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11月30日 星期四

2006年11月30日 星期四

Hide - Junk story + 原文 中譯歌詞


http://www.youtube.com/watch?v=B7ADq1Ba6UA





《中譯歌詞》

想看的東西像山那麼多

不知不覺看到了那樣漂亮的景色

機械化的、接近未來的都市裡

鳴響著霸王龍彈奏吉他的聲音

如果巨大的少女在大廈之間

把星星的耳釘刺入乳房的話

已經扭曲的達利的鍾就會溶化

一到了25點,Sid Vicious就開始跳舞

滴溜溜轉動的黑色唱片們

總是將夢境顯現

好像腦子壞去的吉他聲

引領著,繼續不停地講

俯視的那處

就是你曾經嚮往的地方

讓我思念了很久的你

忘記了要說的話語

在這裏唱些什麼呢?

是在敍述那天看到的故事嗎?

在這裏入睡

在這裏醒來

反反複複

在那天的景色裏搜尋將要消失的你

如此腐爛的、堆積成山的寶物

不知不覺看到了那樣漂亮的景色

到紅發的、怪異的頭中

不說的話誰又能明白

讓我發出已經枯萎的聲音

唱著垃圾的歌

懷著七零八落夢想的你

告訴給了喧鬧的花

想要的東西

在這兒找到了嗎?

全部都是做夢般的夢想嗎?

忘記了要說的話語

在這裏找尋什麼呢?

那天的故事忘記了嗎?

俯視的那個地方

是溫暖的吧

聽得見的歌也聽不見了

忘記了要說的話語

我在唱著什麼吧?

那天的故事能夠接得上明天的歌吧

現在也能看見的Junk Story* 

你之中的Junk Story 

轉啊轉的Junk Story 

我之中的Junk Story

現在也能看見的Junk Story 

你之中的Junk Story 

轉啊轉的Junk Story 

在我之中的Junk Story





《原文歌詞》

見たいものは山ほどあるのさ いつか見た様なきれいな景色

メカニカルな近未来都市で ティラノザウルス ギターを鳴らす

巨大な少女 ビルの谷間で 星のピアスを乳房に刺せば

ねじれたダリの時計は溶けて 25時だと シド?ヴィシャス踊る

グルグル黒い円盤達が いつも夢を見せてくれた

頭悪そうなギターの音が 連れて行くよと しゃべり続けた

見降ろしたそこは 昔欲しがってた場所

あんなに遠く思えた君は 話す言葉忘れて

ここで何を歌うの? あの日見た物語を話そうか?

ここで眠って ここで目覚めて 繰り返す中 消えそうな君を

あの日の景色に捜して

くさるほどの 山ほどの宝 いつか見た様なきれいな景色

赤毛の変な頭の中まで 誰に分かってくれとは言わない

枯れてしまった声 震わせて ガラクタの歌 うたってた

バラバラな夢 かかえた君に NOISEの花は教えてくれた

欲しがった物は ここで見つかりますか?

夢見た夢はあふれてますか? 話す言葉忘れて

ここで何を捜すの? あの日の物語は忘れたのか?

見降ろしたそこは あたたかい事でしょう

聞こえた歌も聞こえないほど 話す言葉忘れて

僕は何 歌いましょう?

あの日の物語 明日の歌につなげようか

今も見える Junk Story 君の中の Junk Story

まわるまわる Junk Story 僕の中の Junk Story

今も見える Junk Story 君の中の Junk Story

まわるまわる Junk Story 僕の中で Junk Story




【情報】TAIJI再次出發 ~ D.T.R.官網開張!




D.T.R(DIRTY TRASH ROAD)官網網址:

http://www.dtrockers.com/





TAIJI(澤田泰司)官網網址:

http://www.taiji-sawada.com/





各位粉絲請多多幫TAIJI加油

我們有很多機會可以看到TAIJI的消息了



永遠的貝斯手~

TAIJI加油!


Hide - LEMONed I Scream+中英對照歌詞


http://www.youtube.com/watch?v=eqhNGlHKjNY







作詞:Hide 作曲:Hide



One day, I was walkin'down the streets

某天,我漫步在街頭

Looking for anything, Any surprise.

尋找著任何有趣的事物



Feel like a treasure game on a rainy day.

就像在雨天裡的尋寶遊戲

Then it happened suddenly,

然後,這件事突然地發生

I saw, I saw

我看見,我看見

And there it was fallin'down under my feet

有個東東它掉落在我腳下

Then, You know, It had something spiney head,

然後,你知道的,它有個尖尖的刺刺

And I was gonna touch it

我想去觸摸它

Then I got a pain,

接著我感到一陣疼痛

My fingers painted in blood, but I feel so fine.

我的手染著血,但我卻覺得很舒服

Nobody could find out,

沒有人知道原因

but I knew, I saw.

但我知道,我明白

I don'care. If nobody can love it, oh yeah

我不在乎.就算沒有人喜歡這種感覺,哦耶



Because Ah hahahaha

因為 啊哈哈哈哈

I've got a feelin'in my hand

在我的手中有一股感覺

It's a lemon lemon lemoned-I scream!

那是檸檬檸檬充滿著檸檬-我放聲尖叫(檸檬冰淇淋)!



Oneday I was walkin'down the street,

某天,我漫步在街頭

Lookin'for the music, any surprise.

尋求著任何好玩的事物

Then it happened suddenly

接著,這件事就突然發生

I hear, I hear

我聽到,我聽到囉!

I don't care

我才不管呢!

Everybody so Hate it Hate it

即使每個人是如此的討厭它,討厭它

Because Ah hahahaha

因為 啊哈哈哈哈

I've got a sweet poison cake, gonna be high

我得到了一塊甜蜜的毒蛋糕,<吃了>心情就變得高昂



Take me higher higher

我覺得愈來愈快樂

I've got a sweet creature song.

我有一首甜蜜又富創造力的歌

It's a lemon, lemon, lemon & I scream

那就是檸檬檸檬充滿著檸檬-而我放聲尖叫 (檸檬冰淇淋)



I've got a sweet broken hearted machine

我有一部甜蜜令人心碎的機器

but I like it, like it.

但是我就是喜歡它

It's lemon, lemon, lemoned I scream!

那是檸檬檸檬充滿著檸檬-我放聲尖叫(檸檬冰淇淋)!



Oh yeah...Oh,what a sweet monster people,



It’s a lemon,lemon,lemoned I scream! yeah



It’s a lemon,lemon,lemoned I scream! yeah



It’s a lemon,lemon,lemoned I scream! yeah



Oh...yeah...








2006年11月26日 星期日

2006年11月26日 星期日

HIDE的死,是自殺還是意外?


