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7月31日 星期一

2006年7月31日 星期一

X Japan - Dahlia【Nagoya 1996.03.13】


http://www.youtube.com/watch?v=ly1isgeiPLk


X Japan - Dahlia【1994.12.30 Tokyo Dome】《青夜》


http://www.youtube.com/watch?v=ZZ2Y-b7iU_k


X Japan - Dahlia【MUSIC STATION 1995】


http://www.youtube.com/watch?v=DVdvIcS6aF4


X Japan - Week End【THE LAST LIVE】


畫質不錯



http://www.youtube.com/watch?v=9TC9thonHbM

X Japan - Week End【1996年 演唱會前的彩排】


1996.12.29

DAHLIA TOUR FINAL'96 前



http://www.youtube.com/watch?v=jhYJRONAzl4



X Japan - Week End【1994.12.30 Tokyo Dome】《青夜》


http://www.youtube.com/watch?v=0-ViAXkzrdI


2006年7月30日 星期日

2006年7月30日 星期日

X Japan - Week End【1993.12.30 Tokyo Dome RETURNS】


http://www.youtube.com/watch?v=VPsPtFyTHHU


X Japan - Week End【1989年的TV LIVE】


"No way out !!"



http://www.youtube.com/watch?v=GCryAFCpOF4



X Japan - Week End【1991年的LIVE】


Violence In Jealousy Tour 



http://www.youtube.com/watch?v=ESMwJG8wzaU



X Japan - Week End【1990.4.13 暴力TV SHOW】


HIDE最後拿吉他砸掉攝影機...



http://www.youtube.com/watch?v=BIorxDL7n2c

X Japan - Week End【經典的PV】


PATA再次飾演醉漢..



http://www.youtube.com/watch?v=gbw9_2suOds

【轉貼】DTR再始動第一彈終了!!

昨日は、会場で貴重な時間を共に過ごせたファンのみんな…それからチケット購入出来ず入場出来ないものの、わざわざ会場まで足を運んでくれた人達に大感謝の気持ちで胸一杯だったよ!ライブというより、DTR後援会のイベントと言った感覚に見舞われたのは、俺だけでは無いはず。本当に、ありがとう…!昨日を起爆剤にして、益々加速して行く我らがDTR、けっして見逃す事の無いように…with LOVE .DTR VOCAL MITSUO

http://www.mitsuotakeuchi.com/diary/diary.cgi?mode=read&y=2006&m=7 

2006年7月21日 星期五

2006年7月21日 星期五

X Japan - 紅【1994年的LIVE】


http://www.youtube.com/watch?v=c-vrT6hCCj4


X Japan - 紅【1994.12.30 Tokyo Dome】《青夜》


http://www.youtube.com/watch?v=WbCNcWU2ixA


X Japan - 紅【1994.12.31 Tokyo Dome】《白夜》


http://www.youtube.com/watch?v=Nn4HVVEhdPE


X Japan - 紅【1990年 LIVE TV】


砸砸砸‧‧‧



http://www.youtube.com/watch?v=ZnS3ru2T1KQ


X Japan - 紅【巨蛋LIVE 1992.01.06】


http://www.youtube.com/watch?v=CUsAmb15njo


X Japan - 紅【巨蛋LIVE 1992.01.05】


http://www.youtube.com/watch?v=6QAxcWig4jE


X Japan - 紅【BLUE BLOOD TOUR 1989】


最經典的







http://www.youtube.com/watch?v=vTdslM0yW6s

X Japan - 紅【PV】


http://www.youtube.com/watch?v=39gRzFE_8nQ


X Japan - 紅【1986年 地下時期】


1986年10月25日在"目黑鹿鳴館"的LIVE,這時的『 X 』還是地下樂團,而且HIDE、PATA、TAIJI等人還沒有加入『 X 』。

 (當時成員只有四人:鼓手Yoshiki、主唱Toshi、貝斯手Hikaru、吉他手Jun) 

TOSHI超狂野的造型,沒看過吧



http://www.youtube.com/watch?v=3zgc0hRn7x0

 

X Japan - 紅【1987年 地下時期自製的PV】


收錄於X在1987年自製的錄影帶"XCLAMATION"中,在LIVE上免費送給觀眾



前面頓頓的,後面就很順了



http://www.youtube.com/watch?v=1KTVGTmvSkw

X Japan - XCLAMATION【1992年的LIVE】


1992.01.05

東京巨蛋



TAIJI真強~



http://www.youtube.com/watch?v=Bule5am6gRk

X Japan - XCLAMATION【PV】


1987年團員們自掏腰包製作的錄影帶,在LIVE上免費送給歌迷的,難得一見~



http://www.youtube.com/watch?v=SnYROuHD5vo

2006年7月20日 星期四

2006年7月20日 星期四

『 X Japan 』的故事,希望有更多人可以認識他們 《上》


X 這個名字,是YOSHIKI 取的,因為混沌不明,所以取了這個名字。X,同時也是無限可能性的意思。



X Japan是日本音樂史上最傳奇的革命樂團。團員們從小皆受到美國華麗搖滾樂團KISS的啟蒙,接著日本的視覺系,就是由他們開始發揚光大。



他們掀起了日本樂壇的一波波革命,並屢次成功締造空前的紀錄,領導著視覺系搖滾的狂潮。但也隨著他們的解散、HIDE的逝世而落寞。



X Japan是一個有著各種驚人的成就,卻又充滿著悲劇的樂團。雖然在台灣並沒有受到媒體的重視,卻隱藏著相當數量的支持者。



在樂迷的年齡層上,橫跨了10歲的小學生到70歲的退休人士之間;他們有從80年代期就開始支持的歌迷,而在復出後的今日也有大量新進的歌迷;在玩團的人口中,也鮮少有不知X為何物的人。



當初在被樂界瞧不起的情況下艱辛出道,經過多年的努力站上全國性舞台,並且成為空前受歡迎的搖滾樂團。他們也喜愛創新,那些前人所從未做過的全新的東西。



他們改變了當年一般人對Band Sound鄙視的態度,也獲得了日本視覺系始祖的歷史地位。但卻緊接著面臨主唱離團,被迫解散後,吉他手又意外身亡的巨變..



他們沒有一般藝人的譁眾取寵,他們有的只是一顆熱愛音樂的心跟最真實的情感。它也是個經得起考驗的樂團,沒有人能在愛上X Japan之後還能將他們拋棄的。







要追溯他們的歷史,大致上可分為三個時期 →「X時期」「X Japan時期」「X Japan重組時期」。



以下,將樂團重要事件佐以日期,闡述X Japan的音樂革命史。





「X Japan」原名為「X」





1978年

由日本千葉縣館山市立北條小學的六年級學生YOSHIKI(團長)及TOSHI(吉他手)和幾個同學組成了名為「DYNAMITE」的樂團,主要是翻唱「KISS」的搖滾歌曲。這是他們的第一支樂團,也是X的前身。
(註:YOSHIKI與TOSHI兩人在幼稚園時相識。)





↑中學時期的TOSHI(左) 和YOSHIKI(右)





1979年

YOSHIKI等人升上館山市立第二中學,「DYNAMITE」更換新主唱,YOSHIKI將團名改為「NOISE」。






1980年

「NOISE」在畢業生歡送會首次登台表演,獲得全校學生熱烈回應。之後由於學校人數過多被迫轉學,「NOISE」成員被打散,TOSHI開始擔任主唱。一開始只是平凡的學生樂團,但在從小就學習鋼琴與鼓的YOSHIKI的率領之下,是以成為一流的搖滾樂團為目標而努力著。他們開始在市民中心等地方舉行小型演唱會。





1981年

YOSHIKI和TOSHI升上千葉縣立安房高中,「NOISE」再次登上校慶舞台,精采演出帶來極大衝擊。





1982年

夏天,「NOISE」
解散,YOSHIKI和TOSHI再找了兩個朋友組成了「X」。





1982年,剛組成的「X」↑



(其他團員現況:Hide已經與友人組成了「Saber Tiger」樂團。Pata是「JUDY」樂團的一員。Taiji在和同學組成的「Trash」樂團裡擔任吉他手。)





1983年

「X」不但參加了YAMAHA主辦的音樂大賽,也參加了學校的校慶演出,「I'LL KILL YOU」的原型曲披露。
其實在這時候,他們已經是整個館山市人盡皆知的樂團了,曾經有數千的觀眾觀賞演出,相當的受歡迎。雖然只是高中生,已經在自己的家鄉紅遍了大街小巷。為了進一步驗證自己的實力,他們開始積極踴躍的參加各種音樂比賽。







1984年

好友TOSHI放棄念大學,想繼續唱搖滾。YOSHIKI也放棄武藏野音樂大學的入學通知,兩人決心發展樂團活動。『X』離開了家鄉館山,到了東京為音樂的夢想而努力。



TOSHI:『如果沒有那個人,我認為自己一定會走上完全不同的道路,是玩音樂還是做什麼我也不知道。以我自己的才能,勉強的去做這些事,我沒有那種自信。』



他口中的"那個人"就是自幼相識的好友YOSHIKI。當年TOSHI義無反顧的和好友YOSHIKI一起前往東京打拼他們未知的音樂之旅。兩個19歲的孩子固執地放棄原本一片坦途的人生來到東京,開始肩並肩的打拼奮鬥。一直以來在家鄉都是一帆風順的他們,卻在東京面臨了前所未有的挫折和艱難。



