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12月15日 星期五

2006年12月15日 星期五

【轉貼】《兄弟~追憶のhide》~同伴【一】


第三章  同伴





1. hide 的“董事長車”




      1996年夏天,SOLO LIVE 《hide LOSO TOUR 1996 PSYENCE GO GO 》的準備工作漸入佳境,hide每天過著比平常更加繁忙的日子。



      他在作曲的時候,必需準備出X JAPAN和hide SOLO兩種不同的風格。也就是說要把自己明確的分成X JAPAN的hide;和SOLO的hide。這已經非常困難了。更何況還有許多雜七雜八的工作,於是他每天都過著通宵達旦的生活。他從來沒有休息過一天,每天都和時間賽跑。



      他肩背疼痛的狀況也更加嚴重了,以至於晚上經常睡不著覺,於是索性就繼續工作了,就是所謂的惡性循環:睡眠不足、肩背疼痛、失眠、工作壓力、勞累過度。而且他總是使勁喝酒,身體自然不會好到什麼地方去。對此我提出,是否應該除了“美洲豹”之外再買一輛更加舒適的車呢。至少可以讓他在移動中可以安心的休息。可是那整車基本上都是hide最討厭的類型。每次提起這件事情都會在第一時間被否決掉,看來買新車還需要長期的抗戰。這件事情,我也跟爸爸商量過,結果就是兩個人決定不管hide坐不坐,先買了一輛日產的PRESIDENT。買了之後在慢慢的勸誘他。



      “hide,你稍微坐一下PRESIDENT又不會怎麼樣?”

      “我才不要坐那種像大叔坐的車呢。”沒用。hide果然不聽我說,完全說了我們預想到的反駁的話。



      “那個車真的很舒服,你就試試吧。”

      “我有美洲豹就足夠了。你說的那輛車簡直就是只有中小企業的董事長才會坐的車。”



      這樣的對話重覆了很多次,不論我怎麼說,hide都會用同樣的理由拒絕我。第一場作戰完全失敗了。然後有一天,“美洲豹”被送去做車檢了,我就借機強迫他坐PRESIDENT。怎麼說呢,hide經常坐的“美洲豹”的後座非常的低,如果他戴著帽子的話,坐著都會碰到頭。再說,PRESIDENT無論在性能、速度、空調、震動、行進、還有其他的許多方面都是非常適合做長距離的通勤。我覺得就算是hide、如果坐過一次的話、一定會成為“舒適”的俘虜的。果然被我料中了。hide一坐上PRESIDENT就馬上、“噢,噢噢?噢噢噢!”



      “怎麼樣?”

      “噢噢!”hide表情的變化,根本就是一瞬間的事情。



      “唉?什麼呀,這個也很好嘛!”

      “是嗎?那太好了!”

      “好!以後就坐這個了。”於是,hide完全變成了“董事長車”的FANS。



      “但是我有一個條件。”hide對正在開車的我說。



      “是什麼?”

      “平常坐這個當然可以,但是X的東京巨蛋公演我一定要坐‘美洲豹’.....”



      我對著後照鏡,向hide擠出“這我當然明白.....”的眼神。但看到的是已經完全趴在後座上的hide。從那之後,hide在通勤中非常中意這輛很舒服的車。



      第二天,我開車的時候都可以聽到hide睡覺時打呼的聲音。因為他是一叫就會起來的類型,所以到了目的地再叫他完全不成問題。“睡的真好啊。”看著一邊這樣說著,一邊爬起來的hide,我感到非常滿足。



      “hiroshi ,還是在車裡睡覺最舒服啊。”



      每次聽到他這麼說,我都為自己經紀人的工作感到自豪。如果要和他在車裡面確認行程,我就會盡量加快速度。因為希望hide能夠早一點做完事情好好休息,所以要說的話都很簡潔。



      “hiroshi,打電話給XX了嗎?”

      “打了。”

      “做好了。”

      “昨天說的XX完成了嗎?”

      “完成了。”



      在車裡這種工作上的交流,我都會用原子筆記在手心裡。這種時候,無論是報告的人或者提問的人都能以最快的速度溝通。

      

      “XX那件事情已經沒問題了,但是還沒有跟○○說.....”