作者:阿昌


雖然.. 沒有目擊證人
雖然.. 沒有其他意外死亡的證據(而且,現場也沒有留下自殺遺書!)
雖然.. 日本警方當時斷然以自殺來結案,也被媒體大篇幅報導是自殺
雖然.. 是發生意外還是自殺,現今已沒有人可以提出有力的證據,說明何者才是事實

不過我可以列出幾點線索,推論出hide的死應是
意外

1.  首先,hide的朋友和母親、家人都否認自殺的說法,一致認為是意外事件。X Japan的前貝斯手TAIJI曾在自傳中為hide神秘的死因做了一個合理的解釋:『大部分的樂手背琴(吉他)時,肩膀都會僵硬,脖子也會很痛,所以會去按摩,拉住頸部作矯正。hide也是這樣子,在門把上把毛巾打結掛在脖子上,結果就死掉了。而且因爲喝醉了,才會這樣睡著了導致死亡吧!』TAIJI算是很了解hide的人,不管是站在多年好友的立場、或是同樣身為職業樂手的立場,TAIJI這番說法都相當值得信賴。而hide的摯友、X Japan的團長YOSHIKI也曾說:「hide不是按照他自己的意志離開的....」hide的弟弟松本裕士也曾在公開場合中說:「hide是想像運動員那樣,替自己的脖子和肩膀復健,但是因為醉得太厲害了,就那樣去了另一個世界。他不是自殺,是突發的意外死亡。」


2.  只要是熟知hide的人都知道,hide很瘦、他卻喜歡偏重的電吉他(5~6公斤)、而且為了整體視覺造型,他用的吉他背帶很細,長期下來使他的肩膀及脖子周圍變得非常僵硬,已經成為一種職業傷害,hide常常都痛的不能入睡、需要拉住脖子舒緩,這也更加映證了TAIJI的說法。而且hide愛酒出名,喝醉後幹出很多糗事更出名,例如他喝醉後毀了飯店房間、從車頂跳下來結果腳骨折、還有和YOSHIKI喝醉摔進游泳池差點淹死...。這次...我們可以相信hide醉了、又要復健、卻不小心把命給丟了...


3.  hide是個非常活潑、喜歡熱鬧、勇於面對挑戰的人。他寫的歌,有不少都包含了積極向上的意味。而且他深知自己對歌迷的影響力有多麼廣大,X解散的THE LAST LIVE結束後不久,他馬上推出新單曲要鼓勵失意的歌迷們向前看,深怕歌迷們傷心難過他之所以進行個人活動,就是為了要引開大家對解散的注意力,讓X迷有新的寄託。在X中,hide總是那位最把歌迷放在心上的人,非常親切的他對歌迷們的重視,都是有目共睹的。最為人所知的,就是在1995年認識了罹患絕症的小歌迷後,hide把她視為好朋友般,不停的以書信與電話,鼓勵她要努力求生、要戰鬥下去,最後小歌迷奇蹟似的活到了2009年。他非常積極的把生命的勇敢和希望,不停的帶給週遭所有人;他不但自己充滿了鬥志,許多人受他影響也變得充滿鬥志。hide也強調過很多次:『樂手不能讓在他們身上寄托夢想的FANS失望。』如此態度積極、樂觀向上、凡事都為大家著想的人,會自殺嗎?


4.  在意外發生前,hide還有排山倒海的音樂夢想等著實現。從1998年的1月份開始,hide就已經排滿了自己今後一整年又滿又密集的行程了,不但有Zilch、Spread Beaver的LIVE和新專輯新單曲要準備、還有和外國樂團及音樂人合作的計劃、以及新款hide吉他的設計案、還有好多好多場巡迴演唱會....
4月多還開心的和家人表示親自完成了事務所的設計
,這是對hide最重要的時期。一個想自殺的人會同時運作兩三個樂團、然後再無聊的安排整整一年份、一大堆不會完成工作和計劃嗎?『能拿出來的東西就要讓它秀出來!!』據經紀人說hide在發生意外的前一陣子都天天說著這句話,這樣積極到不像話的人會自己選擇死亡,實在是沒有人能認同。


5.  1997年X Japan解散時,hide和YOSHIKI等人約定好了在2000年要將X Japan復活,也說好了要分頭找新主唱、累積曲子。解散後他仍為了X的復活計劃努力著,在YOSHIKI感到失意無助的時候,總是因為hide的一句話而又振作起來。另外他也寫了『ROCKET DIVE 』送給X Japan的歌迷,歌詞寫著:


從一無所有到擁有一切 肆無忌憚

只要是你嚮往的地方 放心地去吧

出類拔萃的火箭 發射啦! 趁它還沒到生鏽的時候

無論多少次失敗 也要發射!




另外再引述hide於X Japan解散之時,他在個人官網上的留言:(請注意他最後那一句話)

世上有許多無法達成的事……儘管如此,也仍有努力一試的價值吧。不是嗎?

我們仍然腳踏著同一塊大地、呼吸著同樣的氧氣。

並且,仍然不變地追求著各自的人生。

誰也不知道未來會發生什麼事,也有可能什麼事都不會發生。

但是,我要朝著有無限可能的方向前進……


他曾親口說:

「X已經解散了,我現在要做的是,在fans還來不及感覺到悲傷的時候把他們向前推出去。」

由此可以看的出來hide對X Japan、以及他的人生仍是充滿希望。比任何人都要愛著X Japan的他,會無緣無故的放棄復團計劃、放棄人生理想、放棄鼓舞廣大的樂迷,然後再讓樂迷傷心欲絕、以及摯友YOSHIKI食言而去自殺嗎? 一點道理也沒有。


6.  (hide最愛的遊戲『Biohazard 2 (惡靈古堡 2)』他還沒破關呢..不會急著自殺吧?)當時hide還有許多未錄製完成的單曲、專輯、很多很多對他相當重要的事都還沒完成,hide的弟弟曾經說:「hide想做的事情就像天上的星星一樣的多」、「hide要做的事情一件接著一件,一天24小時也是不夠的。」這麼多心願未了,換作是你會急著自殺嗎?
何況是企圖心比一般人都還要旺盛的hide呢?一個對未來滿懷幢憬的人,怎麼可能說走就走,連一封遺書也不留?聽聽hide生前就錄製好卻來不及發表的兩支單曲:《Junk Story》和《In Motion》,曲風輕快俏皮、旋律充滿陽光和鬥志,凡是聽過的人心情都會好起來了,更不用說作曲的hide自己也是充滿鬥志了。那時hide曾經說過:『1998年是屬於我的年!』,這樣準備在音樂上一飛衝天的人,怎麼可能想不開呢?


7.  從1998年3月起,hide就透過網路及專訪不停的向樂迷們報告新單曲的進度,也多次的預告發行日期,要眾多樂迷好好期待他嘔心瀝血的新作。到了1998年4月29日,hide結束了他在L.A連續3個月、都在閉關錄音的生活回到了日本,目的是為了進行兩支剛錄製好的新單曲《PINK SPIDER》和《EVER FREE》的宣傳製作以及發行,這樣為了音樂而努力的人,豈會在花費這麼多心血之後馬上自殺?而且提前預告那麼久、然後在即將要公開發表之前就先自己放棄嗎?一般人都不可能這麼做了,更何況是熱愛音樂的hide呢?絕對沒有任何在隔天就自殺的理由。另外,在意外發生前的數小時,hide正在和"hide with Spread Beaver"的團員和STAFF們盡興的喝酒,愉快的大談他們發行單曲之後的音樂計劃。懷抱著計劃與夢想的hide,可能會想自殺嗎?


8.  hide是視覺系的先驅,他首先發表了〝視覺系〞這個名詞,也帶出了日本視覺系搖滾的潮流。而他也是個追求完美主義的藝術家,hide在錄音前會數十遍數百遍地試錄音,然後檢查普通人聽不出差別的細小地方。只要能夠再好,他也會反覆的重新錄音,hide曾經說:『如果能夠好一丁點,即使再錄七、八百遍我也要重新唱。』由此可以窺見他要求完美的程度。而hide終其一生的外型與打扮都相當鮮豔華麗,不管是出席任何場合他都會非常徹底的打理造型,絕不馬虎,非常重視自己身為搖滾樂手的公眾形象,完全秉持視覺系的精神。hide被發現在家中窒息昏迷的時候,臉上沒有妝,也只有穿著居家的內衣褲而已。若以他為求完美一絲不茍的堅持、以及嚴格注重藝人形象的個性要自殺的話,一定會把自己從頭到腳先打扮好吧?怎麼可能讓全世界看到他素顏又狼狽的樣子?答案已經很明顯了..