來自全國各地夢想成為搖滾巨星的音樂人在東京比比皆是,有才華的藝人隨處可見。然而決定的事還是要做下去。他們一邊打工一邊做樂團。這是地下樂團的慣例。



TOSHI做過服務生、工人及各種零工,最多同時打著三份工作;YOSHIKI不但做音樂,也在餐廳當服務生。突然有一天,TOSHI跟YOSHIKI說:「你不用再打工了,專心做音樂吧!錢方面我會想辦法解決的!」幾年後TOSHI回憶這段日子的時候笑著說:「當時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就是有不做下去不行的覺悟。」他也把YOSHIKI說成是那個從小到大"為自己指明方向"並且"改變了我人生"的人。



這時的「X」,樂團的特性還不明顯,成員也不固定,流動性非常高。先後來了又去的有Yojig、Tomo、Tokuo、Eddy、Hikaru、Jun、Zen 等等。除了主唱TOSHI與鼓手YOSHIKI之外,其他成員經常是以幫忙的身分參加,可說是TOSHI和YOSHIKI單獨挑大樑的組合。
(後來有個人經常在「X」中幫忙代理吉他手的位置,這個人就是Pata。)



他們不停的千辛萬苦尋找團員,有許多的搖滾小子來試唱,每個外型都相當特別。兩人驚覺絕不能輸在外型上,於是匆匆忙忙染了金髮。當時他們雖然有在LIVE HOUSE表演,卻是在邊緣地帶活動,人氣極低,可說是沒沒無名的樂團。



漸漸的..他們打架,他們酗酒,他們留著一頭鮮豔的金髮,畫著濃妝,穿著怪異的金屬衣,在舞臺上噴火燒鈸撒網砸砸砸……他們以音樂以舞臺以種種令人震撼的方式表達自己的憤怒、痛苦、迷惘、夢想、絕望與希望……



由於破壞性的台風,也因此招致不少惡評,一些LIVE HOUSE拒絕讓他們演出。而評論家則稱他們是「日本三支垃圾樂團之一」。當年很多唱片公司認為像X這樣奇怪的樂團是沒有市場價值的。沒有任何一家唱片公司想簽他們。



而X也苦於找不到穩定的吉他手與貝斯手。面對這樣的內憂外患,YOSHIKI仍繼續拼命的練習。他心知要聚攏有實力的團員,自己也必須擁有相呼應的實力。







1985年

2月,X開始以東京各個Live House為演出據點。憑著音樂造詣和不屈不撓的毅力,拼了命的投入表演和苦練技術。此時聚集在「X」舞台下的人越來越多,地下樂界的知名度也逐漸上揚。



4個月後,他們終於發表了第一張自己製作的單曲「I'LL KILL YOU」。由"DADA Records"發行,預期的1000張全部賣完,給予了X極大的鼓舞。這首在他們正式出道後仍是演唱會上重要曲目的歌。



10月,TAIJI加入,擔任貝斯手的位置。「X」得到了TAIJI這樣強勁的貝斯手,猶如打了一劑強心針,他們在演出上更為積極。



11月,「X」與唱片合輯"HEAVY METAL FORCE"的錄音,演唱了"Break the Darkness"。隨後,「X」在目黑鹿鳴館舉行第一次真正的one band LIVE。



12月,TAIJI一度因為在編曲上覺得自己不合適,而離開了「X」。







1986年

4月,發表了第二張自製的單曲 「オルガスム(ORGASM)」,2500張也全部賣完。是由YOSHIKI向媽媽借錢自組的唱片公司EXTASY RECORDS發行的。
(註:後來的EXTASY RECORDS發掘出"LUNA SEA"及"GLAY"等席捲日本搖滾界的團體。)



4月10日,「X」於橫濱7th AVENUE舉行「ORGASM 發行紀念GIG」。在這次LIVE後,YOSHIKI和HIDE首次正式交談。



5月 「X」首次的巡迴演出「ORGASM TOUR」開始,半年中分別在大阪、橫濱、東京等地進行了9場正式的LIVE。
從這時開始,"紅"就成了他們的開場代表曲。而"STOP BLOODY RAIN"和"ENDLESS DREAM"在當時也是LIVE的主打曲目,這兩首曲子是後來的名曲"Endless Rain"的前身。



在他們的努力下,這時「X」在地下樂界已經頗有名氣,已經同時有五家唱片公司想與「X」簽約。然而YOSHIKI堅持自己獨立製作。他說:"X在地下樂界中什麼也沒有留下,等我們留下什麼之後,再考慮進入主流也不遲。"



之前曾擔任貝斯手又離開的TAIJI,也歸隊了。直到年底,「X」都持續在各地舉行LIVE。





↑1986年的YOSHIKI和TOSHI







1987年

1月,來自橫須賀市的"劍虎樂團"宣布解散。"劍虎樂團"的團長Hide加入「X」,擔任吉他手。經常來支援「X」吉他位置的PATA也漸漸的成為了正式成員。團員自此穩定下來。



由YOSHIKI、TOSHI、HIDE、PATA、TAIJI五人組成的「X」終於出現了。








PS:在NTV電視台製播的「重金屬最強男人」節目中,「X」有一段大鬧餐廳的畫面,演奏「ORGASM」。TAIJI在屋外表演噴火,TOSHI壓壞棚子,HIDE也首次彈X的歌,這應該算是「X」第一次以
YOSHIKI、TOSHI、PATA、HIDE、TAIJI的五人組合出現在電視上。







但那時他們近乎一無所有。



他們五人一邊打工賺錢、一邊在LIVE HOUSE演出。為了盡快讓歌迷認識新面孔,8月時他們製作了一卷名為"XCLAMATION"的錄影帶,在LIVE免費送給觀眾。這種宣傳策略獲得空前成功,在LIVE HOUSE上創下每名成員能召來350名FANS的記錄,而錄影帶不但在街頭巷尾引起話題,還在音樂界裡送出了大約1000份左右。這樣史無前例的舉動,促使「X」的名聲更加廣泛的散播。



不過,由於當時「X」沒有屬於任何的唱片公司或事務所,所以拍攝影帶的全部費用都必須由成員支付,為此成員們想盡辦法湊錢,TAIJI甚至賣掉了自己所有的家具。這段時間是「X」最辛苦的時期,然而這也是他們最貧窮卻最快樂的一段時光。許多後來為歌迷們津津樂道的回憶都發生在這個時期。他們放棄了學歷、五個人像是生命共同體一樣,彼此無私的互相扶持。



雖然他們很受Fans們歡迎,然而音樂界的評價卻十分嚴厲。有媒體嘲笑他們為:「沒出息的化妝樂團」。其他地下樂團也斥責他們:「這不是搖滾樂團該有的樣子!」即使不被外界所接受,他們仍然非常努力,只為了一個共同的信念:"無論如何,也要華麗地搞搖滾!" 大家在賣力的工作下,把薪水全部用在樂團上,連宣傳都是很華麗的。



別的樂團一見到唱片公司的經紀人,總是唯唯諾諾,希望百般挑剔的對方能看上自己的音樂。唯獨X,一見到主流派的經紀人來他們的演出現場,反而大罵:「不喜歡我們就滾一邊去!」特立獨行的態度反而吸引更多的注意。



漸漸的開始有『好厲害的樂團』和『這班傢伙真有錢』等等流言。「X」的神祕吸引了許多人的注意,參加Live的觀眾紀錄一次又一次的改寫。



7月18日 在目黑鹿鳴館舉辦演唱會,觀眾超過300人。

7月25日 在目黑livestation舉辦ONE-MAN GIG演唱會,觀眾超過300人。

8月7日 在大阪舉行演唱會,觀眾超過500人。



12月26日 「X」秘密的參加CBS/SONY的新人選拔大會,在沒有任何的聲援歌迷捧場下,獲得"值得栽培獎",而原先不認識X的觀眾席竟然發出了歡聲雷動!團員們都大吃一驚!



「X」積極的現場演唱活動,打開了他們的知名度。



受到極大鼓舞的「X」開始自主製作專輯「VANISHING VISION」,那時TAIJI就堅信著,這張專輯發表的3個月起,"這個樂團就能揚名了,並且終於能從嚴酷的恣意批評中解脫出來"。



雖然在專輯發售之前已經有很多家專業唱片公司敲門洽談關於主流的事情,甚至有些還說會幫忙製作,不過意志堅定的他們並沒有受到動搖。



為了"要讓評論家回頭看",讓其他人看到靠自己能作到甚麼程度,他們堅決自己製作,由籌備到完成到宣傳事宜上,均由他們一手包辦。









1988年

4月14日 「X」的第一張獨立製作專輯「VANISHING VISION」發售。 由YOSHIKI自組的唱片公司EXTASY RECORDS發行。開啟了「X」的第一次革命。



初回版一萬張在短短數天內全部售完,這個數字已擊敗了很多主流歌手,大大的震驚了地下音樂界、乃至整個日本樂壇。在他們之前,地下樂團是絕不可能有這樣輝煌的成績的。他們獲得了「有著高音樂性的正統派重搖滾樂團」的評價。而這張自製專輯也奠定了「X」在日本重金屬搖滾樂界的基礎,並成為日本地下樂界搖滾專輯最高銷售量的紀錄保持者,銷售量至今有17萬3千多張,這個神話至今無人能破。







果真如TAIJI所料,他們真的成名了。「X」創造出了地下樂團的奇蹟!有了這張專輯的成功,他們開始以搖滾樂團的頂點為目標,全速的衝刺。之前的斥責他們的聲浪,也漸漸的向

