我看吧



治療 這不過是治療 只不過是治療



在我身上的你漸漸不再是你

無可奈何既悲傷又寂寞的嬉戲

這是惡夢吧 但是

這是你啊 然後

什麼都沒有意義了

因為你已經被弄髒了



給你任何你想要的

你想要的一切

給你任何...

啊 想來做些什麼

給你任何你想要的

誰也不在的地方

給你任何...

就這樣與你的界限破裂了



治療 這就是治療 我的治療



跟嘆息著「好寂寞啊」的你一起

就這樣上了 接著就界限破裂了



治療 這就是治療 我的治療



請一直注視著我

因為對你來說一定也是好的

我一定會給你一切

這全都是為了你



給你任何你想要的

戀愛中的我的「不安」

給你任何...

已經離不開了

你就保持你現在的模樣

關起來 永遠地

在你的身邊

一直一直陪你說話

治療 這就是治療 我的治療

不必與任何人見面

就在這裡過日子

猶如玻璃器皿般脆弱的時間

兩人一起度過



不要計算到底已經過了幾夜



跟你一起密集治療

就這樣繼續

...然後你就變成我的藥









感謝yxl姐的資料

轉載自yxl姐的網站



所有版權屬於yxl,請勿用作商業用途或任意轉載,謝謝。



轉載來源:
http://blog.roodo.com/yxl/archives/cat_530161.html

Good Bye 中譯歌詞


曾經有人說這一首是hide將自殺遺言寫成的歌



簡直是胡扯!



這首曲子早在1995年就寫好了








說再見  只說再見

向全部的煩惱  道別

說再見  只說再見 

不怕改變地 道別



沒有目標 只是走著 

向疲勞日子中的寶物  道別 

向前繼續走 

目標跟最早的仍然差不多



如果你找不到路

不知多少條蜿蜒的道路 

手在眼前遮住天空 環顧四週

向著未知的土地  雖然感到不安

探詢小小的詩



請真誠的對我唱出

你的旋律

無論在哪裡  都不斷的響著 

要是有一天  又一個人迷路

只要能聽見  就可以輕快地邁步前行



說再見  只說再見 

不怕受傷地  道別

把手中拿不動的回憶

全部丟掉

走吧



請真誠的對我唱出

你的旋律

無論在哪裡  都不斷的響著

要是在某處  又一個人迷路 

只要能高唱 就可以從容地邁步前行



再會







非常感謝翻譯者:yxl

所有版權屬於yxl,請勿用作商業用途或任意轉載,謝謝。



轉貼自:http://blog.roodo.com/yxl/archives/6047553.html

Pose 中譯歌詞


作詞 : hide    作曲 : hide





只有天曉得 今天到底有什麼意義

重蹈昨日的覆轍

即時想弄壞也弄不壞

一直捧著頭



我知道會做的很好 不沉的太陽

感謝今天仍活著 為何像是一顆顆堆石頭?

先聖先賢的教訓 都被狗吃了
 

沒有可以遵循的道路 哪裡都找不到



在沒必要的地方點燃火種 只能大吵大鬧

沒有任何能依賴的東西 只剩自己



(一切都是裝模作樣)



每個人都想要成名   那是沒有意義的

每個人都需要成名   到底有何意義?



(一切都是裝模作樣)



只有天曉得  今天到底有什麼意義

即使託付給明日

傳遞0101訊號的線路

又能通暢到何時



我知道能做得很好 擺出熱情的姿態

萬一搞砸了 就把殼給閉上 

手工製造的防空洞



(一切都是裝模作樣)