9.  因為死狀實在很像自殺,被毛巾吊著脖子而窒息,死因也是「因為呼吸困難引發窒息性死亡」,而日本警方為了避免麻煩,竟然只以自殺為偵辦方向。現場連遺書都沒有,就在未經詳細查證下,最後草率的以自殺結了案子。hide的弟弟也證實了當天負責的麻布警察局沒有詳細調查,擺出很趕時間的樣子,且警方是用"半強迫"的方式催促、慫恿家屬要同意hide自殺,否則就無法結案。而收到消息的日本媒體們當然也立刻以聳動的標題"hide上吊自殺"大肆的報導,從此成為了官方說法,hide就這樣被誤解了。試問,毛巾這種東西,會是個適合拿來自殺的工具嗎?而且還是掛在門把這麼低的地方?既詭異又不合邏輯。


10.  事發送醫後,院方在hide的遺體中檢驗出高濃度的酒精反應,顯示hide的確是喝到爛醉後才發生意外的。而且hide的眼睛不好,有嚴重散光,在夜間視力很差。當天hide一個人回到家準備復健時天還沒有亮,有可能因此在浴室因為看不清楚而不小心滑倒。我們可以推論hide當時是在嚴重酒醉、又沒有旁人協助的情況下要復健、因看不清楚而不小心滑倒、接著沒有力氣掙脫脖子上的毛巾...


11.  最後以自殺動機來說,hide當時和女友的感情穩定,沒有因感情挫折而尋死的動機。再來是事業,當時hide的演藝事業正呈現向上高峰,音樂版圖發展的相當順利,而且事發之時正準備要發行新單曲了,醞釀多時的巡迴演唱會也蓄勢待發了,辛苦好一陣子的唱片製作及LIVE都還沒有展現成果,怎麼可能轉眼就自殺?!毫無事業上不順的自殺動機。另外還有人認為hide因為承受不了X Japan的解散而想不開,這點是大錯特錯!1997年TOSHI退出、X Japan解散之後,YOSHIKI很傷痛,時常在身邊鼓勵他「以後還能再重組X、一定會找到新主唱」的人,正是hide。對於X Japan這個樂團,hide是最深愛它、也是最深具信心的人;同時hide是一個不會放棄任何一絲希望的人,他也和YOSHIKI約好了在2000年時重組,他不可能因為一時的解散,而背棄和好友的約定、放棄再重組樂團的機會,這絕不是他的作風。總而言之,從各方面來看,hide完全都沒有任何足夠的自殺動機



所以,請別再說hide自殺


雖然... 即使真是意外,hide的死還是永遠無法挽回
雖然... 這個事件始終只能說是謎,但卻是個非常敷衍的解答
雖然... 把這件事再拿出來討論,會讓大家內心的傷疤再撕裂一次
但是... 我衷心的希望社會輿論對於hide的往生,不要有任何不實的污衊

因為他是這樣子盡了全力、完全放棄普通人的生活、用他的畢生在維護搖滾樂手的形象和尊嚴



即使到今天hide的死仍然是個謎
但,請別再說他自殺
他不會輕易放棄音樂、放棄他深愛的樂團
他也不會這麼自私、讓歌迷傷心欲絕
我深信他絕對不願意將這樣的傷害帶給YOSHIKI、X Japan、還有支持他的廣大人群..

2006年11月21日 星期二

2006年11月21日 星期二

【轉貼】TOKYO DOME 1994年12月30日【青い夜】演唱會報導


(原文/井蘭)



-前一天-



     有人將這次TOKYO DOME的兩場演唱會稱之為「奇蹟的四十八小時」。怎麼說呢?



     就在公演的前一天,1994年12月29日,這一天按預定要到巨蛋做最後的正式彩排,第一次站到剛搭好舞臺上的YOSHIKI(他是第一個站上去的人),為了能成功的排練,走到後面照明燈光還沒裝好的角落裡,想確定鼓和鋼琴的位置。也不知道是誰出了錯,舞台在鼓和鋼琴之間居然沒有拼好,還有一個很大的空隙。因為後面太暗,看不清狀況,所以我們的YOSHIKI,就從這裏摔下去了。 



     後來大家手忙腳亂地叫救護車,把YOSHIKI送到醫院。診斷的結果,YOSHIKI的右手「上腕筋(三頭肌)斷裂」,完全治好要一個月,而且至少三週不能用右手。實際上,YOSHIKI除了手腕動一下就痛一下之外,右手的中指、無名指、小指都完全失去知覺,就像被麻醉了一樣。但是,「如果骨折當然沒辦法,假如不是的話,不論診斷結果如何,我都要開演唱會。」YOSHIKI在救護車上,早就下定這樣的決心。(從以前就這樣,精神力量大於實際體力)









-12月30日 青的夜- 



     「Are you ready?準備好了嗎?」 



     當披著長髮,戴著墨鏡的TOSHI喊出這句話時,演唱會正式開始。第一首曲子是「JOKER」。 



     在接下來的節目中,發表了「DAHLIA」及「SCARS ON MELODY」兩首新曲。其中「DAHLIA」是YOSHIKI的作品,而「SCARS ON MELODY」是由HIDE和TOSHI以絕妙的合音演唱的。為了推廣海外市場,這兩首曲子的曲風作了很大的變化。節奏比較溫和,也較慢、較重,日本味也減少了。(雖然本來就很少)



     「WEEK END」過後是團員Solo的時間,第一個登場的是HEATH。此時左右電視牆同時播映出HEATH的影像,會場響起進行曲和機械噪音混合的奇妙回音。舞臺上空出現一個「穿晚禮服的怪人」,怪人用英文讀出旁白後,突然上升化成白煙消失了。就在這時,HEATH拿著Bass出現在舞臺上吊著的鐵籠裏,背景音樂也換成了「歌劇魅影」。接著,是一串強而有力的Bass聲。然後,HEATH在三名表演者的包圍下,開口唱了他自己寫的歌。一陣強光照射後,「穿晚禮服的怪人」再度代替了HEATH,(會不會他就是HEATH本人?)舞臺暗了下來。 



     在管弦樂版的「擁抱現在」音樂籠罩下,會場的空氣也漸漸熱起來。巨大的銀色球體,像鏡子一樣反射著燈光,緩緩上升。當背景音樂演奏到最高潮的同時,銀球也昇到最高點。就像盛開的花一樣,銀球打開了。坐在被花形佈景包圍的鼓中間,YOSHIKI開始了激烈的 Drum Solo,聲音、力道一點都沒有變,就像昨天的意外只是一場夢,從未發生過…;但是,就在深深的喘息之後,YOSHIKI忽然從椅子上摔了下來。 