「X」低頭了。



5月5日 「X」於東京中野公會堂舉行『ONE MAN TOUR』,觀眾人數超過800人,歌迷擠爆現場。



6月2日~7月26日 『
VANISHING TOUR』展開。「X」從東京出發,總共在大坂、廣島、橫濱、大宮、名古屋、札幌等19地演出22場LIVE。其中在大坂御堂會館的演出觀眾人數超過700人,其餘場次150—400人不等。除了「VANISHING VISION」中的曲目外,後來在BLUE BLOOD中收錄的偉大作品"ROSE OF PAIN"也在這次TOUR中披露。



YOSHIKI也決定要向主流市場進攻了。"要讓世界上更多的人聽我們的音樂"...他曾這樣說著。



8月1日 「X」與 CBS/SONY 唱片公司
(現今的SONY RECORD)簽約,成為了主流(major)樂團。
在地下樂團六年來的奮鬥,「X」得到了唱片公司的承認與支持。



8月中 「X」開始錄製出道專輯"BLUE BLOOD",錄音合計共300小時,錄製時間長達8個月。他們對音質的嚴謹和對錄音的嚴格要求,看起來完全不像一個新人樂團。



12月31日 「X」在目黑鹿鳴館舉辦『ALL NIGHT METAL PARTY』由於不停的喝酒,YOSHIKI當晚把HIDE家的大門打了一個大洞,隔天把PATA家陽臺的拉門弄壞了。









1989年

3月16日 「X」在涉谷公會堂舉行了正式的出道演唱會"Blue Blood Tour LIVE",當天並限量贈送錄影帶"THANX 愛"。「X」快歌的迫力讓人津津樂道。可是,他們的抒情曲卻也是十分的流暢優美,讓人無法置信演奏這些抒情歌和快歌的是同一個團。而激劇地打著鼓,以及優雅的彈著鋼琴的YOSHIKI那種極端的兩面性也令人非常的印象深刻。



4月21日 「X」發表了首張MAJOR專輯「BLUE BLOOD」正式在SONY旗下出道了,第一周就登上日本Oricon唱片榜第四位,這對日本當年歌謠曲風盛行、且搖滾樂團還沒有大受歡迎而且也不普遍的1989年,是一件讓所有人都跌破眼鏡的大事。當年的搖滾樂專輯頂多累計賣出10萬張,但"BLUE BLOOD"卻在1989年底前就暢銷超過了60萬張!對一支剛出道的樂團,且在偶像歌手當道的年代而言,這象徵一支超級樂團的誕生。



「X」再次震撼了日本的音樂界。









他們以誇張前衛的造型、暴力的音樂,在完全不被業界人士所期待的狀態之下,奇蹟似的造成了一股強烈的風暴。出道之際,「X」的標準裝束就是全身黑色、充滿重金屬風格的皮衣褲;最引人注目的,就是整頭染成金色,違反地心引力般往上豎起的頭髮。他們從地下樂團時代開始,就以名為「海膽頭」的怪異髮型聞名。



一個有著震撼視覺的外型、作風驚世駭俗的搖滾樂團,卻能不可思議的唱出優美動人的歌曲。「X」創造出更震撼人心、更強烈衝擊的表演;他們也把人類的喜怒哀樂表達到極致,風靡了無數人的心。



以當時來說,搖滾樂能賣得這麼好,是誰也沒想到的。「X」也替搖滾樂在日本的普及化邁出革命性的第一步。而當初曾批評他們是垃圾樂團的媒體,也紛紛改口稱讚「X」是日本音樂未來的希望。




「BLUE BLOOD」的文宣底稿「X改變了主流音樂」;雖然是團員自己想的句子,但是實際上他們也真的改變了樂壇。他們不只是專輯賣得好,演唱會的動員人數也確實的增加了。從三月開始在全國十六個場所巡迴演出的出道巡迴演唱會「BLUE BLOOD TOUR」雖然都是在大會堂舉行的,但是門票也全部都賣光了。不管到哪裡「X」都受到熱烈的歡迎,他們也因此而普遍獲得相當高的評價。



「X」成為主流之後銳不可擋,他們以驚人的速度活動著,就像旋風一樣,一次又一次的live tour,而且一次比一次規模更龐大,觀眾也是場場爆滿。「X」迅速成爲了全日本最紅的樂團。



8月25日 「X」第一次登上MUSIC STATION,演唱「紅」,自此正式打開全國的知名度。




(註:MUSIC STATION 為日本朝日電視台的老牌音樂綜藝節目,也是最具權威的指標性音樂節目,能夠登上MUSIC STATION 的歌手就是人氣與唱片銷售量的絕對保證。)









9月1日 正式出道後的首支單曲「紅」發售,初登場就得到公信榜第五名的輝煌成績。



11月23日 YOSHIKI在涉谷公會堂表演中途昏倒。

11月24日 宣布巡迴演唱會「ROSE & BLOOD TOUR」延期,直至YOSHIKI康復為止。



12月1日 首支抒情單曲「ENDLESS RAIN」發表,初登場就是公信榜的第三名。這首歌也成了日本抒情搖滾的超級代表作。同時,「X」得到了日本ORICON排行榜1989年度新人最佳唱片銷售量第一名。



12月14日 奪得大阪電視台「第22回 全日本有線大獎最佳新人獎」。

12月31日 ORICON年度單曲銷售新人部門第一位;錄影帶「刺激~VISUAL SHOCK Vol. 2」發售。



今年是「X」在日本正式發跡之年,也開始締造傳奇的搖滾樂團紀錄。他們甫出到立即就獲得了商業上的成功,也在年底各個頒獎典禮大豐收。「X」同時也打破了視覺系無法成為主流的界限,這是他們的第三次革命。











1990年

1月27日 於MUSIC STATION演唱「ENDLESS RAIN」。



2月4日 於日本武道館舉行延期的「ROSE & BLOOD TOUR」巡迴演唱會。在長達兩個月的休息之後,「X」重新站上了舞台,在武道館舉行復活公演,並且受到更多的歡迎與更熱烈的掌聲。 YOSHIKI病癒復出,病剛好的他,打起鼓來卻比之前還要快速,令歌迷及媒體們瞠目結舌。這場「X」的復活演唱會,更加速了人氣提升,他們的聲勢已經到了沒有人可以阻止的地步了。



3月12日 一舉拿下日本金唱片大賞的「NEW ARTIST OF THE YEAR」大獎和最佳新人獎。



4月21日 發表單曲「WEEKEND」,初登場就榮登日本Oricon公信榜第二名。



5月17日 於大阪城HALL舉行「ROSE & BLOOD TUOR FINAL」巡迴演唱會歷時八個月後圓滿結束。



同時,吉他手HIDE向當時創刊、以介紹搖滾樂團為主的雜誌《SHOXX》,提出了「視覺系(Visual)」這個名詞,並沿用至今。雖然視覺系的樂團並沒有固定的曲風,但是在日本的樂壇中已經成為搖滾樂所使用的正式分類名詞。



12月底,於東京灣NK HALL舉行「X FILM GIGS~血と薔薇にまみれて~FINAL」無人的影像演唱會,雖然是本人不在的電影演唱會,在兩天中仍有超過一萬五千名的觀眾。



「X」並在年底時獲得了"日本有線音樂唱片大賞-優秀新人獎"。











1991年

3月12日 「X」的「CELEBRATION~ VISUAL SHOCK Vol. 2.5」獲得了第五屆日本金唱片大賞的"音樂錄影帶大獎"。



6月5日 將近七個月的錄音工作結束之後,「X」由美國返回日本。在成田機場內聚集超過1萬2000名歌迷接機,成為一時佳話。



7月1日 「X」發表了第二張MAJOR專輯「Jealousy」,勇奪Oricon榜的第一位。超過100萬張的瘋狂暢銷紀錄,這張專輯日後被稱為"日本搖滾史上的經典"。







由於YOSHIKI深厚的古典鋼琴素養,讓「X」的樂曲融入了大量的古典樂因子,可以同時被拿來當搖滾樂和交響樂,而這就是YOSHIKI的寫作技巧所在。



而鋼琴成為了「X」的主角之一,背景也常有交響樂團伴奏,製造出複雜的音樂層次效果。交響樂在他們往後的作品中也扮演著重要的角色。「BLUE BLOOD」專輯中收錄的「ENDLESS RAIN」、以及「Jealousy」中著名的抒情曲「SAY ANYTHING」等,都是日本抒情搖滾的經典之作,擄獲無數人的心靈。





8月23日 初次於東京巨蛋舉行演唱會,超過5萬名的觀衆幾乎憾動了整個東京巨蛋,這場演唱會也將「X」推向另一個高峰。



10月24日 巡迴演唱最後一個地點:橫濱體育場,YOSHIKI在鼓獨奏的中途倒下、演唱會中斷並延期。YOSHIKI被送進了醫院,醫生診斷YOSHIKI患了「過勞性神經循環無力症及頸椎支障症候群」。



10月29日 在武道館舉行的「EXTASY SUMMIT `91」中,YOSHIKI復出。



11月4日 原定在原宿舉行的「JEALOUSYジャケット再現バフォーマンス」因聚集了太多的歌迷(超過5000人)而遭警方中止活動。



12月1日 抒情單曲「SAY ANYTHING」發行,大受歡迎,「X」的高音樂性也獲得極高的評價。



12月8日 在NHK HALL舉行與整個交響樂團在舞台上共同演出的「X with Orchestra」演唱會,更加證明了他們的高音樂性。



12月20日 在武道館舉行「Violence in Jealousy Tour FINAL」FILM GIG 無人影像巡迴演唱會的最終場,從8月開始的巡迴演唱會,在日本全國9個場地15場演唱會全部SOLD OUT,總動員人數突破了三十萬人。第二次安可時,全部歌迷出乎意外,原本放映用的超大布幕突然落下,TOSHI一聲狂吼,五名團員在煙霧中親自登場演出。這就是「X」的作風:永遠無法預期他們會做出什麼事。