非常感謝翻譯者:yxl

所有版權屬於yxl,請勿用作商業用途或任意轉載,謝謝。



轉貼自:http://blog.roodo.com/yxl/archives/6047573.html

Flame 中譯歌詞


作詞:hide 作曲:hide 






親愛的太陽  我到底是有多低落

親愛的月亮  我到底是有多低落

親愛的星星  如果可以聽到星星的嘆息

就像一陣風  這真的沒什麼



悲傷張開了雙臂

擁抱著你的肩膀

以溫柔的動作包住你

這是悲傷的火焰



我的心中  無論是什麼樣的不幸

都希望能向它Say hello

我的傷痕  希望能把一直背著的

如風一般  將重擔放下來 



沐浴在夜晚的風中

要是可以遺忘的事

就試著邁開大步 

勇往直前



笑著的明月的蒼白的光 

靜靜的撫平傷口

這是悲傷的火焰  連傾注的悲傷也抱來 

繼續活著  只能一直前行直到消逝

這是悲傷的火焰



不幸的火焰  承受著愛與恨

這是悲傷的火焰  讓它在整個手中粉碎 

散成片片的悲傷 要是傾注的雨停了就走吧

繼續活著  只能一直前行直到消逝

釋去我的不幸

.....我的不幸











非常感謝翻譯者:yxl

所有版權屬於yxl,請勿用作商業用途或任意轉載,謝謝。



轉貼自:http://blog.roodo.com/yxl/archives/6044049.html



Dice 中譯歌詞






作詞 : hide/ 作曲 : hide 





在眼前的所有東西 看起來都像怪物

被無法動搖的時間枷鎖

以及過去的亡靈所追逐

持續的腐爛 飄散

陷入急流中 任其吞沒

意識的管線被打斷 十字型切開



讓花朵如你預期般開放

在枯萎之前 將其摘下

總有一天  花苞開放

吐露理想  與你對話



手中抱著自己的夢

想去什麼也看不見的海

要是眼前所見全部都變了

如果能抱著花睡著就好



如果揮動雙手  就會粉碎飛散

虛幻的補價 浪費地使用 赤裸流出的欲望

在無法脫逃的痛苦中瞭解的生存理由

「告訴我吧」只能向著鏡中的混帳叫喊著



向你心中飢渴的花澆水

萬一這個身軀沒有界限的話

到底是會盛放 還是會枯萎?

機率是二分之一的賭博



讓花朵如你預期般開放

在枯萎之前 請將其摘下

總有一天 花苞開放了

談論昨日 與你對話



孤注一擲 賭吧

孤注一擲 賭吧

孤注一擲 賭吧 



賭吧



孤注一擲 賭吧

孤注一擲 賭吧

孤注一擲 賭吧 



孤注一擲 賭吧

孤注一擲 賭吧

孤注一擲 賭吧

孤注一擲 賭吧 



就看你了









非常感謝翻譯者:yxl

所有版權屬於yxl,請勿用作商業用途或任意轉載,謝謝。



轉貼自:http://blog.roodo.com/yxl/archives/6034447.html

Eyes Love You 中譯歌詞






作詞:森雪之丞    作曲 :hide





鮮紅的眼眸  在索多瑪的街上

搜尋著  美麗的女人 

用針釘住  如同蝶或蛾一般

無法動彈的妳  是我的囊中物



不需要心那種東西 

不想碰觸活的手指  我的愛



藍色的眼眸  被黑夜捲入

絕望與瘋狂  互相鑲嵌



黑暗中  來回地舐著

薔薇花  被沾濕了



我雙眼看起來愛妳  心裡可不這麼想唷

只剩下維納斯的殘像

我雙眼看起來愛妳  想要相戀

在虛幻的房間裡



雙眼看起來愛妳  現在的眼眸中

裁出妳的形狀

我雙眼看起來愛妳  封入淚水之中

這是我的美夢啊  不想沉溺其中



並沒有任何法律 得以制裁妄想



聽說剛剛天使被絞首  

愛好像毀滅了 



不需要心之類的東西 

如果了解人性  誰都會感到哀傷



我雙眼看起來愛妳  心裡可不這麼想唷

只剩下維納斯的殘像

我雙眼看起來愛妳  想要相戀

在夢幻的房間裡 



雙眼看起來愛妳  現在的眼眸中

裁出妳的形狀

我雙眼看起來愛妳  封入淚水之中

這是我的美夢啊  不想沉溺其中









非常感謝翻譯者:yxl

所有版權屬於yxl,請勿用作商業用途或任意轉載,謝謝。



轉貼自:http://blog.roodo.com/yxl/archives/6042945.html



Tell Me 中譯歌詞






作詞/作曲 hide





即使任這華麗的風吹拂

也不會溶化 我凝視著自己

沒有顯露表情地走近

浮現雕刻的輪廓

我的身軀在幻覺裡起舞

心口不一的啞劇

填補綻開的傷

為了讓自己繼續存在



告訴我  誰來告訴我  請告訴我

即使是無法出聲的言語



告訴我  誰來告訴我  請告訴我

妳的聲音仍傳不到這裡



即使我需要異常的愛

沒有答案 也沒有意義 只是貪求

自己的聲音傳播著

聽不見它 直到變成了灰



告訴我  誰來告訴我  請告訴我

是誰讓我的眼睛閉起?



告訴我  誰來告訴我  請告訴我

我的眼睛有看見妳嗎?



告訴我  誰來告訴我  請告訴我

從妳那兒可以看見我自己嗎?



告訴我  誰來告訴我  請告訴我.

從我那裡看不到我自己



告訴我  誰來告訴我  請告訴我

即使是無法出聲的言語



告訴我  誰來告訴我  請告訴我

直到 聽不見妳的歌





為我唱著自己的歌

為你唱著你的歌

為我唱著自己的歌

為你唱著你的歌







資料來源:http://blog.sina.com.cn/s/blog_4aeeeda8010005wh.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