     當YOSHIKI用盡所有的力量回到椅子上時,台下的歌迷也立刻高聲地為他打氣;而YOSHIKI也用濕潤的雙眼回望台下。此時的背景音樂換成了「Say Anything」,YOSHIKI也再度展開了激烈的鼓音。當鼓的節奏升至最激烈的一刻,YOSHIKI又再度倒下;但為了能順利將 Solo結束,YOSHIKI再度吃力地爬起來,將鈸的架子高舉,用力砸到地上,配上爆發的音效、閃光…舞台再度陷入黑暗。 



     壯絕的Drum Solo結束了。 



     餘音尚未消失,會場又響起奇怪的聲音。不用說,是「HIDE的部屋」開始了。 



     舞者們穿著全紅的「奴隸式」服裝,配合著前衛的甲殼動物般的節拍,一種「HIDE」的氣氛漸漸地湧了上來。接著,HIDE和PATA站在「牢籠」裏,從地下升上來,看起來像被舞者們捉到的「奴隸」。 



     這一回「HIDE的部屋」演奏的是風物詩「第九」及「Aerosmith」的「Draw The Line」,編曲加入了民族風格的金屬打擊樂器,旋律聽起來也很特殊,加上令人目眩的燈光,看起來就像HIDE的部屋般眼花繚亂。最後,HIDE和PATA再度降到地下室。 



     接下來登場的是TOSHI,拿著古典吉他,獨自唱著「Say Anything」,伴奏是一隻高音薩克斯風。會場中,沒有人出聲,但歌聲卻像大合唱般有力,那種情景真的很令人感動。此時TOSHI也停止了吉他伴奏而清唱。歌迷們歡呼… 



     再度歡叫… 



     『非常感謝大家,那麼,叫我們前任的紅髮貴公子上來吧!喂,PATA!』 



     在歡呼中登場的PATA拿著毛巾替TOSHI擦汗,會場洋溢著溫暖的空氣。TOSHI又開口了: 



     『也叫爬蟲類出來看看吧!』HIDE也登場了。三個人就坐在舞台中央的椅子上,拿著三隻古典吉他。『今天稍微改了一下演出,我們是「友情吉他三人組」…』





     三人演奏完Unplugged的「Rose Of Pain」,感覺比原曲開朗很多。唱完後,三人在歌迷熱情的歡呼聲中,走下舞臺。 



     穿著全白服裝,拿著鮮紅玫瑰的YOSHIKI,沐浴在青色的燈光下,走到舞臺中央。將玫瑰花束投向臺下瘋狂的觀眾後,YOSHIKI坐在透明的鋼琴前,合掌祈禱。從「降E大調的鋼琴弦」到「Amethyst」;YOSHIKI在白色燈光下,閃閃發光。在此時彈奏主旋律的女小提琴手出現,旋律也進入最高潮。雖然右手三指失去知覺,憑著一股毅力,鋼琴Solo依然成功的落幕了。 



     在唱完「紅」後,TOSHI對歌迷說出心中的感覺。『感覺不錯哦!去年演唱會上,我確實和大家一起許願了。我許的願望是,今年也要和你們在巨蛋中重逢(歌迷歡呼),沒想到願望真的實現了。我想是託了會場所有人的福,還有多虧了X的團員,和一直帶領著X的工作人員、關係者,真的非常謝謝你們…』 



     在太陽眼鏡底下,隱約地閃著淚光的TOSHI,突然抬起頭,大聲地喊『就讓我們和實現我們願望的天空一起分享感謝的心情吧!』 



     唱完了「Endless Rain」後… 



     『非常感謝大家,你們一直讓我非常感動。好,這一次就特別贈送各團員的感言吧!』 



     首先是PATA,『嗯,這一年如何形容呢?不過,雖然已經一年沒和大家見面,這一刻還是最令人快樂的!』觀眾也很高興。 



     接下來是HEATH,『說的也是,最令人高興的大概是明天結束的時候吧!』 



     『和年輕的朋友們在一起最令人高興吧?』HIDE接著說。最後,TOSHI開始尋找YOSHIKI,『YOSHIKI跑到那裏去了呢?』離開鼓臺後,用「貓步」躲起來的YOSHIKI被TOSHI發現了。兩人在臺上追著跑,看起來跟天真的小孩沒有兩樣。『就在昨天,這個男人被救護車送到醫院去了,不要緊吧。』 



     『今年…實在是滿糟的,今年我一直都待在LA,跟團員也很久沒見面了。』 



     『不過今天…,我的心裡感動的流淚…(說到這裏,好像想不出該說什麼而沉默了一會兒…)今天能看到你們,真的非常高興。』 



     然後TOSHI接過麥克風,『總而言之,雖然今年發生了很多事,不過我們也成長了不少。接下來的一年是爆發的一年,請你們覺悟吧!』就在這時,YOSHIKI像表示支持似地,敲出一連串的鼓音。 



     『反正,今天確定是個紀念日了,對嗎?HIDE。』 



     『那麼,請和我們一起為這個紀念日而歌吧!能不能賣力的唱呢?「CELEBRATION」!!』 



     緊接著『CELEBRATION』後,TOSHI對歌迷作了承諾,明年一定會出新專輯,並舉行全國巡迴演唱。 



     就在「Rusty Nail」的前奏中,舞臺昇起了火柱。這首歌的歌詞也似乎代表著這一年來彼此的思念,會場中縈繞著熱情的大合唱。HIDE在唱著,TOSHI在臺上來回跑著,PATA和HEATH也跟著在臺上走動,另一邊是止不住淚水而低著頭的YOSHIKI… 



     最後,是錄在贈送給來參加演唱會的歌迷的試聽帶上的歌,「Longing~跡切 Melody」。曲中,TOSHI做了最後的團員介紹, 



     最後的最後,五個人牽著手跳起來向觀眾道別。 



     散場時,由「Tears」包圍著踏上歸途的歌迷。







-數小時後- 



     在巨蛋的會客室裏,五個人正在檢討著。『今天,我盡力了…,不知道明天能不能做到,但是…我會努力的。』右手包在繃帶裏的YOSHIKI哽咽地說。的確,對一個鼓手或是鋼琴手來說,YOSHIKI右手的傷勢是最要不得的,而且,因為演唱會有電視轉播(MUSIC STATION),不得不嚴守時間表。總之,不論發生什麼意外、都沒有休息或治療的時間…



(註:MUSIC STATION為日本朝日電視台製播的老牌音樂綜藝節目,也是最具權威的指標性音樂節目)







(全文原載於X CONNECTION VOL. ZERO)









感謝yxl姐的資料

轉載自yxl姐的網站



所有版權屬於yxl,請勿用作商業用途或任意轉載,謝謝。



資料來源:
http://www.x-japan.idv.tw/chinese/xjapan/issue/index-c.htm



《以上內容純做分享用;如有侵權之處煩請告知》


2006年11月16日 星期四

2006年11月16日 星期四

【情報】PATA 12月2日演出訊息


PATA來台時間為12月1日

搭乘中華航空CI-101班機

抵達台北時間為傍晚19:30分 



有意願一起接機的朋友

請到台北車站東三門下午18:00分集合

奇摩《X FAN活動版》家族的朋友會在那裡

聯絡電話:0939842345



自行前往接機的朋友

請在12月1日19:00前抵達中正機場第二航廈





PATA表演時間為12月2日

下午16:00分

演出時間約40分鐘

http://www.streetvoice.com.tw/simplelife/show/index.htm

可自行參考上面網址







12月4日送機

PATA預計搭乘中華航空CI-106班機

台北時間為下午16:45分返回日本














2006年11月12日 星期日

2006年11月12日 星期日

【情報】PATA 12月2日演出訊息


『簡單生活節』

2006年12月2-3日( 六-日 )AM 11:00~PM 22:00

地點 華山文化園區(台北市八德路一段1號)