在不停的舉行演唱會之後,

12月31日 「X」第一次受邀參加NHK紅白歌唱大賽,演唱「SILENT JEALOUSY」。



保守的國營電視台NHK,對大賽表演者的要求相當高,能獲得青睞正表示他們的音樂和受歡迎程度已達國民樂團的水平。以「X」這樣頂著直豎的頭髮,化著濃妝的硬式搖滾樂團來說,他們是第一個在這個全國人氣節目中演出的。這是一個名留日本歌唱史的劃時代創舉、也代表著他們真的做到「要顛覆主流樂界」的目標。



「X」也成為一個名符其實代表日本搖滾的樂團,他們使社會大眾漸漸的接納,長期遭受保守人士攻擊、被視為反叛、逃避的、負面的搖滾音樂。



「X」不可思議的將搖滾樂扭轉為正面且受歡迎的形象。








但是在演出之後,TAIJI和YOSHIKI私底下討論了離團的事。

因為狂妄的TAIJI,令YOSHIKI感到他威脅了「X」進軍美國的計劃。而TAIJI也不喜歡在搖滾中加入古典樂器,這和「X」的發展方向有所衝突,再加上沒有平均的採納每個團員的作品,導致大家的唱片版稅收入不一樣,讓TAIJI無法接受。兩人討論的結果,TAIJI選擇將在巨蛋的三天公演後脫離「X」。








1992年

1月5日、6日、7日 在TOKYO DOME舉辦三場名為“TOKYO DOME 3 DAYS~破滅に向かって ~”的演唱會。「X」成爲第一支連續三天在東京巨蛋公演的樂團,也創下了日本藝人第一次站在巨蛋舞台上三天的紀錄。三天演唱下來共有15萬人次的觀眾,如此革命性的創舉,證明了「X」已經站在日本樂壇的最頂峰了。



總是用心思索如何帶給歌迷驚喜的他們,為這次公演準備了三天都不一樣的曲目表,5日那一場是由去年夏天的巡迴演唱的延續組成的演唱會,6日那一場是由地下樂團時期的歌曲交織而成的魄力演出,7日那一場則是凝聚了「X」所有魅力的感動演出。



尤其是最後那場長達四個小時以上的長時間演唱會,團員們注入了高於平常的力量,而且再也隱忍不住滿腔淚水,全都是因為TAIJI即將脫離樂團的原因所致。



為了回應觀眾持續不斷的歡呼聲,也不知重覆了多少次的落幕曲。可是除了「X」,大概誰都沒有料想到這次的演唱會會變成看到五位團員一起站在舞台上的最後機會吧!



1月31日 正當「X」如日衝天的時候,MUSIC STATION 播出由TOSHI宣讀貝斯手TAIJI的脫退聲明,理由是音樂理念不同而退出,對外只說了「TAIJI和我們四人將會朝不同的目標前進」。



從X退出後,TAIJI加入了LOUDNESS(響度樂團)。



少了一名團員,「X」進入活動休止的狀態。另一方面因為預備向海外進軍,所有團員都移居美國。



7月30日 YOSHIKI Talk Live於日本武道館舉行,為配合寫真集發行的紀念活動,並且與管絃樂團合作演奏一首X的未發表曲"ART OF LIFE"。同時許久未見的TOSHI、HIDE、PATA也於後半場登台,展露許久未見的笑容。



8月25日 在紐約的洛克斐勒中心舉行簽約發表記者會,宣佈轉投華納唱片公司,並公開了新任的貝斯手HEATH。同時,因爲美國洛衫磯已有一支同名樂團,也正式改名爲「X Japan」,進軍海外。



10月29日 在大阪城Hall舉行“Extasy Summit 1992”演唱會,新加入的HEATH初次拜會歌迷。

10月31日 在日本武道館舉行“Extasy Summit 1992”演唱會。



12月31日 在第43屆紅白歌唱大賽中演出「紅」。另外,YOSHIKI除了替這年紅白的主題曲「TEARS」作詞作曲之外,節目中也有由他彈奏會場NHK HALL的管風琴,全部出場藝人隨之大合唱這樣的畫面,從歌唱界的大老級演歌歌手到超人氣的偶像,紅白戰所有的藝人全都站在舞台上唱著「TEARS」的光景,「X Japan」成為了紅白的壓軸!





本文未完,請接『 X Japan 』的故事,希望有更多人可以認識他們《下》繼續閱讀唷!


2006年7月19日 星期三

2006年7月19日 星期三

『 X Japan 』的故事,希望有更多人可以認識他們 《下》


1993年



6月1日 無人演唱會"X FILM GIGS LAWSON SPECIAL VISUAL SHOCK攻擊再開" 巡迴展開,門票有約六十萬張驚人數字的應募。



8月25日 「X Japan」正式發表第四張專輯「ART OF LIFE」,這首長達30分鐘、氣勢恢弘的革命性巨作一舉登上Oricon榜首席。這麼長的曲子,不但在日本流行與搖滾樂壇都前所未見,在歐美也是非常罕見的例子。完全突破了流行樂的觀賞角度和範疇,單是此一傑作已讓「X Japan」名垂日本樂界。



事實上前年開始,「X」就進入了「ART OF LIFE」的錄音工作。由搖滾樂團、交響樂團與即興鋼琴演奏三大部分組成三個樂章。這首是以YOSHIKI前30年的人生為主題,包含他在演唱會中倒下、在醫院裡與病魔掙扎奮鬥的心路歷程。他將喜怒哀樂在這首歌全部表現出來。



「ART OF LIFE」不但在音樂上打破了流行與搖滾的界限,在完全以英文表現的歌詞中也是非常少見的內容。它獨特的演奏曲風被視為是日本特有的。甚至為了討論這首歌,出了一本以上的專書訪問。「X Japan」為了讓這首近30分鐘的鉅作能夠達到最完美的境界,曾數次延長錄音期限。YOSHIKI還為此與華納鬧翻,不惜賣掉自己的法拉利換取錄音經費。







10月14日 "X JAPAN RETURNS"記者會召開。發表年底將在東京巨蛋舉行跨年倒數計時演唱會一事,隨後並前往FILM GIG FINAL的日本武道館。



11月10日 第七支單曲「TEARS」發售,初登場ORICON第二位。沿襲「Endless Rain」和「Say Anything」的抒情曲風,大量的運用弦樂和感動人心的歌詞,使此曲成「X Japan」最暢銷的單曲。這首製作嚴謹的名曲,長度是一般流行樂曲的兩倍。對流行曲創作人來說,要做出一個小節的樂句、數秒的樂章已經不是易事,何況是像「TEARS」般10分鐘的歌曲,再加上大量樂器的編排和配置,製作難度已不是一般音樂人可處理的來。



12月21日 以救濟愛滋病患為目的,發售「X Japan」品牌的保險套。在記者會中,YOSHIKI和TOSHI兩人認真嚴肅的表達了對愛滋的想法,乍看之下異常華麗的搖滾樂團團員,以真實的面貌傳達了關於救濟愛滋的訊息,使得在那之前一直對他們持有偏見的知識份子也驚訝的發出了讚許之聲。



12月30日 「X JAPAN」重返東京巨蛋的舞台,舉行「X Japan Returns」倒數計時跨年演唱會。



在30日這天的演唱會,《WEEK END》曲畢,豎起金髮的TOSHI戲劇性的在一串槍響中倒下。當他再次出場時,一頭長髮已經放了下來。這種表演方式有著「怒髮的TOSHI已死,在新生後改頭換面」的意思。從第二天的演唱會以後,TOSHI便不再將他的長髮豎起。TOSHI的造型也從這時起慢慢改變,臉上的妝慢慢的變淡,服飾也漸漸恢復正常。



有評論家說,在這一刻,原先的那個「X」也已經隨著怒髮TOSHI死去了。



12月31日 在NHK紅白演唱會上演唱「TEARS」,結束後回到東京巨蛋舉行跨年倒數演唱會,在五萬人同時的"X Jump" 衝擊下,附近居民還以為是地震....