      “我明白了。之後再通知他也行。OK睡覺了。”



      至此,我為hide工作了一年半,第一次和他之間有了默契的感覺,我非常高興。一邊開車,我心中一邊起了一種夥伴的親切感。











2.我的反抗 “不要太過分!”



      在hide緊密的行程中,管理他的健康也是我的工作之一。也就是說我要努力的制止他過量的飲酒。其時當中,“戒酒”也是hide自己的願望。hide曾經好幾次非常認真的對我說。“就算我在喝酒,經過一定的時間,你也要記得跟我說‘回家吧’。拜託了喲。”



      但是這句話的效果,真的只限於他正常狀態的時候。



      他只要一開始喝酒,一開始談音樂,那正常的形象就簡直灰飛煙滅了。一般我是記算著在他開始喝酒的第3個小時過去叫他的。可是經常得到的,卻是斬釘截鐵的拒絕。



      “hide,差不多該回去了吧。”

      “再等一下。”

      “別這樣啊,時間到了。”

      “吵死了,你是誰啊,就你!”



      hide那種狀態下是非常容易生氣的。介於工作中他還是我的老闆,所以我一向都是忍耐著他對我的態度。但是忍耐並不代表縱容。hide是那種很難自己說出“回家”的人,這時候我總是對他說“你想想辦法讓自己回去吧,明天還得幹活呢。”這種時候的我,就完全扮演了“壞人”這個角色。



      “說什麼啊,你這個混蛋。把氣氛都搞壞了!”



      不過如果hide這麼發脾氣的話,他周圍的人就會馬上過來幫我的忙。



      “hide,差不多該回去了。你看hiroshi不是也這麼說了嗎。”

      “真沒辦法啊,那就回去吧。”



      每次能夠成功的帶走hide,我自己都覺得自己的工作非常成功。但是,之後的事情,卻總是遠超出我的想像。一天晚上,我把他從一家不記得是什麼名字的店裡帶了出來,一出店門他就開始發牢騷。



      “你小時候是不是在地板上吐過口水。我絕不原諒你。”

      “你到底在說什麼?”



      我回頭看到了hide的眼睛,他竟然是認真的。這人難道開始借酒裝瘋了嗎?怎麼就在這種時候想起“哥哥”這個身份呢。



      “你這個混蛋,我越看你越不順眼。”

      “唉,我什麼都沒幹啊。”

      “太過分了,你難道想跟我打架嗎?”



      又來了!這種無聊的挑釁,但是每次被找碴的時候,我就又想起了小時侯被他欺負的場面,條件反射的想哭,而且偷偷的氣憤。我不知不覺開始反抗。他這次實在太過分了。



      “你怎麼什麼事都記著啊?!”

      “好,如果你不服的話就過來打啊。”hide開始脫上衣,進入了戰鬥狀態。



      “好,現在可不是工作關係了。”

      “是啊是啊,過來啊。”

      “來就來,混蛋!”



      現在想來,我一拳基本上可以把hide打飛吧。果然,hide經由一個拋物線倒下了。



      慘了,我真的打了......



      等我徹底清醒的時候,啊,結束了,要被辭掉了,啊啊啊,我怎麼這麼沒有肚量啊........。我一邊跑著一邊想起了國小三四年級的時候唯一一次反抗哥哥的下場。究竟因為什麼事現在已經忘了,總之是被哥哥的惡作劇氣到,我做出了就像在電視裡看到,一拳打進肚子裡的那種高難度動作。沒有任何心理準備的哥哥一下子就蹲到了地上,這時候我清楚的聽到了媽媽的尖叫聲。“你!難道想殺掉你哥哥嗎?!不能打架啊。”



      “不是我!是哥哥不好!”

      “你說什麼?打人的是你啊!”



      這麼說來這次打的人好像也是我...    第二天早上,我抱著被辭退的覺悟進了他的房間,卻看到了hide發呆的一張臉。



      “早上一起來眼睛就好痛,你昨天幹了什麼?”