票價 現場單日1000元,預售票800元,套票(雙日)限量1350元

團體購票 30張~50張可享九五折優惠;51張以上,可享九折優惠





國內外知名樂手響應簡單生活理念

目前節目表官網已經公告

http://www.streetvoice.com.tw/simplelife/show/index.htm

12月2日 PATA、陳綺貞、李宗盛、蘇打綠等

12月3日 伍佰、Daniel、陳奕迅、張懸等



(1)

單日票價NT$800團票30張以上折扣九五折

為了凝聚人氣

X FAN活動版預計湊團票30張

請大家大力支持

(2)

PATA接機日期12月1日星期五

PATA送機日期12月4日星期一

因為都不是假日

目前打算只使用中小型車



請大家先至X FAN活動版報名

每人來回車資NT$150

報名信箱

linlin71954@yahoo.com.tw

各項活動報名截止日11月20日

--

X FAN活動版http://tw.club.yahoo.com/clubs/xfan-play






2006年11月9日 星期四

2006年11月9日 星期四

YOSHIKI hits TOSHI


一次Yoshiki和Toshi一起參加電視錄影。

主持人問Toshi:「Yoshiki經常化妝的很漂亮,那你會不會有將他當成女孩子的錯覺出現?」

Toshi說:「恩,有時候我會想這樣做..」說完就把手伸向Yoshiki的胸部。

Yoshiki立即暴走..



http://www.youtube.com/watch?v=wc9wXhXuinA

X Japan - The Last Live 錄影帶促銷短片


http://www.youtube.com/watch?v=esxF8Www0rk

2006年11月5日 星期日

2006年11月5日 星期日

【轉貼】TAIJI 音風站上的公開信


     FOR EVERY FAN



     以前我曾告訴過大家我覺得你們拯救了我。



     現在更是無限感激你們,你們給予我的那無數溫暖的言語,思念,謝謝……



     而現在有件事我必須向你們道歉。



     那是關於和過去那些事無法比較的,我的身體狀況的事。



     事實上,6月中旬的時候,我因為事故而使得左腳首韌帶斷裂,不要說站上舞台,恐怕連走路也……



     從今往後的人生,都得和拐杖一起過了。我現在不得不有這樣的覺悟。



     根據醫生的精密檢查結果,除非有奇蹟,否則用兩條腿走路恐怕再也不可能了。



     我一直想要復健,但是左腳的腫脹完全沒有消退的樣子,這樣已經過了2個月了。



     為了強忍難以忍受的疼痛,也為了排遣,開始了體重鍛煉。



     每天每天,即便睡著了也會想著不醒過來不行。



     這種時候,是夥伴們還有你們的心意給了我繼續前進的勇氣。



     真的,謝謝你們。



     所幸,兩隻手還能動!



     我還能彈GUITAR!還能彈BASS!之前因為過於不安而沒有發現這點……



     現在我已經下定決心!即便是坐在椅子上,我也要做LIVE!



     NEVER SAY CAN’T!



     無論到哪兒就算只有一隻腳也罷,我要勇敢前進!



     對於期待著舞台上的演出的人們很抱歉,但是我在心裡已經發誓我要辦到坐在椅子上能辦到的全部事情。



     讓你們擔心了,真的很抱歉……



     深切期待著能和在同一個地方再次相會。



     NEVER SAY CAN’T



     SEE-YA



     TAIJI





     PS:……思念……感謝……請讓我用心將它唱出來




2006年11月2日 星期四

2006年11月2日 星期四

【轉貼】韓國電影 破天荒配日本歌


【2004/06/05 星報】記者 林曉娟/報導





  隨著韓國開放日本文化,日韓音樂以及戲劇之間的交流越來越頻繁,而郭在容執導的電影「我的野蠻女友2蠻風再現」,則創下日本音樂結合韓國電影的先例。在這部電影的多場高潮戲碼中,將出現X  JAPAN的團長YOSHIKI創作的歌曲「眼淚」(TEARS), 為日韓交流再創新機。



  在韓國擁有高度人氣的樂團X JAPAN,雖然尚未有CD在當地正式發售,不過隨著盜版CD的流通,使得他們在韓國相當受到樂迷喜愛,以「我的野蠻女友」成名的導演郭在容,也是其中一人。



  由全智賢及張赫主演的韓國電影「我的野蠻女友2蠻風再現」,可說是未演先轟動,為了尋找符合劇中情境的配樂,導演郭在容費盡心思,在一年多前就透過日本的電影公司,洽談與YOSHIKI合作的可能性,並表示希望在電影中使用「TEARS」這首歌曲。



  YOSHIKI本人在獲知消息之後,也立刻爽快的答應,他說:「 沒想到我的創作也有機會出現在韓國電影當中,真的讓我感到很榮幸!」據悉,這首格局壯闊的抒情歌曲「TEARS」, 將出現在「我的野蠻女友2蠻風再現」中的多場高潮劇情裡頭,日韓電影、音樂的結合,將為緊湊的劇情,增添更多聽覺上的不同感受。







電影片段:



http://www.youtube.com/watch?v=YgqBxZefpTg







轉貼自:
http://www.ptt.cc/bbs/X-Japan/M.1086427780.A.B5C.html

X出現! 我的野蠻女友2蠻風再現


這是韓國電影『我的野蠻女友2蠻風再現』片段

出現了X的原曲『TEARS』!

這個場景是全智賢在家中,感覺到身亡的男友化成風回來看她了..

配上TEARS真是感動到頭皮發麻..

這部電影的導演郭在容也是X FAN之一啊!



延伸閱讀



http://www.youtube.com/watch?v=YgqBxZefpTg

Without You 中譯歌詞


曲:YOSHIKI                   詞:YOSHIKI





拖著疲憊的步伐  佇立在黑夜之中

流下的淚水  不斷累積在記憶裡



雖然有多少的相遇  就會有多少的別離

然而我卻始終相信  無限光陰會持續下去



就連曾相互傷害的言語  現在也只能緊握著

但是一回頭看  我只感到無限孤寂




我該如何愛你

我該怎樣才能感受到你

沒有了你

只能將數不清的思念

埋葬在時間裡







誕生在同樣的時代而相遇

是為了確定我們彼此的愛



我還記得  我們面對著沒有答案的明天

那些追求夢想的日子



仰望著廣闊無垠的天空  再一次問自己

誕生的意義

活在當下的意義 



(鋼琴間奏)



生存這件事  有時是很痛苦的

無法率真地  扮演自己



愛上你  為你受傷

我才終於明白  愛這個字蘊藏的深意



你還記得嗎?  我們初次見面的那天

那個我們有著同樣夢想的時候



仰望著廣闊無垠的天空  再一次問自己

誕生的意義

活在當下的意義




我該如何愛你

我該怎樣才能感受到你

沒有了你

現在獻給你的是  永遠不會結束的愛之歌



即使此生無法再見到你

但是我對你的愛  還有對你的記憶

將會永恆地留存在我的心中

所以我不會對你說... 再見













【轉貼】網路上關於X的一篇文章,寫得很不錯


雨和淚的X JAPAN





     好幾年前,看過一個像紀錄片的日本電視節目,介紹某一個樂團的成員猝死了,歌迷徹夜排長長的隊伍,守在他家門口,哭的死去活來等著送葬。當棺木出現時,模仿偶像五顏六色、披頭散髮打扮的歌迷,更是如喪考妣,哭的聲嘶力竭,一大堆人甚至昏死過去。那樣很容易被斥為年少激情的畫面,節目卻嚴謹的從不同背景、不同年齡的歌迷身上,解讀出偶像之死所引發的社會震盪。