自1993年底開始,東京巨蛋的年終演唱會成為「X Japan」的慣例活動。











1994年

「X Japan」減少了公開活動,取而代之的是團員們專心致力於單飛活動。



主唱TOSHI一改在「X Japan」中以高音域和速度感的表現,唱起抒情與環保音樂。



吉他手HIDE多樣化的曲風,在所有團員的個人專輯中獲得最熱烈的支持,第一張單曲「EYES LOVE YOU」的音樂錄影帶,也獲得MTV台的肯定,奪得當年的音樂錄影帶大獎。



另一位吉他手PATA則鍾情於美式硬搖滾,前後出版的兩張專輯也有不錯的評價。



貝斯手HEATH則是在電子樂方面有非常不錯的表現。他後來也為卡通「名偵探柯南」製作了歌曲--「迷宮」。



5月20、21、22日 參加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主辦的奈良東大寺 "GME '94~21世紀への音樂遺產を目指して~AONIYOSHI";而YOSHIKI也與ROGER TAYLOR合奏披露新曲"FOREIGN SAND",由衛星轉播至全世界。



7月10日 第八張單曲「RUSTY NAIL」發行,光榮的奪下了Oricon排行榜的第一名。



12月29日 YOSHIKI在巨蛋裡總彩排的時候跌落舞台,救護車緊急送往醫院,經診斷為右臂三頭肌斷裂的重傷。醫生吩咐要絕對的安靜休養,但當天夜裡,YOSHIKI又回到巨蛋繼續做彩排工作。這次的傷勢相當嚴重,後來足足影響了YOSHIKI半年之久。



12月30日、31日 "X JAPAN 東京ドーム 2 DAYS  青い夜 & 白い夜"於晚間開始,YOSHIKI連續兩天都忍著劇痛負傷演出。所有入場者均贈送未發表單曲"Longing"的demo。演唱會結束後在MUSIC STATION 演唱「Rasty Nail」。



12月31日 於東京巨蛋舉行"白い夜"演唱會。演唱會結束後在NHK第45屆紅白歌唱大賽上演唱「Rasty Nail」。











1995年

在上半年,「X Japan」公開的活動減少了,事實上他們全體都前往美國,暗中進行著新專輯的錄製工作。



8月1日 單曲「Longing ~跡切れたMelody~」發行,初登場ORICON第一位。



下半年時,TOSHI率先剪了短髮,YOSHIKI和HIDE也相繼剪短了一頭長髮。



12月11日 特別單曲「LONGING~切望の夜~」發售,初登場ORICON第五位。

12月24日 阪神大地震後援演唱會"KOBE RETURNS"於大阪城HALL展開,受災的中、小學分別獲贈鋼琴。

12月30及31日 於東京巨蛋體育場舉辦 “Tokyo Dome 2 Days DAHLIA TOUR 1995-1996”。







演唱會結束後,Hide在後台認識了一位名叫"貴志真由子"的小妹妹歌迷,她罹患一種叫「侵入末梢神經引致新陳代謝失常」的病,在世上只有二十人患上該病。自此之後,Hide除了用電話和書信不斷鼓勵她之外,亦因為知道骨髓移植可以幫助她而登記為骨隨捐獻者。







1996年

1月 團員為錄製新曲赴美國洛杉磯。



2月26日 第十一張單曲「DAHLIA」發售,初登場ORICON第一位。



3月13日 在名古屋公演中途,正在打鼓的YOSHIKI突然感到劇痛,緊急送醫,診斷結果為"けい椎椎間板ヘルニア"(頸椎椎間盤突出)。醫生警告他:「如果不停止打鼓的話,就有終生癱瘓的危險。」因病情急速惡化,於是此後的演唱會全部取消。



3月19日 由CLAMP創作的動畫巨片"X"公映,其主題曲是「X Japan」的「Forever Love」。



7月8日 第十二張單曲「Forever Love」正式發行,空降Oricon榜第一位。



8月26日 第十三張單曲「CRUCIFY MY LOVE」發行,也是Oricon榜第一名。



11月4日 睽違了5年的第五張專輯「DAHLIA」發售,迅速登上Oricon第一位。

事實上,這次的專輯距離上一張完整專輯隔了五年又兩個月。對運作速度極快的日本樂界來說,在這麼漫長的一段時間中連一張完整的專輯也沒有,「X Japan」卻能在這段日子中一直屹立在日本搖滾樂團的頂點,並且維持著壓倒性的人氣,除了說它是奇蹟之外,大概沒有更適當的詞彙了。



11月11日 第十四張單曲「SCARS」發售。



12月30日 「X JAPAN東京巨蛋2 DAYS"DAHLIA TOUR FINAL」,第一日"復活の夜"。經過9個月的等待,YOSHIKI終於重新登台,首度在脖子上戴了護頸,但絲毫不影響他高昂的情緒。YOSHIKI憑著超乎常人的意志力於短短數月中重新拾起鼓棒,許多歌迷既感動又心疼的淚流滿面。



12月31日 東京巨蛋第二日"無謀な夜",演唱會由YOSHIKI冷不防的drum solo揭開序幕,那充滿魄力的鼓聲震撼了全場的歌迷。







本年是「X Japan」最多産的一年,也是最輝煌的一年。





正當「X Japan」達到了頂峰時...



1997年4月20日,主唱TOSHI走進位在洛杉機的錄音室,向YOSHIKI提出退團的要求,離開了「X Japan」,離開自幼相識的朋友YOSHIKI,離開了「X」的所有歌迷。所有的歌迷傷心欲絕。




由於「X Japan」的音樂是根據TOSHI的聲線締造,TOSHI的歌聲是演繹「X Japan」最無法取代的聲音,樂團等於無法維持下去,團員們在討論之後,決定暫時解散「X Japan」,待2000年時重組。



9月22日 下午一點召開記者會,正式宣佈「X Japan」解散!!舉國譁然。



成立十五年,正式出道八年,不斷的改寫搖滾樂界的記錄,徹底的改變了日本樂壇的「X Japan」,親手替自己光榮的歷史畫下了句點。




在宣佈解散的兩個月之後,因為各方的壓力與歌迷的呼聲、及HIDE的力勸下,「X Japan」決定年底舉行最後的告別演唱會。



1997年12月31日,「X Japan」於東京巨蛋舉行最後的告別演唱會『 THE LAST LIVE ~最後の夜~』。







事實上,東京巨蛋是「X Japan」的根據地,這也是他們第十三次的巨蛋公演。精采的演唱會結束後,團員離開舞台,正式解散,告別了樂壇及所有的歌迷們。



TOSHI的高亢歌聲...

HIDE與PATA的絕佳吉他陣線...

HEATH的沈穩貝斯...

YOSHIKI的強烈鼓擊及幽柔琴鍵...



「X」的一切一切... 都在1997年12月31日這最後之夜完美而哀悽地劃下了休止符...







但是沒有人知道,更大的悲劇即將發生..







1998年5月2日 吉他手HIDE,凌晨和朋友們聚會、談心也談論著未來的音樂計畫,高興的喝得爛醉之後,由擔任經紀人的弟弟送回家門口。但清晨卻被發現倒在家中,被用來復健的毛巾勒住而窒息昏迷,緊急送醫後於早上8點52分身亡,死時年僅33歲。



震驚了全日本及全世界的音樂人,認識他的人各各泣不成聲..日本警方當時非常輕率的以"自殺"結案,匆促的辦案方法,受到眾好友及樂迷們強烈的質疑。認識並了解他的人們,都相信hide不是會自殺的人。



他的死至今爲止都是一個謎,但極可能是一場意外並非自殺。 (詳情請見:HIDE的死,是自殺還是意外?



5月7日 於東京築地本願寺舉行HIDE的葬禮及告別式,雲集全國約5萬名的歌迷,送葬隊伍超過兩公里長。「X Japan」昔日所有團員出席並演奏「Forever Love」送HIDE最後的一程。



即使HIDE只是個在日本家喻戶曉的人物,但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及全世界各大電視頻道都相繼報導了HIDE的死訊及葬禮。











在YOSHIKI和TOSHI這兩大塊招牌的執意中毀壞的樂團裡,最愛著「X Japan」的就是HIDE;最照顧歌迷感受的也是HIDE。



Billboard排行榜雜誌東京分公司負責人史蒂芬麥可庫魯曾說:「可以確定的事實是,HIDE的死表示一個時代的終止。」同樣地,「X Japan」的解散也象徵視覺系搖滾時代失去了領導者。



在HIDE逝世以後,「X Japan」原本計畫2000年重組的計畫也就此幻滅。



雖然吉他部分在X或是X Japan歌曲中並不算特別複雜和搶眼,但由於曲風和樂器配備原因,HIDE的重要性不亞於YOSHIKI或是TOSHI。有研究90年代視覺系搖滾樂團的學者認為,GLAY、Janne Da Arc、Dir en grey等視覺系樂團均受到X Japan,尤其是HIDE的提攜才可以成為90年代中後期的樂界主流,考慮到YOSHIKI長期在外國錄音和受到頑疾的影響,HIDE的知名度和平易近人的性格,對X Japan在樂界地位和形象塑造都彌足珍貴。











     「X」改寫了地下(indies)不能成為主流(major)的宿命。他們打破傳統、創造了樂壇的神話! 



     「X Japan」不是一個跟隨潮流,濫造音樂的樂團,他們喜歡創作〝獨有 〞的東西, 「X Japan」從不在意他人怎樣看自己,他們超乎常人的打扮,很多人都不敢恭維。 但「X Japan」堅持意念:"無論如何,也要華麗地搞搖滾" 他們成功了! 