      “我們打了一架,對不起。”

      “啊,是嗎?那沒什麼,我睡了。”



      那一天,hide很少見的早上沒有起床,被自己的弟弟打的這個“事件”,他也沒有向任何人提起過。他是在為我保密?還是自己覺得不好意思?我想是後者吧。但是比他重三十公斤的我對他出手,我想這真的是我錯了。











3.禁慾之夜



      我認為,1996年9月開始的《hide SOLO LIVE PSYENCE GO GO》是一場最好最強的LIVE。



      高興的、危險的、有攻擊性的,整個LIVE散發著讓FANS不能自己的能量。現場簡直就像在美國等地非常流行的“移動遊樂場”。音樂就不用說了,舞台上還會冒煙,還有裸體的姐姐出來跳舞,還有被吊在半空中的人,hide自己也用雷射光指揮著大家玩大合唱的遊戲,甚至偶爾還會衝下舞台.......總之這就是一場完全服務Fans的非常了不起的LIVE。



      我經常會被人說。“這麼說來,你們巡迴的私生活應該也會很精彩吧。”其實,我從來沒見過比hide更加禁欲的搖滾樂手。



      “hiroshi,絕對不允許對Fans出手。記得也叮嚀一下其他人。”



      記得在東京還有其他幾個地方,他這麼對我說過好幾次。不只是對我說,他似乎也這麼告戒著自己。hide也有不少和認識的女孩子在外面一起吃飯的經驗,可是吃完飯以後也只是開車把人家送回去。如果是在東京,我就會在車裡等他們吃完飯出來,最後負責把女方送回家。當然,也遇到過幾次狀似約會的活動,但坐在後面的hide只是和旁邊的姐姐高興的說著話,沒有其他任何動作。一開始的時候我在想,他是不是提防著我所以不做進一步的行動呢?



      其實,就算他和哪個女孩消失在夜晚的街道中,我也會在車裡等他的啊,而且也不會向任何人說的啊。在巡迴LIVE當中,hide在晚上總是和團員們一起喝酒,玩鬧,完全沒有和女生接觸的跡象。突然,在一個北海道的深夜,hide對我說,“hiroshi,我要睡覺了,你出去玩吧。”之後,他把折在一起的兩萬日元給了我。



      “出去玩?去哪?”

      “哎呀,你去啦!!”

      “嗯?是......”對於hide的這種“體貼”,我感到很高興,也不免有些害羞。



      “那麼,我就走囉。”



      這可是hide出錢讓我去玩的耶。也是很久沒有的自由時間喲。我沒有猶豫,來到飯店的門口,叫了TAXI。可是hide解放我的時間是凌晨2點了,路上的店都關門了。我坐在TAXI裡看著只剩下路燈的街道,把希望都寄托到了司機的身上。



      “有沒有好玩的地方啊?”男人們都明白,這句話就是指以前像紅燈區那樣的地方。可是話說出口時我反而不想去了,總覺得那裡挺危險的。



      “對不起,請開回去吧。隨便在哪一家居酒屋放我下就可以了。”說出了這句話的我,有了鬆一口氣的感覺。雖然只是想像,但是如果我的行蹤不小心被狗仔隊拍到,第二天報紙上一定就會登出《hide的弟弟深夜亂交》的大標題。在演藝圈裡這種事有就是有,沒有就是沒有。要是因為自己的行為讓hide的形象受損,那這可以說是我背叛了hide和Fans吧?這麼一想我突然覺得害怕,於是馬上就跟司機說,“在那個路口就放我下車吧!”一個緊急煞車,我從TAXI下來,這裡應該不會真的有狗仔隊吧。我走到下一路口,叫了一輛反方向的TAXI,上車開了一段距離之後下車,再換了反方向的TAXI,再下車......  就好像在逃亡一樣。等我回到飯店,天已經亮了,我鬆了一口氣。



      這究竟是在做什麼啊........



      陽光中,我抬頭看著hide的房間,可能他還在睡吧。我繼續苦笑。作為hide的經紀人,“大人的遊戲”是不被允許的。原來,hide並不是禁慾者,而是不得不變成禁慾者。











下一篇:《兄弟~追憶のhide》~同伴【二】





原文轉自
http://blog.sina.com.cn/u/1257172392



《以上內容純做分享用;如有侵權之處煩請告知》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