     深深為這樣的強大的且團體性的真情畫面所著迷,但是死的是什麼樂團的什麼人,不知怎麼,當時的我卻一點印象也沒有。



     得等到日本出現了小泉純一郎,我這才X JAPAN起來──



     一個頭髮張牙舞爪像隻剛睡醒的獅子,而且又沒有什麼特殊政見的人,在日本這個保守的國家裡居然可以當上日本總理,已經是很值得大書特書的事了,但若這樣的一個半百歐吉桑,更居然的是喜歡聽個熱門樂團,甚至還把祖產地皮捐出來蓋這樂團的博物館...這麼一個有著致命吸引力的樂團,對我的吸引力絕對也是致命的。



     全是因為小泉純一郎,我才X JAPAN而起來的。



     對個只抓的住日文單字程度的人來說,旋律是最初最令人驚艷的部分。在不時閃過的「雨」、「風」、「淚」、「夢」中,不怎麼喜歡的電吉他,居然展現前所未見的揪心魅力。我開始懷疑以前的厭惡,其實只是一種罪大惡極的偏見。



     開始的時候都是在開車回家的路上聽的。



     上了一整天的班,迎著初上華燈直駛前行,總覺得有什麼無能為力地就要結束了,而另一樣什麼莫名其妙地就要開始,在黑夜與昏黃的交接典禮上,我是無關緊要的旁觀者,失重似地晃盪在迎面刺眼車燈舖成的黑墨大道上;說不上來的厭厭一波接一波,像胸口堵著一團說不上味道的棉絮,總想要振一下手臂,或者開口吼那麼一下下...這時候,就得來個X JAPAN:重重的鼓點;老以為就要破音,卻輕易唱到高音的沙啞主唱;極溫柔和極嘶吼的矛盾又調和的混合;清脆的一個音挨著一個音的鋼琴聲;長長的間奏;可以長到十分鐘的歌,餘韻還可以再來幾分鐘,然後,會聽到英文──



Loneliness your silent whisper

Fills a river of tears

Through the night

Memory you never let me cry

And you, you never said good-bye

Sometimes our tears blinded the love

We lost our dreams along the way

But I never thought you'd trade your soul to the fates

Never thought you'd leave me alone



Time thorugh the rain has set me free

Sands of time will keep your memory

Love everlasting fades away

Alive within your beatless heart

Dry your tears with love

Dry your tears with love



     真的唱什麼都無所謂的。



     調到24音量的音響,六隻喇叭傳來乓乓乓的鼓聲,密閉車廂中的自己漸漸膨脹起來,心跳會用盡全力的重擊回音。



     終於覺得活著,也可以是一串砰然心動的節奏。



     小泉純一郎就是這樣才喜歡X JAPAN的嗎?我不知道。從沒有想到要花力氣去把他們團員的照片弄清楚,誰是誰我一點也不在乎,甚至身亡的是Hide還是主唱,好像也沒什麼關係。我只是喜歡他們的聲音,喜歡他們在一堆俗的要命的字當中,唱出離別、黑夜、孤獨、夢想、時光、受傷、下雨、刮風、胸口、心膛、愛情、記憶、還有流也流不盡的淚水,或者是老是漾泛著的淚光。







DRY YOUR TEARS WITH LOVE....















原作者不詳,轉自無名帳號bush



《以上內容如有侵權之處煩請告知》

【轉貼】真由子的回憶訪談




       那時Hide經常來看我,和我玩,有時候Yoshiki也會一起來陪我玩。有一次他們演出,Hide送了我一張票,第一排。結束時,他怕人多擠著我,就讓STAFF帶我去後台他的休息室。他看起來很興奮,就拉著我的手,他的手顫抖的厲害。然後他背起我,帶我在後台玩。



       Hide就用腳踢開一扇一扇門,叫「介紹我的朋友給你們認識」。他踢開Yoshiki門的時候,Yoshiki都傻了,他還没卸妝呢。然後他們去喝酒,走的很快,因為我的病,不可以走的快,Hide就拉著我的手慢慢的走。其他人都走的不見踪影了。這時,前面牆上好像靠著一個人的身影。走近看,是Yoshiki,他說“等你呢”說著,就走過來,拉著我的另一隻手,三個人慢慢的走。我心裡好高興看到Yoshiki,看到他等在那兒,雖然我很明白的知道他等的人不是我。



       Hide的葬禮我也去了。我坐在那裡不停的哭,Yoshiki就走過來,在我腳邊蹲下,雖然他戴著墨鏡,不過我知道他在看著我。他想安慰我,讓我不要再哭下去。他想了很長時間,然候說“Hide叔叔不在了,Yoshiki哥哥會陪著你的。”(日文中叔叔是JI,哥哥是NI,Yoshiki是想用發音逗她笑)。我就嘩的哭的更厲害了,Yoshiki也哭了起來,很傷心的樣子。那是我第一次看到Yoshiki真正的哭,沒有隔著墨鏡,沒有掩飾。









       (註:真由子原名"貴志真由子"。是Hide於1995年認識的小妹妹歌迷,她罹患一種叫「侵入末梢神經引致新陳代謝失常」的疾病,在世上只有二十人患上該病。自始之後,Hide除了用電話和書信不斷鼓勵她之外,亦因為知道骨髓移植可以幫助她而登記為骨隨捐獻者。)















轉貼自:http://www.wretch.cc/blog/hide0326&article_id=1986308



《以上內容純做分享用;如有侵權之處煩請告知》


2006年11月1日 星期三

2006年11月1日 星期三

【轉貼】Pata談Hide


這段訪談也是很有趣,Pata和Hide果然是好到不行的哥兒們啊!







( Topaz於2002年7月25日翻譯。由衷的感謝!)





——PATA是在1987年加入X的吧。就在剛要開始錄製合輯『SKULL THRASH ZONE VOLUME 1』的時候?

PATA:「如果那專輯是在1987年出的話,我就是在那年的一月加入的。那時接到YOSHIKI打來說『雖然決定要錄音了,但還沒有吉他手,所以你可以來幫忙彈嗎?』這樣的電話。那時反正我也沒有在組樂團,所以就去幫忙了。」



——接著在夏天之前,HIDE就加入了吧?

PATA:「不,他在四、五月時就進X了。因為我再次被召回X就是在四月。他們說雖然"SAVER TIGER"的團長HIDE已加入了,但還想再找一位吉他手。雖然剛開始時我也只是個幫忙的而已,而X那時已決定好巡迴演唱會的行程。接著,在巡迴的第一場結束時,他們就問我要不要正式加入了。我就是這樣成為X的團員的啊。」



——關於"SAVER TIGER"的事情,是在那之前就知道的了?

PATA:「其實也不是知道的那麼詳細。不過關於KYO的事情我倒是在高中生時代就知道了。因為那傢伙進了"SAVER TIGER",於是我就知道這樂團的存在。加上我跟"Dementia"(TAIJI 從前待過的樂團)和X的團員是朋友,藉此關係也得知了"SAVER TIGER"這團的名字。只是我沒看過他們的演唱會,而且也沒和HIDE見過面。」



——當你被召回X時,就是和HIDE的初次見面?