     「X Japan」的歌曲,從一開始就樹立了極盡激烈與極其柔情的兩種極端風格,不但在音樂上直接表現出來,連歌詞都同樣的充滿愛恨生死的激烈情感。這樣的音樂特質,不分年齡性別身分的打動無數人的心靈,而成為許多人生存的力量,讓許多人為之瘋狂。他們可以輕而易舉的編出一段動人的古典樂章,並完美的加入搖滾樂因素,這在全球是個獨一無二的樂團風格。



     他們的音樂聽多了,會讓人不由自主的產生敬佩之心。要抒情的有抒情的、要搖滾的有搖滾的、要古典的有古典的、要另類的有另類的、既有熱情的,也有悲傷的、而且,他們曲風雖然千變萬化,但全都美妙到極致,不同的人從不同角度欣賞,可以在「X」身上找到各自所感興趣的東西。




     然而「X Japan」帶給日本的,不僅僅只是音樂上的財富,更重要的是,他們帶出了一種「X」的精神,永不言敗的精神、革命的、反叛的精神。「X Japan」對後代産生了深刻的影響,這不僅僅體現在行爲、衣著上、更多的是體現在精神力量上。



     「X Japan」是世上第一支以〝視覺系 〞為名掀起狂潮的樂團,時至今日。「X Japan」成為了日本視覺系搖滾樂的開山始祖,他們也是非常有勇氣的先行者及改革者。因為在當時的日本,是個連男人留長髮都會被歧視的保守時代,但他們卻堅持豎起金色長髮、奇裝異服、濃妝豔抹,將兼具狂暴與唯美的音樂風格,一並落實在他們的外型上,刺激人們的聽覺感官外,也要震撼人們的視覺感受。



     「X」前期極盡華麗的服裝和髮型,曾一度被人視爲是神經的,他們的扮相總是直豎著金色怒髮配上濃妝,穿個SM皮褲或網襪,這種混搭造型可是世界首創,現在已成爲了「X」最經典的象徵。
而且「X Japan」不畏世人批評,成功打入主流市場,這樣的創舉,替搖滾樂壇的後輩們殺出一條血路,也留下了一個偉大的音樂典範,地位近似於神。



     此外,團長YOSHIKI自組的獨立唱片公司" Extasy Record ",創造出比主流唱片公司更好的銷售量;日後並發掘了許多席捲日本搖滾界的團體。曾風靡一時的LUNA SEA、GLAY等等都是他們發掘出來的當紅樂團。 



     「X Japan」堪稱是日本音樂史上最傳奇的樂團,他們從原先被看衰、受到排擠的地下小團、多年後卻在紅白歌唱大賽征服了全國民眾的眼光、最後躍升為視覺搖滾文化的龍頭始祖。他們在地下時期的自製專輯就已經撼動了整個日本樂壇,成績不輸主流樂界。出道之後更是在全國造成巨大的旋風,這在當年民謠風盛行的日本,搖滾樂是不可能被接受的,也遑論會受歡迎。但是,「X Japan」做到了!跌破一大堆人的眼鏡,成為不受時代影響的經典搖滾樂團。




     「X Japan」的5位團員皆不約而同自小學起便因美國著名重金屬搖滾樂團「kiss」而一頭跌進搖滾,出道後延續kiss的美式重金屬,走的是speed metal,後來以 hard/soft rock 二面交織而成。



     而又因為團長YOSHIKI深厚的古典鋼琴素養,使「X」在慢歌部分中融入大量古典樂元素,呈現氣勢磅礡、旋律優美、悽美絕佳的境界。這樣快慢交錯,樹立了「X」激烈狂暴、柔情似水的兩極化作風,風糜無數人的心。



     另外為了要顛覆主流樂界,「X」在當時保守社會中,以異於常人的造型出現、違反搖滾樂界的傳統常理,大肆利用媒體公開宣傳、積極爭取表演機會,把不為人所接受的重金屬樂拉至主流樂界的舞台,這些行為引起相當多的爭議,當時也帶來正負兩面的評價。



     「X」當年就是甘受於世界的唾棄,白眼,他們帶著VISUAL ROCK的面紗由地下樂團登上了主流音樂界。 並直接導致1990至2000年VISUAL界大行其道,VISUAL樂團紛紛樹立自己的形象.... 



     即使音樂風格各自精彩,但我們相信當初沒有開山始祖「X」的默默建樹, 加上掘起樂團的再下一城,現在日本音樂界的局面或多或少都不一樣。









     而「X Japan」也締造了太多 "日本搖滾樂團的第一"。



     像是 "日本以最高銷量的獨立製作專輯打進主流排行榜的搖滾樂團"、"日本地下音樂界獨立搖滾專輯的銷售紀錄保持者"、"日本第一個正式專輯銷售破百萬的重金屬搖滾樂團"、"日本第一個參加紅白歌合戰的重金屬搖滾樂團"、"日本第一個連續三天在東京巨蛋舉行演唱會的藝人"...等等。他們所締造的 "第一" 太多了 。此外像是演唱會動員觀眾數 ; 演唱會門票售鑿的速度 ; 專輯單曲銷售量 ; 成員接受雜誌、報刊、書籍、電視、電台訪問的數量...等等,他們總是不斷地更新這些輝煌的紀錄,無人可比。



     更重要的是他們將音樂廣泛的帶入各個階層,從小學生到大學生、家庭主婦到上班族、演藝明星到企業領導人都有,連前日本首相「小泉純一郎」都是「X Japan」的忠實fans。這只有靠著眾多狂熱歌迷們的支持,才能做得到。



     他們不僅參加了連鄉下年長者都愛看的跨年特別節目"紅白歌合戰"五次,而且YOSHIKI還為1992年的紅白製作全員合唱的主題曲:由YOSHIKI彈奏會場的管風琴,讓紅白戰所有受邀的藝人隨之大合唱。



     從歌唱界的大老級演歌歌手、到超人氣的青春偶像,全都站在舞台上唱著「X Japan」的名曲「TEARS」。在這個全國老少都會收看的國民節目成為壓軸藝人,他們打破了搖滾音樂是 " 年輕人的音樂 " " 只是吵雜的噪音 " 這樣的刻板印象。



     超越了世代與傳統想法,也創造了新的歷史。「X Japan」不僅僅是他們出道時所引人注目的"從地下打入主流市場"而已,事實上,他們已經成為音樂上的中堅。



     「X Japan」也對社會公益貢獻出相當大的幫助與影響力:為了消滅愛滋病,他們推出以樂團名稱發行的保險套、捐贈鋼琴給阪神地震時的受災學校、吉他手Hide更登記為骨隨捐贈者,號召歌迷加入捐贈的行列......等等。這些活動,都超越了音樂。成員們的動向經由大眾傳媒的不斷報導,受「X Japan」影響而改變了人生觀的年輕人越來越多。



     「X Japan」本身已經是一種社會現象。 



     正因為他們是如此的不凡,創造了太多神話般的紀錄,所以即使解散了這麼久仍然是不減人氣。他們所留下的偉大軌跡,也會繼續鮮明的刻劃在人們的心中,從現在到永遠.....



     「X Japan」對日本音樂界貢獻良多,時至今日很多後起之秀也是模仿他們的形象或音樂。 認識日本音樂的,喜歡彈吉他的也至少玩過、聽過「X」的任何一首作品。 



     「X Japan」成軍15年,從1997年解散至今已經10年了,但是歌迷人數卻不減反增、到今天還不斷的有新的歌迷加入。甚至還有在「X Japan」出道之後才出生的,長大成人後卻成為他們的歌迷。即使解散,他們歷年的專輯和演唱會錄影帶也仍然持續在熱烈銷售中,在唱片市場上是從不間斷的搶手貨。 



     一個已經解散許久的樂團,卻依然能繼續吸引這麼多的人們愛上它,還跨越了時代洪流的巨大隔閡,這是音樂界不可思議的一個大奇蹟,也是「X Japan」最令人們津津樂道的地方。



     「X Japan」既不是一個幸運的樂團,也絕不是一個隨波逐流的樂團.....他們是竭盡一切努力才達到日本搖滾樂壇頂點的樂團。 



     「X Japan」不斷的用音樂為人們帶來愛、夢想、以及勇氣...。他們總是帶給歌迷夢想和感動,他們活著的態度也帶給許多年青人非常大的影響。



     「X Japan」的音樂恆久性比流行性強得多。  而弦樂器的古典樂運用結合了超凡的搖滾樂器造詣,相信在不久的將來也無法聽到。























YOSHIKI 【團長,兼任鼓手、鋼琴、製作人】

全名: Yoshiki Hayashi (林佳樹)

生日: 1965.11.20

血型: B

身高: 175cm

出生地:千葉縣館山市

是個創意十足的天才和堅持完美的偉大音樂家

















TOSHI 【主唱】

全名: Toshimitsu Deyama (出山利三)

生日: 1965.10.10

血型: A

身高: 165cm

出生地:千葉縣館山市

是個擁有一副金嗓又思想細膩的唱歌好手

















HIDE 【吉他手】

全名: Hideto Matsumoto (松本秀人)

生日: 1964.12.13

卒於: 1998.5.2

血型: AB

身高: 170cm

出生地: 神奈川縣橫須賀市

是個擁有無窮新奇點子又十足敬業的視覺藝術家

















PATA 【吉他手】

全名: Tomoaki Ishizuka (石塚智昭)

生日: 1965.11.4

血型: B

身高: 173CM

出生地:千葉縣千葉市

是個酒量一流好脾氣的大叔

















HEATH 【貝斯手】

全名: Hiroshi Morie (森江博)

生日: 1968.1.22

血型: B

身高: 175cm

出生地: 兵庫縣尼崎市

是個沉穩內斂的美型貝斯手

















TAIJI 【前任貝斯手】

全名: Taiji Sawada (澤田泰司)

生日: 1966.7.12

血型: A

身高: 173cm

出生地: 千葉縣市川市

是個狂野不羈的硬派搖滾人













1987年,剛結成並穩定下來的 X

















1989年,剛出道的 X

















1991年,拿下日本金唱片大獎的 X

















1993年,完全征服東京巨蛋的 X

















1994年,成為全國家喻戶曉的 X

















1997年,忍痛解散的 X









【本文參考了《榮光的軌跡》譯文、以及歌迷們紀錄的年表等資料編寫而成】

X Japan - Scars【1994.12.31 Tokyo Dome】《白夜》


http://www.youtube.com/watch?v=qTjnZ9F7ofA


2006年7月18日 星期二

2006年7月18日 星期二

X Japan - Orgasm【1989.08.12 POP HILL】PART 1


http://www.youtube.com/watch?v=bkJtyax7SAw


X Japan - Orgasm【1989.08.12 POP HILL】PART 2


http://www.youtube.com/watch?v=kGUh3sF1bWI


X Japan - Orgasm【1986年 地下時期】


1986年10月25日在"目黑鹿鳴館"的LIVE,這時的『 X 』還是地下樂團,而且HIDE、PATA、TAIJI等人還沒有加入『 X 』。

(當時成員只有四人:鼓手Yoshiki、主唱Toshi、貝斯手Hikaru、吉他手Jun)



TOSHI超狂野的造型,沒看過吧?

這Live實在有夠亂七八糟.. 一直有人在玩飛撲、吉他手彈到人都不見了、還有充氣娃娃被丟上台

TOSHI唱到一半麥克風還被搶走= =



http://www.youtube.com/watch?v=KwlXTwfXlts

【轉貼】YOSHIKI自述解散時以及THE LAST LIVE的情形與心情


     解散了,我親手建造的樂團在今天解散了....



     1997年4月20日,在我的L.A的錄音室,TOSHI親口告訴我他選擇退出。關於這個問題,我們已經討論過很多回了。關於音樂性不合的問題,雖然他一直提起“如果不是YOSHIKI,我可能不會是現在的TOSHI”,但我想我是自私的吧!因為我是如此的迷戀他的聲音,沒有任何人可以取代。雖然我總是在錄音室中不斷的要求更好、更完美,但是我對美的渴望是如此的強烈,強烈到我甚至會忘記一直陪在我身邊三十多年好朋友心中真正的想法,然後到他離開。



     ...TOSHI在團員的同意下退團後,HIDE陪了我一下,他說最近會一直待在L.A,有事可以去找他。關於新的VOCAL他也會跟其他人一起幫忙,那時已經完全不知道該說什麼的我,只是隨便嗯了一聲。HIDE拍了拍我的背,告訴我別忙著工作先休息一下後,就離開了。團員們一離開,錄音室只剩我和幾位錄音師,冷冷的空氣圍繞我,熱切的回憶也變成冷風圍繞著我,從最初幼稚園的相遇,然後在我身上發生的一些事,在最孤獨的時候,一直有TOSHI的陪伴及鼓勵...



     「從館山這裡出發,我們要一起去那個遙遠的東京了...」

     「我不知道前面有什麼東西,但我知道我們要的目標就在那裡!我們要出去尋找我們真正的目標!」




     在樂團只剩兩人狀態的時候,他安慰著我陪著我練習,我的脾氣很不好,常常動不動就生氣、打人,但TOSHI卻仍陪了我這麼多年...



     「我不想做樂團了!為什麼我們都已經這麼努力了!為什麼那麼多人一直阻撓我!為什麼我們的團員到現在都還不能確定!為什麼他們要離開!」



     「YOSHIKI不要再喝了..再等一下..也許我們成功的日子就快到了也說不定啊....」



     這些回憶就像潮水般擋不住..  他為什麼要離開我...?是我改變了嗎?還是他變了?



     「我覺得X這個樂團已經變成YOSHIKI一個人的樂團了...我再也找不到我真正追求的目標,也許是我迷失了..也許是X..我想離開..找尋我真正所想要的最單純的絃律..」



     「我想追求真正屬於我的音樂!」



     我幾乎沒辦法繼續編輯X的工作,腦袋裡滿滿的都是悲傷還有憤怒,在我不知不覺間,淚水不斷的流了下來。就這樣過了幾天,我都處於腦袋空白的狀態,在錄音室中面對著機材,什麼也沒辦法思考,什麼也沒辦法做,公司的STAFF也來找過我,但我知道他們要的不是其他,只要我的CD能夠趕出來就好了..



     就這樣由於合約的關係,我仍打起精神繼續之後的編輯 。然而TOSHI的聲音不斷的由耳機中進入我的腦袋,那些聲音就像刀子般不斷的割著我,突然之間我無法再思考,這個人已經離開了,為什麼我還要再碰到有關他的東西,腦子中漲滿的全是那天他退出的說辭,我再也受不了了。我丟下耳機,停了約五秒,我撥了通電話給HIDE



     「那個..HIDE....」

     「YOSHIKI,怎麼了?」

     「我想..X還是解散好了....」

     「解散?!」




     HIDE的語氣有點震驚,但我仍然告訴了他,TOSHI離開之後我的心情..我告訴他我很痛苦,我幾乎沒有辦法想像之後X的未來..當然那時也沒有絲毫體會任何一個團員的心情,我找HIDE其實因為HIDE總是當我的軍師慣了,因為HIDE總是不斷的支持我,他在X中的地位有時是我這個團長所不能及的。



     於是後來我跟HIDE在L.A開了一次會,有別以往的慣例,這次我們非常認真的討論了X的未來。在這個的結論是,X暫時先解散,然後2000年再復出。



     「無論YOSHIKI決定了什麼,我都會贊成,因為只要有YOSHIKI在,X就一定存在。」



     HIDE給了我一個很大的鼓勵,於是我將這個決定告訴PATA和HEATH,也得到他們的同意後,便和公司的STAFF討論這項決議。



     「X要宣布解散?!」



     STAFF們都很震驚,我堅決的告訴他們,在TOSHI離去後我的困難,然後這也是全體團員都同意的決定,就這樣,X的解散成了不爭的事實,至今我仍然很難想像“解散吧!”這句話是從我口中說出來的,也許當時要不是我任性的提議解散,現在也許不會是這樣...



     於是在五個月後,我們回到日本開了記者會,這是X結成以來,我的心情最低落的一次,其實我還沒辦法接受,我那時也許還期待TOSHI能夠回來,那麼這場記者會就不用開了吧。也因此所有媒體都是當天才被告知的,由讀賣新聞的早報,全版大大的字樣"X JAPAN解散"。一切真的結束了,我等待的奇蹟並沒有出現。進記者會場時,團員們異常的沉默,HIDE今天穿了一襲深色西裝,我很少看見他穿西裝,而且他的打扮和平常完全不一樣,他放下了頭髮,沒有任何妝扮。而我則是黑色的打扮,進會場時PATA還拍我的肩問我



     「YOSHIKI,你要不要緊....?」



     我微微的搖了一下頭,真糟糕啊...  還要PATA擔心



     進入了會場,就跟我當初料想的一樣,我很難過,也很緊張..



     「感謝今天所有到場的各位....在九月二十二日的今天,X JAPAN宣佈解散。」



     我真不敢相信這是我自己說出來的話,我顫抖著手,忍著滿溢的淚水,一字一句的說著,回答著。當然那天TOSHI並沒有被告知,他已經不是X的一員了,這也許可以讓他明瞭他跟我已經沒有關係了吧!!



     記者會後我逃離了媒體、朋友的關切,我迅速的回到L.A,把自己丟入工作中,我知道這樣逃避很不好,但是那時的我根本無法面對,因為我根本不知道該如何回答。因此我離開了,把問題丟給了仍在日本的其他團員,而我則繼續X未完成的工作。



     之後與團員和STAFF們又開了好多次關於LAST LIVE的會。



     「至少最後開一次LAST LIVE吧!做一個結束!」

     「不!X還沒有結束!為什麼要開LAST LIVE!」
我堅決反對



     「...YOSHIKI..我覺得就當做給歌迷的一個交代..把他當成TOUR FINAL來演奏吧..」



     最後HIDE這麼說,我才同意..  這才突然發現,原來我一直沉醉在自己的悲情中..  根本沒顧慮到其他人...  但是為了這場LIVE,我花了多少的時間調適,一直到當天上場,我都是帶著滿腹的怒氣..  而我根本也沒辦法考慮到週遭的任何事物,我的悲傷太深沉了..  無論是X或是TOSHI在我的生命中都佔有一份非常重的地位,但在今天這兩個都消失了..頓時之間,我不知道該何去何從..  也容不下別人的任何建議了..唯有HIDE在那時不斷的陪在我身邊..  然後..  LAST LIVE的日期及曲目都敲定了,在這方面以及跟TOSHI的溝通,全都由STAFF們執行,因此我只忙著最後的錄音....



     在這段期間,我和HIDE偶爾也會出來見面,那幾次我感覺他蠻低落的,記者會後日本方面是謠言滿天飛,HIDE對媒體這方面頗有微詞,而且最近他也趕著新專輯的進度,再加上身體狀況也不是很理想,種種的壓力明顯的壓在他身上,但只要見了面,他還是笑著問我,最近過得如何了?然後也會跟我討論一些他認為合適的主唱人選...



     「HIDE,解散的事,你會不會怪我?....」



     有一次我非常認真的問他。



     「我認為,這就是X任性的一面吧!我之所以喜歡X和YOSHIKI,因為他夠勇敢,是任性就直接任性,是遲到就直接遲到,從來不會掩飾。所以,我並不認為YOSHIKI這麼做是不對的。」HIDE回答我



     「對我而言,有YOSHIKI在的X才是X,同樣的,有YOSHIKI在的X是不會消失的!」

     「HIDE.. 謝謝你...」




     我不記得那時我是否哭了..但是滿滿的感動充塞在心中,讓我相信只要有HIDE的支持,未來的道路一定可以走下去的!







     .....最不想要的日子還是來到了...  1997年12月31日..



     經過了一年,我來到了TOKYO DOME,頓時回憶又浮現出來,就像地雷般的爆發,我開始回想起過去的種種,暴風雨般的年代,那時我們都沒有錢.還是非常狂暴的時候...  那時還是立著大志成為日本第一的樂團,以這個BIG EGG為目標的時候,不知為何,總是令人特別懷念....



     會場外早就聚集了很多FANS,每個人的臉上都是一臉愁容,我看著他們..  心中的虧欠感也油然而生..  如果沒有他們,X當然也沒辦法達到如此..  這真的是最後了嗎?不!我絕不讓X在這邊就完結!