PATA:「對。我們是在一所名叫『池袋 PENTA』的錄音室初次見面的。在我到達那裡時他早已在那兒等了。接著在YOSHIKI介紹 HIDE給我認識時,我跟他就是互說了句『你好』吧。」



——起初是由這麼生硬的打招呼開始的?

PATA:「不過那時我們因為住的地方很接近,所以在從錄音室搭電車回家的路上也常常會聊天呢。他又不是會刻意找碴的人,我們那時說的大概都是普通的話題吧。還有那傢伙從那時就是個令人覺得他好時髦的人喲。連平常的打扮也是戴上帥氣的帽子,穿著緊身的皮褲或是膠皮褲子,而且還是金髮的樣子哦。因為那時我身邊並沒有像他這種平常也幹得那麼徹底的傢伙,所以實在是覺得他好帥啊。」



——在經過多次的排演當中,你覺得HIDE作為吉他手是怎樣的?

PATA:「看起來是會很認真地站在一旁乖乖彈吉他的類型,是看他排演的時候哦(笑)。因為剛加入時就要彈事先已完成了的曲子,所以雖然我不太記得是在何時何地,但我記得那些曲子吉他彈奏部份的分配還有改造都是我們一起幹的。」



——兩人在一起的地下樂團時期,非常的短暫吧?

PATA:「不過也十分之濃郁呢。『VANISHING VISION』專輯的製作也是在地下樂團時期,而且那時也開了不少巡迴演唱嘛。雖然那時好像發生了很多事,不過我都不太記得了。」



——在進行『VANISHING VISION』的編曲工作時,你與HIDE是否也對雙方的音樂性質或吉他風格作出了分析和研究?

PATA:「在那時期,以編曲來說就是幹得最複雜的時候不是嗎?下了不少心思哦。感覺就像是把能辦到的全放進去般的編曲工作。常常都會在錄音室工作到隔天早上。而且因為在製作專輯前還得拍攝『紅』的音樂錄影帶,所以也得做那方面的錄製工作呢。就是在專輯製作中途跑了去錄好幾次『紅』。在我加入X的時候,我還沒試過在演唱會上演奏『紅』哦。雖然這首歌在很久之前就存在,而且我和 HIDE 都知道。但吉他的編曲上已變的和從前不同了,要說當中的過程也是如火如荼,經過多番轉折呢。」



——說起『紅』,那的確是HIDE說過「若是會幹那曲子的話我就入團」,是促成他加入X的其中一首曲子吧?

PATA:「或許是吧。雖然我在加入X前只看過他們數次演唱,但『紅』真的是很引人注目的曲子呢。在身邊的音樂人朋友之間也是很有人氣的曲子。HIDE應該也是很想彈這首曲子的吧。」



——HIDE在加入X後,隨著時間過去,他在視覺系造型方面也變的更豪華了?

PATA:「不過他的基本路線跟他以前在"SAVER TIGER"時是一樣的哦。只是在正式出道後開始做的比較明顯而已。像是在內穿的上衣用些奇怪的布捲起來的服裝;我是不清楚他到底受到什麼刺激啦(笑),反正他本來就是個擁有許多不同點子和想法的人,只是剛好藉著出道的時機一一把意念實現吧。」



——據YOSHIKI所述,HIDE在團中擔任著母親般的角色,那麼實際上又是如何?

PATA:「HIDE從以前就是這樣子。若是大家一起去吃火鍋的話,他就是會負責指示放食材的次序,和在該吃的時候提醒別人的那類人,還會把食物盛給大家吃呢。一到了巡迴演唱的時期,雖然不是真的像母親一樣,但這種安排和整理的工作HIDE經常在做呢。是因為X中有太多隨隨便便的傢伙吧。」



——HIDE的年齡比PATA要大一歲吧,有沒有像是前輩般的感覺?

PATA:「那倒沒有。因為他不是會鼓吹自己是前輩身份的人,大家在相處上從來不會介意彼此的年齡差距。只是在HIDE三十歲生日時我們說了『哇~三十歲。我們?還是二十歲呢~』之類的話來欺負他而已(笑)。」



——雖然好像經常看見你們在私底下會一起去喝酒,那是?

PATA:「常常會呢。因為我們本來住的地方也很近,會經常一起去玩。同時也是酒友。」



——即使各自到不同的店喝酒,到最後也會在同一家店聚集起來的情況也滿多的吧?

PATA:「都是我被找到呢(笑),因為他總是會到處找我。還有也會互相約定在什麼時間、到位處於我們的家之間的店一起喝。雖然後來因為搬家,大家住的地點距離變遠了,還是常常被他叫出來。他SOLO的第一張唱片完成時,也說在搞慶功宴要我也去,那店離我家很遠但我總算是到了,誰知店員說他們已到了別處,而且接著要去的店就在我家附近。這樣的話就早點說嘛!(笑) 」



——雖然有幾次是被打擾到了,不過還是喝的很高興吧?

PATA:「對呀。他跟我一起喝時也不太會發怒暴走。HIDE也是很會關心別人的,好幾次一發現有人喝醉想要爆發的跡象,他就會說『如果你要暴走的話我就立刻回去囉。』,當場收拾好形勢。」



——兩人在一起時通常會談些什麼?

PATA:「很多人一起喝酒的話,由於都在不斷打電話叫人出來喝,如此一來我們就不會有太多對話了。若有重要的事時會說聲『有點事……』,接著就會一起談。也沒什麼談過一般社會在流行的話題。若是只有我們兩人一起喝的話,談的多數是有關樂團或音樂的話題。像是哪團的哪傢伙怎麼了,還有最熱衷於從前的限制級重金屬樂團的話題(笑)。HIDE會說『我不太明白SAXON是怎麼回事』,因為他是IRON MAIDEN派的嘛,我則是SAXON派的。我也會說『那些團也有它們帥氣的地方』之類的話。然後我說我喜歡TYGERS OF PANTANG,他又會說『他們的曲子都沒有副歌部分的,所以我完全不能理解呀~~不喜歡。』的;話題再發展下去就經常會變成互相推薦自己喜歡的樂團了。英國有一支很硬式搖滾的團叫什麼?啊,是THE WILDHEARTS 吧,那也是HIDE在他家放給我聽,一看我覺得他們滿帥的就說著『對吧?!那你拿去。』就把自己買的CD送了給我。真的變成『好樂團推廣會』了喲。」



——像是Jane's Addiction?

PATA:「呀呀,Jane's Addiction,那傢伙經常在聽呢,也去了看他們的演唱會,他高興死了哦。看他這樣子就明白他為何會成立自己的唱片公司了。像是ZEPPET STORE,因為HIDE擅長找出質素好的樂團,而且也想推廣給大家聽,就是這樣才會去成立唱片公司的吧。而且他從前在EXTASY RECORD中也是像擔任人才搜索部長般的感覺。」



——後來X團員全體往L.A移居後,你和HIDE各自住在不同的地區嗎?

PATA:「因為我很頑固偏執,所以就我一個人住了在不同的地區。敵人是Hollywood,所以我就住North Hollywood。誰知後來HIDE來我家玩,說『這區很不錯嘛』,於是就立刻搬到離我家只有二幢房子的地方住了下來(笑)。他訂的報紙曾經誤送到我家,而我訂的報紙也曾經跑到他家去了(笑)。」



——除了樂團的工作以外,在私底下也常常會碰面嗎?