     懷著複雜的心情,我走進了後台,和工作人員及團員打了招呼,一如以往我們並沒有事先的彩排,所以這是TOSHI離開後我們的第一次見面。見到他,我的心中仍是一股怒氣,我無視於他的存在,逕自與工作人員討論SETTING的事宜,一直到開場時,我都沒和他說過任何一句話,就這樣出現在DOME的舞台上。



     我知道HIDE的想法是以TOUR FINAL的心情演奏的,但我做不到,只要我一想到現在唱歌的人根本已經不是我的團員了,我就非常的憤怒,雖然我盡量讓我不要去想任何事情,但是....我做不到。於是我的鼓越打越快,甚至我可以感覺到其他團員跟的很辛苦,但我卻無法停止我的行為..所以我在“DAHLIA”之後,在毫無預警下我砸了我的鼓,即使我的手被割傷、累到即使到了後台仍在喘氣,但我仍然無法停止我的憤怒...  “DRAIN”之後,HIDE回到後台..



     「YOSHIKI..你還好吧?...」他滿滿擔心的眼神



     HIDE今天很不一樣,感覺充滿著精神,而且給予著大家源源不斷的ENERGY,特別是對TOSHI,其實我不是不想理他,只是我做不到朋友般的問候,HIDE這麼做是幫了我一個大忙。



     「就當作是為了FANS,把這場LIVE開開心心的做完吧!」HIDE笑著說,然後把我從椅子上拉起來



     這傢伙無論何時都那麼溫柔..  這是我那時的想法..  於是我就開始了我的鋼琴SOLO。



     這次LIVE並沒有其它團員的SOLO,雖然我不知道為什麼,HIDE只是說不想做,我知道一個月前他骨折的腳傷才剛好,所以並沒有勉強他..



     雖然,無視於TOSHI,但是他在演唱會中的話語,即使是對FANS說的,但每一句話都深深的刺痛了我的心,其實我根本不想聽,只希望趕快結束,就在TOSHI的一鞠躬之後,“LONING”開始了..



     然後...  我的眼淚也不聽使喚的掉下來..  這樣的日子就要消失了..  我不知道當時我的心情是如何..  也許就是那種說也說不完的悲傷...  我又回想到從前,彈著鋼琴和TOSHI排練的日子..  也許對我而言TOSHI的離去,遠遠大過於X解散的悲傷..  所以我才不能原諒他的離去..  對我而言就像背叛般.....



     紅開始前,HIDE從鋼琴後探頭看了一下我,我吸了吸鼻頭,對他微微點頭,吉他的前奏才慢慢彈奏出來,而我是一直到“ORGASM”時才回復到原本LIVE的心情,今天的FANS也很不一樣,他們比平常要更為激動,也讓我回到最初被所有人圍繞的感覺中,很快樂...  真的..  這是全部LIVE中我最開心的時候..  甚至有種不想結束的感覺...  但還是結束了..



     回到後台,我坐在角落包紮著裂開的傷口,HIDE他則一邊補妝、一邊和大家閒聊剛剛在台下發生的有趣的事,偶爾我也會插上一兩句,之後STAFF來找我商討最後到底要不要演奏“THE LAST SONG”!



     其實做這首歌並不是我或任何一個團員的意思,我並不認為X就這樣結束,當然我並沒有告訴任何人,2000年給大家一個驚喜是我們的共識。但在公司的授意下,我卻做了這首歌,老實說,我一點都不喜歡它,更不可能在LIVE上演奏,於是為了這個,我們在後台爭執了很久..  最後HIDE提醒我們..



     「LIVE等很久了,該上場了吧...」



     HIDE一直沒看播放場外觀眾的VTR,但是感覺他的整顆心都在LIVE中。於是我便轉開話題,討論關於待會DRUM SOLO的SEETING問題,之後我便上場了....



     鼓是我在鋼琴之後喜歡上的樂器,除了打擊的重感深深敲擊著我的心靈外,它的節奏也是我為他著迷的原因,在鼓聲中我可以感覺一種力量從中而出,雖然這場LIVE中我的心情很不好..  但也許就是這份憤怒使的鼓聲更激昂吧..在這之後是..  “FOREVER LOVE”....



     ...我不知道該如何形容這份心情...  當TOSHI迎過來時..  其實我是想給他狠狠的一拳..  其實我是很憤怒的..  然後他伸出了手...  抱住了我...  我當然知道我是要回應他的,我伸出右手回抱,內心只想趕快離開...  然後我感覺到TOSHI哭了..



     「...  對不起....  對不起....  對不起...  對不起....」



     我聽見他的聲音...  於是...  我的左手也不自覺的...  輕輕的抱著...  他...  然後..  拍了拍他...  我的淚水也...  滑了下來....在走..  到鋼琴上時.....  TOSHI哽咽..  的歌聲不斷傳來,我的...  淚水也不斷的流著...  好幾次我都差點失去了控制...  第一次因為淚水模糊了雙眼....  持續的演奏著..  卻只充滿著滿溢的悲傷.........



     終於結束了這首歌...  當我走下鋼琴時..  我居然看見HIDE的臉上佈滿了淚痕..  那幾條清晰可見的水跡還掛在他臉上...



     「HIDE你?...」



     我從來沒想到他會哭的那麼厲害,尤其今天的HIDE一直是很理性的..  HIDE兩手一攤,露出了一個“就是這樣”的微笑..

     

     「沒問題吧?..」



     HIDE笑著點了頭,沒有說任何的話,我們就這樣進了後台,在後台也沒閒著,團員們幾乎都流淚..  所以都要從新補妝,然後忙著更衣,幾乎沒有什麼交談,而STAFF們也沒再提到有關“THE LAST SONG”的事,我們就這樣裝扮好等待入場的音樂。播放“WORLD ANTHEM”,是HIDE的提議..  這是我們當初最初的開場音樂,這是表示什麼嗎?...  在混亂的心情中..  我模糊了思考..  然後只聽見HIDE對團員喊著說



     「走吧!!」



     然後笑了笑拍拍我,我回給他一個信心的微笑,然後如同往常一樣從後台衝到舞台上...



     之後的歌便是“X”...  在這裡我幾乎可以看到所有FANS歡欣的表情,這也讓我...  很感動...  X JUMP是所有FANS在LIVE中的共同語言,今天我感覺到他們的力量,我知道他們正用他們的力量希望今天不要結束....



     在“X”中途時,我抱著一堆水,就像平常一樣,我淋了TOSHI滿身,這也是這場LIVE中,我第一次給了他回應...如同去年一樣,HIDE跑到鼓座上,我便走到MIC前,PATA也笑著,去年我就曾被嘲笑喊的很爛...  今天的HIDE卻不斷的鼓勵我對MIC說話..  HIDE很溫柔,但他從來都不會說...  對任何人都一樣....



     這是我最後一次為X打鼓了,直到最後我都沒發現,我的護頸忘記帶...  在混亂中我只願意在乎最真實的當下的感受..  所以我才會在當時忘了很多事吧....



     TOSHI的MC說的很好,只是說的這麼好,為什麼又要離開..  這時我也知道該是我要說些話的時候...  我走向他..  說著最後的結語...  在這些話中,我甚至真的認為X就這樣結束了..  眼淚..  這是最後了吧..  最後流了下來...  HIDE對我笑了一下,從他的眼神中告訴我..  做的很好...



     “ENDLESS RAIN”...  原來我仍一直走在不曾停止的雨中..



     燈光暗了下來..  HIDE第一個離開..  他沒有看我..  在黑暗中我看到他的表情充滿著無奈...  為什麼..  一直以來..  都是你的SOLO最有本錢,因為在你身上那種源源不斷的創意,總是讓你的音樂充滿著獨特性..  但是你卻不肯放棄X的招牌,TOSHI說X只是我一個人的樂團罷了...  你覺得呢?..在時間的洪流中,我未脫口而出的問題,卻永遠失去了答案..



     回到後台又開始爭執起THE LAST SONG的問題..  而此刻我也沒有更多餘的精力去思考了..  最後我徵求團員的意見,如果大家都練好的話那就演奏...  最後的結果是決定表演,那首歌演唱的部分很少...  在那種情況下,我只能寫些口白,臨時決定表演的歌曲當然沒有事先預錄口白,所以決定由我現場唸口白...



     從謝幕到演奏完THE LAST SONG,我都已經失去了感覺,只是麻木的依劇情進行著..



     LIVE一結束,我們馬上趕去NHK,一路上大家都沒有說話,事實上我們是分批去的,我的腦袋中亂轟轟的,我知道FANS都還留在TOKYO DOME中,他們怎麼看待今天的表演?而我們要何去何從..在車上我一直平靜不下來..  X是我花了半生的時間所經營的樂團,我花了全部的心力..但之後我該怎麼辦呢..?



     不知不覺間,NHK到了..  在演奏中我已經失去了一切的感情..  只是讓手指在琴鍵上滑動著..  我讓所有的感情通通塵封起來了..  我想..  或許..  這樣就夠了吧...



     最後的一鞠躬..  最後的一聲謝謝..  我們步下了X的舞台..



     ...沒有以往的慶功宴



     X就這樣結束了...



     幾天後我也回去我洛杉磯的家,大家都會回到平常的日子吧!但是我呢?這半輩子以來我一直為X付出、努力..  現在的我又該做什麼呢?我真的不知道....





http://www.wretch.cc/blog/hide999&article_id=1915277



http://www.wretch.cc/blog/hide999&article_id=1920842