PATA:「嗯,在團員中最常一起去喝酒的就是他吧。因為再怎麼說教他喝酒的老師也是我嘛(笑)。見面時也沒說太多事情就是了。他只要一有酒宴就一定會打電話來,總是由他打來找我。在日本也是,因為即使我不知道他的電話是幾號,他就是知道我的號碼。還有若要說他像母親的地方,大家都知道我是蒿麥過敏症患者嘛,他那時一看到報紙登了小學生因被迫吃下蒿麥麵而死亡的新聞,就立即打電話來哦,說道『你千萬不要吃蒿麥製品啊!我都不知道原來過敏症是這麼嚴重的病!!』,又不斷重複叫我千萬別吃。真的很感謝他的關心。」



——到了L.A後X以外的SOLO活動也開始了吧,PATA怎麼看HIDE的SOLO?

PATA:「說起來,先別管音樂怎麼或什麼的,在那之前他就擅自決定我一定要在他SOLO巡迴中彈吉他不可了。那時我自己的SOLO巡迴在十一月剛完結,十二月做了X東京巨蛋的排演,接著HIDE SOLO那邊的排演馬上就開始了。他把用來作耳COPY的錄音帶都錄好了給我,連只有吉他的版本也分開來了呢。因為我在耳COPY時也自行改了一點編曲,結果一聽錄音室的版本,HIDE馬上就發覺『啊,這兒的編排不一樣!』(笑),還有『我怎麼沒聽過有這段旋律的?!』(笑) 雖然我對他的SOLO沒什麼客觀的意見,若作為他SOLO TOUR的吉他手的身份來看,他做的東西都十分有趣。因為那傢伙喜歡把曲子的節奏作些奇怪的掉換和編排,還有不少令人難以理解的編曲呢,就是什麼都試試看的感覺。」



——以音樂人來說感到尊敬的部分相信也不少吧?

PATA:「若沒有的話就不會一起工作啦。總之他就是個超有活力的人,也是個天生的表演者,由於我沒辦法幹到他那個程度,所以反而覺得他好厲害。就算有時他也會在表演中途放手不彈吉他,他還是充滿魅力的。以音樂風格來說,基本上他是屬於流行樂的吧。所以就要素來說不論他把什麼奇想加入曲子中,大家還是可以安心地聽。」



——在長時間相處下來,自己對吉他手觀點的看法也改變了不少?

PATA:「也沒怎麼試過反複思考這回事。要說就是他中途開始用了不少發射工具吧。他對新的事物不會存有偏見,會把一切新事物汲納轉化成自己的,就是單純的覺得有趣;他這種柔軟性從很久之前就擁有了。」



——在舞台上有沒有印象深刻的事情?

PATA:「實在太多了。不知道是哪次的巡迴,曾經對『紅』的SOLO部份很深刻。那時他一連三次都彈不好,就在我心想『又來了嗎…』看了看他,只見他就是一臉悲慘的看著這邊耶。另外在LAST LIVE時,TOSHI把銀帶爆彈的帶子掛了在那傢伙的手臂上對吧?那時他又是一臉可憐相的看著我,我就笑他呀。明明是因為想彈『紅』才進團的,怎麼到最後又不想彈了?還有請你不要再做那麼慘的表情啦~」



——決定解散一事在團員間也是很深刻的話題吧?

PATA:「不過呢,也說了之後要再次復活的話。雖然只是想令自己振作點的話。說了要在2000年復出,不過現實上是不太可能的了嘛…」



——LAST LIVE之後有經常見面嗎?

PATA:「沒有。我最後一次見到他是在東京巨蛋的慶功宴。那時他有他那邊的宴會,我也是和別的工作人員去喝酒。後來也是他找我,我才被帶到他那邊,就那樣子繼續喝。演唱會完了後,他就回到L.A去錄音,我則繼續留在日本。」



——雖然可能是令你為難的一條問題,但說到五月二日早上發生的事…

PATA:「那個啊…可以說的事只有一件,就是我從那天起就變得討厭早上打來的電話了。那電話鈴聲令我反感。」



——與他一同渡過的這十多年,對你來說成了怎樣的東西?

PATA:「這段時間的長度 = X 呢。把我二十歲的青春還給我吧(笑)。日子過的十分深刻濃郁。當然,那也成為不能與我的人生分割的東西了。回想起來的話當中的經歷也是滿有趣的。但由於回憶的密度太濃厚了,細節的部份實在是想不起來。因為超過了可存取的容量,一回想腦袋就會壞掉。雖然可以存入,但裡頭已是一大堆東西擠在一起的感覺。就像是一打開就會同時看到一大堆快樂的事情。」



——HIDE 就是那樣強烈的人吧,果然。

PATA:「縱使我認識不少強烈的人,但也未曾遇過他那類型的呢。覺得以後也不想再遇到,那樣子的再來一次我可不要(笑)。HIDE 就是那樣強烈的男人。」












Topaz於2002年7月25日翻譯。感謝!



轉自:http://www.wretch.cc/blog/hide0326&article_id=1977200




《以上內容純做分享用;如有侵權之處煩請告知》


【轉貼】hide MUSEUM 2005年閉館公告








這次承蒙(大家)一直支持及照顧的hide MUSEUM,將於 2005年9月25日閉館。



從1998年5月2日hide離開以後,

(我們)想向後世傳達hide建立的「"ROCK" SPIRITS」,

在各位的支援及協助下, 

於2000年7月20日在hide的誕生地 - 橫須賀

建立了日本第一座搖滾音樂人紀念博物館 - hide MUSEUM。



當初hide MUSEUM 設定了3年的經營期限。

在大家的幫助及祝福下,

這個夏天,hide MUSEUM 迎接第5週年了。 

在去年我們順利舉行了hide的七週年忌辰。



(我們)深深感謝大家一直的支持及幫助, 

hide MUSEUM 閉館後,

也請大家繼續支持hide和他的「"ROCK" SPIRITS」。





2005年4月

hide MUSEUM 。













轉貼自:
http://hk.geocities.com/hidekilovex/news.htm



《以上內容純做分享用;如有侵權之處煩請告知》

一些TOSHI和YOSHIKI的畫面


http://www.youtube.com/watch?v=FPdF_H2Zw3c




國外歌迷COSPLAY in 2006


真的有幾分神似



http://www.youtube.com/watch?v=lKyY6pvZfs4

TOSHI 2006.07.26 於上海


這是最近的TOSHI

看到他"回歸自然、與世無爭"的樣子

不免有點難過

我懷念從前那個豎著金髮、大吼大叫的TOSHI



http://www.youtube.com/watch?v=F7C9gLQ6pUM

TOSHI - Asphalt Jungle【1994年的LIVE】


http://www.youtube.com/watch?v=A4VcL6q9AHw


【情報】PATA 12/2 來台情報


根據奇摩家族《X FAN活動版》的新訊息



PATA於12月2日晚上和阿福,TADA一起演出



阿福先生是位歌手也是日本Strange Than Paradise 樂團主唱

TODA 是日本Strange Than Paradise 樂團鼓手

他們兩位也是 Ra:IN 經紀公司的成員



原則上PATA 是12/1來台灣12/4回日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